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98 魔女1
    人形一个接一个挺直身躯,它们形如从角落里延伸出来的影子,却拥有了实质的形体。单纯用肉眼与其对视,一双双绽放着微光的眼睛尤为显眼。它们的出现打破了之前死寂的氛围,却更加令人心跳加速。

    不过,相比起留在这栋大厦中的人数,前来围堵我们的复制体只有十个,可以算是不将我们放在眼里吧。虽然魔法少女们说过,目睹她们的力量后,就会被牵连在内,受到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关注,如果作为比较对象的是没有经过药剂改造的五月玲子和玛丽,的确称得上令人绝望,但是,对于此时站在这里的我们来说,这种关注程度根本不值一提。

    只是,没有真正在战斗中体验自己实力增强程度的两个女人,心中仍旧残留着之前大败亏输的阴影。

    “怎,怎么……”五月玲子的心跳激烈到好似可以听到一样,她的身体数据开始波动起来。

    “呸,呸,真是乌鸦嘴。”玛丽啐了自己几口,问道:“似乎要开打了?”

    “看来没有协商的机会。”我若无其事地说着,望了一眼身后楼道下方的复制体们。

    在我的视线离开的时候,复制体们从身后上下扑过来。没有使用枪械,它们的身体虽然仍旧是人形,但具体细节已经改变了许多,就像是怪谈中的怪物一样,就连应该杀死了正体。夺取了正体的一切的那两位也是如此。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比起常识中更具威力的枪械。这些家伙反而选择肉搏,不过,无论哪一种都没关系,更进一步说,它们选择了这样的对敌方式,反而对我保护两位只有强级的临时同伴更加有力。

    在它们展开攻势的同时,我已经发动伪速掠,拔出藏在衣内的短刀向它们迎面冲去。

    复制体,即便是杀死过本体的复制体,在身体素质上其实和本体并没有什么不同。它们只所以显得强大,除了拥有一种悍不畏死的气势之外,也因为它们不会受到恐惧之类的负面情绪的影响,生物常识中有一种“人体出于自我保护本能而限制用尽全力。痛楚就是其中的抑制力之一”的说法,不过,对于这些复制体来说,无论在心理、情绪、感性、理性还是身体的物理层面上,都不会受到这种制约的影响。它们形入人类,但并非完全是人类,人类为了保护自己而进化出的本能,对不需要自我保护的复制体们来说,根本就没必要存在。

    失去限制能力发挥的自我克制本能后,它们跑得比常人更快。力量比常人更大,用拳头打穿墙壁简直是轻而易举,只是身体在承受反作用力后也会受伤。如果它们之中有更聪明的家伙,说不定能够在这种全力发挥身体能力的情况下,逐渐达到完全控制身体的程度——分泌激素,控制肌肉和神经——这是在现实中尚没有人能做到,但在这个世界却完全有可能做到的事情。

    不过,就算能够发挥出百分之百,甚至超过百分之百的身体素质的这些复制体,其力量也仍旧处于“常识”之中。通过完全控制身体,忽略痛苦和死亡获取力量的方式,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甚至是正常世界的研究者试图实现的“常识”。因此,虽然本身由神秘度极高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催化诞生。存在形式也属于怪异,但力量和获取力量的途径既不异常。也不神秘,理论上这些复制体能够达到的等级也就是“强”级而已。…,

    停留在强级的存在,无论多强,也仍旧属于常识的强,即便数量由十人,对于刚进入强级的五月玲子和玛丽来说,或许是十分棘手危险的敌人,但对于论外级别的我来说,完全不值一提。

    复制体在我的视线转移的时候抢先发动攻击,然而被抢占先机的我在发伪速掠之后,却能够后发先至,在它们接近之前就闯入它们的阵列中。它们的反应自然不慢,但对我来说,却仍旧像是缓冲不够,时常定格的画面,造成的漏洞足以让短刀袭入后,轻巧地切开它们的喉咙,斩断它们的头颅,刺穿它们的心脏。我知道,尽管人形的它们会拥有人形的致命点,但并不会就此彻底死去,只要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仍旧存在,没有相应的手段彻底封印或击破它们存在的本质,就算在这里倒下,也会一次又一次地再生出来。

    即便如此,谁会管那么多啊。对我来说,只要让它们离开一段时间就够了,它们很快就会认识到,真正的敌人不是我,而是那支先行的队伍。我不觉得丘比口中的魔女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是没有意识和思考能力的东西,单纯依靠本能战斗的野兽其实并不强大,所以,我猜测这些复制体之所以会以这种数量出现在这里,只是一次试探而已。

    如果整个异空间都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制造的,而所谓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拥有意识,那么,在这个异空间中所发生的一切,其实都处于瓦尔普吉斯之夜的观测中。我曾经思考过瓦尔普吉斯之夜、魔女和复制体之间的关系,尽管偷听来的情报并不多,不过,如果瓦尔普吉斯之夜真的只是一种概念性的存在,那么,大约可以作出“魔女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和意志的体现”这样的猜测。

