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48 虚假盟约
    研究所最终在我们面前完全瓦解,当所有的灰烬落尽之后,一种终于落幕的惆怅包围了我们。“我有一个问题。”走火说:“我们怎么回去?用两条腿吗?”没有人回答,当我们眺望四周的时候,只看到无尽的管道。我们以非常规的途径进入研究所中,但是在研究所崩溃后,无法沿着相同的途径回归,而且,回去的代步工具也已经不存在了。那些安全警卫在战斗中已经彻底报废,随着研究所一起化为灰烬。

    “还有一个问题。”荣格插口道:“我们仍旧没有找到离开统治局的节点。”

    “不回去找那个叫莎的家伙的麻烦了吗?”锉刀冷笑起来,“我可不想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

    “虽然这是一个陷阱,但是我们暂时没有能力找那个人的麻烦。”走火冷静地说:“她的目的已经达成了,现在整个三十三区都在她的掌控中。我们需要继续和她合作,我们有相同的敌人,尽管过程让人有些不舒服,但我们的目的也一样达成了。当初答应和她合作时,被利用这一点不早就考虑到了吗?我们本来可以拒绝她的计划,但是出于各种原因,我们没有拒绝,那么后面所发生的事情……说句不好听的话,那是我们必将承受的磨难。”

    锉刀猛然转过头,直勾勾地盯着走火,脸上没有半点表情,走火并没有躲闪她的视线。同样用冰冷的目光和她对视。

    “我的队员死了。”锉刀一字一句地说。

    “在进入研究所之前。我的队员已经死光了。”走火这么回答道,“进入统治局就要做好牺牲的准备,早一步和晚一步没什么区别。哪怕是在最后一步功亏一篑也不能抱怨。锉刀,这一点相信你比我更清楚。如果你心里不舒服,回去后随时可以找出气筒,但现在,我们需要莎。无论在她的计划中,我们扮演怎样的角色,做出选择的仍旧是我们自己。她没有欺骗我们。”

    “是的,她没有欺骗我们。这个精明的雇主只是隐瞒了一些东西,挖了个坑让我们跳下去!”锉刀的语气仍旧冰冷。

    走火盯着她半晌,发出嗤笑声:“你们这些鬣狗的雇主有哪一次不是隐瞒了一些东西?不问缘由,只是做出选择。不是吗?”

    锉刀没有回应,只是将目光移向了远方,走火也变得沉默下来。气氛一时间变得沉重,但是,从终端传来的提示音很快就打破了这种沉默。走火、荣格和锉刀第一时间取出终端,与此同时,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出现了畀的头像。已经许久无法接通的网络通讯终于恢复了,这意味着我们这次行动的最初目标已经达成,在研究所和放置其中的安全系统核心毁灭之后,畀已经将以她为核心的新安全网络扩散到管道区。我不知道管道区到底有多大。不过,至少意味着畀的控制范围已经抵达我们这里。

    “任务完成了。”我对畀说,然后看到走火、锉刀和荣格三人将数据线取出进行终端直连。尽管当初的管道区十分危险,但是,既然这片范围已经处于畀的控制之下,那就再没有丝毫危险可言了,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

    无论素体生命也好,巫师也好,就算没有消灭干净,大概也都已经不在三十三区了。在畀的监控下。就算有危险也能及时做出提醒。我们既然活着回来,莎就应该不会试图将我们消灭,而且,她大概也暂时没有这个能力。莎是个十分精明的女性,知道能够在研究所中完成任务并活着回来意味着什么。我觉得,她已经做好进一步和我们进行交易或联盟的准备了。…,

    我不关心走火他们的下一步打算是什么。又会和莎进行怎样的合作,现在,我只想回去,回到正常的世界里,和耳语者的大家团聚。艾鲁卡曾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他知道关于我的许多事情,说不定拥有我在这个世界和咲夜她们相处时的记忆,我有些担心他会去找她们的麻烦。

    而且,我和近江在这个三十三区的收获已经足够丰厚,几乎超额完成了在进入统治局之前订下的目标。和我们已经到手的东西,例如经验、知识、盟友、人格保存装置和统治局技术等等相比起来,失去的临界兵器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东西。在正常世界里可没有素体生命如此恐怖的生命,也许,末日真理教有朝一日会制造出或者召唤出类似的东西,但并不是马上。

