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37 结集
    我猜测那些灰色丝线就是恶魔的正体,又或者是它的力量体现,它能够将这股力量经过的一切变成自己的一部分。不管怎样,灰色丝线的蔓延速度正在加快,仿佛每覆盖一寸地方,每吞噬一台安全警卫,就会增强它的一分力量。

    如此继续下去,说不定会将整个研究所都转化掉,到那时想要逃离将会更加困难。如果它的存在受到限制,那很可能是在彻底将研究所转化之后,连同研究所一起消亡。

    在做出这个判断的同时,一只安全警卫突然放弃远距离的压制性火力射击朝我们跳过来。它的动作没有逃离我的监控,我几乎是和它同时跳起来,利用伪速掠的高速先一步将手臂当作利刃,插进它的脑袋,然后推着它的身体冲向前方的安全警卫,用蛮横的力量,把手中的安全警卫当作武器,直接砸散走廊中的安全警卫队伍。这些拥挤在走廊中的安全警卫就如同潮水般向后退去,一下子将队伍末尾的同伴挤入恶魔的口中。灰色丝线吞噬了它们,蔓延的速度更快了,而且,它的速度还将会更快,因为先前涌入这条走廊的安全警卫实在太多了,只是出于空间有限而变得拥堵。

    我没再理会东倒西歪的安全警卫,再次将冷却完毕的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朝升降梯挥去。在剧烈的振荡后,这台升降梯的地面终于被摧毁了,大量的碎片落入下方黑洞洞的豁口中。整个升降梯的结构也开始摇摇欲坠。

    在连锁判定的无死角视野中,还没有被彻底吞噬的安全警卫只剩下不到十台,灰色丝线开始越过最前方的安全警卫。我抱起近江,启动伪速掠。一股脑在升降梯彻底崩塌之前钻进地面的豁口中。

    更深重的黑暗包围了我们,下落的速度在加快,不清楚将要落下多远,不断增加的速度和不踏实的感觉里令人生出恐惧。脑硬体再一次开始转化情绪的工作。在三秒后,头顶上方传来巨大的响声,这片声音很快就冲过我们身边,在漆黑的下落通道中回荡,紧接着是大量碎片落下来。被包围我和近江的防御力场消磨,推开,击打在通道的边壁上,发出如雨般的声音。

    在连锁判定的视野里。那些灰色丝线在我们身后紧追不舍,沿着下降通道的墙壁蔓延,不仅如此,更是渗透上方的楼层,直接穿过地板向下蔓延。我们自由落体的速度比灰色丝线的蔓延速度快上一些。当连锁判定的视野中出现地下四层的升降梯出入口时,脑硬体终于给出最佳行动方案。那个出入口的大门同样是构造体制作,我在使用振荡冲击后必须要减慢降落速度,以免进入振荡范围。但是减速的距离和速度也必须掌握好。振荡冲击最少要使用两次,这期间既不能深入振荡范围。也不能被灰色丝线追上。

    只有一次机会,我在视网膜屏幕标示出的落点挥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然后发动伪速掠踩踏墙壁,将自由落体运动改变为环绕下降通道的旋转奔跑。利用在下降通道墙壁上的盘旋,我可以随时调整自己和上下方危险区域的距离。振荡如预想中一样,没能一次击破那扇进入楼层的升降梯大门,然而振荡的余波却沿着墙壁在下降通道中扩散,我一度觉得自己脚下踩着的不是坚硬的构造体物质,而是一块柔软的海绵。这种错觉让我不得不反复调整自己的力量,以便契合脑硬体给出的最佳速度和行动路线。…,

    当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冷却完毕时,上方的灰色丝线距离我和近江更近了。我第二次挥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并在振荡没有消失的时候,开始逐渐深入振荡范围。近江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肌肤开裂,大量的毛细血管渗出血液,让她看上去就像是受了重伤,但是我却不能停下来,如果不继续深入就会被灰色丝线赶上,不断在下降通道中传递的振荡对灰色丝线也起到一定的阻碍作用。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振荡也逐渐减小,在脑硬体的计算中,只要精准地按照计划行动,就能够在近江真正受到致命伤害前进入地下四层。

    近江的嘴角、鼻子和耳朵都开始出血,但是她并没有露出痛苦的神色,依旧是那么平静,顺从地依靠在我的怀中,不时看向上方的灰色丝线。在连锁判定的全景视野中,那些灰色丝线距离我俩只有十公分的距离了。

    第二次振荡冲击消弥,近江一如脑硬体所计划的那般没有受到致命伤,只是外表看上去十分严重,但也无法承受第三次振荡冲击。我们和那扇门已经十分接近了,大门承受了两次振荡冲击后,已经扭曲龟裂到相当的程度。我不再控制下落的速度,灰色丝线已经追到我的后脚跟,我可以清洗感觉到从那里传来的阴森森的感觉,像是一张锋利的嘴巴拼命吸气,试图将我们吸过去。

