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61 时间割裂
    对于近江突如其来的通知,所有人都感到讶然。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到百度搜索:1小说网但很快,除了根本就不会怀疑近江的我之外,八景最先回过神来。

    “这不是很棒吗?”揉了揉太阳穴,八景慎重地对近江说:“马上就在这里进行实验吗?需要做什么准备?”

    如果是其他人听到近江再次提起“时间机器”的事情,无论平时表现出何种支持的举动,但心底一定仍旧是不以为然吧。毕竟,“时间机器”在普通人的思维里几乎就是妄想的代名词,所谓的支持也不太可能是出于信任。不过,对耳语者的所有人来说,无论是否相信近江成功了,但在对待实践测试的态度上,无论多么慎重都不为过,即便这个项目听起来是多么不可能成真。

    看似不可能存在的物事不止一次出现在耳语者的身边,神秘的无比真实地环绕在我们身边。即便无法得知“现实”的存在,但在“神秘”确实存在时,它就是现实。预知、巫师、魔纹使者、灰石强化、以及恶魔召唤,当这些切实出现在眼前时,除了接受之外,没有任何装聋作哑的必要——即便最初加入耳语者时,聆听八景的预知,仅仅以一种爱好和欢乐的态度去追逐不可测之物,但足够多的时间和事件足以让大家知道,这种看似游戏的行动,可不是闹着玩的。

    森野召唤恶魔成功了一次,就让白井差点死掉,同样是看似“不可能”的东西,时间机器在人类心目中的可比恶魔大多了,而一旦有所差池,其造成的后果和影响也绝对不是“恶魔肆虐”这种程度可以相比的。

    在目睹了“神秘”所带来的便利和灾害之后,无论某种物事看上去多么不可能存在,但在尝试去证明其存在时,必须以假设它存在,并作出最坏打算的态度去对待这种行为。

    八景的慎重有必要。而且理所当然。不只是她,其他人也终于从脸上褪去那份惊讶,以一种面对严重事态的态度去对待近江即将进行的实验。

    “完全不需要。放进微波炉里,然后关好箱门。”近江平静地将香蕉扔到八景怀中,“第一次进行实物测试,并不一定成功。”

    “成功或者失败。最坏的情况会是怎样?近江,你有做过评估吗?”白井严肃地问道。

    “不用担心,如果成功,也仅仅是香蕉回到它原来的位置,如果失败了。最多也就是微波炉爆炸,而爆炸并不会产生更大的连锁反应让灾难扩大。”近江一边说,一边提起微波炉,走进不远处升起的圆柱型隔离箱中,将微波炉安置在为了这次实验改造多次的基座上,她对我们说:“我为这次实验做了充足的准备。”

    “八景,没有预言吗?”白井转头问道。

    “没有,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没有危险。大家的直觉如何?”八景环视诸人。在无法取得足够情报和数据进行评估的情况下,直觉一向是耳语者成员的第一选择,而并非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收集情报和数据,这种做法在耳语者成立之后从没有一次被提出异议,因为,耳语者的每个人。都拥有极度敏锐的直觉,也极度相信自己的直觉。

    除了预言之外。用直觉来决定行动和计划——几乎是第一时间,所有人都对近江的时间机器测试作出表态——这次实验没有问题。

    “我想。我们需要一点运气。”咲夜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自从她听我讲述了统治局冒险者抛硬币测试运气的故事,似乎就喜欢上了这种做法。她将硬币抛起来,覆盖在手背上,“正面是成功,反面是失败。”不过,在她开出来之前,每个人都直接用直觉预测了结果——正面——最终答案也如是。…,

    在直觉面前,这种抛硬币猜正反面的行为就像是毫无决定性的杂耍。

    尽管如此,这种毫无必要的行为仍旧让咲夜感到高兴,她捏起拳头,打气般用力说:“近江,一定会成功的!”

    近江在善意目光的包围中微微勾起嘴角,洒脱地耸了耸肩膀:“我也这么觉得。”

    八景将香蕉塞进微波炉中,关上门,和近江离开隔离容器,容器的门随之紧闭起来,并释放出一股白色的冷气。嗤的一声,房间的温度刹时降低了。我们都不明白,为什么做这个实验还要排放冷气,但实验到底该怎么进行,只有近江才理解其中的奥妙。我们能够做的,仅仅是相信她,支持她。

    尽管用直觉做出决定,关键物品也放在隔离容器中,不过,透明的容器看起来给人的感觉有些脆弱,每个人第一时间远离了容器,跑到沙发后,要求近江升起防护墙。近江脸上露出微妙的表情,不过,防护墙最终还是升起来了。我站在近江身旁,伪速掠能力开启,随时准备着意外的发生,尽管,直觉告诉我,根本不会出现什么严重的意外,而我也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

