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20 超能暴走
    大厅中的空间陡然变得沉重起来,不是严肃的气氛而造成的错觉,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环境相关的数据已经反馈出确切的数值,在席森神父呕吐的时候,空气密度好似被压缩了一般不断增大。畀从房间中快步走出,从敞开的大门处,可以明显看到气流的鼓荡,一缕缕的风夹杂着细微的颗粒,不断从房间注入大厅之中,然而这些风丝一旦进入大厅就如同溪流汇入大海般再也不见踪影。以房门为分割线,一边不住动荡,另一边则如同被铅块压着般平静。

    但是,空气密度急速上升就算不用仪器检测也能感受得到,呼吸变得困难起来。

    席森神父还在干呕,他挣扎了几下,颤抖着双腿,如同醉汉一般摇摇晃晃,弯着腰将双手压在膝盖上才能保障身体的平衡。大家都知道席森神父发生了一些不妙的变化,却没有人上前去一探究竟,因为太危险了,现在的席森神父就像是一个黑洞,单单是注视着他就能感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

    席森神父摇了摇头,就像是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但是当他做出这种举动的时候,整个大厅中的空气也呼应似的给人一种振荡的感觉,整个大厅似乎在那一刻弹跳起来。这个时候,呆在大厅中的人里只有穹顶上方的近江能够将这一切视若无睹,她完全没有受到环境变化的干扰,处理数据的动作一如既往的麻利和稳定。

    我将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取在手中。开始预热。走火、锉刀、洛克和荣格的身体也开始紧绷起来,畀看了我一眼,重新走进房间,将房门关闭。大厅中的回路也受到了无形的干扰,光芒时断时续,光和影交互闪烁,每当黑暗降临的时候,席森神父就像是被一团光包围着。

    仿佛,整个世界都注焦在席森神父身上。

    席森神父终于稍微挺直了一些身板,他发出沉重的呼吸声。大厅中的空气也随着他的呼吸流动起来,如同潮水一般的力量推攘着我们的身体,空气的流动变得紊乱,不时会产生肉眼可见的漩涡。这让在场的每个人都需要花上一番工夫才能站稳身体。我抬起头,穹顶上方也出现不稳定的气流漩涡,但丝毫不影响悬浮着的光屏和站在悬浮台上的近江,这大概是因为那个位置有什么特殊的防护措施吧,穹顶和与近江相对持平高度的墙壁上,缓缓亮起璀璨的光芒,无数的光线在回路的节点处放射,交织,形成一张半圆状的巨网,巨网中的空气又重新恢复稳定。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洛克吞咽着唾沫。模糊不清地说到。大厅环境的异变虽然还没有严重到无法承受的地步,但每个人都能清晰感觉到这种威胁的积累,我们甚至不敢去吸引席森神父的注意力,生怕将蕴含在异变中的可怕力量在自己的方向引爆。

    “他失控了。”荣格刻板平静的声音中出现一丝不协的音色,“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这就是三级魔纹使者的力量?”

    大家在第一时间就相信了这个解释,除此之外,也几乎没有其他解释。但这个解释实在是糟糕透顶,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见识过席森神父将战斗力全开的模样,但是我曾亲眼目睹过。毫无疑问,如果席森神父无法控制自己,将当时针对素体生命的力量爆发出来,这个大厅转眼间就会灰飞烟灭。…,

    那是纯粹的,范围性。具有强大制约力,难以逃脱的毁灭性力量。

    席森神父的三级魔纹超能力可以在几个呼吸中就将大厅中的空气压缩成雷光闪烁的黑球。而身处大厅中的我们根本无处可逃。

    席森神父抬起头,朝我们这边看过来,他的表情因为痛苦而扭曲,头发不住地飞扬,而在那双宛如浮上一层灰雾的朦胧眼眸中,有一些奇怪的形状不断变换,说不清那到底是些什么,变换的速度实在太快了,那些形状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他的目光如有实质,给我们带来极为强烈的压迫感。

    “该死的,他不会连理智都没了吧?”洛克口齿不清地说到,当他张开嘴的时候,如同铅一般沉重的空气立刻灌入他的嘴中,让他憋得脸颈通红,连忙闭上嘴巴。

    看到他的样子,谁都不敢轻易开口了。

    我不觉得席森神父完全失去了理智,但显然并不是十分清醒。以这种状态醒过来的他简直就是人形的灾难,没有人会预料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而且,我十分怀疑,促成大厅异变的力量并不仅仅是三级魔纹的力量,而仅仅是席森神父在不甚清醒,无法自制的情况下泄漏出来的一小部分余波而已。问题在于,我不清楚这种力量的泄漏是否还会加剧,是否会造成实质性的决堤,是否又会在决堤的情况下,将席森神父本人连同其他人一起变成这次异变的牺牲品。

