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87 异度空间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当大厦陷入一片黑暗,到处传来惊恐的尖叫声。诡异的世界早已经让普通人的心脏不堪负荷,供电系统和照明装备在饱受未知力量的清晰后也像是快要报废了一样,可是,即便是摇摇欲坠的灯光,在让人心情紧张的同时,也多少能够给予光明的慰藉。而今,这些闪烁不定的照明彻底瘫痪,就像是将人们心中紧绷的弦扯断力量。在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中,视网膜屏幕观测到不少人似乎突然失去了力气,一下子坐倒在地上。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慌乱又不知所措的表情,他们希冀能够有人站出来告诉大家现在应该做点什么,可是又有谁能告诉他们现在该做什么呢?这不是普通的危机情况,不是躲起来或者逃离建筑就能万事大吉。仔细想一想,在没有任何清白,没有任何袭击者,大厦之外就是异常得难以形容的世界,无论是留下来还是出去,无论是行动还是原地不动,都没有足够的证据去说明好坏。这兼职就像是一场噩梦,除了祈祷它快点结束之外,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英明决策”。

    打火机和手机被点亮,人满自然而然聚集在一起,在荧光的包围中,就像是一片又一片的萤火虫。龙傲天一行七人终于和酒店中的普通人接触了。他们号召有心人行动起来,组建一支队伍到头顶上方的地面去。无论龙傲天用怎样的理由解释这个决定的必要性,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同意这个计划。但是他们并不需要带上全部的人,因为那一点都不现实,他们在志同道合的普通人中选出几个看上去身体强健,头脑清醒的人作为同伴,组建了一支二十人的队伍。这些人最年幼的也是高中生,最年长的有四十多岁,有几个持有枪械,大部分自认是运动好手,更有极限运动的爱好者。

    这些人并不是单单从这个楼层里选出来的。我尾随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登上安全通道的楼梯,在每一层的人群聚集区劝服对方。其中就有我之前在等电梯时遇到的三名日本特区女高中生,两人吃惊的是,被称为“学姐”的金黄色波浪卷和“晓美”的黑长直发身上都带着枪械。两人脸上丝毫乜有和其他人类似的震惊和惶恐。面对这唯一的现状显得十分平静,只有被称为“小圆”的女孩才稍微有点普通人的样子。

    这三个女高中生和其他人继而不同的表现固然引起了龙傲天一行人的注意,其他早先加入队伍的人倒是对此没太大反应,大写普通人脸上的表情似乎在告诉其他人。该惊讶的已经惊讶过了,就算突然跳出一个奥特曼或者怪物也不回让事情变得更糟糕了。

    龙傲天和他的女人们仔细打量了一下三名女高中生,最终仍旧同意将她们加入队伍。期间我监听着她们的谈话,从中判断出她们也是曾经接触过“神秘”,甚至是拥有“神秘”的人。

    只是,无法判断她们的神秘类型,看起来既不是巫师,也没有魔纹,身体更没有经过灰石强化,虽然带着枪械,心里状态很好,但从圣体素质的角度来说,仍旧和普通人没有太大的差别。

    瓦尔普吉斯之夜——她们在言谈中偶尔提及这个名字。八景和森也研究过的神秘学典籍中有提到过这个名字。在正常世界的现代。这是瑞典的传统节日,人们会在四月三十日的晚上举行狂欢,据说在这个晚上,生命和春天的力量将战胜死亡和冬天。而对于神秘学来说,这个节日的典故来自于一个古老的传说:每年四月三十日到五月一日之间的夜晚。魔鬼们和女巫们在布罗肯山山顶举行狂欢节。…,

    同样是举行狂欢,但是现代节日和神秘学解释体现着截然不同的绷直:关键在于参与者本身,到底是普通人还是魔鬼与女巫。不过,这种本质的不同在八景口中又有另一种解释:这种差异体现着人的两面性。魔鬼和女巫指代的是阴暗门面。

    瓦尔普吉斯之夜在八景的看法中,是一种形态的转换——参与狂欢的人们将在这个夜晚接触到“生命的魔性”。而在神秘学中,女性总是比男性更容易受到这种魔性的亲睐,因此,如果有什么“异常”发生,在女性身上出现的几率最大。

    所以,瓦尔普吉斯之夜也被八景称为魔女之夜。

    以八景的观点来联系着三名高中生和当前的异常环境,似乎可以的出一些有趣的结论——这三名女高中生如果真的持有神秘,那么,那种神秘大概可以称为“魔法少女”吧,他们似乎经历过许多类似的神秘事件,并且将当前的异状代入胃自己所熟悉的情况了。不过,严格说来,这种看法也谈不上错误,不同的神秘学分支对同样的情况有不同的名称和解释,“没有同意的理论,只有相似的现象”本来就是神秘学的让人着迷的地方。