    近江敲击了几下键盘,相关系统开始初始化,进条平稳地推进,机械的倒计时声从十秒开始计时。每播报一次数字,我都能感受到相当复杂而混乱的情绪一点点,无法控制地挤出来,然后被脑硬体删除。房间里好似时间停止了那般安静,甚至能够听到不整齐的呼吸和心跳声,十秒的时间既让人觉得太块,也让人觉得太慢,焦躁、紧张和期待,让不断分泌出来的唾液的味道变得古怪。

    随着如同起跑的鸣笛声,隔离容器的红色指示灯终于亮起,一阵类似电流杂音的声音开始缠绕每一个人的耳朵。杂音的音阶不断上升,最终变成沉闷的宛如滚雷的轰鸣,蓝色的弧光从隔离容器的外壳弹了出来,先是一根,几个呼吸后,就变成了许多根,宛如触手般四下飞舞,片刻后电弧的长度就涨到了四米左右,擦过地板时,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滋滋声。地面并没有如想象中那般被电得焦黑。扩散的微弱电流让衣物和毛发都竖了起来。

    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咲夜,她拼命搓了搓手臂,用小动物般怯生生的目光朝我和近江望来。眼神中裸地表达着她的抗议——现在的状况一点就不像近江当初说的那样简单。

    “隔离容器没有起作用?”我不由得开口向近江咨询眼下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没起作用的话。那些电弧起码有一米粗。”近江的表情没有任何动摇,她扫了一眼电脑屏幕,说:“现在,整个城市三分之一的电量都集中在这个装置中。在微波炉中制造一个类似粒子加速器的微型环状加速回路,尝试制造一个黑洞。”

    “这么大的消耗不会被供电方察觉吧?”

    “不会,这些电流不经过城市电路系统,毕竟,就连工厂的电缆也无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通行如此巨大的电流。”近江顿了顿。说:“不过,为了现在这一刻而架设的线路会在事后被找出来吧,就算那样,也不可能被他们顺藤摸瓜到这里来。建设机器的拆除速度可比那些人要快得多。”

    她的话音落下没多久,电脑屏幕出现闪屏,然后弹出了警告框。…,

    “要开始了!”近江沉声喊道。

    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集中在餐桌上,香蕉梗上被掰了一根的地方,就算眼睛一眨也不眨也无法看清那根香蕉到底是如何恢复的。脑硬体也好、义体也好。原生体也好。直觉也好,感知也好,无论从什么角度,都无法察觉到过程中有出现任何异状与征兆。仿佛那片香蕉原本就是完好的,它一直静静地搁置在餐桌上。

    猛然间,我的大脑和脑硬体产生了巨量的资讯交流。无数警告框如同中了病毒一般,不断在视网膜屏幕中叠加。我觉得自己好似在一种巨大的加速度下。身体产生了类似失重的不舒服,又像是刚度过一场极限危机。一阵巨大的空虚紧紧抓住了心脏。

    是错觉吗?仿佛在某一瞬间,时间暂停了。

    不,也许应该说,一段时间在那一瞬间消失了。

    即便在无比汹涌的负面感觉中,我也没有闭上注视香蕉的眼睛,视网膜屏幕彻底被警告框掩埋,香蕉没有一刻离开肉眼视野。

    警报声从歇斯底里的状态陡然停息,伴随着声音的消失,整个房间似乎被冻结了。

    从思维开始解冻,被掰走放入微波炉中的香蕉,如今正连接在餐桌的香蕉梗上,只是,它呈现出玩具般的绿色胶状。

    “发,发生了什么事?”森野的声音打破沉默,“实验……”她顿了顿,声调尖锐起来,“实验完成了?那是什么?”

    就如同森野的声音一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茫然又震惊的氛围,在沉默中,近江开口了,用一种无比冷静,无比坚定的声音宣告着:“实验结束了,我们成功了,这就是时间机器!”

    “啊?啊!”咲夜似乎都不知道该如何发出感叹,直愣愣地凝视着餐桌上的香蕉站起来,然后木然将目光转移到隔离容器上。从圆柱状的容器上散播出来的电弧和杂声正退潮似的落去。

    “实验完成了?”随着隔离墙的落下,其他人脸上也带着不知道该如何发表看法,呆滞了般的表情。

    “什么时候完成的?”八景茫然地环视其他人,“刚开始就结束了?”

