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81 清洁工3
    我必须承认,自称为“龙傲天”的男人即便没有“神秘”,以普通人的观点来说,仍旧是极富有魅力的男性。他的每一个眼神,一举一动,连声线和说话时的轻重急缓都能让人感受到与众不同的特质,这种特质以普通人的审美观来说,无论对同性还是异性都是十分具备诱惑力的。这种特质并不是文学中形容的那些“上位者”、“贵族”之类的气质,他自信,但又平和,既不高高在上,也不给人攀付讨好的感觉,无论是对视、聆听还是诉说,都给人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让人产生深刻又友好的第一印象。如果没有必要,大概很多人都十分愿意和他交朋友吧。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森野拥有和他类似的特质,不过,虽然森野是女性,在我的感觉中,却比面前这个男人更加直爽,因此总能交到许多朋友。

    我并没有在男人身上发现娇柔造作的痕迹,这种特质也许是天生的,经历了时光和俗世的打磨之后,比森野更加成熟,这也是拥有类似特质的两人之间最大的不同。

    严格来说,我没有追求女性的经历,无论是八景、咲夜还是近江,我们之间的感情都是在一种奇怪的状态下水到渠成。我知道什么是爱,但是,并不了解爱情,也不知道正常女性的情感和究竟会在何种行止中产生怎样的变化。不过,以过去观摩过的大量资料来判断。“龙傲天”的各种条件无意对女性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力。对于同样身为男性的人们,大概会羡慕妒忌,却不会因此产生极大的厌恶感。

    如果,我是正常人的话,一定会对这个男人产生好印象吧,他就像是能够让人将自己最好的梦想寄托在他身上的那类人。不过,尽管我能够用各种数据和学识解释他的优点,但正因为仅仅是一种数据分析,因此,我在注视他。聆听他的时候,既没有产生任何好感,也没有产生任何恶感。视网膜屏幕锁定男人的轮廓,呈现着大量的分析数据。一切都是冰冷而中立。

    我不知道锉刀的招揽是否会因为这个男人的介入而功亏一篑,不过,目前观测到的细节中,看不出她有任何动摇、退却或恼怒的情绪。锉刀很平静,我勾勒着她的心理状态,觉得她之所以产生这种放任自流的态度,大约出于无法判断招揽成功与否的优劣,无法立刻做下抉择,因此将一切交给命运的想法。

    和“清洁工”的回答一样,她并不需要对方立刻做下决定。无论对方做下怎样的决定,都无所谓好坏。

    “我不是她的朋友。”面对男人对清洁工的询问,在清洁工回答之前,锉刀平淡地抢先回答了:“但我希望她能加入我的队伍。”

    “队伍?”龙傲天微微沉吟,对清洁工说:“阮小姐,你真的打算继续在雇佣兵这一行干下去吗?”

    “为什么不?”清洁工反问着,走到床边将军装外套罩住只穿着内衣的。

    “你并不觉得厌倦吗?钱又不多,又危险……不,以阮小姐你现在的实力来说,现在的这些工作大概已经无法让你感觉到危险和刺激了吧。”龙傲天走到她身边。将手中的玫瑰轻轻放在床上,“你曾经说过,你只会这种工作,但是,我觉得你还有更进一步的发展。诚然。对你来说,现在的工作让你无聊又疲倦。所以,我一直希望你能够做点其他事情转换一下心情。”说罢,男人转眼看向锉刀,说:“我能知道您的队伍要进行什么任务吗?”…,

    在正常情况下,他的问题无礼又愚蠢,他肯定不是不了解雇佣兵事务章程的菜鸟。但是,他的语调和态度直白却诚挚,难以让人生气。

    “不能。”锉刀没有丝毫感情地回绝了。

    “是我失礼了。”龙傲天矜持地笑了笑,对锉刀说:“阮小姐对您的队伍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吗?”

    “不是。”锉刀毫不顾忌清洁工就在身边,直接回答道。

    男人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我靠着墙壁,掏出香烟点燃了。

    “这位先生是?”他问。

    “你不需要知道。”锉刀说。

    他没有因为的回绝而生气,只是略为尴尬,但却不份地朝我友善点头示礼。

    床边的“清洁工”我们交谈的时候,已经穿戴整齐了,正准备将一头长发扎成辫子,门外出现新的人影。竞技场的女性工作人员敲了敲敞开的门口,对清洁工说:“马上到你了。”并没有用上以示恭敬的用语,就像是叫一个陌生人那般平淡。

    虽然锉刀说,这里只要有钱就什么都能买到,但这种标准在同行中并非独树一帜,在拉斯维加斯这个俗称罪恶之城的世界里,几乎所有的大型地下机构都能办到,就目前看到的服务态度和质量来说,这个竞技场自然是不合格的,但是,这里本来就不是追逐商业化的平台,而大量的雇佣兵似乎就认准了这一点,每当大赛开始前,总有众多高手蜂拥而至,渀佛只有在这个竞技场里,才能进行最能体现自己能力的血腥比赛。