    同样的,对于我认知中的“灰雾事件”,在不清楚统治局的事情,但却真正涉入其中,将至同样视为“神秘”的人眼中,一定也有不同的称呼吧。

    不过,就和“魔法少女”们认为当前出现的是她们工作范围的“魔女之夜”,“龙傲天”一行人认为是“称为神明的初始之地”,我也以自己的认知看待着这个异常的颠倒世界——这同样是灰雾时间的一种,一个大范围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但是,暂时无法确定,为什么在拉斯维加斯会有这么一个巨大的,似乎在本质上也和我曾经见过的其他大型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有些不同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而创造者又是什么来头?是末日真理教的杰作吗?是其他神秘组织的根据地?还是统治局在和恶魔、山羊教团的战争中遗失在外的残骸?

    龙傲天先生似乎也仅仅知道如何开启这里,但对更具体的情况同样一无所知。他也是被脑硬体判定为“疑似精神统合装置”的生命体,而他之前说过,他是受到了某种感召而来,这是否意味着,这个颠倒的世界藏匿着更多关于“精神统合装置”的秘密?

    大厦外的世界黑暗模糊,必然是因为充斥着灰蒙蒙的迷雾,既然打量的“微机胞”聚集在这里,那就一定会出现“恶魔”。说不定已经有恶魔混迹在这个大厦中了,我掏出香烟点燃。拔出左轮跟在继续上行的一行人身后,无论是我还是他们,在位置上彼此都无法直接用肉眼看到对方的身影。我聆听着他们的脚步声、交谈和呼吸声,他们聊的挺愉快。就像是故意用这种愉快驱除安全通道中黑暗有压抑的气氛。算上之前经过的楼层。想要抵达头上的地面还需要上行十八层,从一行人抵达二十层开始,留在走廊上的人数明显减少。十九层里已经看不到那些在走廊上相互依偎的人们,空荡荡的走廊一片狼藉。除了自己手持的便携照明设备,到处都是一片昏暗,空气中弥散着不可思议的味道,来自下方的闪电偶尔会刺破这层灰蒙蒙的帷幕,但在那一瞬间烙印在墙上的影子,更加增添了让人惶恐的气息。没有人的味道,本应按照群居的天性在一起的人们就这么消失了,走廊上也没有他们遗留下来的东西。客房的门紧紧关着,就算上去敲门也没有回应,有人用力撞开一些房门,结果房间里也没有人影,徒留下房间中被摔得乱七八糟的被套、枕头、衣物、被子之类物件。…,

    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房间里的摆设来看,原来的确是又人住在里面的。目睹到这片无法解释的诡异场景后。队伍里的一部分人有些胆怯起来,焦躁不安的气氛在队伍中蔓延,大家拼命开一些玩笑,不过,之前那些可笑的话题变得冰冷。让人们脸上的笑容好似僵硬了一样。

    我藏匿在阴影中尾随着这支队伍,目睹他们从充满憧憬到路出微微胆怯,走在同样的走廊上,有风夹杂着雨丝从窗外晃进来。身体和内心都开始变得湿冷,然后。这种负面情绪就会被脑硬体删除。我觉得只要还拥有人类的情感,受到人类固有认知的限制,无论如何控制,这种负面情绪都无法避免。龙傲天先生和他的女人们,以及那三个貌似魔法少女的高中女生也一定如此,这并非是上了多少次战场,杀了多少人,又经理过多少次神秘事件就能习惯的事情。人类,不,不止人类,正常的生命,都无法抵抗无知的恐惧。

    我目送他们再一次走进安全通道,弯腰从地上拾起一纸宣传广告,闪电掠过的时候,证件走廊都变成了紫红色,宣传搞搞上原本是酒店内促销饮品的宣传语,但我的视野却突然模糊了一下,那些字体开始扭曲起来,带着灰色的尾迹构成了另一种图像——像是某种文字,但又像是阴森的脸。这种连视网膜屏幕都没能免疫的错觉在一瞬间后就消失了,一切都仍旧正常,不过,谁知道呢?

    当队伍进入第十八层后,不仅除了自己一行的人类全都消失不见人,连建筑结构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最让人错愕的是,原本有固定位置的安全通道出入口,在每一层都会出现在不同的地方让人觉得有什么说不清的力量正在阻止大家继续向上移动。电梯已经停止运作,就算将电梯门用暴力推开,也只能望到连接上下方的隧道和缆线,无论向上望还是向下望,手持照明设备的光亮都会在十米之后被黑暗淹没。没有人提议沿着缆线向上爬,这让人觉得是十分愚蠢的行为,不过要继续沿着安全通道的楼梯前进,就必须先找到入口,出口和入口的位置已经分开了,这在原来的酒店里根本闷酒没这回事。

