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29 实战检测
    凭借伪速掠能力的速度优势,我随时都能带着近江甩掉这个素体生命,不过,甩掉它没有任何意义。在进入研究所核心之前,我认为自己应该弄清楚敌人的研究到底已经进行到何种程度,无论之前的那些安全代理素体,还是现在的这个能够使用法术的素体生命,都是敌人研究的成果,只有和它们进行交手,才能理解敌人正在进行的研究究竟会对它们自身的实力带来怎样的提升。这个素体生命很可能并非研究的最终成果,如果面对它时只能选择撤退,无法将它击败,就算完成了莎的任务又有什么用呢?

    说到底,我们的战场并非是这个三十三区,而我的最终使命也不是收复三十三区。敌人的研究将会因为我们的行动逐渐改良,并应用到正常世界中,因此,要了解敌人,就不能避开这场战斗。

    对敌人而言,这场以研究所为核心的攻防战就是一场技术改良的测试,对我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对敌人正在稳步上升的实力的一种试探呢?

    灰雾漩涡开始在前方五十米处形成,在开阔的视野里,距离变得容易判断起来,脑硬体开始综合在素体生命屡次使用传送门时收集到的数据,从而计算素体生命使用这种法术的限制。进行单位生命个体传送的最大距离应该在千米之内,这个推测的准确性高达百分之六十。而之前那种微型传送门配合长矛攻击时。微型传送门所能企及的距离更短。这也许意味着,传送距离和传送门的体积成正比,同时,可以进一步猜测,传送门的发动时间以及所消耗的力量和传送门的体积成反比。

    素体生命的强大在于它们异常的身躯,以及威力巨大的限界兵器和临界兵器。除此之外,在之前几次和素体生命的交手中,并没有发现更多的手段。在某种程度上,它们就像是使用自身爪牙来狩猎的野兽,就算使用武器。也很少出现使用多种武器搭配的情况,无论这是因为它们更相信自己的身体,还是因为武器本身太过单一,这种情况都让它们的战斗方式显得十分极端。强悍但很容易受到针对性战术的克制。

    不过,如今它们应该发现了这一点,并开始尝试进行改良,来自末日真理教的法术能力同样源自统治局技术,但是这种变化多端的能力让它们对战场变化的适应能力更加强大。不过,就如同我使用能力时需要消耗能量,对方使用法术时也要消耗一些东西——那些灰雾明显就是产生法术力量所必须的媒介和消耗物。因此,和这种能够使用法术的素体生命战斗的关键之处就在于,这些素体生命对法术这种力量的适应性,以及使用法术时必需的消耗品的制造、保存、携带方式和数量。

    换句话来说。我想弄明白,素体生命所使用的灰雾法术究竟是一种多用途的外挂武器,还是能够由素体生命自身特性产生的力量。如果素体生命自身就能够产生灰雾,学习和使用法术,而不需要外物的辅助,那么,它在这种学习过程中的效率和效果又是怎样,有怎样的缺陷,是否可以在短时间内进行改良,又能够从哪些方面进行改良。这些改良又会导致战斗风格的可能性变化,进而综合这些大量数据评估敌人在未来一段时间的战斗力,从而做到一定程度上的知己知彼。…,

    尽管十分繁琐,结论并不完全准确,结果将会出现大量的可能性。但仍旧是可以通过战斗来提高结论的准确性。

    为了获得最接近真实的评估,这个素体生命就是一个极好的观察对象。我相信,对敌人来说也是如此。

    离开金属管道内部,在这个无比宽广的环境中,才能够在保护自身的情况下,最大程度对敌人进行测试。

    提着双头矛的素体生命从灰雾漩涡中走出来,我没有再趁这个机会进行偷袭,因为之前的偷袭结果已经证明,它的身上的确配备有针对我手中这把刀状临界兵器的防护罩。同样是素体生命,它的身体强度在之前所见过的素体生命中只是普通水平,速度也谈不上快,更没有飞行之类的特殊能力。如果没有灰雾法术,没有针对性的防护罩,它也许是我至今为止所遭遇的最弱的素体生命。

    也许,正因为如此,它才被派出来进行实战检测。

    就当前的情况来看,防护罩和灰雾法术让它的实力上升明显,要战胜这个家伙有些棘手。逃跑不成问题,但是,如果要击溃它,首先得想办法破除防护。

    要消除防护,最基础但也绝对有效的方法就是不断进行高强度的攻击,能够抵消临界兵器效果的防护罩不可能不消耗能量,甚至需要消耗大量能量。不过,这种生硬的蠢办法同样是在浪费自己的能量。我可无法保证,在这种消耗战中到底是自己还是对方坚持得更久。一旦没有足够的能量,对我来说,就会连速度优势都无法保持。

