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24 备战
    洛克似乎还想尝试劝说一二,当然,在他看来,近江的选择无论对我们还是对他们来说都颇为不智,但在他出声之前就被荣格制止了。

    “耳语者有自己的计划,而且分成两队行动也不是糟糕的决定。”荣格这么说着,看向席森神父:“神父,你是高川先生雇佣的领路人,那么,你的决定是?”

    “我和你们一起。”席森神父微笑着说。

    锉刀和走火对视一眼,各自点点头。

    锉刀说:“我们和安全警卫作为一队进行主攻,高川先生和近江小姐作为二队跟进,有高川先生保护,近江小姐的安危应该不会有问题。没问题吧,洛克?”

    洛克此时也明白了锉刀和走火的计划,想了想,也点头道:“没问题,的确,这样分队也挺不错。”

    分兵计划得到全体通过,尽管我一开始并没有深想,但经过走火和锉刀的补充,在转眼间变成了可行性极强的计划。拥有三百多台安全警卫,再加上持有临界兵器的锉刀和三级半魔纹使者的席森神父,只要不遭遇资讯潮那种无法抗拒的攻击,一队的实力足以进行正面突破。

    “那么,就按照这个计划进行吧。”我说:“我们的任务只是重启核心,不需要歼灭所有的敌人。要小心那个深红色的男人,他叫做艾鲁卡。一旦遇到他,最好在第一时间撤退,不要被那种深红色的力量击中,否则就死定了,那是绝对无法防御的力量。”我无法向他们解说这种死亡和普通的死亡有什么区别,以及那种深红色的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他们来说,其实无论哪一种都没有区别吧。无法进入现实,无法理解这个世界真相的人,无法理解死亡的差别。

    如果我对他们说,这个世界只是一个类似虚拟幻境之类的存在。他们大概也无法接受这种“世界观”吧。对于除了我之外的这些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意识来说,这个末日幻境就是他们的家园,他们赖以生存的世界。一个真实而完整的世界。而事实也是如此,这些人格意识既无法从lcl中分辨出自己,也无法脱离lcl而存在,更不可能驱动lcl。如同人类一样去感知现实世界,在现实世界中行走和生活,甚至,如果离开研究室的特殊幻境,这些lcl也许很快就会死亡。拥有“人”的意识。却无法以“人”的方式生存,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莫大的悲剧,从某个角度来说,比那些直接死亡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更加悲惨。

    一旦他们能够觉察自己的处境,一定在短时间内就会崩溃吧,这个末日的幻境虽然是一个绝望的世界,却也是他们唯一的栖息之地。

    我无意惊扰他们的生活。哪怕是他们会在这个世界中遭遇不幸。最终伴随这个世界死去,但他们也会在这短暂的一生中享受到生命的喜悦。即便是在现实之中,生活不也如此吗?每个人都在战斗,也必须战斗,和敌人做斗争,和自己做斗争。和陌生人做斗争,在战场上死去活来。在战斗中收获惊喜,或者不得不面对命运的残酷。唯一的区别仅仅是,现实世界看起来不会那么快就崩溃而已……不,我已经不太确定了,“病毒”的存在和病院的研究,究竟会让现实世界走向何方。

    如果说,这个末日幻境中的存在都是现实存在的倒影,那么,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个世界的发展会让我恍惚觉得,它就是现实世界发展的倒影。两个世界截然不同,但又在某种意义上如此相似,就像是最遥远的双胞胎,最接近的陌生人,乃至于让我产生无法分清哪里才是幻境,哪里才是现实的错位感。…,

    我不想再就这个问题思考下去了,但这些想法却总会在某一刻突然浮现在脑海中,我十分确定,在我之前存在的其他“高川”也会出现相同的症状。这种症状让我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是一个精神病人,一旦在现实中苏醒,这种想法就更加根深蒂固。或许,以正常人的角度来剖析自己本身就不正常,因为,我本来不就是一个精神病人吗?所有的末日症候群患者,都会因为身体的异变而换上精神疾病,以这个角度来说,当我以为自己正常的时候,或许病情其实已经严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就算拥有相对丰富的心理学知识,但也许,我已经无法进行心理自诊了。

    即便如此,即便如此……

    我站起来,近江提起行李箱,牵着我向基地外走去。从她手心传来的温度,将我从无法遏止的自问自答,以及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放大的虚幻感中扯了回来。在这个统治局的世界里,只有这个温度才能让我能够感受到真实。

    所以,我绝对不会放开。

    “你们打算何时行动?”锉刀在身后问。

    “当你们行动的时候。”我回头对她微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通过安全网络保持联系。”

