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33 巫师力量2
    男巫呕吐出来的如同沥青般粘稠的灰色物质从他的脚底开始向上蔓延,在一种无形力量的操纵下,在短短的几个呼吸后将他覆盖,就像是被一层灰色的紧身衣包裹起来,原本被宽大黑袍遮掩的身体在灰色物质的收束下勾勒出男性形体的曲线。灰色物质开始凝结,看上去就像是一层橡皮,连五官都遮住了,只留下大概的轮廓,无论鼻子也好,嘴巴也好,耳朵也好,那些位置没有任何孔洞。

    一个没有真切五官,没有头发,甚至没有遮蔽衣物的灰色人形就这么出现了。

    在见过素体生命和莎之后,就会觉得这个灰色人形就像是那两种生命形态的影子,这种感觉一旦产生就越来越逼真,让人觉得那真的就是素体生命和构造体生命站在光照中拉伸出来的影子。

    这个灰色的人形应该具备些许那两种生命形态的特征吧。我这么想着,尽管没有将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但是视网膜屏幕并没有忽略对他的锁定,尽管没有真正接触,但是通过直觉和对之前遭遇的敌人的各种数据的收集,仍旧足以让脑硬体挖掘出这种形态的一部分性能。虽然不清楚这种形态被巫师们按上何种名称,不过为了便于存档,在我的意愿下,脑硬体将这种第一次看到的法术冠名为“法术礼装”。

    进行初步估测,使用这种巫术后应该具备接近素体生命的身体素质。至少能够减免某些法术的发动时间。乃至于让某些法术一直存在。巫师的灰雾法术的优点在于变化多端,劣势为发动时间和威力,以及身体素质的相对弱小,但是,在一般情况下,少数种类的法术已经足以让他们适应大多数战斗环境,那么,如果这种法术可以强化巫师的力量。那么,在施展这种名为法术礼装的灰雾法术后,在增强身体素质的同时。应该会让巫师减少或免去那些常用巫术的发动时间,增加其威力,又或者更进一步,让巫师保有一两种非常规的极具特性的法术。

    总得来说。这种法术礼装应该是一种全面强化,但又不缺少特质而令巫师变得平庸的灰雾法术,如此强大的法术应该有一些限制,而作为首次进行实战检验的先期作品,这种限制理当相当严格。也许是时间限制,也许会消耗某些对巫师来说十分宝贵的东西,既然巫师仍旧是人类,那么,就是有可能让其失去作为人类时,相当宝贵的东西——生命、精神、感性、理性、爱、恨、记忆……是哪一种?暂时无法判断。

    不过。时间限制的可能性最大,而超过时限后,不,即便没有超过时限,在战斗结束后也应该会产生相应的副作用。

    在这个末日环境中,任何超常规的力量,包括所为的“科技”所产生的力量,其实都来自于末日症候群患者自身,那么,力量的强化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自身潜能的挖掘,尤其是这种来自人体,又直接作用在人体上的力量,对他们来说,如果在现实世界中没有任何补充。过分挖掘力量的结果就像是饮鸠止渴一样。

    的强大,超能的力量。知识的记忆和理解,可不是没有任何消耗的。

    正因为理解这一点,因此,我从来不羡慕因为容纳了部分世界资讯而突然变得强大的席森神父,试图以人,甚至不完全的人,仅仅是一个人格意识碎片的倒影的身份,去尝试吸纳和理解整个末日幻境实在是可悲之极,而“幸运”地做到这一点的席森神父,简直就像是在燃烧自己一般。…,

    即便他拥有了三个半魔纹的力量又如何呢?

    啊,不对。换个角度来说,反正这个世界都是要走向末日的,那么,将本该可以活更久的生命,压缩在一两年内绽放,然后以决然的姿态迎接世界末日,不也是挺好吗?

    那一定是非常美丽的身姿吧?

    突然改变想法的我,对这个男巫力量的不屑在被数据化删除前,就已经平静下来。

    凡正都是要死亡的生命,那么,如果这个男巫真的信奉和遵循末日真理教义,一定能够坦然接受这个命运吧。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作为一个测试品会站在我的面前。

    我看过许多书,里面提到过许多关于命运、大势、天道和信仰之类的说法。

    从某种角度来说,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不正是遵循着末日命运,依靠着末日大势,用末日信仰的力量行走在剧本天道上的人们吗?从这个角度来说,反而是想要阻止末日,想要违抗命运,毫无信仰的冒险者们,是走了一条违背真理,试图逆天而行的人吧。

    按照那些书籍中的说法,末日真理教的巫师比其他人更容易获得力量根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啊,这可真是讽刺的理所当然,让人想要摧毁这种理所当然,即便,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确保了计划的进行。

    想要平息这种令人不爽的感觉,单单阻止世界末日是不可能做到的,即便放弃计划,阻止了这次末日,也会有下一个末日。我十分明白,这一切的根源在于现实世界中,在于病院和病毒,在于安德医生所引导的研究,如果无法从根源上斩断这些东西,这个可笑又可悲的末日幻境将会不断轮回。

