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21 卡西斯的消失
    毫无规则的振荡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蛋壳将我和席森神父包裹起来。

    一瞬间,我清晰感觉到,蛋壳里和蛋壳外的世界被切开了,期间遭到一种无形力量的激烈抵抗,但这股力量最终在振荡中溃散。世界突然静止了两三秒,被防御力场隔离在外的漩涡开始解体,一时间,蒸腾的雾气在大厅中弥散,将一切都掩盖起来。而防御力场内部,包围着我和席森神父的空气发出一阵阵爆炸的声响,我将席森神父压在身下,减少这一阵阵爆炸对他的冲击。

    冲击持续了将近十秒的时间,一下比一下衰弱,视网膜屏幕中代表身体损伤的数值慢慢固定下来,并不是十分严重,伤害在小数点以下。和最初的设想一样,虽然无法将伤害降低为零,但比直接承受整个大厅中空气的攻击好太多了。

    我紧紧贴着席森神父的身体,在大厅中的雾气消散之前,我感觉到他原本僵硬的身体重新柔软下来,于是从他身上爬起来。席森神父好似虾子一样弓着身体,间断性地抽搐着,我伸出手指按在他的颈部动脉上,确认他还活着,然后掀开他的眼皮观察他的眼球,视网膜屏幕中开始罗列检测数据,席森神父体内的反应正趋近平缓。

    他已经渡过危险期了。

    三个半魔纹,这就是他在经受这番暴走的折磨后所获得的收获。不过,我觉得塞入他脑中的世界构造资讯并没有完全消失,这大概会在往后的时间里产生一些后遗症吧,但毫无疑问,这些资讯将会持续强化席森神父的力量。

    这是不幸,但又是幸运。

    大厅中重新恢复平静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杂乱,固定在大厅中回路和大部分设备都没有出现问题,空气密度也开始缓缓降低。雾气散去的时候,露出走火、锉刀、荣格和洛克四人有些狼狈的身影。他们就像是刚刚被救上来的溺水者,脸色通红地大口呼吸着,包括脸部和脖子。大部分暴露在外的肌肤都浮现凸起的青色静脉,甚至出现一丝丝的被擦破皮的红色,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关于他们身体的检测数据显示。他们的身内已经受到一点小创伤,反馈到表面上就是大量毛细血管的破裂。

    他们还在晕眩中,一时半刻爬不起来。

    真是无妄之灾。

    这种伤势毫无疑问是因为席森神父的力量暴走所产生的巨大气压所造成的。我怀疑这种由席森神父的力量所造成的压力不仅从外部压迫他们的身体,甚至可能从内部造成了他们的体内气压失常。如果真是如此,席森神父新得到的力量还真是令人胆战心惊。能够控制他人体内的气压。对于任何没有经过身体构造改造的人们来说,哪怕是魔纹使者,也是一个莫大的威胁。

    我将再次陷入昏迷的席森神父扛起来,朝艰难从地上爬起来的四人走去,期间抬起头眺望穹顶上方。近江的工作完全没有受到大厅异变的干扰,在魔纹力量造成的异变衰退后,保护着那片地方的防御体系也开始静默下来。

    当我将席森神父放在走火、锉刀、荣格和洛克四人身边时,畀也从房间中再次走出来。她仅仅是看了我们一眼。从她身上看不出丝毫情绪。她也没有和我搭话,径自走到之前莎下沉的位置,随着地板的移动,她也在那个地方缓缓下沉。…,

    没有人理会我们,想要让大家进入治疗设备似乎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为荣格和席森神父准备的那两台棺材状的设备已经在异变中被摧毁。而且大概是营养液之类的液体也已经流失殆尽。我用脑硬体重新检测了席森神父的数据,他的大脑状态已经趋近平缓。何时醒来不敢保证,但应该不会在短时间内再次暴走。

    “该死的……”洛克喉咙刚吐出半句话。立刻被剧烈的咳嗽打断了,用来掩住嘴巴的手掌打开后,他泄愤般用力朝地面吐了一口唾沫,可以清晰看到唾沫之中的血丝。虽然在普通人看来,这种伤势有些惊人,数据显示他的肺部也的确受到伤害,不过身为魔纹使者,这种程度的伤势只需要花上不算长的时间就能自愈。

    距离安全网络系统的修复还有一段时间,就算没有多余的外部治疗也足够大家修养了。

    “曾经有一个医疗能力的魔纹使者。”锉刀也咳嗽了几下,充满了遗憾地说:“可惜在车站里被安全警卫干掉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段时间发生的意外太多了。”走火粗重地呼吸着,脸色有些难看,“每一次进入统治局都很危险,但从来没有像这次那么严重。”

    “真想快点回家啊。”洛克苦着脸,皮笑肉不笑地抱怨着。

    “只要没有找到节点,我们就不得不和这里的主人合作。”荣格的动作也有些吃力,但他的脸色仍旧刻板式的平静,“这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就算我们不得不去一趟那个研究所。高川先生,席森神父怎样了?”

