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53 回归4
    头顶上方的电子公告牌齐齐翻动,广播也开始播报即将抵达的车次。人流陆续挤满了候车线后的空间,我扔掉烟头汇集到人群中。身旁做什么的人都有,一些负责维持秩序的人在人群外围来回走动,若是乘客太过密集的时候,他们总是得花上一番功夫劝阻人们不要踏过安全线,安全线距离月台边缘有两米远,但仍旧不保险,整个中央公国里,每年都至少有十起交通意外是在地铁处发生。除了不小心在拥挤人群的推攘中掉下月台而被到站的列车碾压之外,也有自寻短见主动跳下月台的轻生者,无论哪一种导致的事故都足以让这些在本地铁道处工作的人焦头烂额。

    不过,如今的人流并不算密集,因此,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这些巡查人员紧绷的脸上都挂着轻松的痕迹。我有很强烈的预感,他们的轻松不会维持太久。即便无法确定八景预言的事件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但是,直觉告诉我,它很快就要发生了,就在这趟列车到站的时间段,要不是站台上发生什么事情,要不就是发生在这趟列车里。

    我将手放入防护服的口袋中,抓住了里面的限界兵器匕首,这是我唯一带出来的武器。尽管能够感觉到那些巡查人员的视线频繁落在自己身上,他们的眼神一度流露出慎重,并且通过暗地里的交流迅速传播,但是在脑硬体的控制下。这具义体化的身躯不会露出让普通人警觉或误会我是危险份子的端倪。很快。放在我身上的注意力逐渐消失了。

    列车到站的指示灯跳到黄色,又很快变成红色,一切都如同平时那样,没有人察觉到异样,只是做着平时一直都在做的那些事情。但是,下一刻,指示灯的灯泡突然炸裂,呆在指示灯下方的人们发出惊呼声,将周围的目光吸引过去。只见原本挤在指示灯下方的人们如同无头苍蝇般,抱着头躲闪如雨落下的玻璃碎片。没有人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事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几个孩子被慌乱的人们挤到在地上,一些很快就被拉起来了,但是另一些没有,有好心人尝试疏散拥挤的人群。将孩子拉起来,但是更大的混乱就这么发生了。

    先是一个尝试阻止悲剧的男人用力推开了即将踩踏到孩子的行人,而那个被推开的个头更大的男人不假思索地用拳头回击。巡查人员在指示灯事故发生时,立刻就反应过来,朝那边跑过去,但是他们的进入并没能阻止混乱的扩大。本来就算指示灯的灯泡爆炸,那些玻璃碎片也不会伤害到任何人,平时也一直有安全防范知识的广播,但那些人就像是中了邪一般,拼了命地逃离指示灯下方。即便离开了玻璃碎片落下的范围也仍旧不肯停歇,当第一起暴力发生之后,就像一颗种子般,暴力事件迅速朝四周生根发芽,连赶去帮忙维持秩序的巡查人员也陷落其中,变成了暴力的一份子。

    掺杂着暴力因素的混乱不断向四周扩散,宛如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本来不在混乱范围中的人卷入其中。之前并不算密集的人群,突然间拥堵在一块。不到十几个呼吸,和我一样置身在外的人就已经变得稀少起来。

    本来我打算帮忙疏导混乱的人群。因为最初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一起正常的突发事件,但是出于对八景预言的顾虑让我迟疑了一下,就是这份迟疑让我察觉到这起混乱正变得诡异起来。太多的理由可以证明,这起混乱本不该发生。即便发生了也还在规避扩大化的范围内,可是许多巧合让本来不会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人流的移动轨迹好似被一支无形的手指使着,汇聚在以指示灯为中心的区域内。里面的人想离开,而外围的人却试图挤进去,而想要离开的人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走出人群之外,外围的人也一脸焦急和愤恨等等焦躁的情绪不断向内挤,两方的接触让暴力愈加扩大化。人群的喧嚣、辱骂、叫喊和哭声一下子让站台变得异常古怪,但仍旧不断有人往这团漩涡中冲进去。

    漩涡的范围不断扩大,我开始后退,眼前的景象太不正常了,即便自己进去也没有停止它的可能了。在视网膜屏幕中,已经有人满头是血地倒在地上,生命气息正不断衰落,随着死亡的逼近,更浓烈的疯狂正在那团由人体构成的漩涡中扩散。

    似乎所有接近这片漩涡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被那股无形又巨大的吸力拉进去,然后也变得疯狂起来。