    我和近江从车库处的秘密出口回到街道上,我们没有开走那台装甲车,走火他们比我们更需要这个交通工具。我所拥有的伪速掠能力,只要能量足够,就能更加自由更加快速地抵达任何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那么,现在我们该做什么呢?阿江。”我一边问,一边接通畀的通讯,向她索取了研究所的具体坐标,而那个坐标所在的位置,从方向和距离上看,似乎就是安全网路重启时第二次爆发资讯冲击的地方。这很可能意味着敌人在失去那个高瘦素体生命之后,仍旧拥有抵抗以畀为核心的新安全网络的力量,安全网络在进入那片区域之后会受到干扰,甚至无法接通。

    “的确如此,研究所的网络虽然也属于安全网络的一部分,但在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是独立的。”畀说:“真正的安全网络仍旧在试图入侵三十三区,我无法在短时间内彻底攻陷研究所的局域网,尽管它们的抵抗比预期更弱。”

    “有办法解决吗?敌人已经够强大了,还处于敌暗我明的状态可让人受不了。”我将畀的话转述给近江。

    “这就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我可以制造一些小玩意来屏蔽或强化网络,那个叫做莎的家伙当然也有相同功能的现成品,但我不信任那个家伙。”近江说:“我需要材料和加工设备。”

    我点点头。对畀转述了近江的要求。不知道为什么,我不相信莎,却相信畀。大概是因为她曾经劝我离开,但也许是某种意识上的共鸣。因为这个末日幻境的特殊性,所以我猜测,类似交心、会心、默契、一见钟情、本能厌恶之类和心灵意识有关的现象比现实中更加容易产生。

    畀没有任何推诿。直接将相关的坐标传输到我的脑硬体中。我亲眼看到安全网络启动之后,大量的终端在城区之中作成,作为三十三区的安全网络核心,畀通过终端和一些监控装置,确认我们所需要的物资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前方传来轰隆隆的响声。我抬头望去,那些在安全网络重启之后陷入静默的建设机器已经再度运作起来,虽然短时间内看不出来,但它们的确已经不再是之前那种混乱的工作状态了。在我们攻略研究所的同时,莎和畀会控制这些建设机器重新改造城区系统。…,

    脚下传来振动的感觉,升降梯已经启动,走火他们也开始行动了。我揽住近江的腰,发动伪速掠。朝最近的坐标奔驰。三秒之后就从房间中穿过,直接跃向房间之后的悬空处,落在十五米下方的阶梯上。脑硬体以伪速掠所提供的行动能力为依据,重新订制出最节省时间的行动路线,我们不需要再死板地沿着阶梯和街道前进。

    五分钟之后,我和近江抵达厂房。在畀给出的坐标中,以这间厂房为核心。附近的建筑中有足够的茧状物。我直接发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摧毁了厂房的金属大门,和近江走进去。附近的安全警卫早已经被畀控制。所有进入这片区域的活动物体都会受到畀的监控,属于安全区,即便如此,我仍旧使用连锁判定能力,对厂房进行扫描,直到确认这里的确没有任何危险。

    厂房中的设备被破坏得十分严重,很多地方都留下了战斗的痕迹,但畀不会无地放矢,她将我们引到一个小区间,当我们走进去的同时,区间的照明装置和生产设备的指示灯亮起来。我根本不知道这些设备都能做些什么,但这并不重要,近江确认可以利用这里的设备完成她的“小玩意”。我将近江留下,按照坐标从周边建筑中搬运茧状物。我不断进出厂房,但我无法看到近江是如何处理这些材料的,每次我拿回来的材料都放在近江指定的地方,当我第二次回转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来回搬运了二十多具素体化失败者的尸体,这些材料被近江制作成用来干扰和增强网络信号的装置——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扁盒子,但实际上,这个扁盒子由复数的方糖状小块部件构成,每一小块“方糖”都能作为独立设备进行工作。我们会在深入研究所的时候,将这些“方糖”分别安置,以确保对信号的控制能够覆盖整个活动区域。

    除了信号装置,近江还对行李箱进行强化,那把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制作的电锯本来就可以切割安全警卫的外壳,只是需要一些时间,不过我相信,现在这把武器足以如同切奶酪一样斩断一定强度的构造体,乃至于对素体生命也能产生威胁。而通常作为盾牌使用的行李箱本身,也一定可以抵挡住更高程度的火力。

