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85 闪灵资讯
    通过眼睛的观测,将和“龙傲天”一行相关的资讯输送到大脑中,然而却在某种无形力量的作用下,信息正标记为“无关紧要”,直到输入脑硬体进行二次加工后,才重新修正。我对目标物的注意力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涣散,又不断集中,如此反复,直到我将身体控制的优先权转交给脑硬体,这种针锋相对,令人头晕脑胀的冲突才彻底消失。

    这种直接干涉大脑的力量和白色克劳迪亚恶魔的幻觉能力十分相似,但是,强制侵入的限定不同,只要不去关注目标物体,就不会被这种力量侵扰,没有脑硬体的话,也就无法反抗,最终结果就是将信息判定为“无关紧要”。总的来说,这仍旧是一种性质温和,却又目的明确的力量。

    如果是其他拥有精神保护和大脑保护方面才能或超能的魔纹使者,想必会比我更加轻松吧。自己之所以产生负面反应,只是因为在资讯处理的时候,原生大脑和脑硬体的优先权设置让它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而已。

    在渡过了最初三秒的不适后,视网膜屏幕稳稳锁定了那个自称“龙傲天”的男人,直到他进入那栋高层酒店的大门,那种奇异精神力量影响才渐渐消失。

    他的背影图像被截留在视网膜屏幕上,在脑硬体完成初步分析后,视网膜屏幕在影像旁边弹出红色的警告框:

    ——疑似精神统合装置。

    精神统合装置?在那个男人身上?我有些愕然。昨天见面的时候。明明没有感觉,是因为他当时隐藏了力量吗?而且,令人在意的是,脑硬体解析结果只是“疑似”,也没有标注那个装置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能够入侵那栋高层酒店的管理和保安系统吗?”我激活了八景的头像,发出这样的信息。

    她很快就给出答复:“可以试试。”

    一分钟后,大楼的全息影像和监视器画面浮现在视网膜屏幕中。“龙傲天”一行人的特征十分明显,很快就在监视窗口中标记出来。那种奇异的精神力量对监视器没有效果,但是只要人眼观测到,即便只是监视器中的图像。大脑也会受到干涉。当他们准备乘坐的电梯抵达的时候,之前就一直在等待电梯的人们直到电梯重新开动,也没有向前一步,他们直接忽视了面前这台敞开电梯的大门。即便在“龙傲天”一行人分开人群走进电梯的时候,脸上也是挂着莫名其妙的表情,仿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毫无征兆地打了个踉跄。

    这伙人一路前行,就像一群存在于平行世界里的幽灵。

    “你们那边锁定了目标吗?”我对八景问到。

    “目标?哪个是目标?”八景回答:“我这里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检查一下刚刚从大堂左方启动的电梯。”我说。

    通讯的另一边安静了一会,然后,八景发来信息:“的确很奇怪,电梯抵达后,乘客都没有动静,看上去似乎不知道电梯已经抵达的样子。若是直接通过影像观察当时的情况,就连我也没发觉。但是。酒店安全管理系统的数据显示,的确有人乘坐了那一趟电梯。他们就是你要找的人吗?”

    “也许。”我说:“不过,他们是除了锉刀他们之外,我在拉斯维加斯第一次发现的神秘力量。”

    “他们的力量无法干扰机械性的物理设备,目前看来应该是精神性质的力量,他们是魔纹使者吗?”八景问。…,

    我将“龙傲天”一行人的影像重新在视网膜屏幕中调出来,一个个检查他们的手腕。“龙傲天”本人在昨天已经确认过并非魔纹使者,不过,看似他属下的六个女人中,有四个魔纹使者。两个是二级魔纹,对影像的身体细节进行解析后,脑硬体判断剩下的两人是普通人的可能性要比是灰石强化者的可能性更大。而且,无论这些女人的打扮如何,都残留有十分明显的军人特征。她们如同本能般的小动作和细微的眼神波动,都是经过长期战争洗礼后留下的痕迹。

    据锉刀说。“龙傲天”本人经常关注全女格斗,并乐于和这些女雇佣兵打交道,他的麾下已经收容了不少被总部视为种子的选手。这一点十分奇怪,毕竟,从各种理论和经验上,对比起雇佣兵总部的筹码,“龙傲天”除了自己本人的精英之处,所能开出的条件不可能让那些被总部视为重点观察和培养对象的选手动心。只要是打上种子标签的女雇佣兵,其心理和性格也不会简简单单就被区区一个男人套牢,和男人谈情说爱,享受性f福生活,与变成男人的收藏品或下属可不是同一回事。