    更重要的是,大家都不知道,继续前进的入口到底会在什么地方,十八层的时候,它被安置在工作员工的房间里,十七层的时候,变成了杂物房,然后在十六层,他镶嵌在女厕所中。唯一让人感到安心的是,除了阴森诡异的气氛外,尚没有碰到让人大吃一惊的敌人——也许是人类,更可能是别的什么,总之,按照之前看到的一切,以及龙傲天先生有意无意的提醒。看似所有人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抵达十五层,有人发出惊呼声,其他人都吓了一跳,顺着那人目视的方向望去。那个男人是酒店里保安,他正趴在窗台边向下眺望。有人也作出相同的姿势。但并没有发现让他发出惊呼的东西。

    随后就是“啪”的一声,如同生猪肉摔在地上。

    “有人在上面,他刚掉下去了。”那个保安定了定心神,想大家解释道。

    “从窗外?”有人带着质疑的味道说:“我也听到了什么摔下去的声音。但是,从窗外是不可能摔在地上的。”

    他刚说完,有人调转了手电筒,亮光落在距离一行人不远处的门边,那里躺着一个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女人。他脸朝下。身体扭曲,不像是自然跌倒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风带来了一些不详的味道,她的身下有一层薄薄的液体向四周扩散。…,

    “噢,天哪……”一些女性捂住嘴巴,不过片刻,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已经失去了年轻的生命。为题是,她看上去是摔死的,也许就是之前发出的“啪”的一声,然而走廊顶部距离地面只有三米左右,更无法解释为什么保安之前看到的坠落人影是在窗外。摔死的女人和坠楼的人影以常理来说根本就是两码事。但不知道为何,大家似乎认定了这之间一定有某种关联,而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让人心惊肉跳。

    伴随着血液在女人身下的地板上扩散,连衣裙看起来是用她的血染成红色的。

    龙傲天先生最先走出人群。来到摔死的女人身旁,他用手机当做电筒照了一下女人所在位置的房门。门牌竟然生了锈,给人一种老旧的感觉,房间号码的镀膜已经脱落,无法确定具体的门牌号。

    到目前为止,这支队伍里最冷静的人无疑是龙傲天先生,诸如他的女人和似乎接触过类似神秘事件的高中女生也无法掩饰心中的动摇。他之前说过,自己在这个世界“感受到了神的存在”,但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将魔鬼替换神会更加信服。

    龙傲天将女人的尸体翻过来,拨开她脸上的长发,似乎发现了什么为题,视网膜屏幕中,他的身体微不可觉的僵硬了一下。但是,他很快就装作若无其事地站起来,表示什么都没有发现,这具尸体似乎就仅仅是一具尸体而已。

    其他人没有靠上去再次检查,相互催促着赶紧离开这个诡异的层落,他们重新上路后,我来到女人身旁重新检查她的身体。我解开她的衣物,摸索她的身体,探查扭曲的关节,确定死因和掩住她脸面的长发,观察她的长相,对比他的身材和着装,视网膜屏幕中自动弹出比较窗口,最后锁定了龙傲天队伍中的一个女人——想要记住这支队伍里的每一个人是十分麻烦的事情,但也许龙傲天也发现了,队伍中有和这个尸体一模一样的女人。无论身材、着装还是五官,就像是一个模子里映出来的一样。

    然而,这具尸体并不是幻觉,她确实存在着,对于龙傲天队伍里那个女人来说,她们之间又有什么联系?我怀着这个问题推开她身旁的房门,点燃大国际观察房间里的一切。门牌显得不自然的老旧,房间里的摆设也是如此,不过,在样式和种类上,和酒店其他正常房间里没没事不同。不过,在晃过墙壁上的挂钟时,我发现,视网膜屏幕上的计时和挂钟的指针完全对不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钟表已经停止摆动了。

    我按照这样的感觉推开其他房间一一验证,无论是电子式的还是机械式的,每个房间的钟表都已经停止运作。这种停止让人觉得并非钟表坏掉了,而是这个异常空间的时间似乎出了什么问题。

    当我觉得继续呆在这里也无法找到更多线索,打算追上前方的队伍时,不经意的回首间,突然发现那扇房门前的女人尸体不见了。我食指按住扳机,一边朝队伍前进的方向撤退,一边巡视周边,寻找那个失踪的尸体,知道我再一次追上队伍憧憧的人影时,才在来时的方向,被一层纱般的黑暗掩饰的走廊那边,看到一角在风中摆荡的红色裙子。

    裙角浮现在视野中,又消退进黑暗里,再荡出来的时候,一下子变成了比那薄纱的黑暗还要深浓的黑色。我眨了眨眼睛,已经变成一身黑衣的女体轮廓在走廊的暗影中变得更加清晰了。

    它似乎在眺望着我,又像是在眺望着我身后的那些人。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总之,知道我再也看不到它了,它也没有发动攻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