    何况,仍旧有一把临界兵器在锉刀手中,而这个持有临界兵器的强大女性是已经可以确定下来的盟友。

    我们得到的东西,比失去的东西重要太多了。当然,或许对走火他们并非如此,三十三区一系列事件表面上已经完结,但是潜流已经无法停止,后续带来的影响会从末日真理教的主要活动区蔓延到整个世界,这一点势必会让走火他们更加头疼吧。不过,我认为这会让他们更快地聚集到亚洲来。集中的力量无法扭转剧本,但是,至少能够比一盘散沙的状态更能延迟末日的到来,为我和近江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抱歉,高川。”好一会,畀的通讯从那边传过来,“我也不知道莎真正的计划。”

    “不,不需要道歉,畀。”我说:“因为,就算当时知道计划的真相,我也不会推辞吧。对我来说,处理掉那些危险因素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况且,我也已经在这个计划中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是吗?”莎的通讯和头像同时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出现,“这是否意味着你已经恢复记忆了?”

    “只有一部分。”我说。

    “那么。能否告诉我。统治局让你进入三十三区究竟什么目的?”莎的话总是那么直接干脆,但是并不让我感到讨厌,或者说,在目睹到她的全构造体身躯之后,在我心中已经形成了一个既定印象——比起我,莎才是更接近机器的理性,直白又毫无人情味的说话方式十分符合她的风格。

    “为了找到出去的方法。”我这么回答到。当然,这都是些骗人的话,就像莎为我们设下陷阱,我也同样为她设下了陷阱。我一直在用隶属统治局的安全警卫这个身份欺骗她。如今,仍旧要欺骗下去。考虑到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与素体生命的合作,他们有可能已经告知素体生命关于正常世界的事情,也许在某一天。他们会将素体生命召唤到正常世界中。那么,我也必须做好让莎和畀接触正常世界的准备。

    也许,并非只有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在我之前,已经有其他冒险者在暗地里与统治局中的生命合作了。这个统治局遗址实在太过辽阔,谁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会发生什么事情,只能将没有亲眼看到的东西当作不存在。

    “出去?”莎顿了顿,说:“我不明白。”

    “我接到统治局的资讯,他们让我来三十三区找一个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出入口。”我解释道:“统治局已经快要崩溃了,我们城市建立在一个巨大的数据对冲空间里。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这个空间一直十分稳定,但是,出于我们都可以想象的原因,统治局无法再继续维持这个空间了。”…,

    “原来如此,是的,我们曾经也有过类似的猜测。现在,那些外乡人的出现让这个猜测拥有了更充分的理由。虽然一开始,他们手上的标记让我认为他们也是统治局里的人,只是因为封闭的环境因素。失去了关于统治局的大部分记忆。毕竟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离开三十三区了,对外面的情况不太了解。但现在看起来并不仅仅如此。”莎说:“你要和这些外乡人一起到外面去吗?”

    “没错。因为你的计划,我已经取得了他们的信任。”我说:“我想,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命运吧。统治局在很久以前就彻底封闭了我们所在的这个数据对冲空间,在意识到这个空间即将崩溃之后。似乎有过一些关于外面世界的行动,不过。应该没有成功,也没有详细的记录。虽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但是,统治局或许认为,我会在三十三区碰到机会。事实也证明的确如此。那些外乡人有自由进出正常空间和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方法,而那个方法,似乎光凭我们自己无法得到,至少,暂时是这样。”

    虽然这些说法都是些谎言,但是也并非完全是谎言。从莎的通讯和头像中看不出她心中的想法,她在视网膜屏幕中消失了半分钟左右,当她重新和我联络时,对我说到:“我已经和统治局联系上了。”当然,我知道这根本就是谎言,“他们同意让我重建三十三区的安全系统,并且已经将你的管理权移交到本区安全系统,让我们协助你的进一步行动。请确认档案转移。”

    一份虚拟纸张模式的报告从视网膜屏幕中弹出来,脑硬体开始解析上面的文字,但对我来说,这份确认单其实没有实际的效用。

    “也就是说,以后你将会是我的直属上司?”我随意揪住其中一点询问道。

    “不,我们在职权等级上是平级,只是职权内容不同。我和畀要对三十三区的进行管理,只有你一个人继续自己的任务,我会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为你提供建议和支援。”莎如此回答道。

    “明白了。”我对她说:“我需要你为那些外乡人提供一部分限界装备。”

