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40 急速突袭2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无法判断在地下潜行的灰色物质是来自素体生命还是巫师的力量,冲入振荡空间,又遭到尖刺的攻击,即便是义体化的身躯,损伤度也达到了近乎百分之二十,这是因为振荡让义体化身躯的硬度下降的缘故,振荡产生的后遗症比单纯的贯穿伤害更加难以痊愈。尽管如此,能够一举杀死六名巫师,我仍旧觉得是一件值得的事情。一旦敌人有所准备,全力出击,哪怕是一名巫师也可能会带来更大的伤害。这不是之前那种测试战斗力的过家家游戏,如果不在最快时间内削弱敌人的战斗力,就算近江被保护在防线的中心也将要面对更大的危险。

    素体生命和巫师的结合所产生的力量太诡异了,那种在构造体地面下潜行的灰色物质就是例子。

    趁乱杀死六个巫师之后,我原本以为敌人会一拥而上进行反击,但是,在解决了会形成尖刺的灰色物质后,我安然回到席森神父用超能力制造的防线中。血雾恶鬼仍旧在这个大厅中四处穿梭,即便之前的突袭让大量血雾恶鬼被地面回路吞噬,包围素体生命、巫师和艾鲁卡的血雾恶鬼数量大幅减少,但是,当我返回时,一度变得空旷的那边又再度挤满了血雾恶鬼。

    我至今仍旧不清楚,这些血雾恶鬼到底是如何出现的,我一度以为是洛克的血肉被恶魔力量侵蚀从而制造了它们,但这种异常的现象证明并非如此。

    为了补充能源。加速身体的愈合,我开始吃下最后一根营养块,就在这时,近江从后面又递来了三根。

    “还有多少?”我不由得问到。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近江将这些营养块藏在哪儿,或许是保存在那件奇妙的行李箱中吧。我一直没有过问,近江也一直没有提起,如今我这么问她,她也只是摇摇头,说:“够你用的。”

    “干得好,高川!”锉刀舔着嘴唇。脸色充满兴奋。

    一举杀死半数敌人本来就是一件十分振奋士气的事情。

    “接下来的敌人有了准备,可不好解决。”我一边咀嚼着营养块,一边回应道,“被杀了那么多同伴。它们还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是献祭。”席森神父突然插口道:“看到那个机器了吗?它们制造的东西需要亡者作为养分。”

    “亡者的献祭?”走火说:“看到了吗?这玩意连它们自己人都吃。”

    走火用“吃”来形容十分形象,那些被我杀死的巫师们倒在血泊中,这些血泊没有向外扩散,而是汇入地面回路中。朝纺垂体机器涌去。比起血雾恶鬼,由巫师血液制造的血光更加浓厚,随着死者的身体源源不断地流淌血液,他们的身躯也呈现出一种奇特的融化现象。血肉纷纷变成血水。

    与此同时,那些尸体没有被回路吸收的部分也出现了一张又一张的鬼脸。它们做出哀嚎的表情,试图从血肉中挣脱出来。尸体因为它们的挣扎变得膨胀变形。如果它们能够脱离那些血肉,就会形成新的血雾恶鬼吧。然而,无论它们怎么挣扎,都无法脱离血肉的束缚,反而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拖回去,随着血肉化做血水,被地面回路吸收殆尽。…,

    我有一种感觉,虽然猜测中莎的计划令人惊讶,但是这些敌人也是早有准备。它们也许不知道研究所的最终防御机制是什么,但是,它们用以完成计划的这片回路,却成功地让所有的意外转变为推动计划的力量。

    恶魔也好,我们也好,它们自己也好,都成为了制造人格保存装置的祭品。血雾恶鬼的死亡,巫师的死亡,为人格保存装置的成长提供了大量的养分。我不明白,这种人格保存装置为什么对它们如此重要,乃至于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虽然不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但总感觉早点破坏掉比较好。”荣格凝视着前方巨大的纺垂体机器说。

    “如果我们试图攻击那个机器,那些家伙一定会像疯子一样纠缠我们。”锉刀神色凝重起来,说:“虽然高川解决了大量的巫师,但是,它们的人数仍旧比我们更多。一对一都很麻烦了,我可不觉得有可能拖住两个素体生命,尤其是那个穿红衣服的怪家伙……不客气地说,他如果使用那种红色的力量,一个人就能顶住我们全部。”

    “继续僵持下去,情况也不会有所好转。”走火说:“我们的任务已经失败了,如果无法逼迫它们离开这里,我们根本就找不到出去的路。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已经遭到那只恶魔的侵蚀,再继续拖延时间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