    “状态不错,至少不会再像刚才那样了。”我顿了顿,将脑硬体检测出来的数据总结道:“大概在十几分钟后就能醒来。”

    洛克全身的肌肉紧了紧,但很快又放松下来,摆出“大”字的姿势躺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叹息声。

    锉刀、走火和荣格同时围上来,蹲在席森神父的身边,抬起他的左手仔细地观察着。

    “三个半魔纹……还真是奇特的状态。”锉刀发出不知道是嘲笑还是出于别的什么情绪的哼笑声。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超越第三等级。”荣格说着,顿了顿,又说:“也许席森神父是世界上第一个超越第三等级的人。高川先生说过,他的昏迷是因为大脑无法承受大量资讯的灌输吧?这些资讯又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走火、锉刀和洛克的视线齐齐落在我的身上。

    “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是范围性的世界构造资讯。”我将自己的判断向众人解释了一遍。

    洛克发出咋舌声。

    荣格点点头,但又用那标志性的令人昏昏欲睡的平静声音问到:“高川先生也和席森神父一样承受了这种资讯的攻击吧?为什么没事呢?”

    我能感受到众人目光中的探究情绪,不过,其中的缘由也没必要全部隐瞒。

    “我被改造过,脑部就像一台便携终端,里面布置了针对性的防火墙。实际上。席森神父的异状不仅是因为恶意的资讯灌输,更因为他的大脑下意识去理解这些资讯。”

    “也就是说,席森神父的魔纹进化是因为他至少理解了一部分世界构造的资讯?”荣格点点头。自言自语地说:“我觉得应该是理解了和他的超能力相关的那部分资讯。”

    “还会有下一次失控吗?”锉刀问。…,

    “不清楚。”我也只能这么回答。

    关于席森神父的话题到此为止,我们没有再讨论更多的话题,尽管席森神父展现出来的力量令人心惊,但看起来其他人都没有太多的羡慕。至于问为什么。四个人都表示,他们更喜欢稳定的能够控制的力量,不受控制的力量反而会在实战中产生太多的变数,席森神父是否能够在醒来后掌握这股力量还是一个问题。而且席森神父吃了一番大苦头,才因缘际会获得了这股强大的力量。这也不是能够复制的经历。

    时间又在众人各自的休整中渡过了半个小时,席森神父的手指轻微颤动了一下,立刻反馈到我的观测之中。我的反应又立刻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这个时候,席森神父的眼皮也开始颤动起来,这下子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席森神父即将苏醒。

    虽然有许多问题需要席森神父本人解答,但因为之前的异变给众人的印象太过深刻的缘故。他们立刻绷紧了身体。就像是即将走上战场的样子。

    我将手指放在席森神父的颈脖动脉上,监控着他体内的变化,尤其是大脑的变化。他的脑部十分稳定,从各种数据上看,是除了我之外最健康的人。我给其他人打了个没有异常的手势,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放下戒心。但脸色多少没那么凝重了。

    实际上,如果席森神父的力量暴走时。周围的空气会产生相应的变化,但此刻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征召。

    席森神父终于睁开眼睛。就像是刚从一场噩梦中醒来般,眼神痛苦而迷蒙。锉刀翻开他的眼皮观察了一下,问到:“我是锉刀,席森神父,能听到我说话吗?”席森神父没有回答,他吃力地将眼皮睁得更大了些,于是锉刀伸出三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又用沉静的声音问到:“这是多少?席森神父,回答我,这是多少?”

    “散……三……”席森神父艰难地吐出这个字眼,长长喘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众人面面相觑,也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我将席森神父的上半身搀扶起来,让他靠着我的肩膀坐着。

    “有没有阿司匹林?我的头痛死了。”席森神父似乎清醒了一点,当瞳孔焦距恢复正常的时候,用模糊不清的声音说到。

    “你的身体没事。至少数据上没有任何问题。”我这么回答。

    席森神父又喘了几口气,呼吸也开始恢复正常,在尝试几次发声后,声线也变回了正常的状态。他推开我,身体摇晃了一下,但没有倒下去。现在的他除了脸色仍旧显得虚弱苍白,但身体似乎已经没有问题了。实际上,就如我说的,他的身体数据并没有抵达最佳状态,但至少比普通人要强上许多,在脑硬体的分析中,立刻打一仗都没问题。我猜测,导致他如今这种虚弱状态的,也许是精神上的不适。

