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23 岔路口
    视网膜屏幕将远景拉近到眼前,如同黑点一般大小的安全警卫被锁定,这些安全警卫也受到了安全网络修复的影响,行动变得混乱起来,不仅在行动路线上毫无章法,而且肢体运动也仿佛受到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识拉扯,变得如醉汉一般踉踉跄跄,好几个安全警卫因为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动,一头撞进建筑之中,被残桓瓦片埋在地下。我几乎可以肯定了,莎并没有接洽三十三区原有的安全系统,而是在试图夺取这个三十三区安全系统的控制权。安全警卫的异状,正是系统冲突所造成。

    三十三区的范围太大了,安全网络重启以及控制权的争夺所产生的异状还在持续,就连城区外围以及上方的管道区都受到影响,如星光般的亮点闪烁得愈加频繁,甚至在一部分地区出现火光和喷涌现象,不停有管状物轰塌下来,砸毁了城区中的建筑。

    整个三十三区都处于一种貌似瓦解的动荡之中。

    陡然,从某个已经超出视野之外的地方出现波纹状的冲击,因为太过强烈,其所造成的喷涌现象呈现柱状射到高空,以至于我所在的位置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这股冲击伴随另一波巨量资讯从相反的方向潮涌而来,视网膜屏幕中再一次弹出大量警告窗口,二十秒之后,将我吞没。

    我以最小功率启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防御力场。被冲击波剥离的石块和尘土从我身边掠过。肉眼之中一片迷蒙。当视网膜屏幕再次恢复正常的时候,四下的景物已经变得更加残破斑驳,我前方早已塌方的墙壁豁口正随着建筑物质的碎裂剥落不断变大,这种崩溃的迹象甚至蔓延到了脚下的地板。

    我持刀站起,徐徐走出建筑后,建筑之中传来一片沉重坠物的撞击声。建筑没有立刻垮塌,但已经变得摇摇欲坠,而通往这座建筑唯一的道路,那条我曾经走过的阶梯有一段已经塌陷,而距离我更近的一段正在塌陷。但是。这些都没能干扰我的意志,反而,这种崩跨瓦解的现象,让我感到一种舒畅的感觉。就像是阻塞内心的某块石头也随之崩散了一般。

    陈旧的已经逝去,眼前的世界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开始。

    我在落石和断路中跳跃,在断崖和建筑顶端跳跃,不再依寻来时的道路,每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都是我的道路。就这么,如同大雁一样一落而下,再一次回到基地秘密入口所在的街道上。几乎在我抵达升降梯入口的时候,那儿的地面如同邀请般,已经打开进入的洞口。我跳下去,沿着熟悉的路线回到大厅中。

    “嘿,你去了哪儿?”当我看到走火他们时,洛克第一个发现我,朝我叫起来。

    “出去看了一下风景,安全网络已经重启,外面的变化很大,很可能需要重新订证地图。”我随口就扯了一个借口。

    他们脚下的影子不断扩散,我抬头一看,穹顶上方的光屏数量正快速削减。与此同时,悬浮平台降下来,站在上面的近江已经摘下“观星者”头盔。走火他们也开始注意到自己正处于悬浮平台下方,连忙让开位置。悬浮平台停稳之后,近江将“观星者”头盔扔到我手中。提着沉重的行李箱一边走下来一边问到:“我需要补充食物。”尽管,从外表上看不出她有任何饥饿的样子。…,

    我扔了一条营养块过去。近江将行李箱当作凳子,在我身边坐下,毫无形象地啃下一大快,鼓起腮帮咀嚼起来。

    “安全网路重启了?”锉刀有些讶异,而她的表现似乎也代表了呆在基地大厅里的诸人,似乎网路重启造成的冲击并没有波及这个地方,或者,他们并不知道冲击是由此引起的。我没有详细询问,只是点了点头。

    走火、锉刀、荣格、席森神父和洛克开始凑在一起,尝试使用终端连接网络,结果很明显,网络已经恢复工作了。这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很清楚,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以为会和安全系统打交道,也想看看统治局到底是什么,但实际上,和他们打交道的是应该借用统治局名号的莎。

    掌握三十三区的已经不再是统治局的安全系统了。

    “莎呢?”荣格并没有摆弄多久,朝我问到。

    他的话音刚落下,如同雕像一般的莎已经从地下升上来,如今她的形象也和之前大为不同了,原本如同的无机质身体被充满典礼气息的女士铠甲所覆盖,而这身铠甲实际上也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就如同我们之前在广场上遭遇的铠甲男性素体生命一样。只是,莎的铠甲在外观并没有杀戮的气息,就如同文学作品中所描述的奇幻式的阅兵盛装,大量的回路如同盛开的花纹一样烙印在铠甲上,让她置身于一片梦幻的蓝光之中。

