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16 观星者
    我们逐渐接近新基地的坐标,相关的周边地图数据也更新,不需要费心找路了,因为尽管和其它地方一样街道和阶梯纵横交错,但在地图上标注的路线中,只有一条路线能够让装甲车穿行。小说网首发更新放眼望去,这个区域的建筑落差更大,贯穿其间的阶梯和街道十分狭窄,在大多数环境下甚至只容一人穿行。越是接近新基地的位置,视野就越加狭窄,如果不依靠地图,甚至无法弄清脚下的阶梯和街道到底会抵达哪里——这些道路并不是每条都完整,也不是每一条都从一个方向延伸到尽头。建筑构成的山体十分险峻,甚至建筑和建筑除了依靠阶梯之外,普通人根本无法攀爬。

    我看到有的建筑坐落在阶梯的尽头,而它之后就再没有道路了,也有阶梯盘旋上升,时隐时现,视觉上像是同一条道路,然而转过一个角度后才发觉,先前看到的那一段阶梯早就断裂,而在断裂处下方十米,才被另一条阶梯拐向那个方向。

    “无论看过多少次,仍旧觉得这里的地形太过复杂了。”洛克自言自语说着,他将靠窗的胳膊搭在窗沿上,脸上一副百无聊赖的表情。

    “如果在这里发生战斗的话,这一带可没有那么容易变成废墟。”走火说。

    “感觉像是建设机器一直徘徊在这一带。”锉刀也在发表意见,“地理结构实在是毫无规章,如果没有地图的话,肯定一出门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她的声音还没落下,就听到一片沉重而漫长的轰鸣声,像是什么地方塌方了,不远处升腾起巨大的烟尘,随后有一个巨大的建设机器从那个方向的建筑山体转了出来,然后,就在所有人都能看到的位置,步履稳健地如同蜘蛛一般向上攀爬。不一会就到了顶端继续进行建设工作。

    “我突然发现……”洛克突然说:“有建设机器出没的地方,很少看到安全警卫和素体生命。”

    不过所有人都对这个发现不感兴趣,锉刀耸耸肩膀。谁都没有接过这个话题。也许按照概率来说,真像是洛克说的那样,在这个地方,寄望于概率是一个可怕的想法。因为建设机器总不可能老是即时出现。而且就算知道这种概率性的情况,也无法放松警惕。即便在有建设机器的地方也要打起精神,小心戒备,这才是生存之道。

    就算是现在,刚刚经过一场令人精神紧绷的大战。似乎可以休息一下了,但这里的每个人也仅仅是表面上放松,一旦出现意外,每个人都会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战斗状态。魔纹的不仅给他们带来了超常的能力,更在和精神方面进行强化,这才是冒险者们能够出没统治局遗迹并活下来的最重要原因。即便是经验丰富的老兵,想要和魔纹使者一样如此长时间保持战斗状态,也是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这时。最后一排座位上出现了一点动静。我调节后视镜的角度,看到荣格缓缓将陷入座位中的身体挺直起来。因为受了伤,虽然谈不上致命,但仍旧迫使他在之前的一段时间进入类似休眠的状态来调理身体,现在他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血色,不再像之前那么苍白了。

    肌肉被割断。大量失血,就算加速自愈速度。损坏和流失的东西都无法在短时间内补全,我很怀疑。他现在是不是还能站起来。…,

    “感觉如何?荣格。”走火向后斜瞥了一眼,问到。

    “死不了。”荣格说,“不过,短时间内无法进行剧烈活动了。”

    “剧烈活动?”锉刀发出充满笑意的鼻音。

    “能够站起来就不错了,荣格,这里谁没看过你的伤势?我真以为你的后半生都要在床上渡过了。”洛克插口道。

    “没那么严重,可以像普通人那样走动了。”尽管遭受重创,但荣格的声音中却没有掺杂任何情绪,这种毫无起伏和情绪的语调,加上缓慢又轻弱的声音,简直令人昏昏欲睡,“我比较担心席森神父,脑部的受创往往很难恢复。”

    众人都沉默下来。撇开亲疏关系不提,席森神父也是这里唯一的三级魔纹使者,如果他一直无法醒来,或者苏醒后无法进行战斗,我们在战斗力上就会出现一个很大的缺口。之前的大战并不是终结,一旦安全网络恢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性会发生更加激烈的战斗,何况,我们没有找到回家的节点,根本无法从这个可能性中抽身而出。

    我们都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敌人都是些什么家伙,即便能够和安全系统合作,也仍旧要面对素体生命、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以及那个可怕的神秘人艾鲁卡——我一直没有将艾鲁卡的情报告诉诸人,尽管谁都看得出来,我一定和那个家伙认识。

