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54 回归5
    魔法阵并没有因为人群的快速死亡而停止下来,无法判断被当作祭品的人们活着和死亡到底对这个魔法阵有什么影响。两者之间在外在表现上的唯一区别是,在混乱中致死的人们,身体完全融化为血水,而成为祭品的活人,但被我斩首之后,却能将身躯完整保留下来,仅仅血液融入魔法阵的活性纹路中。整个身体融化而成的血水和死者的血液在魔法阵形成过程中的表现形态似乎也有着微妙的区别。然而,我对巫师的法术并不了解,因此根本不清楚其中的本质区别,只能从外在的现象感到一种逐渐逼近的感觉。

    在我利用速度优势斩杀所有的活祭品之前,在视网膜屏幕的监视中,魔法阵的纹路已经彻底闭合了。当我继续用匕首削断剩余幸存者的头颅时,十分明显的阻力传递到手腕中,与此同时,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从我的脚底蔓延上来,脚步开始变得沉重,就像是灌了铅,不,应该说是被宛如被实话了一样,因为这种伴随这种沉重的还有一种僵化的感觉。

    这些人的身体正在飞速变得坚硬,在表面的现象就是一种灰白色的丝线从他们的脚踝开始向上蔓延,丝线最初像是仅仅缠绕在衣物表面,但很快就如同灼热的铁丝般,深深烙进皮肤中,阻挡它们的衣物发出滋滋声,一下子就烧融或腐蚀出裂纹。而这些活祭品的身体变化并非是这种灰白色丝线接触肌肤后才开始的。当这些丝线出现在视野中时。切割他们的颈部时已经可以感受到清晰的阻力变化。

    这种灰白色丝线缠绕的现象就像是蜘蛛吐丝,一下子遍布整个被魔法阵覆盖的地面,并迅速攀上人体,几个呼吸就将呆滞在原地的人体包裹成一个个人形大的巨茧。我十分熟悉这种茧状物,上一个高川破坏巫师的降临回路实验时,在实验场地上看到过它们,而我在素体生命活动的三十三区也看到了更多,巫师的降临回路到底要降临什么,暂时无法确定,不过。在他们制作降临回路的时候,可以看到灰雾的无中生有,灰雾的本质是俗称“灰粒子”,学名“微机胞”的聚合体。恶魔在莎的口中,是这种聚合体在某种情况下产生了意识而诞生的异类生命,那么,降临回路聚集大量灰雾的结果,以及“降临”的含义,会导致恶魔降临的概率极大。

    召唤恶魔,和恶魔签订契约,使用它们的力量,本来就是统治局地区山羊教团成员的拿手好戏,素体生命的诞生。也是利用恶魔的力量通过某种方式转变了自己的生命形态。这些素体生命为了繁衍生息,在三十三区所做的大规模实验也产生了大量的茧状物。

    尽管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力量据说根源于统治局技术,但在接触过素体生命之后,反而让我觉得这种巫师力量更接近素体生命的技术。

    也许在技术层面上有细微的区别,但既然产生了同样的结果“茧”,那么两种力量的本质一定有相似之处,而最终产生的结果也应该相差仿佛——这个魔法阵无法召唤恶魔,而是会诞生和素体生命类似的东西,不管这种东西是活的还是死的,至少在一些特性上。一旦魔法阵的效果彻底完成,大概就会有和素体生命类似的玩意破茧而出吧。

    那种东西应该没有素体生命的力量,即便如此,这个推论也让我不由得回想起在三十三区研究所里,自己曾经见识过的类似素体生命的战斗兵器——安全代理素体。…,

    安全代理素体似乎是在艾鲁卡和巫师与素体生命汇合后。才在研究所中尝试研究出的实验品,因为。如果素体生命早就能够制造这种和量产型安全警卫能力相当战斗兵器,应该早就投放的三十三区的城区之中。那么,既然是艾鲁卡和巫师抵达后才得到的成果,也意味着巫师拥有着促成实验成功的关键。

    这么判断的话,在这个魔法阵中最终形成的东西是安全代理素体的几率就更大了。不过,即便这些巫师想要在这里制造的是安全代理素体,也应该仍旧是一种实验性质的行为。毕竟,距离上一次出现安全代理素体的时间并不长,就算在我们彻底解决研究所前已经有巫师带着资料先行通过秘密渠道离开,就算统治局和正常世界的时间比并不稳定,也应该没有达到足以让末日真理教批量制造和投放这种自走战斗兵器的地步。

    魔法阵的力量无法侵蚀我,但是,被这些灰白色丝线缠上也不是什么舒服的过程。在这些活祭品彻底被“蜘蛛丝”缠成巨茧之前,我又杀死了一部分,最终,只剩下十三人彻底被灰白色丝线缠绕。而这个时候,我手中的限界兵器匕首已经无法撕开这些茧了。