    然而,“龙傲天”的确从雇佣兵总部的重点名单中挖走了不少人,而且,这些女人就像是被洗脑了一样,对这个男人言听技从,在忠心度上远远超出了现代人心理的正常范畴,就像是成为了某个宗教的狂信徒一般。

    这种看似没什么不妥,却处处流露出诡异气息的现象,在出现苗头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雇佣兵总部的记忆。然而,几经调查,都没能找出那个男人拥有神秘,接触过神秘的证据。

    不过,此时此刻,“证据”就这么毫无遮掩地呈现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我想,“龙傲天”根本就没有刻意隐藏过这些证据,在一个老牌神秘组织的下,也没有人能够通过普通的方法将和神秘有关的物事隐藏下去,只是,那股疑似“精神统合装置”的力量让那些明中暗中调查他的人对这些“证据”视而不见。

    精神统合装置——仅仅从这个称呼的字面意义上就能猜测它的力量性质。对于基础构架为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意识的末日幻境来说。人格、意识和精神层面上的力量,无疑是最本质的力量。本质代表着强大,对精神方面的干扰,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在这个世界是能够无限放大的。

    尤其,在这种力量有可能是“精神统合装置”释放出来的力量的时候。“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一样,在真正出现在眼前之前,都是只闻其名的“传说之物”,就连超级系色也无法知晓它们的位置和模样。

    比起从三十三区研究所中夺走的“人格保存装置”,脑硬体对“精神统合装置”的判断更为模糊和不确定。既无法确定它的样子。也无法确定它的效果,甚至不确定它的存在。标记为“疑似精神统合装置”的并非某个物件,而是整个“龙傲天”的身体。

    这究竟意味着,精神统合装置在他的身上。还是精神统合装置就是其本人?后面一种真是叫人匪夷所思,但几率并非不存在。

    在具体情报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和对方正面对上无疑是愚蠢的做法,然而,要验证自己的想法,除了抛出诱饵引出对方的力量之外,就只有亲身去验证它的存在。唯一值得高兴的是,脑硬体的存在无疑可以降低那种精神力量的影响。…,

    脑硬体并非单纯是这个末日幻境的产物,其在现实中也已经构造出本体,在根基上摆脱了“末日幻境中的一切。都属于人格、意识、心理、精神和生理活动倒影的物化呈现”的束缚。

    在那股精神力量贯穿整个末日幻境的构成基础,能够反向影响现实之前,它可以影响任何末日幻境造物,唯独不可能对我产生太大的作用。然而,就算是精神统合装置,理论上也不可能将力量扩展到那个地步。毕竟它本身只是末日幻境的虚构造物,也许其存在体现了末日症候群患者之间的某些连系现象,但同样要受到末日幻境现实构架的束缚。

    昨天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没有感受到这股精神力量,也没有得到脑硬体的提示。差一点就被他蒙混过去。如果这种力量真的来自于精神统合装置,鉴于精神统合装置的特殊性,一旦这股力量被滥用,很可能会给计划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因此。自然是越早回收就越好。

    无论如何,没有带咲夜来是正确的选择。我无法肯定她在灰色变身的状态下是否会受到这股精神力量的影响。

    我这么想着,在监视窗口中的龙傲天一行人走出电梯时,将烟蒂扔进垃圾桶中,起身朝高层酒店中走去。我并不赶着立刻将那个男人揪出来,查看他身上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亦或是藏着什么特殊的物品。他们掩饰自己的行为,即便是为了躲避雇佣兵总部的侦测,也意味着将要在暗中执行一些见不得光的计划。我对他们要做的事情有点兴趣。冥冥中有一种力量驱使我来到这里,碰到他们,这事儿可不仅仅是找到疑似精神统合装置的存在那么简单。

    龙傲天一行来到酒店二十三层靠近安全出口的客房,正常的监视画面消失了,也许是没有安置摄像头的缘故。我将房间编号告诉八景,让她在总部重新调整信号源,看看是否能够通过其它途径看到里面的物事。

    三秒后,似乎是通过针孔摄像头拍摄的劣质影像在视网膜屏幕中展开。没有声音,影像画面被圆形黑框圈起来,只能以俯瞰的角度,固定拍摄床铺上的物事。龙傲天和他的女下属们没有上床,他坐在床边对其他人吩咐些什么,只看到他摆动的背影,以及从侧边窗口照进来的阳光铺在地上的几个女性的影子。

    “就是他们吗?你要找的人。”八景好似很惊奇:“真是奇妙的感觉,之前明明见到过他们,但这个时候才想起来。”

    她的话让我察觉到,龙傲天一行人的“幽灵化”现象似乎消失了。是对方主动取消了,还是进入这个房间后,力量的效果受到限制?

