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86 颠倒城
    八景没有找到管理这些偷拍录像的人和设备,她只是追踪针孔摄像机的信号抵达了保存这些录像的源头中将这些资料拷贝出来。毫无疑问,如果对方没有联网,这些资料是无法被盗取的,然而,问题在于,即便是总部那些被近江改造过的工具也无法从网络上定位记录设备的具体位置。而且,在对源头的监视中,没有发现任何人为操控的痕迹。也许是管理者不在那里,也许已经没有管理者了。

    比起龙傲天一行,记录和保存这些影像的东西——无论那是人还是别的什么——更像是幽灵,一个连物理实体都无法确定,只是作为资讯集合体呈现的幽灵。我们也无从知道,它最初的目的是什么,单纯是享受偷窥的乐趣?还是为了监视某个人或某种行为?亦或着是为了保留证据报复社会?

    八景对解开对方的真面目抱以浓厚的兴趣,但我只对这些异常情报本身感兴趣,并不在乎监视者到底是什么人,以及他的目的为何。

    这些录像是昭示的“异常”也许正是龙傲天一行选择在这个酒店,在这个房间刻画魔法阵的原因。

    之前已经说过,我对他们的行动很有兴趣,所以,现在也不打算制止他们。反正无论他们做什么,都不会让未来变得更差,而阻止他们也不见得会让未来变得更好。如果他们的行动能够让我进一步确认“精神统合装置”的实体。那就是在好不过了。

    我收起视网膜屏幕中的录像。确认抵达的楼层之后进入走廊,按照酒店结构的布局,安全出口正好位于和电梯相对的另一边,我沿着走廊抵达拐角,但没有走出去,视网膜屏幕中的监视窗口显示,那名龙傲天队伍中的女仆正推门而出。她手中提着塑料桶,里面搅拌着浓稠的红色液体,其中有许多杂物沉沉浮浮。她抓起刷子,将这些夹杂着异物的红色液体刷在墙壁上。动作优雅、娴熟而连贯,就像是在用特殊的文字书写着一行行诗歌。

    “哦——希伯来文吗?”八景很快又推翻了自己的判断,抱怨起来:“什么嘛,简直就是乱来。”

    “怎么回事?八景。”我问。

    “他们用了十几种涉及‘神秘’的古老文字和符号。其中有三种和我认识的似是而非,我能肯定至少有一种是自创的伪物,根本就无法解析这个魔法阵的具体内容,太混乱了,简直就像是将一大坨动物、昆虫、化石骸、现代人、山顶洞人、未来人、超能力人和外星人的大便混成一团。”八景好似吃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呲着牙说:“我觉得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我真是好奇,他们到底是怎么找出这些零件拼凑出这玩意的,这一点都不科学。”

    呃,“神秘”本来就不科学。

    “不知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但能够产生效果就足够了,以结果来判断过程是否正确,这本来就是神秘的一种特质,不是吗?”我安慰她道。

    “说的也是。”八景叹了一口气:“只是,每一次看到这些野生动物的成功,总让学院派的我感到悲哀。”

    我闭紧了嘴巴,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接这句话。

    “他们出来了。”八景突然将话题转开,让我松了一口气。

    龙傲天一行人陆续走出房间,包括仍旧在走廊上干活的女仆。所有人都出来了。这时,附近房间里也有客人走出门,不过,他看上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已经被女仆涂抹得大变模样的走廊,也没有朝走廊上的其他人投去一眼。他最初嗅到了那股血腥的刺激味道。但在他将手掌抬起来,想要掩住鼻子的时候。神情一下子放松下来。…,

    接下来,他好似什么都没发现般,自然地离开那段走廊,就连和女仆擦身而过的时候也像是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存在,双方的行动泾渭分明,如同身处在平行的次元中。

    我靠在墙上,客人转过拐角,路过我身边的时候,他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但很快就若无其事地走向电梯。

    “真是厉害。”八景说:“就算集中注意力,也只在他们出门的刹那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之后,无论怎样都无法留下印象。”

    女仆停下最后一笔,以她们刻画魔法阵主体的房间为中心,在走廊上延长出来的符号、文字和纹路大杂烩就像是两条盘踞在走廊两侧的触手,尽管是静止的涂画,但那些交错起伏的线条,给人一种波动起来的错觉。如果只用肉眼去观察摄像头拍摄下来的画面,就会感到那条长廊如海藻一样攀付在礁石上,随着血色的波涛抖动着身体,一旦专注盯久了,就会产生恶心感。