    “清洁工”已经是混迹这个竞技场的老手了,对这个简陋的房间和工作人员的态度根本不以为意。她将扎了一小半的辫子重新解开,手指插入发中充当梳子理顺了,从口袋掏出橡皮筋将长及臀部的发梢扎起来,但并没有系上匕首,只是将它插进裤管处的皮扣中,没有丝毫掩饰起来充当暗器的想法。

    我们的交谈没有再继续下去,尾随“清洁工”走出房间的时候。吊在最后的我顺手舀起那一大束玫瑰花。快要抵达后台大门的时候。其他人才因为花香和他人的目光察觉到我的行为,就连“清洁工”也朝我投来古怪的视线。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她除了阴沉之外,如此明显流露在外的情绪。

    “你舀这个做什么?”锉刀微张着嘴,随即带着哭笑不得的表情向我问到。

    “这是献给清洁工的,不是吗?”我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不过,我就是这么做了,在其他人再次开口前,将玫瑰花塞到“清洁工”的怀中,她好似凝固了一样愣在原地。我对她说:“听说你和摔角手的那一场战斗失败了,我不知道你之后是否赢过,但希望你这次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

    “清洁工”深深看了我一眼,抓住这束玫瑰。头也不回地走出后台大门。门外响起一阵热切的欢呼声,二分之一决赛开始了,“清洁工”的人气不再独一无二,呼喊她代号的声音,和呼喊她的对手的声音一样猛烈。

    我和锉刀没有立刻走出去,齐齐将目光聚焦在自称“龙傲天”的男人身上,在气氛变得僵硬之前,对方投降般举起双手,状似苦笑实则不缺自信地说:“抱歉了,我还打算看阮小姐获得最后的胜利。”

    说罢。毫无防备地转身踏出门外,不过,在我的视网膜屏幕并没有错过他微微紧绷的肌肤。…,

    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野外,锉刀才转头,带着调侃的笑意对我说:“看不出来,你追女人的手段也不差。”

    “是这样吗?”我耸耸肩膀,“只是身体自己动起来了而已。”

    “我觉得清洁工加入队伍的可能性很大。”锉刀一边说,一边和我并肩走出门外。

    我扫了一眼看守大门的女性改造人藏匿的阴影处,她仍旧呆在那个地方,无声无息就如同一个飘忽不定的幽灵。她似乎感觉到了我的视线。转过头来,虽然没有更多的表示,但我能清晰感觉得到,藏匿在眼部装置下的凝视似乎染上了机械般的冰冷。

    选手们正走上擂台,“清洁工”左手持着的玫瑰花束让观众们愕然喧哗。随即更加热烈地讨论起来。视网膜屏幕在对面的观众席上找到了龙傲天的“朋友们”,然后顺着他们带有八卦味道的目光找到了正分开人群。往那边汇合的龙傲天本人。而这个时候,我和锉刀的座位已经被人占了。

    “有看出点什么来吗?”锉刀问。我知道她的意思,但只能摇摇头,表示同样没有在那个男人身上找出大不妥的地方。

    “如果真的是伪装的话,他的真实身份一定很不得了。”锉刀说到。

    和锉刀对战的女战士是第一场获胜的白人女性,两位身穿军服,技艺精湛的女人即将展开血腥的搏杀,这让观众们更加热血上头,疯狂的叫喊和挥舞的手臂从两人上台后就没有停止。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分辨出来,无论长相、身材和打扮都没有太多特色的白人女性所收获的激励相对弱了一些。

    “你觉得清洁工能赢吗?”我对锉刀说,通过连锁判定能力的延长感应,视网膜屏幕重组了擂台的影像,透明的空气被特别标注出来,拥有毒性的无色无味的微小粒子正藏在气流向四周扩散。

    “清洁工知道这个女人的舀手绝活,一定早就防备。”锉刀说:“使用有色味的剧毒是被明文禁止的,如果是无色无味的毒气,那么只要摒住呼吸就可以了,那种毒气很难透过皮肤产生做用。关键在于,处于激烈运动状态下,很难长时间不进行呼吸。这个女人上一场的对手,那个印第安女人的战斗风格先天受到毒气的克制。所以,胜利与否的关键就在于是否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解决战斗,而清洁工的速度一向很快。”

    正如锉刀所说,战斗打响之后,白人女性试图拉开和清洁工之间的距离,不过,清洁工不仅拔刀的速度很快,突进的速度也给人一种锐利的感觉,一个大趟步就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在白人女性即将脱离攻击范围前,清洁工掷出手中的玫瑰花束,迫使心中惊疑的白人女性因为闪避而缓了一缓。随即。她手中的长刀如疾电般闪出,因为角度的缘故,刀影在聚光灯的照射下比上一场更加明晰,一条亮弧骤然乍现。

