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60 乐园
    耳语者要面对的敌人和局势十分复杂,有许多有待查找和分析的数据,有时还得深入虎穴给予不安分的家伙一点警告,让他们知道在这个城市中还存在一个能够掌控大局的“神秘组织”,通过炫耀“暴力”和“神秘”来获取对方的敬畏。1小说网,其中的手段并没有给予恩惠这一点。

    耳语者是真正意义上的神秘性地下组织,我们既不经营商业,也不勾结政治,也不再接受其他人的赞助,完全通过超越现实科技的方式促使组织不断膨胀。这一点在上一个高川的时代很难想象,当时面临毕业和就业的选择,所有成员都在想办法扩展获取资金的渠道,就连近江也是依靠神秘赞助人的资金才能开展先期的研究,但在从统治局归来之后,近江的技术呈现爆炸性扩展。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入侵网络系统,修改银行中代表存款的数额,通过一些方式清洗干净后拿来使用,但实际上,金钱对我们而言,除了维持生活水准之外,并没有更多的用处。

    我们拥有几乎无上限的资金数字,但我们并不需要华丽的居所,也不需要奢华的美食,也很少进行商业化采购。我们就像普通人那样生活,使用普通人都能采购到的物品,研究所的建设和扩展通过建设机器就能完成。近江仿制的建设机器拥有资源开采、加工和制作等一条龙的工业能力,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在一个不被人注意到的时机将它的核心投放出去,它会自行成长、维护、挖掘、制造和扩张。因为不进行商业和政治活动,也不大量囤积资金,购买产业,除了八景维系大学时代的正常社交体系外,由普通人构成的耳语者外围组织也解散。在这个城市中,我们就如同潜伏在普通人社会体系中的隐者,没有人和组织能够轻易在如此广阔的平民社会汪洋中挖掘出关于耳语者的更多线索。

    由于自从车站事件之后,这个城市中突然变得安静。没有更多的预言和激烈的灰雾现象,一切危机都在缓慢而深沉地流淌着,因此这一个月来。我们的工作暂时限于调整、观察和保持存在感的轻度威慑,工作量实际上并不多。就像我经过四天的调整和强化后醒来的这一天,确认森野和白井的工作进度和安全后,监控系统的数据和分析也不需要人工干预。我和咲夜、八景三人实际上拥有整整一个白天的空闲时间。

    我们三人滚了一个白天的床单,直到晚餐时间到来,这才走出总部,前往近江的研究所。耳语者的成员将在那里举行聚餐,这种聚餐并没有固定的规律。而是视森野和白井这一对甜蜜的情侣二人组是否有时间。

    晚餐十分普通,在附近超市买的大量食材存储在研究所的冰箱中,足以维持一个星期六人三餐的份额。也不需要亲手制作食物,加工器械直接将食材加工为成品,吃起来味道不错,这种做法有些像是过去的科幻作品中刻画的生活。尽管可以提出关于食物和生活方式的种种弊端,但目前为止,没有人打算着手去改变。

    再一次打开研究所的电视。一如既往地观看美食节目的同时抱怨自己吃的加工食品对身体的危害。然后,电梯的门打开了,森野松开挽在白井胳膊上的手,如同兔子般轻快地提着大大小小的纸袋冲出来。白井同样提着类似的纸袋,他们每次出门都会购买一大堆看似有用,但十有不会使用的东西。…,

    撇开硬把近江从电脑前拉开的森野。和以及朝两人聚拢的咲夜和八景不提。白井将纸袋轻轻搁在一旁后向我走来,从口袋里掏出一管蓝色的液体。

    “这就是你提到的需要近江测试的东西?”我接过来。视网膜屏幕的准星锁定在试管一样的物品上,将影像放大。从各种角度进行观察。当我将这管蓝色的液体对准灯光时,光渗透到液体中,让人产生它凝结成固体状水晶的错觉。这是相当晶莹剔透的颜色,美丽得让人产生幻觉。

    在视网膜屏幕上罗列出来的数据旁边,另一道数据也流淌下来,不一会,数据之间的配对就完成了,配对时产生的线段相互交叉,密集得就如同一张鱼网。和第一眼看到这管蓝色液体所产生的感觉一样,这种液体的主要成份就是诞生在车站和隧道中的神秘花朵“白色克劳迪亚”,经过初步分析,服用它后同样会产生强烈的幻觉。

    这是一种对普通人来说效力强劲的致幻剂,大概也能增强人类的身体素质,其他的效果暂时无法分析出来。不过,经过脑硬体的推断,这种致幻剂会让人上瘾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

    理所当然是末日真理教的产品。

    “在什么地方发现的?”我问道。

    “一个私人聚会,据说是从山羊公会里流出来的新产品,还没有正式投入市场,而且,也大概不会大规模流入市场。”白井说:“听说制作工序很麻烦,原料渠道也不稳定,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这种药剂在技术层面上成熟,只要原料充沛就能扩大生产。当然,也有可能会当作是高级产品而刻意控制投入市场的数量。”

    “那个私人聚会里,他们拿出来了多少?”

