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39 急速突袭
    素体生命、艾鲁卡和巫师们被血雾恶鬼包围得严严实实,我决定深入其中,尝试解决几个,因为这些敌人的人数实在太多了。虽然不明白它们为什么没有突破血雾恶鬼的包围圈,但我可不觉得这些血雾恶鬼能给它们添多大的麻烦,一旦它们解决了这些血雾恶鬼,就会变成我们的麻烦。所以,趁乱将敌人的实力削弱,才能在一会夺取人格保存装置的战斗中增加把握。尽管艾鲁卡一个人就顶得上它们所有人的力量,但是,能够削弱敌人一分实力也是极好。

    虽然血雾恶鬼杀不胜杀,但是在近江营造的这片乱局中,就算没有我,其他人也足以自保。在我看来,席森神父的超能力配合近江的多炮塔基座就足以抵御这些血雾恶鬼了。

    我不是没有想过趁这个机会摧毁纺垂体机器,夺取人格保存装置,只是,如果人格保存装置的制作仍旧没有完成的话,现在取来也没有用处。因此,真要趁乱谋取一些筹码的话,也只能在敌人身上动手。

    我已经停下使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排除血雾恶鬼的行为,在这里浪费能量实在太不智了。我环顾其他人,他们似乎也察觉到这些血雾恶鬼看似凶狠,但无法给自己造成实质上的伤害,因此,驱除血雾恶鬼的动作也开始放缓。我想,敌人那边也一定是同样的心思,虽然不知道那个神秘的恶魔到底还有什么手段,但至少目前它拿这里没辙。

    于是。当我对锉刀说:“把那把临界兵器给我。”她立刻就将那把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扔给我,随后,扑向她的血雾恶鬼就在距离她两米的地方凝固下来。锉刀反手从背后解下枪械,对准它们开火。如同喷砂一般的散弹立刻将那些血雾恶鬼打得千疮百孔,随后,那些凝固的血雾恶鬼化作一片没有形体的雾光朝远处遁去。锉刀看了我一眼,散弹枪在手中打了个转,表示即便没有临界兵器,自己的超能力“静止”配合限界兵器仍旧拥有极为强大的战斗力。经过这一阵发泄,她的精神状况明显比之前发现洛克被恶魔侵蚀时好了许多。

    “你打算做些什么?”锉刀解决了身前的敌人,随口问到。

    “杀进去。看看能不能解决几个。”我一边回答,一边调整自己的状态,左手抓住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右手抓住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在视网膜屏幕的武器状态栏中,两把临界兵器的功率逐渐升至最大。我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能量,还剩下百分之七十,外加一根营养块。有些拮据,但必须得上。如果不趁这个机会多杀几个敌人,不久后的对战中,会消耗更多的能量。

    对人类来说,就算再疲惫。也能通过意志支撑下去,只要意志足够坚强。在真正的死亡降临之前,都可以活动下去。但是对于义体化的我来说。没有能量,就什么都做不了,即便不会死亡,也如同能源耗尽的机械。

    因此,不能陷入纠缠之中,尽量以雷霆一击杀死敌人。若在正常情况下,面对面和这些敌人交手,即便是看起来防护能力最弱的巫师,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杀死,但是血雾恶鬼是这个战场上唯一的干扰元素,或许可以为我的行动提供一些有利条件。

    “你要冲进去?”锉刀看了一眼敌人那边,摇摇头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总得试试,否则等会更麻烦。”我这般说着,脑硬体针对现场情况开始分析各种数据,罗列出十数个行动方案。

    我蹲下身体,做好起跑的姿势,视网膜屏幕中,在我和敌人之间勾勒出一条曲折的路线,这是一条游走于血雾恶鬼间隙的道路,随着血雾恶鬼的游动,这条路线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但是,没有一刻因为它们的存在而截断。只要我的速度能够让这些血雾恶鬼无法反应过来,准确沿着这条路线前进,就一定能够冲进敌人的阵地。

    路线再一次变动,在距离血雾恶鬼包围敌人所形成的血色圆球的十米前亮起光点,这个光点同样随着路线的变动而变动,而光点之后路线开始延长,围绕在血色圆球周边,如同环绕在土星周围的光环。当我抵达这个光点,就可以使用振荡冲击直接让敌人立足之处的空间振荡起来,虽然从之前的实战检测来看,不太可能造成大规模杀伤,但是,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只是陷阱中的一环,接下来的突击才是真正的进攻。

    要完成这个进攻套路,伪速掠的高速移动是最重要的前提。

    是的,只要够快,就能解决大部分问题。只要够快,即便无法杀死敌人,也能全身而退。只要够快,就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杀死多名巫师。虽然掌握了奇诡法术让巫师在战斗时总能出其不意,那种法术礼装更能将他们的硬实力拔高到企及素体生命,但是,他们仍旧不是素体生命,人类不可能像素体生命那样,就算身体四分五裂也能活下来。杀死素体生命,就必须将它们碾成粉末,从原子之类的微观结构上瓦解它们的生存形态,但是,杀人的话,只要一刀就足够了,只要巫师不是意念施法,就根本没机会使用法术。

    何况,就算这些巫师成功使出防护法术,除非拥有“江”的力量,否则就算是法术礼装也无法抵挡能够轻易斩断素体物质和构造体物质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

    不需要自制和自我调整,在脑硬体的控制下,义体化的身体在确定战术的一刻,就已经进入最佳状态。

    起跑!