    我没有参与讨论,只是不断击杀面前的血雾恶鬼,在没有我方和敌方暂时都没有出现新伤亡的情况下,只有让更多的血雾恶鬼被吞噬,才能加速人格保存装置的完成。这些冒险者不明白敌人在制造什么东西,但我却一清二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在保证近江安全的情况下,我会竭尽全力保证这枚人格保存装置不会遭到破坏,然后将它夺过来,哪怕会让这些冒险者死去。是的,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如果走火他们要在人格保存装置完成前对纺垂体机器出手,而素体生命、巫师和艾鲁卡无法阻止他们,我一定会在背后让他们变成养分。

    这是最坏的情况,如果事情演变到那个地步,之前所有的准备和设想都会化为乌有,但是,和人格保存装置比起来,他们的友谊又算得了什么呢?我如此自我安慰,不断滋生的愧疚和难过很快就转化为数据,被脑硬体删除了。我希望有人能够给予自己鼓励和安慰。赞同自己的做法,然而,哪怕是幻觉都没有,只有脑硬体不断计算冰冷的数据。将我的挣扎删除,然后沿着这个思路不断完善作战计划。我一度想要将自己的想法归咎给脑硬体,但是,我放弃了。只有告诉自己,这些卑劣和残酷完全来源于自我,那些令人痛苦挣扎的情绪反而让自己感到解脱,即便这些情绪仅能存在那么一瞬间就会被彻底删除。

    我没有看任何人,只是不断地斩杀视野中的血雾恶鬼。我的速度不断加快。每当看到血雾恶鬼加速被回路吸收,都会让我感到欣慰。在一切都朝那个最坏的情况演变前,完成人格保存装置的制作就没问题了。我这么告诉自己,沿着无形的通道环绕在防线周边奔驰。“敌人想要做的。就一定不能让他们做到。”锉刀舔了舔嘴唇,有些紧张地说:“既然它们宁愿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也要保证那个机器的运转,那么摧毁它应该对我们有利无害,就算有些危险……但现在不做的话,就算活下来。未来也会更加危险。现在还有翻盘的希望,将来可就说不定了。”…,

    “席森神父,可以用你的能力开辟一个战场吗?”走火说:“我们可没有高川先生那种能力,可以在这些恶魔的包围下抵达那边。”

    席森神父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从再次汇合时起。席森神父的话就一直很少,那种使用超能力时极力忍耐痛苦的表情从来没有在他的脸上消退。这种痛苦并不是超能力过渡使用造成的。而来自于他脑袋中的世界资讯,这些资讯让他的超能力一直不太稳定,甚至无法进行细节操作。这股阻挡了血雾恶鬼的混乱气流之所以如此狂暴,几乎席卷了整个大厅,正是因为席森神父无法对这股力量进行有效控制的缘故。

    对现在的席森神父来说,比起扩大超能力干涉的力量和范围,收束力量,让力量随心所欲地调动反而更加困难。

    当席森神父改变了紊乱气流的力度时,在空中飞舞的血雾恶鬼们就像是被一把无形的扫帚挥到一边,一条十米宽的道路出现在我们和素体生命之间。道路两旁的空气沉重又混乱,景物在视野中变得扭曲,血雾恶鬼游动的速度瞬间大大降低,甚至有不少血雾恶鬼如同背负了沉重的石头,渐渐坠落在地上,被回路吞噬。

    当通路出现的同时,六个素体生命中的其中一个抬起手腕,小臂的素体物质开始膨胀,在肌肤表面构成如同转轮式机关炮的武器。这个武器的体积对比素体生命的体格,让人不由得产生重心偏移的感觉,然而,素体生命仍旧稳稳站在原地。下一刻,锉刀已经率先冲了出去,同一时间,环绕在素体生命小臂上的炮管喷出惨烈的闪光。

    用肉眼无法看清的炮弹在距离锉刀不远的地方显出身形,密密麻麻的球状弹药在空中凝固了,更多的球状弹药从后方追上来,击打在停留半空的弹药上,猛烈的爆炸在眨眼间阻断了锉刀前进的道路。火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在锉刀身前,只能朝两侧喷发,一时间,就像是在锉刀面前铸了一堵火红的墙壁。

    凡是位于火焰喷涌路线上的血雾恶鬼,在第一时间就被爆炸形成的冲击波吹散。

    虽然被火墙挡住视野,但是走火仍旧毫不犹豫地开枪了。我在席森神父制造出通路的同时就已经朝素体生命们的侧后方绕去,借助密集的血雾恶鬼阻挡形体,在素体生命开始攻击的同时,已经接近了最后一名巫师。

    既然走火他们已经决定要摧毁纺垂体机器,那么,在他们办到之前,只有以他们的进攻为掩护,再一次突袭去杀戮敌人,才能避免预想中那种极为糟糕的情况。死亡的巫师比死亡的血雾恶鬼更有营养,只是,如果没有其他人分散敌人的注意力,想要像上次那般轻松杀死敌人可不容易。尽管没有参与战术配合的讨论,战斗的目的也不相同,但是,我们之间的行动突然变得默契起来。