    “安全网络已经重启,统治局已经将我任命为三十三区的临时管理者。”莎说:“和之前预想的一样,上面要求我们重新修复安全系统。”

    “也就是说,不许我们离开?”锉刀冷笑着问到。为了理解统治局语言,走火和锉刀已经和终端进行直连,而荣格和席森神父似乎已经和他们交流过现状,将代表权交托给两人,只是在一旁默默地聆听洛克的翻译。洛克正在使用的终端其实是荣格的。

    “是的,统治局决定收复被素体生命占领的研究所,重启安置在那里的安全系统核心。”莎直白明了地说:“在完成这个任务之前,它们拒绝将我们送出三十三区。”

    “我们没有选择?”锉刀说。

    “不。是我没有选择。”莎说:“你们并不属于统治局管理。所以接下来的战斗可以不参与。”

    “如果没有我们,你能够攻陷那个研究所吗?”锉刀又问到。

    “不可能,虽然统治局已经将三十三区安全警卫的控制权交给我,但是单凭安全警卫无法对抗素体生命。”面对锉刀的冷笑和诘问,莎仍旧如同机械体般毫无情绪,“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外乡人,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将你们登记为临时安全警卫,你们可以获得相应的技术支持。以及使用临界兵器的权限。”接着,莎转过头,朝我看来:“临时安全警卫高川,你的身份已经确认。统治局已经将你的管理权转移到三十三区,并授权我将你提升为正式的安全警卫。你身上关于三十三区的上一个任务已经确认完结,下一个任务已经下达,你需要和我确保安全系统重启,现在请进行任务认证。”

    说罢,在我的脚边升起触手般的数据线。虽然明知道莎说的都是假话,所有的授权都是她一个人的自导自演,也根本不可能确认我的身份,但我并没有拒绝她的想法。如同能够协助莎夺取三十三区的统治权,无论对我。还是对其他冒险者来说,都会是一份收获丰硕的投资。至少,她给予我们的身份和权利,可以在三十三区中畅通无阻。…,

    其他人在缺乏情报的情况下,当看到我毫不犹豫地连接了数据线之后,也相互用视线交流起来。

    ——统治局安全警卫临时代理构造体,代号高川,身份确认。

    ——授权通过,确认新身份为统治局特殊安全警卫,开启四级安全权限。

    ——临界兵器完整使用权确认。

    ——管理权确认。隶属三十三区安全系统,直属管理者莎。

    ——请确认新任务:协助三十三区临时管理者“莎”重启三十三区安全系统。

    “确认。”

    视网膜屏幕中的任务栏出现了新的任务。当然,这并不代表我一定要完成这个任务。也许对真正的安全警卫来说,以统治局名义发布的任务是必须完成的,但是。我并不是真正的安全警卫,莎没有获得。也不可能获得实质性的管理权。

    在所有已经确认的任务中,我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和这些临时接受的任务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但是,如果我能完成任务,至少和莎抱持一定的友谊,将可以让未来的行动轻松一些。

    有一段被视为病毒的数据在我确认之后试图进入我的脑硬体,但第一时间就被防火墙阻挡下来。莎和我对视的眼睛中出现数据流光,在入侵失败后,并没有做出过激的举动,沉默了半晌后,对我说:“你确认要进行这项任务?”

    “我希望能够恢复三十三区的正常秩序。”我如此回答。

    莎一定对我的身份和态度抱有疑虑吧,但这对于她的计划来说是无关紧要的瑕疵。而结果也和我判断的一样,她并没有在无法真正获取控制权这一点上纠缠,也没有收回已经确认过的新身份。

    “那么,各位意下如何?”莎看向走火和锉刀等人。

    “有多少台安全警卫和我们一起行动?”锉刀问。

    “三百八十五台,这是目前三十三区中可以被确认的安全警卫的全部数量。”莎说。

    “可以被确认”这样的用词有些暧昧,这让冒险者们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由锉刀拍板确认了这项新任务,实际上,除了我之外,其他人也没有更多的好选择。

    虽然要进攻敌人的老巢是十分危险的活儿,但看在三百多台安全警卫的份上,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性。而且,安全警卫的身份和权限也十分动人,每个人在确认自己的新身份后,立刻开始查找相关权限的情报。

    莎应该为这一刻准备已久,大量的武器装备和一些应用技术以菜单的方式罗列出来,供以诸人自由选择,只是其中并没有临界兵器等级的东西,尽管如此,也已经让大家挑花了眼。不过,不可能将所有的物资和技术资料一扫而光,也没有具体的交易额。所需装备和技术在提交申请后。完全由莎来判断是否通过,而莎通过的申请,都是能够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用上的东西。