    我不知道近江到底从莎那里获得了多少知识,和她做过哪些交易,我可不相信莎会无偿提供这些技术。但现在看起来,近江知道的并不仅仅是和网络相关的东西。

    如同百宝箱一样,不知道藏匿着多少工具和武器的行李箱,在脑硬体的检测中,已经彻底升级为限界兵器,而且是能够对素体生命的身体造成切实伤害的强大限界兵器。走火他们拿到的限界兵器中,大概也不会有这么强力的东西吧?尽管他们在兵力数量上占有绝对上风,面对研究所中的自卫武装和很可能会存在其中的巫师们,应该可以占据上风,但是。在面对素体生命的时候,能够造成足够威胁的仍旧只有锉刀手中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和席森神父的三级半魔纹力量。

    在战斗力对比上,我仍旧觉得自己和近江的组合反而要比走火他们强上一筹。

    当我和近江走出厂房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锉刀传来通讯,他们已经快要抵达研究所入口了。…,

    “等我们抵达。”我将近江制造的小玩意跟她提了一下,她有些惊讶,但很快就同意暂时在附近找个地方隐藏起来。等待我和近江的抵达。她那边传来的信号有些弱,对话时不断有沙沙声传来,显然,锉刀他们已经十分接近敌人的巢穴了,虽然有畀保证。但我仍旧有些担心我们的通讯信号被敌人截获,于是简单说了几句后就关闭了通讯。

    我使用伪速掠,携带近江用了半个小时才抵达研究所坐标周边,虽然可以简单猜测信号干扰最强的地方就是研究所的位置,但仍旧无法用肉眼确认研究所的位置,周围的城区外貌和其他地方并没有太大区别。另外,如果莎所说的研究所和锉刀当初在列车中所说的需要冒险者协力挖掘的“研究所”是同一个地方,那么。这里存在的仅仅是一个入口。真正的研究所会从地下延伸到城区之外,进入金属管道的世界。

    “我也不太清楚,我以前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平民,那时根本就不知道三十三区有这么一座研究所。如果真的在城区外,那么我很可能无法提供有效支援。”畀这么说到,“安全网络暂时无法覆盖管道区。我能干涉的只有城区网络。我确认过,研究所的局域网的确在这个坐标的位置。但因为干扰,无法确认这个网络的核心位置。”

    “利用信号装置也不行吗?”我问。

    “也许可以。如果这个信号装置能够将局域网信号转制的话,我可以沿着这里的局域网接口一直深入到那边。”畀说:“不过,实际效果在信号装置运作之前才能确定。”

    “一定没问题。”我不仅相信畀,更加相信近江,她们的合作一定会让计划顺利进行。

    畀沉默下来。

    “现在帮我确认外乡人的位置。”我说。

    锉刀等人藏匿之处的坐标立刻标注在地图上,在距离我只有不到百米的建筑中。不过,我并没有在附近发现所谓的三百多台安全警卫。当我再次看到锉刀时,他们已经蓄势待发,情况和我预想的一样,他们对研究所的位置其实早有考虑。

    “这是研究所的地图。”锉刀再次将列车上展示给大家看的地图通过终端放映出来,“我们的雇主自称曾经在这个地方工作,从她那里获得的资料已经整合到当前的地图之中,不过,我们知道的这些都是老黄历了。先不提素体生命占据研究所的这段相当长的时间里,会将研究所折腾成什么样子。那些巫师既然在这里,就一定会设想我们的进攻,并做出相应的准备。”她环视我们,用一种沉重又充满自信的口吻说:“战士们,这将是一场硬仗!”

    走火点点头,荣格仍旧是平井无波,席森神父面带微笑,洛克激动得热血上头。

    “战斗的胜利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天时和人和无法保证,但是近江小姐制作的工具可以让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将对方的地利转化为我方的地利。”锉刀的目光落在近江身上,近江从口袋中掏出四块信号装置,当其他人的目光集中到装置上后,解释道:“每一个信号装置能够分解为三十个独立模块,每个独立模块的最大间隔距离为三千米,最佳距离在一千米以内。拥有自动吸附功能,随便找个地方安置就行。拥有独立模块的地方,可以屏蔽研究所局域网络的信号,强化安全网络的信号。”

    “一千米?有多大把握?”走火问。

    “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九……”近江推了推眼镜,冷漠却自信地回答道。

    走火等人相互看了一眼,其中意味不言而喻,不过,就算他们觉得近江夸大其词,也没有其他替代的办法。洛克耸耸肩膀,不发一言,但看起来已经决定接受近江的说法。

    “这很好,不是吗?”锉刀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