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94 黑暗英雄
    在龙傲天先生饱含真诚和歉意的声音中,有伤员有气无力地掀动了几下嘴唇,但动作十分轻微,也始终没能发出声音,我知道他们想说些什么,目睹到魔法少女变身的人并不限于能够继续前进的家伙,如果魔法少女晓美的话是真的,那么,不能移动的他们的处境将会变得更加危险,虽然现在勉强活了下来,但他们一想到接下来会是何等绝望的情况,一定心有不甘,满怀恐惧吧。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是想让大家都留下来的吧。不过,带着坚决的意志安慰他们之后,队伍开始向下一个安全通道的入口转移。

    我在龙傲天等人离开后走进房间里,环顾着满地的尸体和伤员,重伤又没有得到有效治疗的他们,痛苦、绝望、无声地呻吟着,挣扎着呼吸每一口空气,呼吸声仿佛被破坏的风箱,想抽气却不断传出泄气的声音。龙傲天的队伍中都是身经百战的雇佣兵战士,他们的身上不可能没有携带急救药物和设备,不过,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用在这些普通人身上吧。仅仅撕烂伤员身上的衣物,简陋进行了包扎,血迹已经快要渗满了布片,因为,伤口实在太大了。

    和复制体生命战斗,连骨折也算轻伤,更多是被子弹打穿要害,被斩断手脚,而且伤口宛如中毒了一般呈现僵硬的青灰色,实际所受到的影响,要比外表看起来的模样更加严重。虽然之前就已经用连锁判定观测这个房间里所发生的事情。不过。用肉眼目睹实景,其生动的程度完全无法相比。视网膜屏幕的圈形准星在他们身上移动,罗列着一排排不甚乐观的数据,这样的状态,就算做急救,使用正常药物能活下来的可能性也不到三成,这大概也是那些雇佣兵放弃使用珍贵的药物为他们治疗的理由。

    在我观察他们的时候,这些伤员已经又有几个彻底死去,还有呼吸的人只剩下三个,一个男性。两个女性,因为当初选择队员时,都以身体强健,至少有一技之长和求生知识的人为主。这三人还能活着,正是因为他们相比起其他人,在身体素质、战斗意识都高出一等的缘故,在视网膜屏幕呈现出现的数据中,这三人的身体比中年心理医生与黑人保安更加强健完美,意志也十分顽强,可惜,运气稍微差了一点。

    三人听到我的脚步声,头部好似断线了一般侧过来,我掏出打火机点燃香烟。火光在黑暗中照出一团光晕,他们回光返照般挣扎着爬了起来,大幅度的动作让伤口撕裂,在一阵阵稍微清晰了一点的呻吟声中,血流得更多了。

    “救,救救我……”女人靠着废墟一样的墙壁,状如牵线已断的人偶,发出模糊的哀求声,她的左半张脸血肉翻滚,连头皮带脸皮被撕了下来。左眼也耷拉下来,被神经皮肉吊在半空。

    “救,救救我……”另一边躺在沙发边的男人也如此说,他的腹部开了一个大洞,要不是被布片扎紧。恐怕连肠子都流出来了吧。

    ——救,救救我……这是在另外一侧。只能掀动嘴唇的女人,她没有什么外伤,但是就算不用视网膜屏幕,仅仅依靠肉眼从扭曲的肢体来判断,大概是骨骼粉碎,加上严重的外伤吧,脊椎也有了问题,半身不遂是最好的结果。

    “如果,能活下来的话呢……”我轻轻地,对自己说到。…,

    我不太明白,本该完全由脑硬体驱动的身体,本该及时删除多余情绪的脑硬体,却让这个身体自己动起来,受到一种似乎来自感性,又似乎来自更深层本能的力量驱使,让我没有第一时间跟上队伍,反而来到房间里。为了什么?人性?帮手?还是命运的启示?如果没有脑硬体的限制,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采取救人的行动,这一点我毫不怀疑,因为,我觉得自己就是那样的人。不过,如今的我看着这凄惨的景象,脑袋里却空荡荡的,只是如同冰冷的机械般纯粹地运作着。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些人面前。就在恍惚的时候,那个求救的男人死掉了,内伤沉重,已经发不出声音的女人,也比之前更接近死亡,微弱的呼吸随时都有可能终止。破相的女人仍旧在呻吟,她似乎只剩下这一个意识,除了反复地呻吟着,什么都想不到了。

    虽然仍旧想不明白,但我的身体终于开始行动起来,手深入怀中掏出一个银白色的扁盒,输入密码打开后,有冷气冒出来,里面放置着六管针剂。这是近江用白色克劳迪亚和恶魔殖生在我身上的血肉萃取的实验性药物,这个玩意是在对迷幻药“乐园”的反向解析中诞生的副产品,大概拥有和“乐园”近似的效果,不过完全没有进行过临床验证。本着物尽其用的想法,我从近江的研究室把这玩意带了出来。虽然是迷幻药,但是理论上同样有抑制痛苦,强化体质的作用,嗯……因为制作的时候,是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想要在最短时间和最快捷径达到和“乐园”类似的结果,所以副作用应该更加强烈才对。