    “没有问题,三十三区的安全系统即将重建完毕,对我们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足够的人手来使用储备武装,如果有可能,你可以尝试建议他们定居三十三区。我们需要他们的力量抵御敌人的再次入侵,要对付那些素体生命,仅凭安全警卫是无法做到的。虽然我对构造体生命形态的研究已经进入实用化阶段。但是。就和素体生命一样,无法通过生殖来增加数量,也无法直接制造出来,只能对现有人体进行改造。”

    不管莎是否真的相信我的谎言,但只要达到相同的结果就行。有了莎的支持,三十三区和正常世界的神秘组织联合就能展开,对于拖延末日真理教的行动无疑是极大的助力,而我们也能在未来这些神秘组织汇厩洲区时获得相应的话语权。比起走火他们,我和三十三区的关系更加密切。

    “这就足够了,我会尽量说服他们。”我回答道:“那么。就先给他们一点甜头尝尝吧。”

    莎的头像在视网膜屏幕中消失了,畀的头像亮起来,她对我说:“真可惜,我暂时不能陪你前往那个世界了。莎需要我。但是,你一定还会回来吧?高川。”…,

    “是的,我会回来。”我说:“这样好吗?畀,你的愿望是离开三十三区。”

    “莎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畀斩钉截铁地说,顿了顿,渀佛给自己一个理由般说道:“而且,现在想想,离开了三十三区,我又能到哪儿去呢?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对我来说,这里就是我的家乡……虽然不能离开家乡去看看外面是什么样子是件令人遗憾的事情,但是,当作不用背井离乡来思考的话,其实也没那么差,而且外面很危险吧,到处都是恶魔,还有不听使唤的安区警卫……”

    我无法安慰她,因为,一旦她执意离开三十三区。面临的就是她如今所说的这种情况。失去管束的安全警卫,随时会出现的恶魔,抛弃人类形态的素体生命,挖掘统治局遗址,不分善恶的末日真理教巫师和其他冒险者。实际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恶劣得多。如今已经纳入掌控中的三十三区,才是她们最好的保护伞。莎说不定在三十三区陷落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这种趋势的变化。

    “如果你能这么想的话也不错。”我只能这么说:“不过,如果有一天,你决定要离开这里……或者,三十三区无法再支持下去的话,我会带你离开。”

    “和莎一起吗?”畀问。

    “如果她愿意的话。”我没有拒绝,“但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么,大概已经再不会有安全的地方了吧。”

    我这么说,也是这么想的,而且这个预言也必将实现。末日之下,将无人永生,但是,如果有足够的人格保存装置的话……

    我没有一周目末日幻境的记忆,不由得去猜想,一周目的莎和畀又是什么样子呢?可是,即便是一周目,也是一个被剧本限制为末日的世界,只要现实的病院研究人员还在安德医生的主持下操纵剧本,末日幻境就永远都没有未来。无论lcl中的人格意识如何分裂再生,都无法避免末日循环的悲剧,而他们也永远无法意识到这一点,无法改变这一点。就算这个世界的诞生是改变了生命形态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们本能选择的生活方式,但是没有未来的轮回末日却不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没有选择的生活是最可悲的,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地狱。

    如果……如果真的拥有那么一点拯救所有人的可能性,那一定仍旧是在现实之中。

    无论我在这里做了多少事情,拯救了多少人,更正了多少次剧本,只要无法改变现实中的处境,都无法从实质上改变任何东西。

    因此——

    “必须完成计划不可。”我对自己说:“无法成为真正的超级高川的话,在现实中的高川不过就是个可怜无助的病人罢了,那样的高川什么都做不到。”

    现在的死亡,未来的死亡,现在的末日,未来的末日,不管多少周目的死亡和末日,都只是幻境,但是,只有在这个幻境的轮回中,才能取得现实中的最后一线希望,为此,必须付出的代价。无论是我,还是其他人,都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

    我已经准备好了,准备好格式化自己,取回剩下的百分之四十的深层资讯。看着畀的头像,我已经没有任何畏惧和动摇,唯一阻挠着自己的是,怎样才能成为超级高川?就这么按下确认键,真的能够成为超级高川吗?这是连计划的定制人超级桃乐丝和超级系色也无法确认的事情。毕竟,所有的计划都构架于一个无法确认的更倾向于哲学形态的理论,以及,对“江”这种无可理解的存在的猜测和寄望上。

    真是可悲。

    如此可悲的计划真的能够成功吗?但是,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以我们凡人的智慧,也只能做到这一步而已。如果不经过我们自己的手去完结这个悲剧的话,现实中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我们。除了我们自己之外,无论是谁,无论是哪个组织,都有可能让悲剧重演。

    除了我们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信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