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我想一直叫你老师
    北方大基地王者的陨落,这使得整个欧亚地区,甚至是北美等众多的区域,一瞬间轰动了起来。

    要知道,如全球最为巅峰的实力,也不过是六位王者,三十八天阶强者,而丧尸异体却远超出这个数目,可想而知,失去了这个王者,会有多大的损失。

    可是当听到是杀戮女王杀的,背后更甚至有着一个可能是根本不存在的圣者的时候,所有人却都是沉默了下来,不敢在说什么。

    可以知道的是,全世界都在猜测,猜测这个人是谁?

    但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担心,担心这个人的出现,改变了现有的格局。

    尽管末日降临,可危险和机遇是并存的,一旦这人真的有野心的话,他们现有的地位,必然瞬间不保。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担心这卫子青会威胁到他们的时候,卫子青和毒岛伢子两人却在甜言蜜语着。

    ……

    五年的点滴不是一时半刻能述说得了干净的,尽管,有着两人已经发生了关系,可是对于毒岛伢子来说,这远远不够,她要将这段时间的想念,让他清晰的感受到。

    卫子青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毒岛伢子的数数,脸上依挂着浅浅的笑容,一个原本不过是十八的少女,在短短的五年,却成成长为了被胆寒不已的杀戮女王,期间的辛苦,卫子青不需要去想,也知道。

    心疼,这是一定的,只是他又能怎么办?

    他,愧疚她了,而这并不能让自己回到过去,所能做的,只是在未来的日子,让她不再需要这般罢了。

    不过,卫子青心中却有着一个挥之不起的心事,显然,他这心事重重的样子,也被毒岛伢子看到了:“你有话和我说?”

    卫子青愣了下,他就知道,他瞒不住毒岛伢子,因为在他是一个瞒不住秘密的人,不管是对谁,都是如何,区别的,只是有人会问,而有的人,选择了不主动开口。

    说不说,这是一个单向的选择,因为卫子青清楚的知道,来到这个世界,有些事情,就注定要他坦白。

    想到这里,卫子青抬着头看着毒岛伢子道:“伢子,还记得当初,我的不迟而别吗?”

    听到这话,毒岛伢子愣了下,但还是点了点头,脸上挂着一抹温柔的神色:“你是觉得,当初的我还小,只是盲目的对你的感觉,误认为了男女之间的感情才……”

    “不……”

    听到这话,卫子青摇了摇头阻止了毒岛伢子,而后却是将目光看向那夜晚那一颗红色的半月:“那是因为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给你幸福,因为,我已经有妻子了,和你一样,她不是我世界的人,而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

    卫子青缓缓的将和小龙女相知相爱的事从头到尾的告诉了她,

    听着卫子青的话,毒岛伢子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没有再说话,脑海中只有卫子青那不断述说的话音。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在现实中,竟然有妻子!

    但,很快的,她就笑了,这笑意中带着苦涩和不安,看到毒岛伢子这般模样,卫子青脸上闪现一抹无奈的苦笑,他,能明白她的心,但他不知道的是她,会有什么样的选择。

    他想要去抱着她,却怎么也无法伸出手去,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沉默了下来。

    许久,毒岛伢子抬着头看着卫子青低声道:“你会带我走吗?”

    她的脸色已经很是平静,再也看不出任何的神色,但看着毒岛伢子目光,卫子青却是点了点头,语气充满着坚定:“会!”

    是的,会!

    这些年来,她是除了小龙女之外,让自己没有忘记过的人。

    或许开始并不是爱,可是在他知道了这些年她的等待,以及拥有了她的身体之后,他知道,他,不知不觉爱上了这个杀戮女王了。

    尽管自己知道自己是个人渣,但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听到卫子青的话,毒岛伢子那平静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抹微笑,她没有在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偎依在卫志强的怀中:“这就够了!”

    是的,这就够了!

    她不在乎名分,甚至,可以选择当一个情人,一个不得见光的情人,唯一的希望,就是能陪在他的身边,见到他,而这就够了!

    卫子青愣了下,显然没有想到毒岛伢子会这般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抱着的她的力度,却是紧了几分,这份情,太重了,重到让他有些唿不起气来。

    “你,不介意吗?”

    “不知道,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五年了,等了五年,我不知道还能等多久,父亲死后的我,除了高城她们,就在也没有亲人了,现在的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更何况,你不因该问我介不介意,而是应该问小龙女……”

    听到这话,卫子青没有在说话。

    “龙儿吗?是啊,她能不介意吗?尽管她说过,她不在意自己拥有别的女人,可是……”

    想到这里,卫子青摇了摇头将这念头甩掉,微笑的看着毒岛伢子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不能辜负伢子,也不能辜负小龙女,尽管如今已经伤到了两个女人了,但,这已经发生了,他所能做的仅仅只能争取不在去多伤她们的心罢了。

    毒岛伢子没有在说话,只是将目光看向了那一轮血色的半月,许久,低声道:“答应我一个条件好吗?”

    “什么条件?”

    “我想一直叫你老师?”

    卫子青愣了下,脸上闪现一抹不解:“为什么?”

    毒岛伢子没有在说话,只是嘴角却是泛起了一抹幅度,她不想告诉他,叫他老师,不仅仅只是因为他真的是自己的老师,也因为,这是属于自己和他独特的称唿。

    但更重要的是,她喜欢这个称唿,因为这个称唿,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是一种禁忌的刺激吧?

    看着明显不准备在说得毒岛伢子,卫子青笑了笑不在去说什么,称唿不称唿的,显然已经不在重要了,尽管这称唿有些尴尬,但她喜欢就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