    用上它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不清楚,也完全想像不出来。近江对我说:“虽然你用不上,但在外面应该会有用得上的人,给我把临床数据记录下来。”所以,现在要给这些普通人使用吗?本来,第一个实验品应该是更加强健的家伙,至少也应该有灰石强化者的程度。

    ——救命,救,救救我……

    好似听得到,又好似幻音一样的求救声如同幽灵一样悬浮在空气中,让这个房间的色彩和味道变得更加压抑了。

    “实验性的药物。想要活下来的话。就好好撑住吧。”我用自言自语的声音说着:“我可不保证不会更加痛苦。”这么说着,我取出两管针剂,快步走到更接近死亡的那个骨骼粉碎,内伤沉重的女人身边。我撩起她的长发,脸型和五官是亚洲人的轮廓,外表看起来的二十七八岁左右,本来黑油亮丽的头发,宛如漂浮着一股青灰色的沉沉死气。在我的手触碰到她的脸时,她似乎清醒了一些,无神的眼睛睁开来。让我看到那倒影在灰蒙蒙的瞳孔中,自己的身影。

    “祈祷吧。”我对她说到,将针筒扎了下去。皮肤给人的感觉如同牛皮一样又厚又硬,她的皮肤应该更加细腻。大概是受伤后才产生的异化。针尖穿透皮肤之后,淡红色的药剂自行流入静脉中。她的表情僵硬了一下,不过,身体完全没有反应,比起之前更像是生硬的人偶了。她就这么维持着僵硬的表情,在我将她的身体放平在地上也没有更多的动静。

    她的呼吸似乎也停止了,但这并不能说明她已经死亡。我将手放在她的胸口,感受到心脏的跳动正在逐渐增强,在视网膜屏幕中,她的身体数据波动得十分奇怪。也给人一种渐渐变得剧烈的感觉。我自然是不清楚她体内到底在发生些什么,不过,目前的情况来看,大概,也许,应该,还有一点生还几率吧?大概,也许,应该,比看着她却什么都不做更好吧。…,

    我带着纠葛的思绪。在脑硬体的作用下,平静地来到依偎在墙边的破相女人身旁。她有气无力地歪过头,努力想要把目光抬起来,也许是想看清我长得什么样。不过,那迷蒙的眼神。足以证明她的意识十分不清醒,这个时候就像是在做梦一般。“真可怜。”我抚摸着她被扒掉脸皮的。万分狰狞可怖的半张脸,垂悬在半空的眼球微微摆动,血红色的筋肉就开始抽搐起来。

    她的相貌是西方人特有的深刻轮廓,肌肤呈小麦色,从常开运动服里可以看到没有被运动内衣遮住的,经过长期锻炼而形成的六块腹肌轮廓,当然,如今也染上了一层死气沉沉的青黑色。“祝你好运。”我这么说着,将针剂扎入她的静脉中。下一刻,她的表情也立马僵硬起来。

    我不知道药效还有多久才能激起她们更强烈的反应,但是,既然已经做了,就要奉陪到底才行。龙傲天等人已经走出我的连锁判定观测范围,不过,也没必要慌慌张张地赶上去。从之前所收集到的情报来看,就算他们火力全开,想要离开大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何况,现在打头阵的是那三名魔法少女。虽然她们具备针对性的力量,但是,战斗意识的缺陷,会大大延缓队伍的脚步。我想,那位龙傲天先生在切实摸清丘比和魔法少女的底细前,巴不得遇到更多的战斗吧。所以,只要在足够的危机威胁到龙傲天和丘比时赶到就行,否则的话,再怎么观测那些女下属和魔法少女,也无法得到足够的和“精神统合装置”有关的数据。

    我一点都不着急,至少,在真正强力的“魔女”出现之前,不需要急着跟上队伍。

    我揪起沙发上的尸体扔到一旁,自己坐了上去。熄灭打火机之后,黑暗中只剩下烟头的火光闪明闪灭,黑暗的空间中漂浮着一股不可思议,捉摸不清的气氛,并不单纯是血腥残忍的味道。

    注射了实验针剂的两人在十秒后出现反应,她们的身体在抽搐,粗大的青色静脉如同蚯蚓般凸浮在皮肤上,皮肤表面的青灰色产生了霉菌一般的质感,随后出现蒸发现象,青灰色的蒸汽不断从她们身上蒸腾起来。她们身体的状态以及观测到的数据的确表明她们应该处于一种非常人能够承受的剧烈痛苦之种,然而她们那正在融化的表情却截然相反,最先是痛苦的,露出快要窒息了的表情,眼白也翻了出来,对此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继续观测和记录她们的影像,但是这种痛苦只持续了一分钟,之后她们脸部的肌肉渐渐松弛下来,瞳孔开始涣散,这种看似濒临死亡的外部体现和她们的身体数据截然相反。她们的身体数据虽然一直处于剧烈的波动中。但总体趋势是在往增强的一面发展。