    “三瓶。”白井用手画了一个大肚瓶的形状,“然后分成了二十管,全是这种指肚大小,这种试管状的包装也是特制的。”白井将管状物拿回去,旋转了一下管口,然后压了一下瓶塞,三根针管从瓶塞处冒出来,“就像这样,直接将瓶口按在肌肤上就能进行注射,不管哪个部位都没问题,但推荐是脖子,产生效果的速度更快。当时有人当场就使用了,效果相当惊人,体力、耐力和身体的自愈能力大幅度提高,大概性能力也一样,同时,痛觉降低,也会让人失去恐惧感。被强制验药的是一个胆小体弱的家伙,他一肚子怨气,把那场聚会搅得一团乱。我就趁乱离开了。”

    白井形容那个被注射药剂的实验体“他自认为变成了天下无敌的龙傲天,兴奋,强大,无所畏惧。结果和他自认为的那样,打垮了当时在场的曾经乒过自己的家伙”。“但我觉得他的精神十分不正常,这不是普通的兴奋剂。”他说。

    “这的确不是兴奋剂。”我将自己的脑硬体初步检测后得到的结果告诉他,“这是利用‘白色克劳迪亚’制作的强效致幻剂。”

    “白色克劳迪亚?”白井当然不可能忘记至今仍旧在地铁车站和隧道中生长的白色花朵,他仿佛自言自语般喃喃说着。“果然,那个家伙看到了恶魔吗?”

    “当时,我的内脏器官几乎全部异化,当是,仅仅嗅到那种花的香味就产生了强烈的幻觉。”我说:“到现在为止,我仍旧无法肯定,自己再度碰到那种香味时,是否能够控制那些幻觉的产生。白色克劳迪亚产生效果的途径并不是普通的人体器官和内循环。”…,

    “不过。这种由恶魔诞生的花朵所制成的药剂,可以让一个懦弱无能的家伙变成超人,对吗?”白井用复杂的眼神盯着这管蓝色的药剂。

    “你想使用吗?”我冷静地问他。

    “……”白井沉默了半晌,摇摇头,“如果必要的话,。目前没有这样的必要。”

    “我永远都不存在这种必要。”我十分慎重地警告他,“这种药剂的主要成份虽然也来自恶魔。但它仍旧和灰石不一样。它有十分强烈的成瘾性,说不定也会给身体产生无可挽回的副作用。它所带来的强化效果实在太过顺利和明显。,我敢肯定这一定是有代价的,想要得到恶魔的,就注定要付出一些深刻的代价。还记得你服用灰石进行强化的时候吗?那种刻骨铭心的,差一点就死掉的感觉。”

    “我当然不可能忘记。”白井在我提起当时的情况时,脸皮微微抽搐,那是他有生以来承受过的最剧烈的痛苦,“不过,我获得了保护森野的。所以,如果有一天,森野……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我一定会服用这种药剂。”

    白井和我对视的目光无比坚定和执着,黑色的眼眸深处燃烧着似乎能将对视者的灵魂灼疼的火焰。那是一种无比强大的心灵,让我觉得,虽然他不是魔纹使者,但在涉及森野的情况下,他将比普通的二级魔纹使者更加强大。

    “让我保管这瓶药剂吧。”白井这么说的时候,我没有拒绝。我知道他的想法,认同他的决定,相信他的执着、智慧和克制力。

    “这种药剂叫什么名字?”我看他将药剂放回口袋中,问道。

    “乐园。”白井说,“它叫做乐园。”

    真是充满讽刺和寓意的名字。

    毫无疑问,“乐园”将会让山羊公会的和势力范围在短时间内迅速扩大,它的存在证明了,山羊公会就是末日真理教的一部分,这只触手在亚洲扎根了。他们的手法也相当清晰,利用恶魔的,在潜在敌人的领土上培育出独特的物资,然后和潜在敌人一起分享这种独特物资所带来的利益,从而转化敌我角度,从基础结构上一层层渗透。白色克劳迪亚生长在中央公国,生长地和种植出来的植物受到中央公国的控制,,促使这种诡异植物出现的恶魔,以及利用这种植物的方法,都掌握在末日真理教的手中,不是吗?中央公国没有苗种,也没有技术,只是一个原料产地而已。这种裸的殖民方式在过去百年使用了无数次,但它仍旧可以产生效果。