    如果计划可以顺利进行的话,如果“超级高川”能够诞生的话,一定可以拥有在现实世界里斩断这一切,拯救自己所爱的人,让这可笑又可悲的轮回结束的力量吧。

    所以,就算令人不舒服,末日的剧本也要进行下去。

    男巫的法术礼装让我在这短短的几个呼吸中思考到的东西让我不想继续沉默和隐藏了。在思索中陡然产生的兴奋和燃烧被脑硬体转化为数据保存下来。但我能够感觉到,这股令人血脉贲张的感性是如此强烈,如同突然爆发的火山,沸腾奔流的岩浆,让转化过程吃力无比。

    来不及转化的感性在堆积。

    末日、毁灭、反转、新生……大量类似的词汇从视网膜屏幕中一个紧接一个弹出来,似乎快要把屏幕给挤爆了,在这些窗口数据删除之前,我只能依靠肉眼来注视眼前的一切。

    不过,没关系,感觉超级棒。在这种感觉中,仿佛计划完成,大家美满生活的未来近在眼前,让我觉得自己一定能够做到这一切。就像是对吸食毒品后的描述。会在那扭曲怪诞的幻觉和想法中看到希望和光明。

    冰冷的脑硬体也无法立刻压抑由此产生的冲动。有一个声音似乎在对我说些什么,那是谁在说话?是江?是系色?是桃乐丝?还是某个高川的残留?

    虽然听不清那个声音在说些什么,声音本身也如同幻觉一般飘渺虚无,但我却又似乎可以理解它在述说什么。

    嗯,我知道的,自己应该冷静冷酷地执行既定计划,不过,暂且让我稍微任性一会吧,在对执行计划毫无影响的情况下。

    随手朝刻画魔法阵的女巫挥下放射性灰粒子放射装置,我不再理会那边的空间振荡。无论女巫是否能够活下来。完成那个未知的法术,都是不错的令人期待的结果。…,

    “准备好了吗?”我转过身体,正对着灰色人形说:“我要用上全力了。”

    灰色人形的轮廓在肉眼视野中浮现。

    “既然变成这样,就不需要再偷偷摸摸了。”我将刀状临界兵器抬起来,指着他说:“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力量。”

    灰色人形没有说话,朝我竖起手掌,一个直径一米的灰色漩涡在眨眼的瞬间,于他的手掌前形成。下一刻,之前曾经攻击过我和近江的大量灰色条状物从中喷涌而出。如同迅猛出击的触手,速度极快。视网膜屏幕中给出的数据已经超过了普通子弹,沿着它们的射出路线,地面的尘埃被剖开了。这股气势让人不禁觉得,如果被这些又薄又灵活的条状物击中的话,一定不是被击飞。而是贯穿吧。

    我第一时间开启伪速掠,抓住近江飞速后退。条状物紧追我不放,不过,相对我的速度来说,它们仍旧太慢了。我准备绕开它们,不过,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本来直线奔驰的条状物们如同花朵绽放一般向四周散开,余下数条如同花芯的条状物继续追击。

    当我骤然改变行动方向,停住身体时,充当花芯的条状物擦身而过,眨眼后就击穿了身后的看台。

    看台上的幽灵人形们似乎也变得更加兴奋起来,那扭曲的肢体和动作,让我觉得似乎听到了呼啸和掌声。

    我再次启动伪速掠,同一时间,充当花瓣的条状物好似掉落宣纸的墨汁,在空中扩散开来。我不知道,如果这片空间被扩散的灰色彻底包裹起来的话会发生什么,不过我可不愿老老实实地去承受那个未知结果。

    于是,速度再次提升,在灰色尚未弥合前,如同一根离弦的箭矢,从孔洞中钻了出去。

    然后,挥刀。

    正在维持灰色漩涡的灰色人形在振荡冲击波抵达前已经向后倒下,身体就好似融入地面般消失了,振荡在那片地面上削出一个平整的大坑。灰色漩涡被第一时间消灭,从中钻出的那些灰色条状物,以及灰色条状物所形成的灰色空间,都随之消失了。

    在灰色人形融入地面的时候,我已经启动连锁判定,所以可以清晰观测到,这个家伙如同穿越空间,逃出了振荡冲击的范围,出现在另一边。那个地方原本是女巫刻画魔法阵的地方,如今地面上的魔法阵已经完成了,并没有被第一波振荡冲击的摧毁,只是女巫不见踪影,也不清楚是在振荡中变成了飞灰,亦或者躲藏或逃跑了。