    我穿梭在血雾恶鬼的缝隙间,通过脑硬体制订的行动路线让我尽量处于敌人视野的死角,尽管这条行动路线不免要直接穿过几只血雾恶鬼的身体。但是,为了让刺杀的几率增加,就算要承受一定的伤害也是值得的。

    我相信,如果敌人没有如同雷达的观测能力。单凭肉眼无法发现我的行踪。而且,火焰之墙不仅遮蔽了我们的视线,也遮蔽了他们的视线,因此,他们无法判断我是否还在阵地当中。我在不停地游荡中观察敌人的状态,走火隔着火墙的火力扫射并没有让敌人惊慌失措,素体生命没有任何动弹,任凭子弹打在自己身上。走火的超能力据他自称是“强化限界兵器的威力”,但是,这些由限界兵器枪械中发射出来的子弹也仅仅有几颗镶嵌在素体生命的肌肤表面,更多子弹在失去动能后叮叮当当地落在地上。…,

    最后一名巫师倒是显得有些狼狈。不得不躲在素体生命身后,他仍旧没有施展法术礼装,似乎不打算参与进攻。

    敌人没有任何异状,无法判断它们是否已经发现了我的行动。

    当然,如果敌人的观测是全景范围。又有穿透遮蔽物的能力,那么,这种毫无异状的情况或许就是极度危险的陷阱。

    我再次启动连锁判定,视野穿透地面。结果发现那种充满隐蔽性的灰色物质正在那名显得狼狈的巫师脚下形成。表面上根本无法看出这个巫师在施法,但是。这个灰色物质毫无疑问是他的法术。如今走火他们将注意力放在和素体生命的交战上,席森神父也无法探知地下的物事。近江每每有出人意料的表现,但也不一定就能够发觉这种潜行在地面下的诡异攻击。我之前遭遇这种灰色物质的伏击时,他们都看在眼中,尽管一定会有所戒备,然而这种攻击却真的很难察觉。

    我游走在素体生命和巫师表面上的视野死角之外,仍旧对它们的反应有些顾虑,而且巫师的站位很好,被素体生命挡在身后,背靠纺垂体机器,近身处也没有血雾恶鬼的遮蔽,正好处于阵地最后方的中心处,但这个时候也不能再等待下去。

    灰色物质在巫师脚下膨胀,在它被放出之前,我决定冒险冲入敌阵将他杀死。

    决意一定,视网膜屏幕中的路线霎时间更改,一条曲折的路线从素体生命的侧后方绕向巫师,一路上有密集的血雾恶鬼遮蔽视野,但是,临近素体生命的血雾恶鬼已经被彻底清空。我估测自己可以在素体生命反应过来前闯入它们后方,即便如此,在斩杀巫师之后,很可能会遭到素体生命的围攻。直接使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没有任何效果,没有振荡防护罩的巫师已经第一次振荡冲击中全部杀死,也无法确定针对那部分地面使用振荡冲击是否可以影响巫师的法术,脑硬体推算成功几率不超过百分之三十。

    不过,没有时间再思量了。唯一的好消息是艾鲁卡仍旧被血球包裹着。

    我将身体压低,纵身急奔,双手各提一把刀状临界兵器,绕着曲折的路线朝敌方阵地冲去。

    一个呼吸后,我从侧方钻进素体生命周边三米左右的空旷区。为了尽量隐藏在敌人的视线外,我甚至一口气穿过三个血雾恶鬼,防护服被腐蚀的敌方滋滋作响。也许是这个声音引起了最边缘的素体生命的注意,它开始转头。

    在它将我这边的景况收入眼底之前,我再一次压低身体,如同一条游行在草丛中的蟒蛇,手足并用,贴着地面越过它的脚边。一个眨眼的时间,我已经和巫师近在咫尺,身侧不足一米的地方就是素体生命,这时我的脑袋无比清醒,脑硬体飞速运转,监测着所有会造成行动失败的危险因素的变动。巫师似乎感应到我的到来,在我挥起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的时候,视线猛然降下来,和我的眼睛对上了。

    他的目光从面罩的眼部孔洞中传递出茫然的情绪,似乎这才意识到危机从何而来,而他的动作比下一个情绪更快。那团隐藏在地面下的灰色物质猛然从他正下方移出来,这时那目光中才蕴含着惊骇和森然。他试图用酝酿许久的法术做最后的抵抗,这正合我意。如果他拼死一搏,将灰色物质朝走火他们放出,一定会给我们更大的麻烦吧,但是,人性和本能让他第一时间做出了试图保全自己的选择。

    当尖刺从地面突出来时,我没有闪避,直接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斩向他的脖子。

    和他的头颅飞起来的同时,尖刺将我向上顶起。杀戮的反应让素体生命齐齐朝这边转过头来,而这时,我已经位于它们的头顶上方。在它们反应过来前,我挥动了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