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25 作战开始
    --start-->作战计划十分简单,因为谁都不清楚研究所内部构造以及敌人的布防,所以,即便最初定下的分兵作战为基调,步步推进,一切也都得先冲进去摸清楚具体情况再说。如果研究所被改造为只有一条进出渠道,敌人将所有的兵力结集在大门处,那么战斗会在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这显然是我们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我们面对的敌人不仅只是素体生命,还有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就算素体生命在漫长的生命中,因为个体的强大让其不屑于计谋,身为人类的巫师可不会坐视不理。

    敌人不是笨蛋,不可能一切都遂我们的意愿进行,即便他们的战术对我们有利,也不得不考虑是否会是陷阱。正如锉刀所言,我们除了知道对方的一部分兵力种类之外,其余一无所知,如果不是有近江制作的工具以及安全网络系统,在天时、地利和人和中完全处于下风。就算莎给出的交易条件再高,拥有指挥官才能的走火、锉刀和荣格也不会贸然接下这个任务。

    不过,在走火、锉刀和荣格看来,拥有安全网络和大量安全警卫的支持,或许能够尝试一下。莎并没有给出任务完成的期限,因此,在发觉形势不利的时候仍旧可以撤退。走火和荣格默认锉刀为这次作战会议的主持者,这是因为锉刀有足够的能力担当,她本身就是雇佣兵的头子,身经百战,是专业人士,她所订制的作战计划征询了除了我和近江之外其他人的意见,走火和荣格也无法进行更好的修改,更别提我和近江这两个门外汉了。

    “请诸位紧记,这次进攻仅仅是试探性的攻击。”锉刀说:“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请诸位立刻撤离。三百五十台安全警卫已经抵达。”锉刀说:“虽然数量不多,但已经足以试探出对方的一部分布置,当然。如果对方大意的话,我们可以直接长趋直入,不过我不觉得会这么顺利。重要的是。我们必须稳扎稳打,通过信号装置将我们经过的地方纳入安全网络的掌控。”

    众人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如果遇到不得不分开,以至于彼此联系中断的情况。可以视各自的情况退出或深入。这里每个人都拥有相当强大的实力,但是,如果事不可为,务必第一时间撤退到可以使用安全网络的地方请求支援。至于什么时候是事不可为的情况,在什么地方有可能找到其他同伴。我想大家都有这个判断能力。如果没有……”锉刀笑了笑,没有说下去。但是她的意思大家都清楚,如果不知进退,那么死亡就是最好的结果。被敌人捕获的话,很可能会陷入生不如死的境地。

    对于这一点,没有人抱怨什么。对自己负责本来就是一名成熟战士所必需的信念,没有这种信念的人,早在进入统治局的前期就死得差不多了。

    “那么。我宣布。作战现在开始,我们出去吧。”锉刀将终端收回腰间,带着我们走出建筑。虽然因为地理结构的关系,暂时还看不到研究所的入口,不过在相关资讯已经保存在各自的终端中,绝对不可能错过。敌人没有出门迎接我们。不过这片地区拥有对安全网络的强烈干扰,即便我们躲在建筑中进行沟通。但料想对方也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已经抵达。

    实际上,这片地区已经是敌人大本营的范围。躲藏没太大的必要,这仅仅是谨慎使然。不过,作战计划已经开始,没必要在做这种九成几率是掩耳盗铃的行为,锉刀将数据线插入脖子上的接口中,转眼间,数量庞大的安全警卫从周围的建筑和角落中跳出来,在街道、阶梯和建筑奔驰,如同溪流一般汇成一片灰白色的湖泊。…,

    安全警卫将我们包围在中心,如同列队待发的士兵,一言不发地盯着前方,空气似乎也因为它们的结集而变得讶异起来,想比起过去所遭遇的那些零星的队伍,此刻可谓是大场面。大概是因为最初它们也是敌人的缘故,洛克看得不禁吹了声口哨。对于大部分魔纹使者来说,单独遭遇这种规模的安全警卫部队,几乎是有死无生,即便联合起来,面对这密密麻麻的一片,也会头皮发麻吧,进入三十三区之前所经历的那场惨烈的车站拦截战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最终能够登上列车的冒险者可没多少个,在那场战斗中死掉的魔纹使者新人并不在少数。

    在统治局中遭遇大规模安全警卫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正因如此,第一次遭遇这种数量的敌人才被称为“洗礼”,只有在洗礼中活下来的家伙,才有运气和资格深入统治局真正的主体。

    如今,这种洗礼规模的安全警卫,却在三天之内成为了我们的战友,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走火启动了信号装置的一个“方糖”模块,和安全网络的连接明显变得稳定起来,他朝我和近江点点头。