    那种令人疯狂的感觉充满了感染力,就连我也不由得产生烦躁的情绪,幸好脑硬体立刻就将这种情绪删除了。我点燃香烟,让情绪主动稳定下来,然后不断后退,避免卷入其中。虽然知道眼前的状况根本就不是自然形成的,但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总不可能动用武力将所有人都胖揍一边吧,在视网膜屏幕的观察窗口中,这些人的表情看上去没一个是正常的,但他们也并非真正无可挽回的疯子。若是一开始我就主动出击,将最初站在指示灯下方的人都打晕的话,也许能够阻止这片混乱,但也没有十足的保证,而且,那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更何况,在当时的情况看上去仍旧处于正常事故范围的时候,我也没理由放弃警戒去掺上一脚。

    无论回放当时的情况多少次,我都不觉得自己除了警惕地旁观外,会做出其他选择。因此,这个混乱打一开始就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就像是设定好的剧本。

    这场古怪而疯狂的混乱就是八景所预言的“事件”吗?我扪心自问。但直觉很快就告诉自己。这仅仅是“先兆”而已。这种令人精神紧绷的感觉让我在利用视网膜屏幕观测到有人已经在混乱中死亡的情况下,也无法任由感性趋势着,以可能制止这场混乱继续下去的方案展开行动。脑硬体删除了多余的情绪,我冷眼旁观着伴随疯狂的死亡气息的蔓延,将身影缩进远离漩涡的一根承重柱后,利用连锁判定能力继续观测这场混乱的进一步变化。

    就在这片异常诡异的气氛中,悬掉在头顶上方的灯管、广告牌、电子公告牌等等电气产品有规律地从头到尾依次爆炸。在我的前方,车站的光线变得阴沉一片,而那片仿佛被反复上色的阴影正以相当快的速度朝我所在的地方侵蚀。

    又过了一分钟,早已超过抵达时间的列车仍旧没有进站。进入地铁站台的下行通道很快就变得空旷,随着最后一批进入站台的人们被卷入混乱之中,位于漩涡之外的位置彻底变得安静又空荡。这种情况已经明显超出了正常的范围,无形的手不仅阻止了增援的抵达。更将车站中的人们拧成了一大团,只从那混乱的一团中,才传来已经不再像是人声的嘶吼。

    在彻底变得阴暗的环境里,疯狂仍旧在继续,空气中血腥的味道越来越浓重,一种沉重窒息的压迫感正从四面八方笼罩了整个车站,让人觉得自己就像是站在地狱的边缘。各种负面情绪如同杂草一般,不由自主地滋生出来,然后迅速被脑硬体删除。我想,自己是这里唯一一个仍旧能够保持冷静的人了。而在视网膜屏幕的观察窗口中,就连那些原本显得温顺平凡的人们也全部青筋毕露,仿佛站在身边的人都是自己的生死仇敌,攻击他们,辱骂他们,如野兽般撕咬他们,用工具攻击对方的要害,不断以最残暴的方式对待他们。…,

    我将匕首从口袋里掏出来,左手手指夹着香烟,在冰冷思维的驱使下。不断地巡视着四周阴暗的角落。

    光线从月台下方地铁隧道的进站口出钻进来,是十分熟悉的车灯光线,也是这个车站唯一的亮光。这片光芒照亮了在站台上如野兽般疯狂厮杀的人群,那片混乱似乎正逐渐平息。与此同时,视网膜屏幕中弹出通知框——检测到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空间正在闭合。

    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吗?这个车站?我打量着视野能及的地方,但是仍旧看不出和正常世界的半点差异来。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和正常世界环境结合的异常紧密。而且,产生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发生器肯定不在车站内部,否则应该可以检测到那种空间成型时的异状。

    这么判断的话,整个车站大概都是陷阱的一环吧。能够制造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又以这种类似恐怖袭击般的手段为主,对手是末日真理教应该没错了。这些家伙还真是肆无忌惮,那些变得疯狂的人群很可能就是“祭品”,起码有好几百人。

    只是,直到现在,我仍旧没看到这个地方出现灰雾和类似统治局回路等等超现实力量的痕迹,如果说,电气产品的毁坏和外人的隔离都是因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原因,但是人群的混乱和疯狂都不可能是由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产生引起的。我经历过多次数据对冲空间,对此可以肯定,至少在统治局本地,就连素体生命和艾鲁卡的联合都没能制造出那种大规模影响人心的独立空间环境。

    那么,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这些人混乱起来?让人们混乱、疯狂、自相残杀对那些巫师而言又有什么用处?这是成为祭品的必要一环吗?末日真理教的所作所为和教义完全符合普世观点的邪教定义,尤其是这种疑似进行邪恶祭祀的做法。

    目前仍旧没有测定这些问题的线索。

    随着从隧道入口射进来的光线越来越强,被光亮笼罩的地方也越来越宽阔。最接近安全线的外围人群最先平静下来,但随着混乱内层的一部分人也平静下来时,这部分人很快就被仍出于混乱状态的人们杀死了,直到疯狂彻底平息下来时,之前陷入疯狂漩涡中的人已经有五分之一死在这场混乱之中。其中不乏女人、老人和孩子。大部分活下来的人都是年轻力状的男人。在视网膜屏幕中可以看到他们呆滞的眼神,就如同木偶一般,毫无理智地站在原地,一个接一个朝月台处的安全线靠拢。