    “主人,已经完成了。”就算穿上娟织着蕾丝的轻柔女仆装也无法那股硝烟味的女仆将双手放在胸腹上,毕恭毕敬地朝男人鞠躬行礼。

    “现在就要测试一下效果吗?”一直冷着脸,没有半点表情的秘书打扮的女人说。

    “都到这一步了,还有什么没准备好的吗?”黑色西服,保镖一样的女人摘下墨镜,掏出眼镜布擦了擦,“我觉得不需要测试了,随时都可以开始。这个恶心玩意的启动根本就不需要固定的时间,不是吗?龙。我片刻都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大家呢?都是这么认为吗?”龙傲天的目光从周围七个女人的脸上一一转过。

    女人们沉默着,用信赖的表情注视着身为核心的男人。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龙傲天笑了笑,“我也很想知道,一直在召唤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说罢。他摘下右手的白色手套。一抹刀光割过,指头渗出血迹。而他便将这血迹如同在契约上按下指印那样,转身朝房门按下。

    一股清晰的力量在走廊上掀起狂岚,伴随着巨大的冲击感,汹涌的气流就如同脱缰的野马,沿着走廊疯狂奔驰。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这股狂潮就从我身边呼啸而过,强大的风压几乎能够将一个孩子吹倒在地上。如同有无数的手在疯狂拍打房门和玻璃窗,咣咣作响的声音一度连风声都吞没了。

    八景传来更多的针孔摄像头拍摄的画面,从中可以观测到的其它房间都被这股狂暴的气流渗透。挂钟在摇晃,杯子被吹倒掉下来,挂帘、被单和衣物漫天乱扬,甚至可以看到一人高的旋风。还呆在房间中的客人们大吃了一惊,不知道如何是好,片刻后有人尖叫,然而声音钻入走廊就变得虚弱。

    无形力量的奔流和这股力量掀起的飓风从每一丝缝隙中穿过,从这个层落分成两路,向上和向下蔓延着,随着一片充满节奏感的崩碎声,走廊上的窗户就像是被吹得涨破的气球,接连破碎,碎片纷纷朝建筑外溅射。停留在走廊上的人们慌慌张张地东奔西逃。但他们很快就发现酒店中根本就没有一个所谓“安全”的地方。就连变故初生时一头雾水的保安们也都不知所措起来,因为这些现象就如同突如其来的天灾,想要将其视为恐怖分子的破坏行动,也无法找到罪魁祸首。大规模的爆破沿着每一个层落扩散,整个酒店大厦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烟花阵列。…,

    每个人都觉得这栋大厦要塌了,唯一的好消息是,无论是呆在房间里,还是身处走廊和电梯中的人们在承受着惊惧压力的同时,并没有死亡的个例,最多就只是受了点轻伤。他们相互依偎在一起。渡过了力量扩散时最狂暴的那一段时间,在汹涌的气流通过破碎的窗户向外泄出之后,大厦中弥漫的压力正在减弱。

    不过,就在人们稍微宽心的时候,有人发现大厦中的光线突然变暗了。这是毫无道理的现象。如今正接近太阳最为猛烈的午时,走廊玻璃破碎之后。本应有更重足的光线。然而,身处大厦中的每一个人都逐个开始意识到,一大片阴影正要吞噬他们的安身之地。有人惊呼起来,指着外面的世界,很多人随之望去,那些原本光鲜靓丽的色彩正在褪去,就如同洗涤了无数次,再扑上一层蒙蒙的灰。随着时间的流逝,肉眼中看到的一切,都给人一种正在快速“衰老”的感觉。

    八景那边的信号变得不稳定起来。

    “通知阿夜和锉刀,如果得到席森神父的情报后我还没有出现,那就不要等我了。”我在信号中断前发送了这样的信息。

    黑暗的帷幕从天际滑落,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除了大厦里的灯光,外面已经如夜晚一般,甚至还在朝着更加黑暗的深渊滑落。至此,所有联通外界正常世界的信号都已经中断。

    在我所在的走廊,已经有人一脸紧张地悄悄开门,探头扫视了一番,确认安全后走了出来。

    我急步在走廊中移动,观测着窗外的世界。原本就在走廊上的人们相互搀扶着站起来,颤抖着靠近破碎的窗户,想要弄明白现在到底是怎样一个状况。然而,就算靠在窗户边,也再无法看清大厦外的物事了。包括我在内,无论用什么途径,都只能看到一片朦胧的黑,大厦内的灯光也无法穿透这层厚厚的黑色的膜抵达外面的世界,让人觉得就像是除了大厦本身之外的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

    世界陷入一片死寂般的沉默。在这片令人无法置信的沉默中,人们听到自己和旁人的心跳、呼吸、以及索索的风声。这代表着生命的声音汇聚在一起,才能让冰冷的心染上一丝暖意。

    人们彼此间挤得更紧了,我和他们听到了一些沙沙的声音。

    外面在下雨,伸出手能够感到丝丝的凉意沾在手掌上,可令人惊疑的是,这些凉意竟然是从下方射上来的。在每个人都面面相觑的时候,外面传来闷闷的雷声。随后就是割裂外界黑色帷幕的闪电。不少人顿时惊呼起来。因为,借助这阵阵的闪电,他们终于看到了自己身处的到底是怎样一个状况——闪电是从大厦下方划过的,被闪电割破后,露出紫红色伤痕的云层也处于大厦下方极远的地方,在闪电照亮视野的一瞬间,能够看到自下而上的射来的雨丝——是的,天空就在脚下,原本是地壳的地方。人们一脸茫然地,本能朝上边望去。然后,他们看到了横亘在大厦顶上,一望无际的大地。