    “怎样?畀。”我对视网膜屏幕中的畀发出通讯。

    “相当稳定,不过这里仅仅是干扰信号的外围。”畀回答道,她所传递来的数据被脑硬体转换为百分比数值,一旦这个?p>

    到档偷搅悖敲葱藕抛爸镁突岢沟资プ饔谩?p>

    这个检测功能很快就通过安全网络发送到各人的终端里,期间我们已经爬上安全警卫的身体。

    “去吧。”锉刀发出进军的号令,三百五十台安全警卫所组成的灰白色洪流载着我们朝研究所的入口涌去。

    一分钟后,搭载我们的安全警卫在一片塌陷的建筑山体前停下来。和锉刀最初获得的图像不同,虽然仍旧可以从痕迹中看出这片地区曾经有过塌方的现象,但此时已经没有残桓断壁了。就像许多建筑在损毁后,会被建设机器利用残留的一部分进行扩建,研究所的入口被新的建筑覆盖,但是,被当作“壳”的建筑被打穿了一个供以进出的洞穴。

    当我们进入之后,信号数值立刻降低了六个百分比,我们没有在这里安放信号装置,虽然每个模块的有效距离可以达到千米之远。但是研究所的主体位于管道区,我们手中的信号装置数量不足以确保可以覆盖如此远的范围。

    通道直径为十米左右,我们乘坐安全警卫笔直向前快速行进。其余的安全警卫作为前锋,如同流水一般不断向前深入,但没有发现任何危险的迹象。渐渐的,土石结构的墙壁变成金属结构。通道也变成了金属管道,时而可以看到腐蚀的现象,光线开始黯淡下来,必需开启光照才能看清楚细节。空气干燥又憋闷,就像是常年封闭。没有风流通所带来的感觉,即便我们的行动,也无法让这里的气流变得活跃起来,直到席森神父使用他的超能力,才渐渐削弱了这种难以呼吸的感觉。

    ——发现空气中存在不明物质。

    ——解析中,解析完成。此物质具有辐射性,会对原生肌体产生影响。

    ——义体化速度极缓慢增加,预计三千小时之后增加百分之一义体化程度。判定为有益物质。

    ——是否驱除?

    脑硬体对通道内的空气检测后给出这样的结论。我没有太过惊讶,莎说过,素体生命试图在研究所完成将人类转化为素体生命的新技术,空气中充斥的不明物质很可能是它们的研究产物,从脑硬体的检测结果来看,这种物质对素体生命本身是一种有益物质。所以它们出现在通道之中并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我将这个判断发送给其他人,但没有人提出停止深入。三千小时才增加百分之一,即便对普通人体有副作用。但这种影响确实很微弱。…,

    笔直的金属管道开始出现拐弯,在一个拐角处,我们就看到了那种蜘蛛网般的东西,但是并不存在人体朝素体生命转化失败时所产生的茧状物,而愈往深处去,这些蜘蛛网的数量就越多,甚至密密麻麻叠成一片,金属管道原本的材质彻底覆盖,蜘蛛网不一定全是贴在金属管道的内壁上,不时也会从头顶上方垂落下来,不过,立刻就会被安全警卫切出口子。

    这种蜘蛛网的质地十分坚韧,但对安全警卫来说,如同真的蜘蛛网一样脆弱。尽管如此,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仍旧令人头皮发麻,渀佛闯入了惊悚故事中的蜘蛛巢穴。

    半小时后,根据地图上的坐标,我们已经接近城区和管道区的交界,这时,前方的路上出现了大量的茧状物,有的如同虫子产卵般堆积在内壁边,有的悬挂在头顶上方。不过,这些茧有一部分被人为剖开了,呈现出直通管道尽头的一条仅容一人出入的道路。

    管道尽头是一扇门,没有任何标记,但从质地上看,是用构造体制成的,充当先锋的安全警卫无法突入,只能原地等待新的指示。大量的安全警卫匍匐在地上,就如同一条灰白色的地毯,我们踩在这条地毯上来到门前。

    大门旁有一个相当明显的锁箱,渀佛在对每个抵达此处的生命说,必需解开此处的密码才能进入。但是,此时此刻,没有人轻举妄动。锉刀观察了一下,将数据线将锁箱和终端连接起来,畀开始工作,终端和锁箱的指示灯同时亮起来,三秒后,亮光剧烈闪烁,陡然,锁箱和终端都冒出黑烟。

    “不行吗?”锉刀皱了一下眉头,不过,脸上没有丝毫在意的表情。护卫研究所的第一扇门拥有这种程度的安全性完全在预料之中,敌人拥有和安全系统对抗的能力,那么,针对安全系统改造锁箱是极有可能的事情。如今只是验证了这个预想而已。