    对比起上一个高川从巫师手中营救森野的记忆,这些茧状物的质地变得更加坚硬了,甚至已经接近三十三区那些茧状物的水平。三十三区那些转化素体生命失败的茧状物甚至被莎用来替代构造体,以之修补和重建安全系统,这一点我可记忆犹新。

    不过,就算这十三个人转化为安全代理素体的几率到达百分之百,也无法成为扭转接下来战斗的决定性力量,就算一百台安全代理素体也无法对我构成威胁,更何况,这种实验性质的转化,几率不一定能够达到百分之百。只是,如果真的出现这种东西,无疑是对八景预言的最佳证明,这些消耗人口就能转化的战斗兵器,可不是正常世界的正常力量能够轻易消灭的,一旦末日真理教完全掌握了制造安全代理素体的方法。并投入实用化和扩大化。那么,只要人类没有灭绝,又有足够的灰雾,安全代理素体就会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

    不得不说,利用灰雾和人类本身就能制造出来的战斗兵器来消灭人类,简直就是绝妙的讽刺和超卓的手段。一旦量产化的生产线构架完毕,就算末日真理教的技术不再进步,也足以毁灭全人类,营造对人类来说的“世界末日”吧。

    而如今出现在这个车站中的魔法阵,很可能就是这种可能性的尝试。

    当然。在这个魔法阵的最终产物出现之前,仍旧拥有其他可能性,也许情况会比我推测的更好,但我对这个悲剧绝望的世界。总是不吝去想象最坏的结果。

    推断在脑硬体的高效率运转下,在我用匕首剖开茧状物的尝试失败时已经成形,继续呆在这里等待结果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我后退,转身,电射进造型诡异的地铁列车中。虽然为了构造魔法阵,车厢中蕴藏的灰雾喷出了不少,但是进入之后,肉眼可视距离仍旧不到五米,浓郁的血腥味同样充斥在这里的空气中,也不清楚是列车本身就带有的。还是从外面扩散进来的。

    地板、四壁和天花板同样爬满了蜘蛛网般的灰白色丝线,打开连锁判定能力之后,可以看到有疑似茧状物般的突起藏在密密叠叠的灰白色丝网中。当我用匕首隔开一处弥盖在乘客座位上,没有稠密到凝结成壳的丝网后,确认了被掩盖起来的东西——一只胳膊,以及抓在手掌里的公文箱。胳膊和公文箱的主人已经找不到了,大概身体在某个疑似茧状物的突起中吧。这个造型诡异的列车似乎并非巫师自行制造的交通工具,而是原本就应该抵达本站的列车,被巫师通过一些手段改造了,车上的乘客大概都已经被献祭了。…,

    无法判断这些祭品究竟是用来制造安全代理素体。还是用来完成降临回路。上一个高川判断巫师制造降临回路时,需要使用婴儿和年轻的拥有某些特质的女性当作祭品。在我从统治局回归之前,在这个城市中活动的巫师应该仍旧在猎取婴儿和年轻女性,即便这趟列车的乘客中没有足够的祭品,也无法阻止他们想要做的事情。

    我没有将所有可疑的地方全都剖开一探究竟。决定笔直沿着车后方前进。

    无法肯定巫师是在列车的前方还是后方,不过。直觉告诉我,他们在后方的几率较大。

    每一节车厢的大门都被刻意锁死了,我用匕首斩断车锁进入下一节车厢时,透过车窗看到站台处的茧状物正在龟裂,裂痕蔓延的速度不快,我至少还有十分钟的时间找到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如果从茧状物中诞生的的确是安全代理素体,即便它们无法给我造成致命威胁,但也会带来不少麻烦,我不确定手中的限界兵器匕首是否能够击穿它们的外壳,至少在统治局遗址里,这种匕首在正常情况下很难给性能类似的安全警卫造成有效伤害。一旦这些安全代理素体和巫师汇合,势必很难杀死所有的巫师,在缺乏临界兵器的现在,一旦被复数的安全代理素体纠缠,巫师就有足够的时间制造传送门。

    而且……我脚步不停,一边环视着周围灰白色丝网中的突起,无法确定是否在列车上还会有更多的安全代理素体正在诞生。尽管从站台上茧状物的龟裂速度判断,列车中的应该都是些死茧,或是巫师并不打算用这些乘客来制造安全代理素体。无论如何,越快找到那些家伙就越好。

    虽然列车中灰雾弥漫,连通车厢之间的大门也紧锁着,对于普通人,甚至是魔纹使者,都会令起效率降低,但只要我想,它们完全无法给我造成半点麻烦。我不再迟疑,开启伪速掠,视这些车厢为一条笔直的廊道向前疾驰,遇到封锁的车门时也没必要减速,直接依靠义体化的身体撞开它们。

    通过每节车厢所需的时间最多只需要一秒,金属撞击声接连不断响起,这肯定引起了那些巫师的注意,但没有关系。我足够快!