    视网膜屏幕中不断传来高能反应的警报,大量的数据和我的推断结合起来,让我大概能够猜测到席森神父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席森神父的昏迷是因为过量的资讯潮造成了大脑负担,在身体自保本能下进入昏迷状态,然而,灌输到席森神父脑部中的资讯并不是简单的垃圾数据,而是那个特殊的素体生命尝试对世界构造解剖而产生的资讯,我不知道被解析的世界范围有多大,但是,无论多大,仍旧涉及到这个世界的组成机理。

    时间、空间、运动、物质、非物质……各种概念性的资讯灌输到席森神父的大脑中,迫使他不得不去尝试理解这些资讯。这种做法虽然让他的大脑受到损伤。但也让他本能在这些世界构成资讯中汲取了一些东西。如果没有治疗装置,或许席森神父会在昏迷中走向死亡也说不定,但是,莎的治疗装置让他的身体支撑到了让他得以苏醒的程度。

    我不知道席森神父到底从世界构造资讯中得到了多少东西,也许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一切都在昏迷中,交由本能完成了,但是无法承受的,也无法理解的大量资讯对大脑的压迫仍旧存在,导致他的精神处于将近崩溃的状态。这个状态将会持续到他彻底遗忘这些资讯。

    如今让我们感受到强烈生命威胁的力量,这种造就大厅异变的可怕力量,正是被席森神父理解的那部分世界构造资讯和三级魔纹产生共鸣的结果。魔纹带来的超能力并非是无地放矢,这种力量至少代表了持有者本人的某种特性。因此,如果席森神父真的理解了一部分世界构造资讯,也是与他的超能力具有相当亲和度的资讯。

    三级魔纹超能力——气压操纵,已经从本质上被强化了。

    “不要攻击他!”我对其他人说,又朝异变的核心喊道:“席森神父!”…,

    我希望这个呼唤能将席森神父唤醒,或者将他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我当然能够体会到从他身上泄漏出来的力量有多可怕,但是我不觉得自己会在一击内死掉,但是无论走火、锉刀、洛克还是荣格大概都无法承受这股力量的直击吧。而且,我也无法确定,随时都可能会爆发的压抑性力量是否会冲破保护近江的防御体系。

    我必须保护近江的安全。近江承载着计划的希望和寄托,换句话来说,即便我在这里死掉,也会有新的高川继承我所未完结的事情。既然如此,也没必要让其他人在这里死掉。如果需要一个吸引火力的目标,就让我来担当吧。我的感性以及脑硬体的数据,都给出了相同的结论,在目前的情况下,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我开始跑动,希望能够将席森神父的视线从其他人身上引开。

    我成功了。席森神父的目光追逐着我的身影,身体踉跄地原地打了个转。

    “清醒一点,控制自己!席森神父!”我来到和众人相对的位置,停下脚步,努力呼唤着席森神父。

    他似乎听明白了我在说什么。身体一阵摇摆,弯下腰又是一阵作呕。无形的力量陡然在我的面前凝聚。我只来得及将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挡在身前,就被这股单纯由压缩空气构成的如同铁拳般的攻击砸中了,巨大的撞击力让我的身体向后滑动了两三米。

    如果不是反应得快,适时站稳站稳脚跟,同时空气弹的力量被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振荡削弱,大概我已经被抛飞出去了吧。但也仅仅如此而已,这种攻击对普通人来说,会瞬间撞断骨头,导致内脏损伤,但是对于我这个义体化的身躯来说,除了让我后退之外,一点用处都没有。

    视网膜屏幕中的准星不断在席森神父身上游移,不断检测出相关的数据,帮助我判断席森神父彻底暴走的可能性。在确定完全没有挽回的机会前,我不想朝席森神父挥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我相信,如果走到那一步,在我这个无比坚硬的身躯解体之前,席森神父就会死掉。

    席森神父在这里死去实在太可惜了。他是这个世界上屈指可数的三级魔纹使者,是对抗末日真理教的强有力的力量。这个周目的末日幻境必须毁灭,但在在找到保存这个周目的咲夜、八景和玛索的人格碎片资讯的装置前,在近江研究出命运石之门前,这个世界不能毁灭。

    在我完成任务之前,必须要有足够的人们、组织和力量对抗那个一定会给整个世界带来灾难的末日真理教。

    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将在剧本的未来中,拥有举足轻重的位置。

    “你能控制它!席森神父!控制它,用你的意志!在这个世界里,只要拥有绝对强大的意志,就能创造奇迹!”因为这根本就是一个由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意识和程式产生化学反应而形成的世界啊!作为世界的核心基石。人们的意志拥有着超乎想象的决定性力量。

