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42 超能暴走
    当我开始从另一种生命形态的角度进行思考的时候,我的身体,不,并不仅仅是身体,而是包括更深层的精神方面的部分正在产生某种异变。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对我说话,就像是幻听一样,似乎知道它在述说什么,但却无法复述出来。我沉浸在这种似乎能听到的幻听里,然后,就像是如梦初醒一般,猛然清醒过来。

    周围的情况和陷入幻听之前没什么区别。素体生命仍旧被剧烈的乱流拘束着,举步维艰,缠绕在它们身上的风当然无法给它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却打乱了它们的动作。就像是无数的丝线从四面八方拉扯着它们的肢体,让它们的一举一动都不得不变形。无法预测的乱流轨迹的话,就无法对自己的动作进行针对性修正,就连攻击也在接近我们之前就陷入乱流中发生巨大的偏转。

    这三个素体生命在外形上是两个男性和一个女性,全部装备有针对性的防护罩,但对超能力制造的狂暴气流并不敏感,也都能使用巫师的法术,例如传送门,但它们在乱流中没有使用更多的法术,也没有再一次使用传送门,仅仅是凭借的力量试图向我们靠近,然而在每一秒都更加狂暴的气流中,即便是固定自己的身体都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情。无法预测风速达到了多少,血雾恶鬼根本就不能在那片区域中成形,一旦试图进入。就会立刻烟消云散。这三个素体生命也同样装备有一具枪械类武器。一个男性素体生命用的是肩炮,另一个男性素体生命则是固定在手臂上的转轮机炮,那个女性素体生命则是将两只手臂都变成了炮管。这些枪械武器既能够发出实体弹药,也能释放不知道具体效果的射线,然而,这些攻击同样无法穿越气流狂暴区。那边的空气密度极大,又在不断变动,巨大的力量时而产生吸力,时而产生斥力,根本无法确定力量会在什么方向。什么时候产生何种变化。

    因为,这是连席森神父也无法控制的事情。

    素体生命在狂暴的气流中举步维艰,呼啸的风好似要将整个大厅都掀个跟斗,以那片狂暴区域为中心。周边的气流也被带动起来,呆在纺垂体机器下方的敌人也受到影响,血雾恶鬼几乎在刚形成之时就濒临消散,只有我们所在的地方稍微平静。尽管情势似乎对我们有利,但是我们也开始感到有些不正常,这种惊心动魄的狂暴似乎随时会撕碎我们这边的平静,就如同行走在钢丝上令人提心吊胆。我抓住近江的手,将她固定在我的怀中,走火和荣格沉着脸注视着事态的变化,锉刀的视线不断回转席森神父身上。

    现在。连我们也无法走出去了。席森神父制造的狂暴气流已经上升到连魔纹使者也无法承受的地步,虽然对素体生命无法造成有效伤害,但是,对于人类来说,一旦陷入进去,十有会被那些紊乱的飓风撕碎皮肤,然后连肌肉和内脏也被硬生生拖出去。即便能够保存身体,也会因为站不住叫,被风四处乱甩,砸在地板或其它坚硬的地方而头破血流。

    又过了一分钟。大厅中的情景已经变得极度模糊,隐约能看到扭曲的身影。除了我们所在的阵地,其它地方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台巨大的搅拌机。血雾恶鬼已经被清空,只能看到一丝丝不成形的血雾混淆在风中,让这些本该无形的风变得清晰可见。大量的牵丝般的红色气流以无比混乱的模式交叉穿梭,而那些没有被血色浸染的风变成了隐藏的杀手。那些属于敌人的轮廓已经不再动弹。就像是用尽了全身力量来抵御这种推攘撕扯它们的力量。…,

    我们所在的地方和外面的狂暴气流区的气压差距变得极大,虽然席森神父竭力控制,但是仍旧让我们这边的空气不断被外围吸走。气温开始急剧下降,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席森神父的状态十分不好,他都快站不稳了。

    “停下来!神父!”锉刀终于按耐不住了,撕喊道,但是她的声音变得如同蚊子一般微弱,空气的混乱和大作的风声,让声音的传播都变得困难起来。

    我们都清楚,席森神父这一次真的是用力过头了,他的超能力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超越了那个能够控制的临界点,似乎连取消都无法做到。我曾经见识过席森神父使用第三等级魔纹的力量,那种力量虽然同样惊人,但却是一种充满了凝聚力的爆发,如今仅仅晋升了半级,所释放出来的力量也没有任何凝聚力可言,却给人更加可怕的感觉。如果要形容的话,那就是根本和三级魔纹的力量不在一个等级上。

    是的,这种力量还没有完全爆发出来,席森神父仍旧在尝试控制,就已经做到了抵御复数的素体生命,那么,真正的第四级魔纹的力量又会达到何种程度呢?