    或者,可以尝试和它贴身肉搏,为了降低消耗,那种防护罩只是一层“膜”的可能性很高,只要进入“膜”中,就能够切实对它造成伤害。不过,拳打脚踢无论对它还是对我来说,都不可能造成致命伤害,而在如此近的距离中使用临界兵器同样会对自己造成伤害,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选择。

    我确信自己能够战胜这个充当测试品的素体生命,问题在于,自己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在开阔的没有障碍物的视野中,可以轻易观测到微小的灰雾漩涡在近江大脑后方十公分处形成。形成速度在一秒左右。就连近江也感觉到了,仅仅是侧了一下头,就避开从脸颊边穿过的矛头。她甚至在躲闪的同时将行李箱的发射口打开,以手动方式朝矛头飞行的方向射出火力风暴,将矛头连带对面的素体生命一起笼罩在弹幕之中。

    矛头的飞行路线被打歪了,但即刻进入微型灰雾漩涡中,再次回到长矛杆上,而击中素体生命身体的子弹则溅起大量的火花,甚至没能让对方后退一步。我通过视网膜屏幕观测着这副景象,判断素体生命没有张开防护罩的原因。大概就和上一场对战安全代理素体的原因一样吧。这种防护罩对这种实弹攻击的防御效果并不理想,又或者根本没必要对这种程度的攻击打开防护罩,因为限界兵器的子弹无法在短时间内击穿构造体和素体物质的外壳。

    近江单手抬起行李箱,将行李箱的底部瞄准素体生命。六枚微型火箭弹携带着白烟尾迹,以彼此纠缠交错的轨迹飞向素体生命。这种迷惑性的飞行轨迹并没有祈祷原有的作用,因为素体生命根本就没有躲闪或击落这些飞弹的想法,它就这么站在原地,被爆炸的气浪和火焰吞没,冲击波和破碎的弹片击打在金属管道上,似乎跳了一下。…,

    在滚滚的浓烟中,四个微型灰雾漩涡在我和近江后方、上方和左右两侧形成,我抓住近江,发动伪速掠在原地盘旋。在眨眼间闪过从左侧漩涡射出的矛头。其它三个传送门看上去像是起迷惑作用,不过我并没有掉以轻心,在闪躲过第一次矛头射击之后,并没有取消伪速掠能力,当第二发矛头射击从上方的微型漩涡钻时,我们很轻易就闪开了。

    尽管微型灰雾漩涡出现的时候,全部是垂直或是平行的姿态,但这也是一种迷惑,因为矛头并不会就这般直线射出或是垂直向下射击。矛头可以用接近一百八十度的倾斜角度从灰雾漩涡中钻出来,配合距离因素。射击覆盖的范围相当之广。

    微型灰雾漩涡消失后,包围素体生命的火焰仍旧沾在那片金属管道上熊熊燃烧,近江发射的飞弹应该填充了一些助燃剂,让燃烧的时间更久,温度也更高。因为高温而扭曲的空气让肉眼无法清晰看到那边的情景。不过,视网膜屏幕重组了扭曲的景象。火焰的色彩和光芒被调低,呈现出淡淡的暗红色,而素体生命的女体轮廓则用更加明亮的线条勾勒出来,数据显示,它的身体并没有因为冲击波、破片和灼烧而产生任何损伤。

    素体生命不紧不慢地从熊熊的火焰中走出来,片片火焰黏在那个灰白色身躯的多处地方,不过看起来根本就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效果。

    素体物质对打击、切割、腐蚀、高低温等负面作用都具备超乎想象的抗性,更难以想象的是,看似无机物的这种物质似乎还有拥有有机物的特性。我反复调阅之前记录的战斗影像,尽管这些素体生命在身体出现损伤之后,很快就被消灭了,但是,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的确出现了裂缝弥合的现象,相比起人体,这种愈合力足以称得上快速。如果当时的战斗时间延长,而我们无法继续对它们扩大伤害,那么,那种身体龟裂的状态将会在几小时内完全修复。

    而我的义体化身躯也具备相同的效果,想必完全将身体构造体化的莎也拥有类似的能力。

    正如莎所说,构造体生命和素体生命在某种程度上,是相似度超过百分之九十的生命形态,通过对素体生命的观察,就能够清晰了解自己所拥有的力量。

    素体生命没有再次发射矛头,走出火焰的它直接朝我和近江冲来,五十米的距离在两秒内一跃而过,这种速度相比起我的伪速掠相当缓慢,也没有超越视网膜屏幕的观测能力,不过完全超出我所见过的魔纹使者的平均水准,在曾经见过的素体生命中也处于平均水准。