    有一种力量在操纵着他们,而这种力量的来处显然就是正在靠站的列车。

    所有提醒列车抵达的电气产物都已经被破坏了,但是隧道入口处却传来一阵如同火车鸣笛般的呜鸣。在声音落下之前,一个巨大的物体滑进月台,在它停下来之前,我已经看清了那到底是怎样的一辆列车——黑铁色的外壳,这种颜色似乎就是材料原本的颜色。整体臃肿而狰狞,棱角分明,同时也充满了一种怀旧的气息,如同从蒸汽时代穿越时空来到本世纪般。外壳上有看似装饰的线条和浮雕般的突起。如同精心雕琢过,但一点都不给人艺术品的感觉,反而因为线条和浮雕都给人一种“用活着的生物生生镶嵌上去”的感觉,有些令人感到恶心。…,

    明明是金属造物,却同样给人蠕动生命的错觉,不,这大概不是错觉。通过视网膜屏幕对列车进行锁定和对比,可以判定,不仅那些线条和浮雕,整个外壳都以一种极慢的速度蠕动和鼓动着。宛如一条吞咽食物的巨蛇。

    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世界的科技造物,而是巫师的手段。比起统治局那种金属感更强烈的技术产物,更像是一个列车形状的恶魔。喜欢和恶魔打交道,又在正常世界放肆活动的家伙,除了末日真理教,我还不知道有其他人。

    恶魔列车停靠在月台前,登车口开启,没有看到里面存在任何活动的生命体,因为车内遍布灰雾,因此只能看到一米内的深处。开启车门的车厢蠕动起来。就像是一张张嘴巴,不断从体内吐出大量的灰雾。这些灰雾被一种力量操纵着,分成数十股,如同长蛇一般钻进人群中。很快,倒在地上的人。无论死活都开始化成一片血水,这些血水同样在那种神秘力量的控制下。充满规律性地在地面上流淌,环绕着人们的双脚,迅速构成一幅巨大的魔法阵图案。

    我不太清楚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总觉得一旦魔法阵彻底形成,在这些处于魔法阵之中的人身上会发生一些事情。尽管没有看到有巫师走出列车,但我已经可以确定,一定有人在内部操纵这次行动。我可不想座等那些家伙完成他们想要做的事情,事已至此,自己根本就救不了这些在混乱中活下来的人了,从立刻展开的魔法阵来看,敌人根本就不打算拖延时间,从对方没人下车也可以看出,他们也都十分谨慎。

    这次事件已经失去了可能存在的最好的解决方式,想要揪出罪魁祸首,只能冲上列车和对方硬碰硬。但是,在那之前,与其让这些无辜的人成为完成敌人计划的祭品,不如将他们就地格杀。

    脑硬体和大脑作出了同样的决定,在血色魔法阵的构线彻底缝合之前,我启动伪速掠从承重柱中冲出,在几个眨眼的时间就闯入人群中,用匕首砍下这些人的脑袋。这些陷入呆滞状态的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似乎他们的生存本能和思考能力已经彻底在之前的疯狂中燃烧殆尽了。我不清楚,单单割破他们的喉咙是否能够杀死这些变得异常的人,于是选择了砍掉他们的脑袋,即便如此,也无法肯定,他们被砍掉脑袋,是否就是彻底死亡,是否就无法成为祭品,巫师的法术相当诡异,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我的速度很快,在人群中自如穿梭,几个呼吸之间就从外围突入到内层,从对面穿出之后,再次反身进入,如同割草一般砍掉的脑袋还没落在地上,被砍掉脑袋的人体也还没来得及倒在地上,只看到无数涌泉般的血柱高高喷起。大量杀戮人类让我不断滋生负面情绪,但是在脑硬体的控制之下,在被影响之前,这些情绪就已经被删除了。

    终于有血沾染在我的防护服身上,我觉得自己仿佛被无数的手扼住喉咙,但这样的感觉同样在生出的同时就被脑硬体彻底删除。冰冷的理智驱动着义体化的身躯,以最有效率的方式杀死呆若木鸡的人们。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干扰我的行动,在这段短短的时间内,也没有出现任何干扰因素,仿佛是敌人来不及反应,但也有可能是他们并不在意我的行为。

    在魔法阵最终成型前,我砍杀了残留人群的三分之二,一个个头颅落在地上,身躯也最终倒地。在视网膜屏幕的观测中,这些尸首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血液似乎汇入了勾勒魔法阵的血水中,让这些线条更加鲜艳了。

    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