    “阿江,你接受了莎的改造吗?”我看着走火他们,朝在身边吃东西的近江问到。

    “没有。”近江咕哝地说:“我只是协助她修复安全网络而已,我对技术感行去,但并不喜欢在自己的脑袋里安装别人的东西。”

    所以,近江是这里唯一没有接受安全警卫身份的人。即便是荣格和席森神父,也通过终端手动确认了自己的新身份,我无法确认。这两人的脑子里有没有被莎灌输特殊资讯,不过,接受过终端接口植入技术的走火、锉刀和洛克三人的大脑中,一定是有那种东西的吧。话又说回来。即便莎为了获得真正的管理权而在这些冒险者的大脑中植入类似后门的特殊资讯,也大概不会随便就暴露出来,更不可能在隐藏的情况下完全控制他们的行为,而在回到正常世界之后,这些特殊资讯大概会彻底失效吧。…,

    莎并不知道他们的来历,情报的缺失和时间的紧迫不仅影响了走火他们的选择,也将会是莎最大的失误。

    在这场交易中,无法清晰地判断出究竟是哪一方占了便宜,因此,也只能说是各取所需。

    在诸人谈论不休。不时向莎确认细节的同时,一份通讯申请出现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我一直没有拔掉数据线,也许就是为了等待它的出现吧。

    在我确认通讯之后,和预想的一样,畀的头像出现在屏幕上,她的头上戴着和“观星者”类似的装备。

    “畀,你已经成为了这个安全网络的核心?”

    “是的,接下来的行动,我会尽量和你抱持联络。但是,希望你不要将我的存在告诉那些外乡人。”

    从声音来判断,畀的状态似乎不错,并没有因为改造产生不良的影响。或许,对于她来说。能够成为三十三区独立安全网络,乃至于安全系统的直接管理者。也并不是什么坏选择吧。只是,她大概无法再像以前那样,以类人的形态出现在我的眼前了。

    在确认畀的处境之后,我和她没有进行更多的交流,实际上,畀也并不健谈,虽然她沉默下去,但她的头像一直挂在视网膜屏幕的一角,这让我多少感到一种陪伴的温暖,尽管,这份温暖的情绪很快就被转化为数据压缩在脑硬体的角落中。

    在最终的确认完成之后,地面隆起六个等身高的武器柜,和我们之前所见到的那些武器柜一模一样,里面装有每个人选定的装备。我们开始取出里面的东西武装自己,除了近江,近江没有和莎进行交易,也没有接受莎以统治局名义发布的任务。我不知道其他人选择了什么装备,不过我并不需要什么特殊的武器,我的身体足够坚硬,还有一把临界兵器,因此我只选择了一件配套的防护服。和之前所穿的防护服比较起来,只是头盔中多了一台微型的内置终端,以及靴子拥有悬浮推进功能,不过当我换装完成之后,发觉走火他们也选择了同款式的防护服。

    我拉下头盔的全覆盖式面罩,内置的数据针弹出来,准确地插入我颈脖后的数据接口,直连完成之后,终端系统开始自检,之后,脑硬体的入侵程式自动运行,几乎在眨眼的工夫就将终端系统完全纳入掌控之中,调整到我习惯的状态。

    实际上,拥有脑硬体的我并不需要这个终端,脑硬体几乎不会停止运作,即便是在视网膜屏幕因为干扰而紊乱和消失的时候。这个终端将被改造为一个外挂式的防火墙和抗干扰装置,以便在信号干扰的状态下维持视网膜屏幕。

    如果素体生命中还有那种能够使用资讯潮的怪物,可以在短时间内减轻脑硬体的压力。

    “近江小姐留在基地里吗?”锉刀问到,她也发现了,近江仍旧是原来的样子。

    “不,我和你们一起,我对那个研究所里的东西有些兴趣。”坐在行李箱上的近江面不改色地说到。

    锉刀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慎重地警告道:“我们无法保证你的安全。”

    “高川会保护我。”近江说:“我们有自己的计划,进入研究所之后不会和你们一起行动。”

    这一下,不仅锉刀,其他人的目光都落在我的身上。

    “是这样吗?高川先生。”走火问到,他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大概他们以为我会和他们一起行动吧。近江的决定不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我没有思考过分队的问题,不过既然近江已经决定,我不会做出异议。我相信自己的战斗力是他们所需要的,但是比起他们,近江才是我最重要的人。虽然我和近江单独行动会让我的压力大增,但我必须承担这种压力,近江也不会无地放矢,随便就拿我们的安全开玩笑。虽然我们和走火等人有共同的敌人,但我们的目标并不相同,走在一起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近江的意志就是我的决定。”我十分明确地做出回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