    “发生了什么事?我记得不太清楚了。那个素体生命对我做了些什么,我的头痛死了。好像之前还和你们干了一架,告诉我这全是噩梦。”席森神父按着额头,带着粗重的呼吸说到。

    “这可不是噩梦,不过,大概是我们的噩梦。”锉刀用轻快的声音说:“那个素体生命差点就把你干掉了,神父,你之前还差点干掉了我们。”

    “上帝,到底发生了什么?”席森神父苦笑着,一副辛苦的表情。似乎在试图回忆具体的细节。…,

    我和其他人你一言我一语轮流将他身上发生变化说了一遍,席森神父抬起左手腕,突然打了个响指。不远处的皮质杂物立刻膨胀起来,随即就被从内部迸发的力量撑破了。洛克似乎被吓了一跳,“嘿!别开这种玩笑!”他大声抱怨到,“你想真的杀了我们吗?”

    “我可不觉得这么容易就能干掉你。”席森神父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微笑着回应了洛克的抱怨。

    “无论如何,很高兴你能够清醒过来。”走火插口道:“还能作战吗?”

    席森神父没有犹豫太久,回答到:“应该没问题。也许就像是你们说的那样,让我脑袋好似灌了铅一样沉重的东西,让我的力量更强大了。”

    “那些资讯还在你的脑子里?”荣格突然问。

    “大概是这样。尽管我弄不明白。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让我的大脑就像是被阻塞的下水道,连思考都变得困难了。”席森神父说:“而且,虽然觉得自己理解了一些东西,但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真是奇妙,这就是世界构造资讯?”

    “你觉得自己现在能够杀死多少个素体生命?”锉刀饶有兴致地问到。

    “如果不是拥有特殊能力的素体生命,一两个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席森神父的脸上再次浮现平静温和的笑容,他用力握了握手掌,立刻从手掌中传来气爆的声音:“不过。力量的确增强了。但总感觉对素体生命的效果没有想象中大。我需要一段时间来弄明白新的力量。”

    “还有多长时间?”走火看向我,问到。

    “最快也还有六个小时。”我说。

    “什么六个小时?”席森神父愕然看过来。

    于是,我将修复安全网络的事情向他复述了一遍。席森神父带着愕然的表情抬起头,看向悬浮在上方的近江和那一大片光屏数据。

    “看起来一切都很顺利?”他说。

    “除了你的力量失控。”荣格平静地说。

    席森神父哑然,随即苦笑了一下,耸耸肩膀。表示这并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事情。

    洛克缠在席森神父身边,询问关于魔纹进化的事情。但席森神父很快就给出“实际上我也不太明白”的说法,让他露出无趣的表情。重新找了个地方躺下来,不一会就发出鼾声。

    我环视众人,突然觉得似乎有些问题,但一时间想不起来,于是,我又依次从每个人身上看过去,数了一下人数。我、席森神父、近江、走火、荣格、锉刀和洛克……似乎差了些什么,锉刀和洛克?我猛然站起来,皱起眉头对朝这边投来诧异目光的众人问到:“卡西斯呢?”

    “卡西斯?”走火愕然道:“是谁?”

    我有些不太理解他的反问,转向锉刀问到:“你的队员,卡西斯,他在哪里?”

    锉刀却皱起眉头,对我说:“不,我不认识这个人,你说他是我的队员?”

    听她这么说,我感觉到从脊椎出升出一股寒意,朝其他人问到:“卡西斯,男人,雇佣兵,和我们一块的,你们都不记得了吗?”

    这个时候,其他人也似乎意识到什么,不由得脸色一变,但每个人深思了一会,仍旧是给出令人失望的答案,谁都不记得有这号人。我快步走到洛克身边,将他推醒,问他关于卡西斯的事情,结果他也给出了和其他人相同的答案。

    “卡西斯是谁?”

    卡西斯是谁?隶属锉刀小队的雇佣兵,不是魔纹使者却幸运地逃脱死亡厄运的家伙。可是他现在却消失了,除了我突然记起有这个人之外,其他人的脑海中都没有关于他的半点信息。卡西斯的存在如同幻影一半消失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回想了一下,队伍最后一次分开时,是在狙击那三个素体生命之前。卡西斯、畀和近江要完成最后的收集任务,既然畀和近江已经安全抵达基地,那么卡西斯不在这里不是很奇怪吗?而且,竟然一开始完全没有注意到,打自重新和畀联系上后,就再没有听到任何关于卡西斯的消息。如果是说,最初我没有反应过来是因为某种程度的忽视的话,那么,其他人忘记关于这个男人的事情,不是毫无道理的事情吗?

    “江!”我朝头顶上方的近江喊道:“还记得卡西斯吗?”

    “卡西斯?”近江的动作没有停顿,但仍旧回答了我的问题:“是的,我想起来了,的确有这个人。怎么了?阿川。”(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