    太可怕了。更可怕的是,如今这个让我们看似处于上风的力量,随时都会因为席森神父的崩溃而作用在我们身上。虽然素体生命的状态让我觉得自己可以在这种力量反噬时存活下来,但是,这根本就没有意义,因为近江很可能会在其中丧生,我不能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她的异常上。

    锉刀朝席森神父大吼,捏紧拳头又放松,这么好几次,似乎终于下定决心,要朝席森神父走去。但是当她跨出一步时,就被走火和荣格拉住了,他们在锉刀耳边大喊,阻止她去干扰席森神父。

    “必须阻止他!”锉刀有些歇斯底里地喊道,“否则我们都要死。我可不想死在自己人手上。以这么可笑的方式!”

    “你要怎么办?打晕他?你确定那么做能让这个该死的风暴停下来?”走火喊着。

    “也许可以。有百分五十的几率。”锉刀大喊到。

    “普通的魔纹使者暴走时也许有这个几率,但是神父的情况不一样,我们根本就没有控制三级以上魔纹力量的经验!”荣格也喊起来。

    气温已经变得很低,所有人的脸上都开始洁霜,而每说一句话,都像是要用尽全身气力。走火他们的脸色通红,并不是激动造成的,而是因为缺氧。

    我不需要呼吸,也感觉不到寒冷,但是。不断被采集到的数据仍旧告诉我,如今阵地的环境有多么恶劣。担忧的情绪滋生,在被删除之前,促使我低头观察近江。她也呈现出和走火他们类似的状态,再继续下去,就算呆在阵地里也会变得致命。

    脑硬体从狂暴气流开始出现失控的征兆时就开始飞速运转,但至今仍旧没有给出解决的办法,正如同走火所说,就算打晕席森神父,也很可能无法阻止这股暴走力量的自行运作。

    大厅开始轻微震动起来,又像是空间在震动,造成这种震动的到底是失控的超能力,还是敌人方面的变化?我用连锁判定的视野观察着。如今外部景象的扭曲就连视网膜屏幕也无法修正,只有这种黑白色线构世界的视野能够维持正常。在我们脚下,红光浸染了烙印在地面上的全部回路,如同一条条生命的溪流汇聚在纺垂体机器上,那个制造人格保存装置的机器好似随时都会爆炸一般,疯狂地运作着,放置人格保存装置的透明腔体中,如同静电般的闪光已经不再是一条条的了,而是如同水一般盛在其中。…,

    浸泡在蓝色的“水”中的芯片状人格保存装置开始出现一些微小的无法说明的变化,仿佛植物抽芽。又像是胚胎成形,这种只能形容无法阐述的变化似乎在述说着,它即将完成。

    无论是接近我们的三个素体生命,还是呆在纺垂体机器下的另外三个素体生命,都已经无法单纯用双脚固定身体。它们有的将腿变成锥子,钉在地上。有的制造出固定支架,而两个外型轻盈也没有固定方式的女性素体生命则被迫随着狂暴的气流步步滑动。

    艾鲁卡变化的血球仍旧和巨大沉重的纺垂体机器一样,是这个大厅中唯二在表面上不受到这种狂暴力量影响的存在。从遭遇血雾恶鬼围攻开始,艾鲁卡就是那副如同化茧般的状态,无法确定他到底在做什么,但毫无疑问,一定和人格保存装置有关。在如今人格保存装置临近完成的时刻,我愈发警惕起来。

    力量集中在双腿上,保持最佳的起跑状态,能力全部开启,脑硬体全力计算当前情况演变的可能性。我紧紧将近江拥抱在怀中,就在刚才,她终于陷入昏迷,然而,心脏和脉搏的跳动反而随着她的昏睡变得稳定起来,就像是动物陷入冬眠一般。不过,至少可以确定,她在短时间内没有生命危险。若非如此,我早就尝试去解决席森神父了。走火、荣格和锉刀的状态也十分不好,全部濒临昏迷的边缘。唯一能够保持原状的,似乎只有我和席森神父。

    席森神父似乎不受到自己超能力暴走所营造的恶劣情况的影响,但是他的痛苦却更加严重。他倒在地上不停抽搐,但脑硬体显示,他并没有昏迷,似乎痛苦和脑部的混乱已经让他无法陷入本能自救的昏迷状态。实际上,如果他能够在没有外力的干涉下自行昏迷,说不定超能力反而会得以解除,而他也不需要吃这么大的苦头了。

    经过激烈的计算,脑硬体终于能够给出一条断断续续的路线,这条路线经过每一个素体生命。如今这些素体生命也是自顾不暇,如果我能够拥有行动能力,它们就像是砧板上的肥肉,任我宰割。不过,就算是脑硬体全力运转到即将超频的程度,仍旧无法给出一条完整的路线。如果我按照这条断断续续的路线行动,难免不会陷入狂暴的气流中,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就像是那些素体生命只是被压制,却不会被摧毁一样。义体化的我也不可能在这种程度风暴中丧生。