    “那个香蕉……”森野张大了嘴巴凝视着变成绿色胶状物的香蕉。

    现在,在这个房间里,仿佛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问题想要问,,又不知道到底该说些什么。

    过了半晌,他们对视一眼,终于将提问权交给八景。

    “我根本就没感觉到……”八景顿了顿,“实验进行的过程,有谁看到了吗?”

    众人面面相觑。

    “我没看到,但这本身就是实验成功的证明之一。”近江冷静地回答道,“在实验进行的过程中,一段时间被删除了,不过,似乎仅仅是实验进行过程的那一段时间……真是令人意外,我以为会回到森野掰断香蕉之前的时间段。”她顿了顿,说:“这和线理论不相符。如果只是回到了实验刚开始的时间段,香蕉应该还在微波炉里,而实验在我取消之前应该继续下去才对。可是现在……”

    所有人都顺着她的目光再次看向餐桌上的香蕉。的确。近江的理论基础“线”是耳语者中每个人都知道的,,现在的情况。似乎香蕉的时间和我们的时间被分割开了,这在将整个视为一个整体,整个的时间线也是一个整体的线理论中,根本就不可能出现。…,

    然而。如今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们回到了实验开始的时候,而香蕉回到了被掰断之前,而且呈现出绿色胶状物的状态。

    在这个过程中,只有我是与众不同的。

    是的。正是这个实验,让我比以往更加深刻地察觉到自己的与众不同。

    在近江正准备审视电脑中的数据时,我对诸人说:“我的记忆没有消失。”近江的手顿时凝固了,她宛如生锈了一般转过头来,其他人也以一种茫然的神情将目光集中在我的身上。

    “你……说了什么?阿川。”

    “我说。”我深吸了一口气,“我的记忆没有消失,我还记得实验的过程,那些发生过的事情都在这里。”我点了点脑袋。“就像近江说的那样。我感觉到了,时间段消失的那一瞬间。”

    充塞视网膜屏幕的警告框不断被删除,自检重新开始,时间跳跃的过程中所产生的负面感觉就像是无法删除的错误数据一样,连脑硬体似乎都无法在段时间内消除。那种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感觉,就像是顽固的锈迹。让脑硬体的运转效率明显降低了。

    这是记得一切的代价吗?我不知道,。这个代价也许是值得的。

    “到底……怎么一回事?”八景的胸口剧烈起伏着。

    “也许是脑硬体的关系。”我说:“在时间回溯的过程中,我的大脑和脑硬体产生了大量的资讯交流。也许,正常的大脑无法记录失去的时间,,脑硬体却做到了。”

    “我需要这些资料,阿川,马上将这些数据转录出来。”近江猛然抓起数据线,不由分说插进我的后颈插口中,立刻在键盘上剧烈敲击起来。大量数据好似被水泵抽出般流入电脑中,让我有些晕眩,这在正常的状态是不可能出现的负面反应,但现在脑硬体的状态并不正常。

    “真,真令人吃惊。”白井上下打量着我,脸上震惊的表情仍旧没有褪去,“你没事吧?高川,不受到时间的影响……没关系吗?”

    “嗯……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沉吟着,“不过,事实就是如此,脑硬体的时间、你们的时间和香蕉的时间……被割裂了。如果是最初的线理论,我们现在所处的应该是不同的,也无法感受到彼此。到底怎么回事呢?”

    “不,如果按照最初的线理论,根本就不可能同时存在三条同时增长的线。”近江一边敲击键盘,一边插口道。

    我其实并不在意理论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虽然在时间问题上,我比较倾向线理论,但这个的基础本来就不合常理。对这个末日幻境来说,现实物理规则的确很重要,但更重要的,却是人格意识。对我而言,当前的状况无法进行解释,但也没必要去寻求解释,无论是多么高深的科学家,在无法感知现实的情况下,单纯在末日幻境中解析末日幻境,是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在某种程度上,对人格意识的集合来说,并不存在固定的“真理”。

    即便如此,无论结论多么不符合线理论,近江基于线理论的研究仍旧得到了实证,时间机器成功了。如果非要有一个解释,那么,比起线理论,以“近江的人格意识造就了这一切”更加让我容易接受。当然,对近江来说,也许是“线理论并不正确”,或者“线理论有待完善”的表现吧。

    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也就是说。我们根据理论进行的实验,却成功地驳斥了理论吗?”八景喃喃说着,噗嗤一声,哈哈大笑起来,“太有趣了,太好笑了。喂,近江,今天不是愚人节吧?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啊,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近江平静地说:“这是令人捧腹大笑,让人无法理解。”

    “果然,神秘学才是这个的真理呀。”八景擦去眼角的泪光,眼神炯炯发亮,“只有在‘神秘’的下,才能创造这如同奇迹般的结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