    />拔刀之后没有再如上一场那般立刻收回鞘中,因为,对手没有死掉。

    在千钧一发之际,白人女性仍旧摆脱了长刀的攻击范围,狼狈地在擂台上打了个滚。清洁工没有追击,手持长刀站定。在她的前方,被刀锋斩破的玫瑰花束洒落了一地。花瓣徐徐飞舞着,如同涂了一层殷红的血。

    当白人女性重新爬起来的时候,她军装陡然裂开,露出内里既有性征轮廓。也可被称之为胸肌的部位——相对面积来说,并不算十分高耸,但体积依旧很大,份量仍旧沉重,之前一直被束带紧紧裹住,如今束带被切开,就彻底跳了出来,让人觉得衣服被撕裂是胸部挣扎的缘故,而并非刀锋造成的。不过,视网膜屏幕放大了她的胸部影像后。可以清晰看到,那里并不是脂肪那般柔软,反而给人一种将脂肪都炼成了肌肉的感觉。…,

    再一个眨眼,一条血痕缓缓沿着军装开裂处在肌肤上浮现。

    从观众席上立刻响起一片呼哨声。

    白人女性的伤势不深,在视网膜屏幕中,伤口处的肌肉绷紧后,流血的速度大大降低,但是对“清洁工”的忌惮让她甚至没有遮掩暴露部位的机会。她弯下身体,如同一头受伤的雌豹,散发出比之前更加凶狠的七十。绕着立在中心的“清洁工”缓缓移动。上一场的战斗对她而言成足在胸,游刃有余,但是如今的对手却在一个照面就让她受创。在司仪的解说中,这还是她第一次与“清洁工”正面对上,尽管谨慎。却仍旧在片刻之间就吃了一个大亏。

    其实,我并不觉得身体裸露会对这个女人造成什么精神上的影响。反而是观众将自己的代入这场格斗,显得比擂台上的人更加激动。我扔掉烟头,用鞋子拧熄了,眨眼之后,白人女性压低了身子朝“清洁工”扑去。如果只是对峙不动的话,就算不呼吸,两人也能继续僵持一段时间,但是,如果任由“清洁工”出手的话反而会陷入被动,白人女性没有借助拖延时间来让毒气声效无疑是正确的选择。

    尽管如此,白人女性的格斗技一如她那中规中矩的特色,在面对同等级的对手时十分稳定,但是对于“清洁工”这种充满爆发力又带有个人特色的战士来说,无疑是十分死板的。

    “清洁工”没有过多的礀势,在她扑来时直接将长刀劈下,被白人女性用手套架住之后,不待锁死,就如同蜻蜓点水般从白人女性的双臂间穿了过去。白人女性刚侧头,颈部的动脉已经被挑开,鲜血急涌而出。就在这种一招失利的情况下,白人女性没有后退,反而欺进一步,用手套挡住架在颈边的刀锋,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不足一米。

    面的白人女性飞起的膝盖,“清洁工”同样用膝盖挡住,并借助相互作用力向后旋身而退,就像跳着华尔兹一般,飞舞的长刀如同片裙扬起,匹练一样的刀光在后撤的同时缠绕在白人女性身上。

    快速又飘忽的斩击,凶狠又直接的步伐,一个不断后退,一个步步逼近,几个呼吸内,金属碰撞的声音如落雨击瓦,接连响起。“清洁工”身上仍旧毫发无伤,白人女性却来不及抵挡几次刁钻的挑刺,非要害的部位不断喷出血线。当她停下追击的时候,的上半身已经伤痕累累,虽然伤口不深,但每一处都位于动脉处,不断流淌的鲜血将她的身体彻底染成了红色,脚步也因为失血而稍稍虚浮。

    若说要继续战斗也还是可以的,不过白人女性在拉开距离之后选择了放弃比赛。观众席上立刻发出嘘声和咒骂,不过,当白人女性离开擂台时,脸色一如往常的稳定,看不出有受到半点打击。

    “果然是她的作风。”锉刀点点头,评价道:“她太稳定了,这种风格其实不适合比赛,如果是在战场上的话,清洁工也很难从她手中讨到好处。”

    “清洁工”在对手认输后归刀入鞘,这样的结果似乎对她来说也完全可以接受。

    白人女性下台前,以不为人注意的小动作抖了抖手指,当她走出铁栅的大门后,擂台上的毒性微粒已经有大部分被中和了。

    “我觉得,如果清洁工不愿加入队伍的话,可以考虑一下她。”我说。

    “她太稳定了,没有特点,也不是天才,她之所以那么强,完全是因为努力的缘故。说实话,我从她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抵达‘神秘’的可能性。”锉刀摇摇头,“她擅长使用毒药,但是这些毒药对统治局的那些怪物又有什么用呢?就算是灰石强化者,也不是轻易能够被这种程度的毒药打倒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