    但我知道,这并不是事实的真相,至少不完全是,锉刀等人眼中的安全系统,其实仅仅是以畀为核心的安全网络。我不知道畀是否拥有处理数据的才能,但至少,目前的她尚无法掌握整个三十三区,因此,无法突破这种能够抗衡统治局安全系统的防线可以说是必然的事情。

    “没事吧?畀。”我通过私密频道向畀询问。数据的战争无法用肉眼看到,锁箱会对恶意的入侵进行反击,我有些担心畀会受伤。

    “没关系,只是一次试探而已。”畀说,“不过,有数据流反馈回研究所内部。它们知道我们来了。”

    和畀的交流在短短的眨眼间就已经完成。锉刀取出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刀体的边缘陡然变得模糊起来。这把临界兵器开始运转了。听说锉刀从莎那里获得了使用这把临界兵器的权限,如今她可以使出这把武器百分之七十五的功率,就和我当初一样。

    这把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和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不一样,它是我从素体生命身上缴获来的。从素体生命可以使用这种针对性的武器来判断,这把临界武器的安全限制应该早被破解,然而,无论当初的我,还是现在的锉刀。却无法发挥其百分之百的力量。应该不是个人能力的差别,而在于武器内部设定的安全机制。

    从莎可以将我们的权限等级提升,并且让我们获得相应权利的情况来判断,她似乎真的已经取得了安全系统的一部分能力,至少,她拥有改造统治局武器的安全机制的能力。…,

    这让莎的窃取安全系统的想法看上去并非是白日做梦。我当然希望她能成功,如果她失败了,那么已经成为安全网络核心的畀必然会受到牵连。

    在我再一次评估莎的行动的成功率时。锉刀利用手中那把柴刀状临界兵器将大门切开了。霎时间。门后方的空间被暗红色的光芒笼罩,尖锐的警报声让人忍不住想要掩住耳朵,信号数值再一次大幅度降低,安全警卫的动作也开始有些紊乱起来,开始相互碰撞。

    “吵死了!”锉刀将一块“方糖”用力拍在门后的墙壁上,信号强度在三秒后开始回升。这一次。入侵研究所系统的畀没有再失败,成功在十秒内将警报声停止。暗红色的光芒也重新转回正常的灯光。所有的安全警卫都进入这片相当宽敞的空间后,仅仅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地方。

    这里没有想象中的敌人、研究设备、支柱、回路、蜘蛛网和茧状体。整个房间都是由构造体作成,地面相当平整光洁,对面的墙壁上有十扇仅能通过一两人的入口一字排开。门上方有统治局语言文字,可以理解成“实验中,危险,出入警告,未经允许不可进入”的意思。不过,在我们看来,简直就像是敌人在邀请我们进入其中。

    一共十扇门,哪一扇之后的道路通向研究所本体?哪一扇之后的道路比较安全?这看上去根本就是面对占据数量优势的敌人时分散其兵力的策略。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也只必须做这只瓮中之鳖。

    “看来对方和我们想的一样。”锉刀笑起来,“那么,就按照计划行动吧。我觉得每一扇门都能通往我们的目的地,但如果不是,就得看运气了。”她从口袋取出硬币抛起来,啪的一声盖在手背上,看了一眼结果后,轻松地耸耸肩,“我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我打算走左手第三个门。”

    “你是头儿。”洛克说,“你决定就好,我也觉得无论走哪一条都没差。”

    其他人也没有意见。于是,锉刀对我说:“在终点汇合吧,高川先生。请务必保护好近江小姐,我们还有更多合作的机会,可别在这里死掉了。”

    说罢,没有期待我的回答,毫不犹豫地指挥安全警卫涌入三号门,紧接着,一马当先走了进去。席森神父落在队伍的最后,在进入门前,他回头朝我们看了一眼,左手按在胸口的位置微微躬身,这才走进门后深邃幽暗的世界里。很快,我和近江就再也看不到他们了。

    按照最初的计划,他们带走了全部的安全警卫。

    “那么,我们也进去吧。”近江提起行李箱朝四号门走去。

    “四?我喜欢这个数字。”尽管在许多人眼中,“四”这个数字代表了不吉利,甚至可能是直接代表了死亡,但是,无论现实还是神话中,乌鸦本来就是和“不吉利”、“死亡”这样的字眼打交道的动物,不是吗?

    我不知道其他门之后的空间到底是什么样子,因为在门外看过去,里面笼罩在一种幽暗的气氛中,根本看不清一米之外的景色。不过,当我们走进门中,才发现这种幽暗似乎只有短短的十米,在这十米空气中,充斥着大量类似外部通道的空气中含有的那种不明物质。

    经过脑硬体检测,这两种物质在功能上十分类似,在结构上也只有百分之六的区别。

    我觉得,这种物质聚集在一起所营造的视觉感,和灰雾也十分相似。(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