    就当前的状况在看,我们的前途简直暗无天日。

    “真是麻烦透了。”洛克用力挠了挠头发,其他人都用无声的沉默附和他的抱怨。

    按照畀给出的坐标,我很快就将装甲车开到了地点,不过这里仅仅是一条较为平缓的阶梯中部,当我将车子停下来时,大家都试图用肉眼找出基地的入口,不过,显然莎将入口藏得很好。只有我使用连锁判定时,才发现车子所在的地方,包括阶梯和周围半径二十米内的建筑的下方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金属空管。空管笔直向下,其深度远远超出连锁判定的雷达功能所能感应到范围。

    我再一次接通畀的通讯,不过这次弹出的却是莎的头像。

    “我们到了。”我对出现的是谁并不在乎,但必须确认和畀在一起的近江的安全,“畀和那个女性外乡人呢?”

    “正在工作。没那个女性外乡人竟然是一个优秀的研究人员,让我们的进度加快了。原基地的设备完全被摧毁,我们需要重新制造设备,不过这也让我们得到了改进设备的机会,成功率大大增加。”莎的声音并没有即将成功的喜悦,仅仅是一种机械化的电子音,让我觉得如今在和自己交谈的并非是她本人,仅仅是一个智能程式而已。

    “什么时候可以完成?”

    “预计三天之内。如果你们车里的那些材料还能用的话。”

    “接我们进入吧。”我提醒道:“这里有两个伤员,一个外乡人的肌体受到重创,另一个外乡人在对付素体生命的时候受到资讯潮的冲击。你这里有没有治疗设备?”

    “我可以立刻进行制造。”莎没有推脱:“你们在缺乏情报的情况下仍旧能够战胜那三个素体生命,我很看好这些外乡人的。他们可以成为和统治局谈判的重要筹码,你觉得依靠这些外乡人,在安全警卫的协助下去收复研究所。有多大的机会?”

    莎当着我的面毫无掩饰地谈论如何利用走火和锉刀这些冒险者,似乎接受了我是安全警卫的说法,并将我放在更亲近的位置。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之间的相互利用关系也没有任何改变。只是,她对我的定位和其他人稍微有些不同而已。从她之前的话中可以判断,近江的研究能力带给她相当大的惊喜,在缺乏研究助手的情况下,近江的地位得到极大改善,这意味着她的安全将会在第一时间得到保证,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按照现在的伤亡情况,几率不足百分之三十。”我回答她的询问。“如果让那两个重伤的外乡人恢复到最佳状态。几率可以上升到百分之四十。如果有选择,我不赞同强攻研究所。”

    “这不是你我能够决定的事情,身为安全警卫,你必须完成统治局的指令。”莎说。

    “是的,只要统治局对我下达指令。”

    “我会尽快完成安全网络。”莎似乎只需要确认这个回答,之后就关闭了联络。

    随后。在其他人询问通话内容前,地面传来振动。不一会。地面开始下沉,装甲车进入下方的空管之后。上方的地面如同幻觉一样重新生成,将最后一缕光隔绝在地面上。在一片漆黑和极速下降的重力感中,我调出之前和莎的谈话,反复听了几次,确认自己的回答没有任何错漏。莎似乎铁了心要反攻研究所,与其说必须这么做才能拥有足够的筹码,让统治局协助自己离开三十三区,在我的感觉中,比起离开三十三区,进入研究所更像是莎最迫切的想法。

    莎曾经是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她或许知道,在那个研究所中隐藏着某些对自己而言,比离开三十三区更重要的东西。

    我交叉着十字,在黑暗中沉思着各种可能性,要说不对莎所执着的东西感兴趣,那一定是假话。不过,实际上,即便莎的决定会让我们的处境变得岌岌可危,我们也没有任何选择。一旦安全网络被修复,先不提会不会联系上那个从来没有见过,不知道是否还存在的“统治局”机构,安全系统都会第一时间降临三十三区,这意味着所有投放在这个城区的安全警卫将会在战斗力上得到质的改变。

    有没有安全网络和安全系统进行管理和协作,对于安全警卫来说是截然不同的战斗环境。毫无疑问,即便无法进驻三十三区,安全系统仍旧可以在此地投放安全警卫,以对本区保持一定程度的控制,一旦它通过安全网络重新将三十三区置于旗下,将会给三十三区的存在势力带来决定性的变化。

    而且,被我击杀的那个高瘦素体生命的能力十分令人在意,能够在某种程度上进行大量资讯解析的它,很可能是占领三十三区的那些素体生命阻挡安全系统的重要一环,甚至是关键人物。它被击杀之后,很可能在理论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安全系统的降临了。