    “控制……控制……呕……”席森神父的嘴唇颤抖着。用耳朵完全听不到他的声音,但是视网膜屏幕准确地将他的唇语以字幕的形式反馈在视野中。

    “是的!控制!你可以的,席森神父,你可是三级魔纹使者,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之一!”…,

    “三级……魔纹……”席森神父抬起左手手腕。视网膜屏幕的准星立刻锁定那里,将那片棱形的图案放大在我的眼前,第四根棱形,如同尾巴一样,在三个棱状物构成的图案中渐渐浮现。

    这个家伙……我无法述说感性的波涛,脑硬体的冰冷并不能驱散这份惊讶。席森神父身上的魔纹正向第四等级进化。我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个世界上有谁拥有第四级的魔纹,而且,据说第五等级的魔纹就是最终形态了。

    如今,一个真实的案例正在我的眼前诞生。席森神父的第四个棱形魔纹正在形成。毫无疑问,如果说有什么东西促成了这种变化,那一定是强制灌输到席森神父脑中,并迫使他去理解,试图让他的大脑在运算中崩溃的那一小部分关于世界构造的资讯。

    席森神父抓住左手腕,身体好似痉挛一般剧烈抖动,看起来,他的痛苦已经不仅来自于脑袋,还来自于这只手腕。那种痛苦的样子,光是看着。就能令人直冒冷汗。

    大概过了两三秒,第四根棱形魔纹形成一半的时候,席森神父仰起身体,发出明明听不到,却渗入听者的骨髓的惨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厅中已经变得无比沉重,让人无法呼吸的空气在这阵惨叫声中沸腾起来,巨大质量的空气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搅拌起来。空气的旋转越来越快,很快我就不得不将刀状临界兵器插到地上来稳定身体,其他人早就退往深处,抓住身边的东西来固定自己的身体。但很快,他们的身体就被这股气流扯得悬浮起来。

    巨大的空气漩涡以席森神父为中心形成了,很快,这个空气的漩涡从中心开始,逐渐变成液态。在随后的十几秒的时间里,在巨大压力下。不断有更多的液体形成。原本充塞在大厅中的空气漩涡,变成了一个水的漩涡,如果不是固定身体的物体足够坚固,其他人早就被卷进去了。即便如此,快速运转的漩涡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磨盘,不断有相对脆弱的物质被旋转的力量从大厅中剥下来,卷入其中被研磨成无数细小的微粒。

    对我来说,这样的环境的确恶劣,却不会给自己带来实质性的伤害,但问题在于,其他人能够支撑多久?无论他们如何被魔纹改造过身体,但绝对不会比钢铁更加坚硬。席森神父的力量泄漏持续下去,灾变的程度毫无疑问会继续升级,最终会将整个大厅吞没。

    唯一让人庆幸的是,当前的灾变仍旧无法冲破保护近江的防御体系。我看了一眼对大厅中所发生的一切毫无动容的近江,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中回响,她并不是信任这个防御系统,而是信任着我。必须制止席森神父的暴走,危险度已经快要抵达脑硬体给出的临界点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拔出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让自己卷入漩涡之中,通过脑硬体的调控,我顺着漩涡的流动状态绕着席森神父奔跑,在顺从这股力量的推动下,不断接近身在核心中的席森神父。

    我想要尝试一下,将席森神父包裹在灰粒子放射性共鸣装置产生的防御力场中,阻断他的力量对外界气流的控制。将防御力场的范围压缩,其内部的空气就会被削减到相应的份量。席森神父的超能力并不具备直接攻击能力,仅仅是对空气这种外物的控制能力而已,减少空气的话,只要席森神父的能力没有超出气压控制的概念,破坏力就会大幅度降低。

    当然,这仅仅是一种可能性而已,如果有可能,我还真不想让自己成为实验对象。如果席森神父真的无法在力量决堤之前控制住的话,这个选择多少要比让这股暴走力量在大厅中爆发,亦或是全部倾泻到我自己身上可靠得多。

    顺从漩涡的力量,让我得以保持身体的平衡接近席森神父。就在席森神父再次发出痛苦的惨叫声时,我终于钻入漩涡的核心。就如同龙卷风的中心往往会更加平静那样,漩涡核心的空气压力已经减低到普通人能够承受的地步,席森神父的身体保持着后仰的姿势,仿佛肢体完全僵硬了,他的双眼失神,视网膜屏幕的检测数据显示,他已经再度失去了知觉。

    魔纹的数量仍旧维持在三个半,进化没有完成。即便如此,我也不敢肯定接下来的情况是否还会变得更坏。我没有丝毫犹豫,将席森神父扑倒的同时,启动了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防御力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