    我用力蹬地,如同羚羊般跳起来。又如游鱼那般,在血雾恶鬼之间的空隙消除前穿梭而过。仿佛有一个无形的通道在我的前方曲折蔓延,在这个通道中,没有任何阻拦我奔驰的障碍。我不需要费心去思考如何躲避。只需要用全身的力量向前奔跑。义体化的身体部位宛如上足了润滑油,在三步过后就进入了完全运转状态。我如同猎豹一般在无形的通道中奔驰,连紊乱的气流都在推动我不断加速。

    一个呼吸的时间,抵达了视网膜屏幕中标注的光点位置,挥出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在振荡冲击喷涌而出的同时,我已经进入下一个阶段,无形通道在环绕振荡范围的边缘,而我就是一个环形加速器中奔驰的粒子。

    我紧紧盯着振荡中的空间。虽然因为振荡而让景象变得模糊,但是在巨大、频繁又紊乱的振荡拉扯中,笼罩了素体生命、艾鲁卡和巫师们的血雾恶鬼的形态开始变得松散。通过视网膜屏幕的锁定和放大,就像是隔着一层不断变得更加轻薄透明的血色薄纱。将包在薄纱最里面的景象解析、渲染、重构,重新组合成为清晰的影像。…,

    六个素体生命、十个巫师,以及艾鲁卡。

    一切都清清楚楚地出现在视网膜屏幕中。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这一击的战果比预期的更好,有三名巫师的身边没有出现针对振荡冲击的防护罩。身体已经在振荡中不成形状,就像是由沙粒凝聚而成般,在振荡消失之前就已经出现松散的状态。其余的素体生命和巫师被防护罩保护起来,肯定不会在这一击中受到半点伤害。而艾鲁卡则是将用“江”的力量将自己包裹成一颗血色的肿瘤。他的表现让我觉得,他的身体素质仍旧十分接近人类。或者说,尽管表现得十分异常。但他的身体仍旧是人类形态?

    我一直觉得,如果自己的进攻计划会出现意外,那造成意外的一定是艾鲁卡,即便艾鲁卡的表现和想象中有些不同,但仍旧无法改变这种警惕。

    脑硬体开始结合敌人的状态,计算可以造成最强杀伤的进攻计划。

    当那片空间的振荡削弱到脑硬体计算好的强度后,我不再迟疑,直接冲向在视网膜屏幕中标注好的目标。每一个目标都有严格规定,每一次出手也都有严格规定,就像是冰冷的机器一样精准,是要失败一次,就必须撤退,重新演算。这就是脑硬体的进攻节奏,也只有义体化身体才能配合脑硬体,精确执行每一个步骤。

    七个巫师被锁定为目标。杀死这些脆弱的巫师之后才轮到生命力和防御能力更强的素体生命。

    振荡范围的血雾恶鬼群虽然因为振荡的拉扯而令其身体变得稀薄,但是它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一丝空隙,所以当我冲进那片薄纱般的血雾中时,第一次体会到了这种血雾恶鬼的力量。和极为具有欺骗性的外表不同,它们的气态身体中拥有一种可怕的力量,像是要将冲入其中的敌人的血液从毛孔中吸出去,又像是密密麻麻的细针一样试图戳穿皮肤,还如同硫酸一样拥有强烈的腐蚀性。如果人类在毫无防护的情况下被它扑中,或者闯入它的身体中,大概会在十秒之内就化作一滩血水吧。就算全副武装,以正常世界的科技水准制作的防护服也无法在这些血雾恶魔的纠缠中支撑太长时间。

    不过,除了腐蚀性之外,其它的力量性质无法在我的身上产生太大的效果。我的身体有百分之六十义体化,就算失去全部的血液,也不会造成生命危险,更不会让行动能力大幅下降。而那种穿刺的力量,根本连我的皮肤都刺不穿,唯一可虑的就是腐蚀,这种腐蚀的效率对普通人来说十分可怕,但是脑硬体计算后得出结论,这种程度的腐蚀要突破防护服至少需要三分钟的时间。

