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34 巫师力量3
    堕落天使的速度赶上素体生命的平均速度,却仍旧差了我一筹。k更新我启动伪速掠,抱着近江在不断从天而降的灰色条状物中穿梭。只要发动瞬间移动的能力,我的视网膜屏幕就能捕捉到他的动作,甚至预测他的行动路线,无论他在天空自由飞翔时多么灵巧,骤停骤转,单纯将灰色条状物当作踏脚石的我仍旧比他更快。即便他使用瞬间移动突然从视野死角接近到我的身边,我依然可以通过连锁判定观测到他出现的一刻,之后瞬间拉开距离。

    如果他只有飞行、瞬间移动和灰色条状物这三种,那么,在他没能第一时间捕捉到跃到空中的我时,就不可能再碰到我了。

    就算他身上的那层网状血光让我无法用振荡冲击直接击溃,但只要坚持三分钟,他就会不战自败。

    现在看来,法术礼装加上“江”的的确相当强大,无法锁定敌人,无法击中敌人的话,就是一种自杀行为。这种法术最大的破绽就是速度。

    我和他擦身而过,正准备攻击,大量的条状物立刻从他的背脊处长出来,如同长枪一般试图将我和近江扎个通透。反击是如此之快,而我们和这个堕落天使的距离十分近,换作他人或许来不及做出反应。然而,对我来说,只要能够观测到,不,应该说,只要能够通过直觉感应到危险,有足够的闪避空间。就足以用伪速掠摆脱危险。

    在我躲闪的刹那,灰色条状物从我和近江的身边擦过,我们就如同穿梭在海草缝隙中的鱼儿,开始沿着脑硬体勾勒出来的攻击路线逆流而上。穿过灰色条状物之间的缝隙。以它们自身为道路,将自己化作刀剑,挺着刀状临界兵器冲向他的背脊。

    堕落天使的身体出现细微的变化,但在变化扩大之前,刀状临界兵器刺中他的身体,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变化,我错开了攻击网状血光。反作用力将坚硬的触觉传递到手腕中,如果近江不在身边。我会在此刻释放振荡冲击,不过,如果让近江远离自己反而会更加危险,所以。也只能接受这一刀仅仅将对方撞出去的结果。

    堕落天使的外壳硬甲不是我凭借能够刺穿的,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也不是近距离攻击武器,如果换作是锉刀手中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此时将这个巫师的身体刺穿了吧,不过也有可能会因为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的体积过大。接触到网状血光之后遭遇不可测的损毁。

    我始终对那种貌似“江”的的血色光芒抱以最大的忌惮。

    堕落天使被击飞后在半空翻了个跟斗,视网膜屏幕将他的动作定格反大,我看到被刀状临界兵器击中的部位出现丝丝裂痕,显然。这身装甲虽然十分接近素体生命的硬度,但也仅仅是接近而已。不过。在坚硬的装甲之下还有那种充满柔韧性的肌体,相加起来的确和素体生命一样难缠。更别提。在网状血光的作用下,铠甲裂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弥合。

    只是使用直接性物理攻击的话,我和近江都没有办法击破这个堕落天使的能力,他的速度相对于我的伪速掠来说较慢,但其它方面的平衡性强化却弥补了这一弱点。

    似乎,要战胜他只能拖延时间,直到三分钟之后让他自行消亡。从这一点来说,敌人的研究取得了成功,如果能够将这种法术礼装在巫师群体中推广,就足以批量制造出足以匹敌手持临界兵器的魔纹使者的士兵。如今,又有多少魔纹使者拥有临界兵器,又有多少魔纹使者能够拥有我这种程度的战斗力呢?魔纹使者的超能力种类繁多,或许会出现一些特殊的能力克制这种拥有全面素体的敌人,,相对于可以批量制造的巫师来说,那些拥有特殊超能力的魔纹使者的数量应该处于下风,即便,巫师的诞生也有某些限制。…,

    根据席森神父的说法,末日真理教所拥有的巫师在表面上接近全的魔纹使者的数量。即便巫师要使用这种法术礼装也会受到限制,但数量应该会二级魔纹使者更多。如果这种血光来自于艾鲁卡的馈赠,无法制造更多,但在脑硬体的计算中,仍旧比三级魔纹使者加上临界兵器持有者的数量更多。