    我直接踩蹬墙壁,以离弦之箭的气势冲向那扇快要崩溃的大门,直接用身体撞了上去。我们和那种要被吞噬的感觉陡然拉远了,这让我不断击打大门创造了足够的时间。我就如同撞针一样,在大门和大门相对的墙壁上来回反弹,一次次用身体和拳头轰击大门。一个呼吸后,我终于彻底撞开这扇大门,抱着近江滚进楼层中。

    视网膜屏幕开始显示身体的损伤值,但我没时间理会这些,片刻不留地继续启动伪速掠向前方奔驰。在我们的头顶上方,灰色丝线已经快要渗出天花板了。楼层中和上一层的状况相差无几,没有照明,黑暗中远远传来人声、脚步声和战斗的声音。这些声音在空间中回荡,变得有些模糊。不时看到安全警卫的残躯,更不时有新的安全警卫朝我们冲来。

    脑硬体在分析这些声响之后,给出新的路线,只有不会经过这条路线的地方。我才会直接用振荡冲击摧毁这些安全警卫,其它时候仅仅是蛮横地冲砸,直接撞开一条通道。灰色丝线从天花板上渗透出来的时候,凡是跳上去的安全警卫,全都被拉近了如同生命体般的异化天花板中,被咀嚼吞咽。

    视网膜屏幕中的头像逐个被点亮,我终于和走火他们联系上了,之前那些声响就是他们捣鼓出来的。听声音就能知道他们是在边打边逃。尽管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先抵达这一楼层,不过看上去他们似乎没有碰到应该藏在这里的素体生命、艾鲁卡和巫师们。这可真是个糟糕的消息,如果他们已经先跑掉了,那么这个研究所反而会成为我们的坟墓。

    “高川?”锉刀的声音传来。

    “是我。找到素体生命了吗?”在问话的时候,我已经在连锁判定的视野中看到了他们。

    我一股脑冲进追赶他们的安全警卫中,将它们挑到天花板上,或者抓住它们的腿部扔起来,凡是接触天花板的安全警卫都没有脱离的可能。走火他们也在做相同的事情。席森神父的超能力在这种时候效率是最高的,眨眼间就给我们的汇合清扫出道路。…,

    “没有。”锉刀这才回答我之前的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一个陷阱。”我抱着近江落在队伍中,向前挥出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灰色丝线已经开始从天花板向墙壁蔓延。速度很快,它是自上而下侵蚀这一层落的。在没有找到预想中的素体生命的情况下。几乎没有所谓的安全地带,我只能尝试用临界兵器的力量阻碍灰色丝线的侵蚀。

    连锁判定范围内的灰色丝线出现停滞。当振荡消失时,振荡范围内的灰色丝线已经缩回天花板上,一大片足以让我们进行转移的空间被腾出来了。

    “快走。”席森神父催促到。

    我们开始前进,速度不快,因为每隔一段距离就需要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开路,期间必须等待临界兵器冷却。通过不断的振荡冲击,灰色丝线的侵蚀速度虽然比之前放慢,但是整体来说,仍旧以缓慢的速度深入。为了保证能量供给,我不得不吃下节省下来的营养块。近江的伤势开始好转,不一会就可以自己行走了,这个恢复速度相对普通人的体质来说快得惊人,她将行李箱变成古怪的仪器,进行谁也看不懂的操作。这个时候,我开始对其他人解释我们之前遭遇到的事情,以及自己的猜想。

    那个针对莎的阴谋论是最被众人接受的结论。不过,他们也没有因此表现出太过激烈的情绪。事至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当营养块只剩下最后一根时,近江终于说话了:“它们还在这里。”

    它们指的是谁?大家转瞬间就意会过来。在所有出口都被封死的情况下,和我们被困在这里的也只有那些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的素体生命们。如果我们还有一线生机,那一定是在它们那里。如今恶魔对这个层落的侵蚀已经十分严重,即便使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也像是饮鸠止渴。不过,既然素体生命仍旧在这一层活动,证明它们至少有办法存活下来,哪怕和我预想中的情况不同,它们也仅仅是和我们一样勉强维持,但只要我们和它们汇合,为了生存下来,它们也应该不会反对合作。将我们的力量结合起来,交互使用,成功脱离研究所的可能性仍旧会比单打独斗更大。

    “它们在什么地方?”锉刀问。

    “一个房间里,我们已经离它们的所在地很近了。”