    灰色人形蹲在魔法阵中心,双掌在地面上一拍,原本只能通过连锁判定观测到的魔法阵在肉眼视野中浮现。流转着血色的光芒。

    那种光芒有些像是“江”的力量。

    在我挥动放射性灰粒子对冲兵器之前。近江将行李箱提到胸口,从发射口中喷出一片冷雾,却被魔法阵中绽放的血色光芒一下子给吞噬掉了。我再次释放振荡冲击,灰色人形没有躲闪,那片空间的景色在剧烈的振动中变得模糊,血光好似即将破碎,但却一直维持到振荡消失才以稀薄的姿态缩回地面。

    我抱起近江,发动伪速掠冲进魔法阵的中心,期间注意到,那些缩回地面的血光沿着魔法阵的脉络向中心汇聚。不过。我比它更快,在灰色人形反应过来前,我挥动冷却状态的刀状临界兵器砍在他的脖子上。一种击中皮革的闷声,他的脖子一下子向内凹陷。但没有被砍断,凹陷的样子也不像是碎了骨头,仿佛那根脖子就是一根充满弹性的橡胶做的,根本没有骨头。…,

    冲力被吸收掉了,被砍折脖子的灰色人形没有飞出去,就算没有任何反应,我也知道他没有死掉。这个家伙就这么以歪着脖子的扭曲模样,双掌拍地,等到了血色光芒的汇聚。

    在我和近江同时飞出一脚,试图将这个灰色人形从魔法阵踢出去时。血色光芒已经钻进他的双掌,将他牢牢缝在地面上。

    大量的微型灰色漩涡以包围的姿态出现在我和近江身边。

    我发动伪速掠,抱起近江向后飞退。刚从微型灰色漩涡之间的缝隙钻出去,就看到大量灰色条状物中漩涡中飞射出来,彼此穿插,结成一个巨大的牢笼。法术的速度很快,仍旧赶不上我进入伪速掠状态时的速度,但是,我觉得换作其他人,一定很难在这短短的一秒内冲出来。

    组成牢笼的条状物没有继续攻击我们。反而像是在阻挡我们继续攻击灰色人形。我和近江在距离牢笼外十米的地方站定,牢笼中的灰色人形被血色光芒纠缠,如同一张结实的网将那个身体牢牢捆绑起来。我再次挥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振荡冲击波覆盖了整个牢笼,那片空间的一切都在振荡。最先崩溃的是那些灰色条状物,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灰色条状物彻底崩解,然而,同样在高幅振动的灰色人形也开始走形,却似乎被身上的网状血光维持住基础的人形,直到振动停止,本该化作飞灰的人形被一根根血色丝线接驳起来,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

    近江提起行李箱开始扫射,然而弹雨击中那个膨胀的人形却纷纷溅开,在硝烟和火花消退后,膨胀的人形已经变得结实起来,体外笼罩着深灰色的全身甲,就如同上一次在车站遇到的那个铠甲男素体生命,这些铠甲并非外部穿戴,而是从身体上长出来的,本身就是他的肌肤。

    仅有轮廓的头部也彻底被头盔覆盖,头盔的面部呈现惨白色的面具形状,没有嘴巴、鼻子和耳朵,只有两个空洞的眼窝。网状的血光仍旧纠缠在铠甲上,就像是细密又神秘的花纹。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一只同样深灰色的翅膀从背后张出来,大量的羽毛状灰色物质从翅膀上洒落。

    视网膜屏幕的准星锁定这个仿佛堕落天使的身影,数据分析的结论以弹窗的形式出现——这是一个强大的生命,但是,他在崩溃,那些不断飘洒的羽毛,就是崩溃的证明。一旦翅膀完全解体,这个不知道算是什么,但至少可以不称之为人的生命将步入死亡。

    从解体的速度来判断,堕落天使的存在时限大约是三分钟。

    之前化作灰色人形的男巫在身体防御力上已经十分强大,变成这个堕落天使的形态后应该更加接近素体生命,甚至是等同于素体生命的身体素质,尽管仅有三分钟的存在时间,但将生命和意志压缩到这种程度所换来的力量肯定不小。

    几乎是眨眼之间,堕落天使的阴影已经从头顶上方笼罩下来。即便通过视网膜屏幕也无法观测到他的移动,在连锁判定的视野中,他是直接出现在头顶上方的。这是一种空间移动模式,就像是省却了传送门的发动时间。与此同时,数不清的灰色条状物从空气射出,我带着近江以伪速掠移动,在不断插入竞技场平台中的灰色条状物中游移。这些灰色条状物就像是落雨一样,一波还没停止,另一波就已经生成,其生成速度几乎已经不能称为法术,而像是堕落天使的本能一样。

    我抱着近江在堕落天使的身后跳起来,向他挥出振荡冲击,然而,即便没有那种针对性的防护罩,也没有使用瞬间移动,堕落天使也似乎没有受到半点伤害。他身上的血光网络在振荡产生的同时变得更加明亮,产生出一种不让这个身体瓦解的力量。堕落天使就这么蛮横地冲突振荡区域,笔直朝我撞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