    “森野也去了那场私人聚会吗?”我岔开关于药剂的沉重话题。

    “不,我一个人去的,我可不想让她接触那种地方。”白井轻松地笑起来,“尽管她很不高兴。”

    吃晚饭的时候,森野她们再一次提到了关于“乐园”药剂的事情,但我只是将自己的检测和判断结果告诉她们,表示暂时不需要近江进一步研究,更没有提到现在药剂在白井身上的事情。我相信白井能够处理好森野的强烈好奇心,至于根本就没见过实物的近江、咲夜和八景,除了对药剂的来历、功效和可能带来的影响表示惊讶之外,就不再关注到手的样品了。

    “我又想召唤恶魔了。”森野突然说出这句话。所有人都用不解的目光投在她身上,之前召唤恶魔的后果仍旧记忆犹新,而且。她的话和现在做的事情一点都不搭调。…,

    “我想召唤恶魔了。”森野无视大家的表情,用力挥舞着汤勺,“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一次我将会获得一只恶魔宠物!”

    回应她的是大家吃饭、夹菜、喝汤的声音。被漠视的她仿佛被激怒了一般。用胳膊夹住身旁白井的脖子,“混蛋白井!大家都听我说呀!我保证这一次会有大收获。”

    “在召唤恶魔这种事情上,你的保证一向都不在保质期。”八景用冷淡的声音挖苦到。

    “,我好想召唤恶魔,上次出了一点意外。但我们总结一下,一定能够避免意外,不是吗?善于总结的人,就能获得成功,名言不都这么说了吗?而且,副社长也好,白井也好,就连咲夜也变得厉害起来了。难道还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的吗?”森野用蹩脚的激昂情绪高喊:“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了。我们天下无敌了,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是神秘可怕的地狱!”

    “你喷了我一脸。”坐在森野正对面的近江一边和八景一样冷淡的语气说着,一边抽出餐巾纸擦了擦脸。

    森野的脸刷得一下变得通红,差一点就变成了酱紫色。她赌气地用力坐下来,椅子发出不堪负荷的抗议声。,就连白井也没打算赞同她的想法。谁知道再次召唤出来的恶魔究竟有怎样的能力。是强大还是弱小呢?虽然八景比森野更痴迷神秘学,但她同样认为。当前所收集到的神秘学知识并不足以让耳语者控制召唤恶魔仪式。

    森野气呼呼地吹着碗中的汤水,就像是孩子一样玩弄出一片咕噜噜响的气泡。过了一会,才重新振作起精神问道:“八景同学,你难道就没一点预感吗?”

    “叫社长。”八景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绢,优雅地揩了揩嘴唇,“真是没礼貌的孩子。”

    话音刚落,就被森野飞出的筷子击中额头。

    “白痴女人!声音和动作恶心死了,你以为自己在拍肥皂剧吗?你以为装模做样就能成为高贵的大小姐吗?”

    八景和森野的战争持续了五分钟,好不容易平息下来时,餐桌上一片狼籍。不过,在这之后,森野的注意力终于被转移开了。八景当然是故意和森野发生冲突的,但这种转移注意力的方法每次都能在森野身上生效,我们见怪不怪了。近江启动机械,将整个餐桌沉入地面下,重新升起来的桌子摆放着买来的香蕉。

    森野笑嘻嘻地掰下一根,正准备撕开皮吃掉,就被近江从背后夺走了。

    “实验用品,不要乱吃。”

    “实验?什么实验?”森野露出惊讶的表情,她似乎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微波炉,“时间机器?”

    她盯着近江,直到对方点头。

    “开玩笑吧?做成了?”不仅是森野,其他人也露出一幅吃惊的表情。尽管大家都知道近江在研究什么,也支持她的研究,,除了我之外,一开始就没人认为这种东西可以做出来。在科幻作品中停留了百年之久,始终没能搬上台面的神奇之物“时间机器”可能存在吗?而且是在这个时代?近江的理论在耳语者中并不是绝密资料,这是因为谁都看不懂的缘故,尽管近江最初也是从正常的科学理论进行研究,但从统治局回归之后,理论呈现方式转变为由近江自己创造的代表某种含义的符号构造出公式,这些公式和正常能够接触到的任何公式都不相干。

    充满了神秘的公式以极为繁琐的方式,如同衔尾蛇一样勾连起来,看上去根本一点都没有“科学”的味道。因为结构太过繁琐,又无法辨识哪怕是最简单的符号,因此只是初步尝试去阅读就足以让人头晕目眩,就如同传闻中无法直视的神之造物。

    任何人看到这些东西,第一个印象就是“开玩笑”,“这根本不是正常人弄出来的东西”。

    因此,没有人反对近江的研究,也无法阻止她继续研究下去,然而,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些“疯狂”的公式投入制作当中,即便近江曾经提起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