    “这个摄像头……是酒店自己装的吗?”我一边向八景询问。一边等待上行的电梯。

    “在酒店的管理系统中并没有这个摄像头的编号。”八景的声音充满了恶趣味。“通过对信号源的捕捉和定位,我找到了这些东西。”说完,一张目录单传输过来,在视网膜屏幕中展开,上面全部都是用场景描述来记录的偷拍短片。目录中影像名称前方的数字编码被判定是房间号,大多数是这个龙傲天等人所在房间的编号,但也有小部分来自于其它房间。其中有未成年人禁止观看的**录像,也有正常客人的作息影像记录,八景正在总部那头逐一检查这些影像并进行分类,她本不需要手动做这种事情。直接用近江设计的软体进行批量分析即可,但我却觉得她似乎乐在其中。…,

    此时在大堂处等待电梯的只有我和三名结伴同行的女孩,从外表来看大概是来拉斯维加斯旅游的高中生吧,穿着我不熟悉的西装式校服外套。黑白相间的丝袜和裙摆在膝盖以上的短裙,她们的五官充满亚裔的风情,但却只有一名留着又长又直的黑发,另外两个女孩分别是粉色的双马尾辫,和金黄色的波浪卷。在我悄然打量她们的时候,她们也在毫无掩饰地打量着我,然后彼此间窃窃私语。我对她们交谈的内容不感兴趣,反正也就是对我的观感之类,不过,她们的口音明显是日本特区的方言腔。

    从她们彼此间的称呼来看。金黄色的波浪卷发女孩是三人中学龄最大的,被其余两个女孩称为“学姐”,黑长直女孩叫“晓美”,粉色头发的女孩叫“小圆”。

    电梯敞开大门的时候,我踏足而入,三个女孩却定定站在电梯外。在她们明确表示不和我同行之后,我按下了关门键。我不太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让这三个女孩对自己产生如此大的戒备之意,不过,在进行这方面的思考前,八景将整理后的录像名单传了过来。

    其中有一部分录像的名称被红色圈了出来以示“重点”。

    在这些被划为重点的录像打开的同时。针孔摄像头所拍摄下来的龙傲天一行人的录像也出现了一些令人在意的画面——在男人的指挥下,那些女人影子不停在房间中游荡起来,有时整个儿走出拍摄范围之外,当她们再次进入拍摄范围的时候,正用手持着刷子在地上和墙壁上涂画什么。针孔摄像头只拍摄到了涂鸦的一角,那是一些弧形和扭曲的符号。

    在刻画魔法阵吗?我心中想着。不过,就算是魔法阵也没什么奇怪的,问题在于为什么在这个地方。这座酒店的那个房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针孔摄像头所拍摄到的影像看起来和普通的套房没什么差别。

    这些问题的一部分答案存储在过去的录像记录中,八景勾出重点的录像包括针孔摄像头拍摄的画面,也有正规摄像头拍摄的画面,同样有人用手持摄像头拍摄的画面。在这些狭小的,摇晃的,稳定的画面中,先期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随着快进,画面定格在一些显得“怪异”的地方。例如大量的如同恶意涂鸦般的符号,以及残缺的魔法阵,起初看起来像是不满现实的嬉皮士的杰作,但一部分宛如儿童涂鸦的幼稚涂画却勾勒出根本和纯真扯不上关系的残忍景象——尸体、焚烧、断头、刑具,用浓重又深冷的红色、黑色和墨绿色描述着让人看去就感到大脑抽搐的图像。好似大量的信息被支离破碎地保存在这些涂鸦、符号和毫无现实感的怪异魔法阵中,一旦把这些信息代入为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就会令人不寒而栗。

    除了静态的图案外,还有一些零星的拍摄录像,闪烁着斑点,好似信号随时都会中断的画面中,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死一般的沉默中移动,偶尔会在角落里浮现幻觉般的轮廓,这些轮廓只要一眨眼就会从眼中消失,还有仿佛从墙壁上浮出来的符号,本应早就干涸的红色涂料如血般流淌的涂鸦,而它们毫无疑问是本来不存在房间中的东西。

    是的,至少,从这座酒店从来没有爆出耸人听闻的传言来看,似乎没人发现过这些东西——然而,客人们都曾经住在那些房间里,如果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切实存在,这家酒店根本就不可能经营下去。

    听不到声音,如被大风吹开的门簌簌颤抖,陈旧的仿佛快要腐朽的景物,这一切,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一栋四星以上的高档酒店中。这些出现“怪异”的房间并不全是同一间,但记录中出现最多次的门牌,毫无疑问就是龙傲天一行人所在的楼层。

    有日期记录的录像,最早的日期是十三年前,最近的则是一周前,我不知道拍摄这些录像的人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又是如何将这些诡异的录像拍摄下来,还保存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