    更何况。只要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制造振荡冲击的话,连气流都会崩溃,这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消除了那片区域的狂暴气流吧。虽然之前穿越振荡空间和遭到攻击时的身体损伤仍旧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再穿越两三次应该没有问题,如此一来,配合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至少可以击溃两个素体生命。

    我很想直接攻击艾鲁卡,但是。仅凭我此时的力量,根本拿他没辙。如今在保护他的是属于“江”的力量,之前在车站时,艾鲁卡就是用这个力量挡住了临界兵器的威力。成功阻止我杀死那个素体生命。尽管如今我能够使用临界兵器的完全功率,但是看那个血球的样子,艾鲁卡所调动的“江”的力量也比之前的更多,所以,再来一次应该也会是同样的结果。…,

    这次争夺人格保存装置的关键就在于谁先得到它,所以,在开始争抢前,我必须尽可能清除可能会阻挡我的这些素体生命。因为,就算能够闪过它们,不和它们直接接触。但是闪避本身就是在浪费时间。

    那么,开始吧。

    我将近江放在地上,却发现她一直没松开紧握行李箱的手。当她接触地面的同时,行李箱突然自行运作起来,组合成一个棺材式的箱子,两条机械臂将近江拉进其中,合上盖子。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直到这个时候,行李箱才发生如此神奇的表现,但是,近江应该不会有危险了。行李箱的坚固早在屡历次的战斗中得到证明。就算是是素体生命也无法短时间内将其破坏。

    至于走火、荣格和锉刀……我看了他们一眼,某些情绪闪现后立刻被脑硬体删除了,余下冰冷的理性告诉自己,只能让他们自求多福了。

    席森神父比他们的情况还要严重,视网膜屏幕一直在监视他的身体数据。他的脑波和身体机能已经乱成一团,强烈而持续的痛苦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现在他是这个大厅中最接近死亡的生命。如果他自然死亡的话,这片风暴会停止的几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不过,脑硬体所得出的结果中,这个过程会因为突然失去控制,狂暴的气流在一瞬间以爆炸式的形态释放积蓄的力量,从而造成更加暴烈的冲击。在这股冲击中,近江的棺材被打破的几率有百分之四十,而走火、荣格和锉刀死亡的几率同样高达百分之八十。

    在那种情况下,因为气流变得暴烈却有序,反而更容易发挥伪速掠的力量,让速度提高到之前从未有过的极限,会让我夺得人格保存装置的几率增加到百分之六十。

    在这种理性冰冷的数据判断中,我也不太清楚自己是否想要面对那样的情况。

    让一切归于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吧。我如此想着,视网膜屏幕在视野中在阵地的边界处标示出断断续续,不停扭曲变动的通道,我就此迈步而出。

    一瞬间,无比沉重的压力和牵扯力同时作用在我的身上,身体没有义体化的部分传来濒临崩溃的痛苦。我甚至不需要自己迈动脚步,作用在这条无形通道上的力量在相互加减后,仍旧形成一股巨力将我推动。但是,被动前进的话,很快就会因为通道的崩溃而陷入紊乱狂暴的气流中,所以,我没有半刻犹豫地奔跑起来。

    虽然目标是利用传送门接近阵地的那三个素体生命,它们此时已经被气流推到了远处。但第一个目标却并不是最近的那一个素体生命,也并非沿着直线前进,在视网膜屏幕中显示出来的路线甚至绕了一大圈,才抵达距离较远的那个素体生命身边,这是根据即时气流数据所给出的最佳行动路线。若是直接寻找最近的路线,反而会花上更多的时间,或者直接陷入紊乱狂暴的气流当中。

    我在第一个标示点,也是路线截断处挥出振荡冲击,前方十米的区域内都开始振荡,但是,不能立刻穿过,在这片距离的周边徘徊了一会,直到振荡低落到一定程度,我这才钻进去,顶着振荡所带来的不舒服的感觉,沿着这条十米的通路向尽头的素体生命奔驰。与此同时,那个男性素体生命也主动踏入了这片不会受到气流阻碍的振荡区域中。

    对于我们来说,行动被限制比遭受振荡伤害更加难以忍受。如果它不进来,连半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显然,它第一时间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主动进入了这个我特地营造出来的长度只有十米的决斗场。

    胜负只在一瞬间就决定了。

    在踏入决斗场的一瞬间,素体生命身上的针对性防护罩就已经亮起来,与此同时,它的腕部转轮机炮开始射击。但是,想要阻挡我,正面射击永远是最愚蠢的方法。脑硬体已经计算出每一颗子弹的路线,而它也没有机会使用第二招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