    参照这些数据,足以得出一个结论。就算素体生命不抵抗,这些血雾恶鬼也根本不会对素体生命造成威胁。

    我已经将速度提高到峰值,穿过这片血雾薄纱连一秒钟都不需要。当我出现在第一个被锁定的巫师身后时,他看起来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也许尚未消失的振荡力量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我用手中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轻而易举地斩断了他的脖子。针对振荡冲击的防护罩虽然让我感到一些阻力,但连争取时间的机会都没有。在他的头颅掉落在地上之前,我已经沿着无形的通道冲向第二个巫师。…,

    那是一名女巫,她比第一个巫师更加敏锐。肩膀颤动了一下,似乎有所动作,但是在真正做出动作之前,我已经从她身边掠过,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割破防护罩,如同切豆腐一样砍断了她的脖子。比起中远距离的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在我使来更加得心应手,在我所集成的过去那些高川的记忆中。高速移动配合匕首之类利器的近身攻击一直是最拿手的杀戮方式。

    第一个意外出现在我依葫芦画瓢地杀死第三名巫师的时候——第一个被斩杀的巫师身上的防护罩消失了。这种防护罩似乎并不是简单的佩戴式装备,在使用者死亡后,似乎失去了支撑的能源。在失去防护罩后,巫师的身体被撕碎。而这个变化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我一直尽量处于敌人外表上的视野死角,但是素体生命仍旧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它们比被袭击的巫师反应更快,但是我的速度比它们的反应更快。

    第四个巫师毫无反抗机会地被斩杀,接着是第五个。当视网膜屏幕弹出被攻击锁定的警告时,第六个巫师终于做出了一个完整的动作——他向后歪斜身体,试图躲开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的斩击,但我已经从他身边穿过。顺手改变斩击的路线,将他的头颅砍了下来。

    最后一个巫师在期间使出了一个完整的法术。长满刺的灰雾盾牌挡在我前进的路线上,同时。一种危险的感觉从脚下传来。我不再追击那个巫师,第一时间向侧旁翻滚,毫不犹豫地贴着地面朝新开辟的路线向远处电射而出。

    某种同样快速的东西从地面下追击而来,在视网膜屏幕中根本看不到,但却能够通过直觉感受到,视网膜屏幕的攻击锁定也没有消失。当我启动连锁判定之后,才发现在从地下追来的是一团无法形容的灰色的东西。虽然不知道这种东西为什么可以在构造体制造的地面下穿梭,但是在它的行进路线上根本就没有阻拦,而我则需要沿着曲折的路线躲开那些血雾恶鬼,因此,就算速度相同,但我和它之间的距离仍旧在以极大的速度拉近。

    笼罩敌人的振荡彻底消失的时候,这个灰色的无法形容的东西距离我只有不到一米了,一秒之内就会贴上我。直接使用振荡冲击也无法伤害到在构造体地面下方穿行的这个东西,而使用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也不清楚能否对其起作用。它看上去不像是被切开后就会消亡的东西。

    无法逃脱,只能向上跳起,以将这个东西引出来。当我向上跃起的同时,地面猛然向上凸起,一个眨眼间就形成了一枚尖刺。我凌空旋转身体,踏在这枚尖刺上,脚面还没离开就有一股力量从尖刺表面钻出来,它刺破我的脚面,但没能贯穿,反而将我推了出去。

    原来是在尖刺上又出现新的尖刺,不只是我踏足的地方,就连其它部位也密密麻麻地长出尖刺来,就如同一株完全由尖刺构成的植物,只是,这个植物是由构造体形成的,它本来就是地面的一部分。在变成尖刺状后,烙印在上面的回路并没有消失,密密麻麻地缠绕在尖刺的表面上。

    地面下的灰色物体没有因为形成一株尖刺植物就消失,它的个头小了一些,还在急速追赶着我,按照它缩小的体积来判断,至少还可以形成三株类似大小的尖刺植物。我横飞在半空的身体开始下落,而灰色物体绝对可以准确抵达我的落脚点。不过,这种尖刺植物的力量还不能贯穿我的义体化身躯,即便将我戳得千疮百孔,对我来说也不算是致命的伤害。

    在空中无法奔跑,因此,我只能承受这个灰色物体的追击,刚落地就立刻感受到那种植物破土而出的力量。我没有停歇,接住这股试图钻透身体的力量加速奔驰,脑硬体重新调整伪速掠的路线,不能将这个灰色物质引到走火那边,他们没办法像我这样看透地面,这种极具隐蔽性的力量会给他们造成致命威胁。

    当我再次引出尖刺植物,消耗完这个灰色物质的力量时,素体生命那边的血雾恶鬼包围网已经宣告瓦解。大量的血雾被地面的回路吸收,输送到纺垂体机器上,纺垂体机器的运作更加激烈了,仿佛预示着人格保存装置即将完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