    城市并没有消失,只是建筑群如这栋大厦一样。天地颠倒了过来,悬挂在头顶的大地上,它们的轮廓只在闪电掠过脚下的时候才会浮现,伴随外界光芒的消失,便又重新被浓浓的黑幕掩盖。

    “what-the-**!”有人喃喃自语,但这无心的脏话,正代表着每一个意识到这个诡异处境的人,心中第一时间浮现的东西。…,

    不止是身处大厦的普通人们,就连这场异变的始甬作者“龙傲天”先生和他的女部下们也一时间没能回过神来。他们似乎同样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大场面,也似乎根本就料不到会出现这种事情。他们比普通人更靠近窗口。俯着身体向上下眺望了一轮,随后彼此面面相觑。

    “龙傲天”先生的脸色急剧变化,最先发出惊叹的笑声:“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真是太震撼了,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也就是说,我们成功了?”女保镖看向其他人,仿佛要大家确认后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这不是幻觉吧?”

    “不,应该不是幻觉。”女秘书将伸出窗外的手掌抽回来,舔了一下上面的雨水。“可是,现在又该怎么办呢?外面变成了这个样子……整个世界都完蛋了吗?”

    “嘿,我说,摔下去的话会变得怎样?”仍旧趴在窗口俯瞰下方天空的另一个女人问到,她身穿普通的衬衫和牛仔裤。衬衫下摆在肚脐上打了个结,衣襟敞得很开。连只托住胸部圆弧三分之二面积的黑色胸罩都露出小半,在宽大的腰带上别着两个枪套,看样式是两把巨大的左轮。一阵风扑面而来,她连忙按住自己头上的牛仔帽,将身体缩回来,靠着窗下的墙壁滑坐在地上。

    其他女人都将目光集中在龙傲天先生的身上,男人搓了搓下巴,摊开手说:“我也不知道。”在这些女人的目光变得灼热起来的时候,他赶紧补充道:“总之,变成这个样子之后,我对那个召唤的感应越来越强烈了。”

    “到底是什么在召唤你?召唤你的东西在什么地方?”女保镖追问到。

    “在没见到之前,我又怎么可能知道呢?”龙傲天眺望着头顶上只在闪电的刹那才会浮现的大地,一瞬间刺亮的光芒将他的身影牢牢钉在后背的墙上,“我只能说,它在这里,但距离我们还很远。”他指着一个方向,对所有人说:“我们要一直往那边走。”

    “走?怎么走?”女秘书冷声说:“现在的情况谁都无法预料到,我们之前所做的准备大部分都已经无效了。”

    女仆将刷子抛出窗外,目送它朝下方无限深远的天空坠落,她开口道:“重力方向也颠倒了,这把刷子会掉到宇宙里吗?”

    这个玩笑让人寒毛直数,但却引起两名军人装扮的双胞胎发出一阵阵低笑,她们的笑声就如同夜幕时分浸泡在沼泽中的雨林,阴森又黏腻的,让人不由得联想到电影中那些患有精神病的连环杀手:“真是奇怪呢,汽车没掉下来。”

    仿佛是被这句话提醒了一般,她们的话音刚落,便有沉重的呼啸声从上方滑落。在她们朝上张望的同时,大量只有轮廓的阴影从上方砸落下来,一眨眼就掠过自己所在的楼层,朝无尽的下方坠去。

    那看上去像是包括汽车在内,任何没有固定在地面上的物体。

    “知道吗?”龙傲天张开双臂,脸上露出拥抱世界的惬意,“在这里,我感受到了神的存在。”

    “神吗?”女保镖自言自语着,嘴角微微勾出嘲讽的弧度。

    “现在这种情况,乘坐飞行工具是最合适是的通行方法,本来在楼顶准备有直升机,不过现在应该也掉下去了吧。”秘书沉吟着,“我知道的距离这里最近的机库也在千米之外,也就是说,我们得爬到上面,倒吊着前进至少一千米。”她捏了捏鼻梁,看着自己手腕内侧的魔纹,无可奈何地说:“要是有飞行和控制重力的超能力就好了。不管怎样,到上边看看再说吧。二十三层,这里的电梯应该还能用。”

    “那么,电梯到底算是上升还是下降呢?”女牛仔打着哈哈说到。

    在他们一行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大厦中的灯光猛然熄灭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