    近江开始指引我们朝这一层的某个房间赶去,除了使用振荡冲击开辟的空间,灰色丝线已经铺满了地面,这让振荡冲击的效果愈加减弱,就像是那只恶魔已经将所有精力集中在我们身上。我们前进得十分艰难,那个房间离我们不远,却让我们走了足足十分钟。期间我们甚至不得不将每个人之间的距离压缩,进入振荡范围的边缘。近江的行动变得勉强,被我架起胳膊搀扶着。

    灰色丝线将我们立足之处缩减到只剩下十米方圆时,我们看到了那个同样布满灰色丝线的房间。初看上去,已经彻底被灰色丝线侵蚀。让人无法相信里面还有幸存者,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尽管墙壁变得有如生物的内脏一般,但是大门却十分正常,灰色丝线抵达门边之后,仿佛在和某种抵抗力艰难地争斗。

    我挥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直接将那扇门摧毁。灰色丝线受到振荡冲击后,稍微从房间的墙壁上退缩。趁这个机会,我们冲进房间。然而,房间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它们不在这里!”洛克有些绝望地叫起来。他用力按住肩膀,那里的伤口很深。差点将他的胳膊给切断了。走火、荣格和锉刀身上也或多或少有一些伤势,只有席森神父仍旧完好。我不清楚他们在抵达这里之前到底遭遇了怎样的战斗,但对手的实力应该不弱于我所面对的那些敌人。

    虽然身上伤痕累累,但是直到现在,才有洛克一个人压制不出负面情绪。锉刀朝洛克大吼一声:“冷静下来!”洛克似乎被惊醒了一般。有些垂头丧气地独自站在一旁。他的确应该冷静一下,因为,就算没有看到素体生命,也应该可以发觉这个房间的不同。尽管房间外部的情况十分恶劣。但房间里却看不到灰色丝线。

    显然,这个看似和其它房间没什么不同的空间里。充斥着某种能够抵御灰色丝线侵蚀的力量。这说明近江的侦测没有出错。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已经有所猜测。

    “是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我问。

    近江点点头,已经在操纵仪器进行进一步的侦测。之前离开竞技场所在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就是靠类似的方法,我相信她这一次也一定能够办到。

    “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荣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应该不是研究所自身附带的类型,而是素体生命自行开辟的,否则不可能抵挡作为研究所最终防御的力量。”

    “真是令人冒了一把冷汗。”席森神父这么说的时候,表情却没有言辞中的后怕,仍旧维持着那种坦然自信的微笑,让人觉得他是否真的惊慌过。

    “严格来说,这并不是我在统治局中遇到的情况中最危险的一次。”走火也十分平静,他拉了一张椅子坐下,开始整理自己的装备。

    “冷静下来了吗?洛克。”锉刀的脸色有些不快,“你让所有人看笑话了。”

    “抱歉,队长。”洛克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我们这一次亏大了。那个该死的婊子……”

    “出去以后你可以意淫操她几千次。”锉刀冷笑道:“如果你不介意把那个无机体当作自慰器的话。”

    “我们没有理由去为诘问她。”荣格摇摇头,“虽然我也觉得这是一个阴谋,但是,你无法证明她欺骗了我们,她可以宣称这一切都是偶然。从一开始,她就一直自称是个普通的研究员,而我们无法证明她的真实身份。”

    “而且,她改造过我们。”锉刀点了点脑袋,“不管结果如何,我们也只有继续和她合作下去,否则才是真的亏本。”

    “将这次行动看作是她对我们的测试,心情会好一些,洛克。”走火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你们不是雇佣兵吗?这种情报不对等的情况应该经历了不止一次吧?如果每一次因此陷入困境后都要抱怨,我真怀疑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洛克没有说话,只是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找到了。”近江的声音让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到她的身上,她站起来,环视诸人说:“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入口没有封闭。”她的目光投向门外,尽管没有连锁判定能力,但在习惯这片黑暗之后,仍旧可以从房间里看到对面墙壁上如同脉络般的灰色丝线。

    “近江小姐,你的意思是……”荣格若有所思地问到:“从门口进来就是进入房间,走出这个门口,就会进入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不试试吗?”近江说着,将仪器变回行李箱提在手上,正准备出门,却被席森神父拦下来。

    “让女士打头阵可不是绅士所为。”他微笑着,率先朝房间的大门走去。我们对视一眼,在他身后鱼贯而出。

    视野在踏出大门的一刻瞬间转换,将布满灰色丝线的走廊和墙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恢弘的大厅。作为中心支柱的纺锤状物体两端和地板与天顶融为一体,就像是直接从模子里铸造出来一般。构成大厅所有物质是一种带着金属光泽但纹理属于非金属,又拥有血肉触感的材质。

    明明很干净,却能嗅到血腥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