    十秒后,被撞开的车门一如既往向后飞去,但在视网膜屏幕中。前方出现了人形的轮廓。而在连锁判定的视野中。灰雾也早已经扭曲。这种十分熟悉的,来自于灰雾法术的变化其实十分迅速,但对我而言,仍旧不够快。在灰雾法术形成前,在人形狼狈地躲闪飞翔的门板时,我已经从他们之间的缝隙中穿过,踩在了门板上。

    这节车厢中的巫师有三人,都是能够使用传送门法术的正式巫师,他们自认为利用传送门能够悄无声息地在这里狙击我,但是在连锁判定的视野里。他们在那种灰雾漩涡形成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了行踪。

    从这三名巫师的闪避来判断,他们并没有阻挡高速移动物质的能力,这让他们显得狼狈,也被我的速度打了个措手不及。只有两名巫师左右躲开。而正前方的巫师在我踩上飞翔的门板时,连同门板一起加速向后撞去,眨眼之间,沉闷的倾扎声响起,由两块金属门板和一个人体组成的夹心饼干发出吱呀的声音,朝下一节车厢凹陷下去。夹在一起的人和门板没有倒下,但是从扭曲的形状来看,那名倒霉的巫师即便不死也肯定受到重伤。…,

    这仅仅是在一个呼吸内发生的事情,一切都在连锁判定的全景监控中。我利用踩踏门板的反作用力,直接往第二名巫师所在的地方投去。无论是他还是他的另一个同伴。都还没有从闪躲的动作中恢复平衡,我的匕首已经从他的背后吻上他的喉咙。就像是切割奶酪的感觉,与此同时,他们为了狙击我而制造的灰雾法术这才成型。

    因为错误估计提前量,导致这些法术形成的箭矢仅仅在我已经通过的车厢中乱射,密度也比预期少了许多,因为已经有两名巫师死亡了。

    最后一名巫师也仅仅来得及使出曾经见识过的那种笼罩全身的防护罩法术,这种程度的防御对上一个高川来说仍旧有点麻烦,但对此时的我来说,就像是纸做的一样。限界兵器匕首轻而易举剖开防护罩。我蛮横地挤身而入,一拳将他的脑袋打在车窗上,在车窗破裂前,他的脑袋已经如同破水袋一般破裂了。

    更多的传送门开始在这节车厢和后两节车厢中形成,这种在第一批前来狙击的同伴死亡。确认敌人的力量后还直接找上门来的行为,足以证明他们在试图拖延时间。无论他们正在尝试做点什么,都暂时还没有完成,否则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和我如此纠缠下去。

    如此一来,我也没必要和他们纠缠下去。在传送门成形的过程中,我踹开扭曲还流淌着鲜血的“夹心饼”车门,再一次加速向前冲刺。再次撞开三扇车门,在连锁判定形成的黑白色线构世界里,十名巫师从身后的传送门中走了出来。他们显然意识到自己慢了一步,于是新的传送门再次形成了,在他们离开前,另一批十人的传送门也已经在前方的车厢中形成。

    隐藏在这辆列车中的巫师是我至今为止和巫师的战斗中,数量最多的一次。而且,视网膜屏幕中已经弹出脑硬体计算的结果,前方的那十名巫师无法再利用速度躲开了。

    我再一次撞开门板的时候,前数两个车厢中,各有五名巫师已经抵达,下一节的车厢中,灰雾法术也已经蓄势待发。暂时无法确定那些扭曲的灰雾到底会构成怎样的法术,但那种扭曲已经完全充塞了整个车厢。

    我追上被撞飞在半空的金属门板,将它摘下来充当盾牌,眨眼之间踢飞近在眼前的车门,追在它身后,将身体隐藏在两个金属门板之间,直接闯入陷阱密布的车厢。

    在连锁判定的全景视野中,扭曲灰雾在我踢开车厢大门的一刻立时成形,在我进行高速突进的路线上构成一张坚韧的膜。即便质量和速度产生足够强大的动量,但在击穿那张膜之前,我的速度的确下降了。与此同时,上下左右前后的灰雾构成箭矢、蛇、蝙蝠、绳索,甚至是一种震荡的波动和高温。数不清的法术,无法全部识别的法术,铺天盖地朝我扑来,刹那间就塞满了整个车厢。

    不过——

    “这种程度的攻击还不够班呀!”

    包围我的两块金属门板旋转起来,匕首利用旋转的力量切割那层坚韧的膜,在金属门板在腐蚀、震碎、烧融等力量的作用下彻底销毁前,我再一次撞开前方的车门,进入被五名巫师把守的车厢。

    这些巫师全都垂着头,将脸藏在长袍兜帽的阴影中,即便灰舞无法干扰视野,也无法直接穿透他们的帽子和面罩看到他们的表情。他们和第一批被我宰掉的巫师不太一样,对我的突击早有准备,并没有在门板飞砸进来时惊慌失措。

    接连不断的反击在我踢开大门的第一时间就开始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