    法术礼装的出现很可能是末日真理教的中低端战力开始凌驾于反抗者的征兆。

    在脑硬体分出资源根据现有收集到的数据运算各种可能性的时候,我和堕落天使再次交锋数次,仍旧拿对方无可奈何。视网膜屏幕中的倒计时只剩下最后一分钟。这个时候,堕落天使仍旧没有使出更多的手段,尽管我不认为他就这几种攻击模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插入竞技场平台的灰色条状物不会因为没有击中敌人而消失,错落的灰色条状物就如同荆棘丛般遍布整个竞技场平台。敌人将战地原本的公平性转化为对其有利,如果这种灰色条状物仅仅作为单纯的障碍物,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影响,,敌人应该不会做毫无用处的事情,这让我感觉到随着最后时限的接近,以及战地属性的变化,被敌人充当杀手锏的攻击准备完毕。

    这些荆棘丛林般的灰色条状物无疑是引发最强一击的必要因素,即便我使用振荡冲击令其中一部分消失,空白处仍旧会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缓冲的时间内补充完整。当然,对方可能不知道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攻击范围足以扩大到整个竞技场平台,我决定见识一下,敌人最后的杀手锏是什么。因此,只是相互进行着徒劳的攻防。

    堕落天使再一次使用瞬间移动,再一次被我通过连锁判定观测到出现点,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在它反应过来前。踏着满地的灰色条状物闪入他的身后,以的将他再一次击飞。我感觉到,在不断使用连锁判定和伪速掠的过程中,这两种能力似乎也开始增强了,这大概不是错觉,只是代价也相当大,能量消耗的速度太快了,我再一次抽空补充营养块之后。剩余能量维持在百分之三十。

    我知道,自己很强大,然而这种强大并非没有弱点,攻击力可以通过武器来弥补。但身体活动的续航性很可能位于二级魔纹使者的平均线之下,在当前情况下,补充起来也相当困难。

    视网膜屏幕中,能够快速补充能源的营养块的数量只剩下五根,近江身上也有一部分。装在她的行李箱中,但数量不明,应该可以再维持三场僵持性战斗实验。不过,我不觉得在击溃这个堕落天使之后。敌人还有更多的新花样。

    安全代理素体、使用法术的素体生命、以及貌似对素体生命进行研究后开发出的法术礼装。

    敌人在合作中能够以最快速度研发出来的成果应该也就这些了,虽然不明白末日真理教的巫师是何时和素体生命达成合作共识的。艾鲁卡进入末日幻境的时间应该不长,而且。从上次在车站时看到的情况来判断,艾鲁卡才是两个势力的搭线人,也是这些研究的核心开发者。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江”的可怕和不确定性,但仍旧直觉感到,就算拥有“江”的一部分,艾鲁卡也不可能在这短短的时间中取得更多的进展了。…,

    也许是一种限制。来自于这个的限制,来自于超级系色的限制,甚至是……来自于“江”的意志。

    敌人对研究成果的实战检测将在三十秒后彻底完结。

    堕落天使瞬移到上百米的高空,让我无法干涉他最后的行动。我只能站在灰色条状物上,抬起头,利用视网膜屏幕将他的影像拉近。

    他的翅膀好似燃烧了起来般,翅体和羽毛的轮廓都变得模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飞灰被气流向上卷起。束缚在他身上的网状血光的颜色和光芒也愈加浓烈,让人觉得就像是一种回光反照的。

    灰色条状物在竞技场中构成的丛林开始融化,表面的灰色物质化作浓稠的液态,一层层剥落,没有及时融化的部分如同雪糕般掉落地面,很快就变成灰色液态物质的一部分。我再也无法站在这些灰色条状物上,似乎踩入了一层泥泞的沼泽,渐渐沉入灰色液体中。

    我撑开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防御力场,让自己不至于被灰色液体吞没,,随着从堕落天使翅膀的解体,更多的灰雨降下来,最后十秒钟,积蓄在竞技场中的灰色液体抵达我的腰部。这让我的直觉更加强烈了,自己要面对的将是吞没整个竞技场的强大。

    我看了一眼近江,她的脸上仍旧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始终信任我可以保护好她一般。这样的想法和这种平静在过去的战斗中一直支撑着我,现在也如是。

    我不觉得防御力场能够抵御敌人最后的攻击,所以,我开始绕着近江跑动。快,再快一点,我观测着视网膜屏幕中的数值,让脑硬体接管身体的行动,以最标准的路线急速奔跑。最后五秒,旋转的向外扩散,一个巨大的漩涡空洞以近江为中心在灰色液体中形成了。

    尽管抬头就能看到那个堕落天使,但我不再理会他了,我能听到他的哀嚎,却只是埋头不断将旋转提速,将灰色液体排挤在距离近江更远的地方。然后,在三秒倒计时完成的时候,我以完全功率发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以百分之百功率发动的刀状临界兵器比低功率发动时更容易控制,这个特性让我成功将振荡冲击收束在五米范围内,就如同从刀尖延伸出去的巨大而无形的刀刃,随着以近江为中心的跑动,周边空间开始振荡起来。