    我抱着近江,抬起刀状临界兵器硬生生挡住了挥劈而来的双头矛。撞击的力量让我后退了一步,视网膜屏幕弹出这次攻击的力量数据。去除五十米的加速增加的力量,这个素体生命的力量位于平均中上的水准。和我的力量相差不大。不过。这次挥劈并不是单纯的一击。出于双头矛的长度,它和我之间的距离并不足以让我踢中它,当我试图将抵在刀状临界兵器上的双头矛推回去时,来自前方的力量陡然消失了。

    不,确切来说,是偏移了,从而造成消失的假象。双头矛打了个转,另一边的矛头携带着呼呼风声朝我的下体钻来。与此同时,它的身体从我的肉眼视野中消失了,而在死角更小的视网膜屏幕中。素体生命已经缩起身体,如同毒蛇一样从右下方窜起来。…,

    当我试图向后移动的时候,左脚踝却紧了一下,似乎被什么东西绑住了。一瞬间,身体平衡几乎被破坏。我在千钧一发之际用刀状临界兵器劈开了射向下体,无人把持的双头矛。素体生命似乎对这一切了如指掌,准确地预测到我失衡后的反应,并拢五指戳出来的手掌瞬间就变成一把利刃,那种充满冲击力的影像定格在视网膜屏幕中,大量的警告窗口弹出来,即便不看数据,凭借直觉也知道,这一击的力量将会击穿我的身体。而在自检数据的自体模型中。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束缚的左脚处弹出被腐蚀的警告,身体轻微损伤。

    不过,在我的脑海中完全没有慌张这种情绪,失衡的身体好似装上了陀螺仪般瞬间调整了重心。我放开抱住近江的左手,在利刃刺中喉咙的时候,将这只手臂抓住。猛烈的冲力让素体生命的手再次向前了极短的距离。我的喉咙被切开了一道口子,利刃端部差点就触到喉骨,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十分严重的伤势,但对我来说,根本无需在意。素体生命试图追加攻击。却被近江一脚踹中,身体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而我也顺势将它这只化作利刃的手臂从喉咙推了出去。

    现在,我和这只素体生命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步远,如果只有我一个人。也许会尝试一下发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然而。近江也在身侧,以她的身体强度,绝对无法承受那种可怕的振荡攻击。素体生命并没有继续攻击,在被踹得后退后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后长长一跃,同时伸手一招,躺在金属管道上的双头矛就如同被一根无形的绳索牵动般,飞回它的手中。

    我微微向下一瞥,缠在左脚踝上的东西是一条灰色的绳索,一端缠在我的脚上,另一端则钻进了金属管道,就像是从那里长出来的一般。

    是灰雾法术。

    近江的行李箱响起枪声,灰色绳索被子弹击中后立刻消散了。这时,素体生命和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回到五十米左右,两只矛头从矛杆上消失了,十个的微型灰雾漩涡将我和近江包围。我再次发动伪速掠,拉着近江从灰雾漩涡之间的缝隙中钻了出去,伪速掠在感官上营造的无形通道以“之”字行左右摇摆着,眨眼间蔓延到素体生命的身后。而我,就带着近江在这条无形的通道中奔驰着。

    当我抵达素体生命的背后时,矛头才从十个微型灰雾漩涡中的两个交叉射出,素体生命也没有任何动作,就像是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我继续向后飞退,与此同时,朝它的背部挥出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早已蓄势待发的振荡冲击波顷刻间笼罩前方。

    空间在振荡,不过,这种振荡却被及时亮起的球形防护罩拦截,只存在于素体生命两米外的范围。根据之前对这个素体生命的观测,对方应该是无法对伪速掠营造的高速移动做出反应,但是,防护罩却对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攻击十分敏感。

    这一击再度无效化,我开始回放上一次和安全代理素体战斗的影像。

    畀在那场战斗中提醒过我使用实弹攻击,我不清楚她是如何知晓的,是否熟悉这种防护罩技术。不过,就算素体生命们从安全代理素体的实战测试中找到了这种防御方式的弱点,也应该无法立刻在这个素体生命身上做出改良。

    素体生命的身体强度比那些安全代理素体的身体强度更高,战斗智慧和运动能力也更强,近江的多炮塔基座对它根本无可奈何。不找出使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击溃对方的方法,就算进入研究所核心,也很难有所作为,敌人很可能已经全部装备了这种防护罩,而随着实战检测的进行,这种防护罩的性能一定会逐步强化。

    走火和锉刀等人在不久前和这个素体生命对战过,成功斩断了它的一只胳膊,这应该是锉刀所为,只有她手中的那把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才能斩断素体生命的躯体。

    不过,即便这种防护罩真的对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的缺少足够的防御能力,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我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打酱油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