    比起杀一个少一个,且数量上不具备太大优势的素体生命,能够源源不绝投放安全警卫的安全系统更加可怕。

    至今仍旧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统治局”机构尚存在,如果莎能够通过安全网络联系上所谓的统治局,这个“统治局”很可能就是安全系统本身,毕竟,安全系统本来就是统治局制造的最终安全体系,这个功用和地位足以代表统治局的系统能够在统治局的管理者全灭之后仍旧继续运行,在没有任何人为干涉的因素存在后,说它就是“统治局”也不为过。

    我不知道。自己的临时安全警卫身份能否得到安全系统的承认。

    不过,事到临头,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安全系统需要攻打研究所,即便识破了我的伪装,我和其他冒险者的也仍旧是重要的筹码。

    这么看来,拒绝进攻研究所反而是更危险的选择。…,

    尽管没有在第一时间进行上述如此严密的判断。我给予莎的答复没有任何错漏,一切仍旧在掌控之中。

    下降持续了大约三十秒,车体再一次轻微振动,虽然没有使用连锁判定,眼前一片漆黑。从身体的重心感来判断,车体正在原地转动。当这种转动停止时,前方从下方出现一丝光亮,这丝光亮越来越宽,最终变成了一扇宽敞的大门,前方是一个篮球场大小的车库,亮光就是从车库中传来的,让我们可以看到自己所处的位置——一个半圆形的旋转平台。连接平台和车库的。是由红色的发光体构成的车道线。

    我沿着车道线将装甲车开进车库中,车库里除了几个看似车辆维修工具的器械外,没有更多的东西,但在装甲车进驻之后,空间也不再富余。这种情况让人不禁觉得,这个车库是临时建造。专门用来安置这辆装甲车的。

    当我和其他人陆续下车的时候,车库前方的大门升了起来。畀从那边走进来,在她身后漂浮着由密集管线、大量小型仪器和一整块人高的金属板构成的奇怪装置。虽然细节截然不同。但大概是形状类似的关系,让我第一时间就联运送伤员时使用的病床。

    的确和我想的一样,畀示意我们将荣格和席森神父放到这些悬浮在腰际的金属板上。荣格和席森神父躺上去之后,密布在床头、床尾和床下方的管线立刻蠕动起来,如同触手一样将两人拘束起来,又将呼吸机之类的玩意罩住他们的口鼻,更有大量的管线在头部弹出针状物,刺入两人的身体,甚至是脑袋。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这种充满了浓郁科幻味道的场景仍旧让其他人做声不得。紧接着,有泄气声传来,我们看到,呼吸罩中很快就充满了浓郁的黄绿色气体,原本清醒的荣格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畀朝我们招手,示意我们跟她走,我们相互对视一眼,没有人对之前的情况发表看法,锉刀耸耸肩,率先跟了上去。

    离开车库之后,畀带着我们穿过和旧基地一样的金属管道,笔直走到尽头的大厅中。和旧基地那个如同厂房一样的大厅不同,这个新的大厅虽然同样密布管线和奇怪的矩形光状花纹,没有到处冒出灼热白气的设备和喷口,就像是从蒸汽时代一下子进化到电子时代般,到处都是蓝色和紫色的光芒在流动,将整个大厅映衬得美伦美焕。

    洛克不禁对这片独特的景色吹了声口哨。

    “真是奇妙的地方。”锉刀抬着头说。

    我也将头抬起来,大厅的穹顶距离地面至少有二十米,在上方被穹顶覆盖的范围内,漂浮着大量的半透明光屏,这些光屏如同星辰一般缓缓旋转着,不断有新的光屏出现又消失,每一个光屏中都在显示大量的数据和图像。而处理这些数据,观察这些图像的人,正站在一个浮空平台上。

    即便她的身影被大量的光屏遮挡,但只要看到那身研究者的白色大衣,以及她脚边的巨大行李箱,就足以确定,那是近江。

    “嘿,近江!”锉刀朝上方喊了一声。

    环绕浮空平台的光屏被无形的推开,让出一条能够看清上方之人的通道。近江的打扮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头上戴着一个充满科幻味道的遮住眼部的环状头盔。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近江的头部被放大拉近,让我清晰看到头盔的眼部面板处烙印着设备标志。

    ——007,大概是“观星者”这个意思的字眼,以及代表“保护伞工业集团”的红白色伞状图案。

    近江将环形头盔的眼部面板向上推起,她的目光一一从我们身上掠过,在荣格和席森神父身上顿了顿,然后朝我点点头。

    “这里的技术很有趣,对我们的计划很有帮助。”

    我知道,她指的是“命运石之门”。

    “这可真是到进入这里以来我听到的最好的消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