    与此同时,灰色液体迅速膨胀。如同沸腾一般,陡然化作一条和灰色液体所占面积相同的巨大光柱向上升起。我和近江被灰色的光芒吞没,听不到任何声音,即便使用连锁判定也无法深入解剖光柱的内部变化。只是一片深沉的灰。灰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挤压振荡的空间,以一条条灰丝的形态向我们渗透而来,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一张包裹着振荡空间的灰色蜘蛛网就形成了,灰色丝线的一会模糊,片刻后又清晰起来,在这般反复的过程中,看上去就像是振荡空间经受不住这股的侵蚀发生龟裂。

    灰色的蜘蛛网在缩小。振荡消弥的速度在加快,不过,以百分之百功率运作的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显然比我预期的更加强大。在振荡平息之前,那些灰色后继无力。灰色的蜘蛛网如同积雪在阳光下融化,一点点消失了。随着空间的彻底平静,我感受到一股向我和近江挤压过来,但只是眨眼的时间,又如同爆炸般向四周膨胀。…,

    不太明白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在无声的视野中,竞技场开始崩溃,那些幽灵般的人形观众也一个紧接一个伴随着塌陷的坐台分解消失。地面不断震动。不断下陷,当最后一块落石掉在地上。发出轻轻的“嗒”的一声,周围的一切再次恢复到死寂般的平静。而我和近江。处于一个巨大凹坑的底部,距离凹坑的上沿足有二十米深。

    我抱着近江跳上凹坑的上沿,视野变得空旷起来,原本被竞技场看台挡住的外界,此时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然而,我无法形容自己站在什么地方,只能说自己并不在管道区。因为,在化作废墟的竞技场之外,没有一根金属管道,或者说,不存在想象中的任何物质。如同宇宙一样深沉黑暗的背景中,存在着肉眼无法观测到的点,这些点就如同被风吹动的云层,如同滴落在宣纸上的墨汁,不断改变自己的形态,不断消失又诞生。

    只有我们脚下的地方是唯一的落足之处,当我试探着将手伸出地面的边界,暴露在外的手指仿佛变成了滴入水中的墨滴,倏然解体,缓缓向外扩散,不一会就变成了那些肉眼看不见的点的一部分。我感觉不到痛苦,也没有因解体产生的其它感觉,好似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象。然而,当我将手缩时,大部分指节不见了,剩下的部分在断口处被溶解为液体,不断滴落在地上。

    溶解正缓缓沿着完好的部位蔓延。似乎无法阻止,也无法触碰,我只能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制造出一片振荡空间,将这只手伸进去,让振荡的将正在溶解的部分以及一部分完好地方销毁。这么做之后,我的左手就只剩下手肘以上的部位了。

    看似严重的伤势对我来说并不是太过糟糕,脑硬体显示,只需要二十分钟就能将这只手臂重组。最重要的问题是,我和近江该如何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觉得这里很可能是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最初姿态,敌人除了竞技场之外,在这片空间中什么都没有创造,反而将竞技场当作孤岛,把剩余的空间变成最恶劣也最激烈的原始地带充当隔离区。这样一来,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我和近江似乎只能在这里等待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消失,很难说,这片数据对冲空间消失后,我和近江是会回到正常空间,还是会随着这片空间一起消失。

    在我所能看到的地方,那个化身为堕落天使的巫师一无所踪了。最后那道几乎达到临界兵器威力的灰色光柱,就是他最后的了吧,那种完全可以消灭一个素体生命。虽然最初感到惊讶,也觉得会有点小麻烦,但不得不说,在法术礼装的状态下,巫师的并没有提升到足以让人畏惧的程度。他所能够施展的那些多变的法术并没有我想象中多,如果法术再多一些,或许会给我造成更大的麻烦吧,但目前也就仅此而已了。

    根据脑硬体的计划,变身三分钟的限制,就算今后再度改进,时限也不会超过十分钟,而这个巫师能够和我僵持那么久,有百分之五十的因素是因为被赋予了“江”的。然而,在“江”仍旧被封印在高川体内的情况下,即便是携带了“江”一部分的艾鲁卡,又能赋予他们多少呢?

    即便拥有法术礼装,拥有“江”的的巫师数量可能会超过拥有相等实力的反抗者的数量,,并不是多么严重的情况,这种程度的和数量不会给我的计划带来麻烦,或者说,对计划而言刚刚合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