    如同半睡半醒一般。迷蒙的视线偶尔转移到我的身上,之后就这么固定在我的身上了。从肌体的反应和观测到的数据进行判断,她们的身体仍旧处于剧烈的痛苦中,但是她们却开始浮现一种怪异的笑容,喉咙也发出咕噜噜的,仿佛有水含在其中滚动的声音。包括那个被我判断为至少会半身不髓的脊椎受损的亚裔女性在内,两人不约而同用扭曲的仿佛随时都会跌倒的姿势,摇摇摆摆地爬起来,站起来,起初站立不稳。还踉跄了几下,但很快就站定了脚步。…,

    她们下垂双手,随着走路的姿势摇摆着,头发垂下来遮掩住脸面。发出低沉的非人的吼声,感觉就像是恐怖电影里的丧尸。房间里的气氛自然也是十分阴森的,到处都是破碎的尸体,鲜血好似涂鸦一样,每当我吸烟的时候,就会被燃亮的火光映出模糊的轮廓。摇摇晃晃的,肉眼无法看清的人形刚踏入光晕的范围,下一刻就会消失在阴影中,不过,她们的确在向我靠近。

    我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意志诞生于她们的体内。这股意志驱使她们在身体刚刚恢复到可以行动的状态就做出这些动作。

    不过,在脑硬体的作用下,我完全感觉不到应有的恐惧。

    两位女性都浮现怪异的笑容,发出嘿嘿的声音,唾液不断从嘴角溢出,滴滴哒哒地掉在地上。这样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过了半晌,我才发现,她们两人失禁了,充满独特气味的液体浸透她们下身的衣物。伴随那不稳定的脚步淌了一地。

    她们走得十分缓慢,不过,在我没有任何动作的情况下,她们和我的距离越来越近,在我的香烟燃掉了一半的时候。她们终于走到我跟前。颤巍巍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我。在她们体内发生的事情。我其实并不十分明了,不过视网膜屏幕的数据显示,她们的身体正在快速恢复,而且,以这种恢复速度的趋势,完全会十分钟之内超越正常人的极限。伤口处中毒般的青灰色已经彻底消失,她们的皮肤变得失血般的苍白,又充满了轻薄透明的感觉,让人觉得似乎只是触碰就会破碎,但实际上,她们的造血功能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人,而肌肤的坚韧也同样如此。

    受伤的部位正在恢复,伤口没有结疤,最为醒目的破相女性的脸上,新的皮肤好似发芽一样重新生长出来。

    她们盯着我,眼睛睁得很大,瞳孔却紧缩在一点,眼白布满了血丝,就像是以瞳孔为核心四散的网。不过,我不觉得她们是看到了我,反而更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存在的东西——幻觉,这是必然的结果,因为针剂的成份就是那些善于制造幻觉的东西。她们那崩溃的表情,如同在幻觉中得到了救赎一般,伸出手想要摘取那个救赎之物。然而,手臂还没有伸直,她们的身体陡然失去了气力,如同断线的木偶般一下子跪在我面前,湿嗒嗒的下身喷出更多的液体,空气中漂浮的复杂味道更加刺激了。

    她们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哭泣一样,没有泪水,却更加扭曲,恐惧,让我心生不忍。这种不忍在被脑硬体排除的同时,我受到残余感性的影响,朝她们伸出手。

    “没办法,正常的药物无法救活你们。”声音好似来自第三人般,自行从我嘴里钻出来。自己是在道歉吗?我正想着,但下一瞬,伸出的手就被两人抓住了。

    她们好似要借助这支手为支点,将自己拉上来,想要更靠近我一些,从陆续搭上来的四只手掌中传来的力量,让我觉得就算是钢铁也能留下痕迹。然而,她们仰起来的脸,仿佛看到了光明和救赎一般,露出解脱了的笑容,让我再一次产生不忍的情绪,没有将手抽回来。

    真是的,明明用脑硬体限制了感性的我,还会产生这么麻烦的反应。感受着她们强有力的,仿佛抓住生命的稻草般的握手,我在一瞬间对这两只小白鼠一样的实验对象能够活过来产生了喜悦以及不忍抛弃的情绪。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会如此,是因为她们是这次事件里唯二被我救活的人吗?说起来,在统治局里救助了格雷格娅和崔蒂时,也产生了同样的情感吗?完全没有印象,我所拥有的仅仅是记忆罢了。

    不过,这样的情绪真的很麻烦,因为她们是超出了计划的存在,在计划要拯救的人中完全没有位置,仅仅是两个陌生女人而已。

    我觉得,这样的情绪肯定不是来自现在的自己,而是来自过去的某个“高川”,而那个“高川”一定是个老好人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