    在神秘学中,这种以具体的个体展现某种存在意识的概念的意志的情况,就会将此个体称为这个概念的“代行者”。

    以神秘学的方式来看待魔女,魔女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代行者的几率高达百分之八十,而复制体不过是为了方便,供应驱使的手下而已。

    只要在这些手下的身上展现自己的力量。那么。对于只是观测者立场,却拥有强大力量的我们,魔女应该也会考虑一下是否要将我们列为最先击杀的敌人吧。除非它自信拥有一口气将所有人吞掉的力量,才会不分先后,不过,从一路行来所观测到的情况来看,它似乎并没有那种绝对性的实力,至少目前还没有。

    信息闪电般被脑硬体处理,在被我近身之后,就再没有任何敌人能够抵御被我所挥舞的短刀了。完全不需要思考。身体如机械一样精准快速地切割人形的要害,肉眼只看到香烟的火光,以及反射了香烟火光的刀身在高速穿行时所产生的大量线形泻光。这些如同细线一样的光芒在眨眼间构成了一张将身边所有人形都捕捉在内的巨网,而这个时候。堵在后方的另外五个复制体才刚刚扑到五月玲子和玛丽的身边。

    我从正前方的复制体身上拔出短刀,向后跃起,直接从身后交战的众人的头顶上翻过。视网膜屏幕截取了与我为敌者最后的身姿——喷溅着鲜血,尸体怦然倒地。五月玲子和玛丽在人数的差异下,尽管已经达到强级,但甫一交手仍旧吃了点小亏,当我倒悬着站在上方的楼梯反面时,她们已经彻底陷入了被动防守的局面。虽然两人都学过格斗技,也有对普通人的实战经验,也曾经见识过这些复制体的厉害。心中有所准备,但是,因为突然暴涨的力量无法完全掌控,被围攻时总会露出太多的破绽,那些复制体就像是发狂的野兽一样,一次又一次地钻入这些破绽之中,以压制性的狂暴对攻让两人完全发挥不出应有的水准。…,

    话说回来,地形也是制约因素之一,两人挤在一起,对上进退有度的复制体生命。似乎连周旋的空间都没有了。其实,这种劣势的境况,更多是因为她们受限于普通人的常识而已。她们或许从来都没想过吧,对于一个真正的强级角色来说,天空并不是遥不可及的地方。

    “为什么。不试试全力跳起来呢?”我倒悬在顶上,自言自语说着。闪过扑向自己的复制体,在与其擦甚而过的时候,一刀将其结果。然后向前疾走几步,落在复制体们的身后。现在只剩下四个了。

    在被复制体反扑之前,我抓住其中一个的脑袋,用力按进侧旁的墙壁中。虽然它还在拼命挣扎,但对我来说,敌人只剩下三个。

    大概听到了我之前的提醒,五月玲子最先反应过来,用力跳起后翻转身体,踩踏在楼梯反面上团缩起身体,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从下方扑过的复制体,继而对准身在半空的复制体俯冲而下,手脚并用打出迅如雷霆的连环招式,硬生生将其摔在楼道上。最后的过肩摔连都水泥阶梯都砸出龟裂,脑袋倒栽至水泥阶梯中的复制体再也没有半点声息。就在五月玲子一对一解决自己的对手时,玛丽利用陡然宽敞的空间,灵活地与剩下两名复制体周旋,并在五月玲子解决自己敌人后还没缓过气的时候,用单手撑起贴在阶梯上的身体,双脚齐出,踢中想要趁虚而入的复制体的膝盖,将它绊倒在地。

    最后一名复制体想要利用玛丽救援的五月玲子的间隙给予其重重一击,但却被我抓住颈脖,向后揪了回来。复制体试图利用我的力道,摆动身体对我进行反击,但它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这种纯粹利用身体力量进行的攻击,除非身体素质达到“神秘”,达到能够击破构造体硬度的境界,否则就连给我造成一点小伤都做不到。

    我自然是没理会踢中自己太阳穴的那只脚,直接将这个复制体的脖子扭断,然后用右手中的短刀贯穿它的脖子,钉在侧旁的墙壁上。

    在我解决这名复制体的时候,最后一名复制体也被五月玲子和玛丽联手解决了。一开始辨认出的那两名杀死了正体的复制体,根本没能让我意识到它的战斗力到底和其他复制体有什么不同,就这么毫无声息地死掉了。

    说到底,无论这两个稍显特殊的复制体有多强,但和我之间的差距仍旧如同天渊一样深远。以至于在我面前。和其它蝼蚁没什么不同。

    对我而言,这场战斗连热手都算不上,不过五月玲子和玛丽在战斗结束后,眼神一度有些迷茫,似乎很难相信,自己竟然如此轻易地就解决了这十名复制体——在使用药剂的前后,自己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在巨大的力量得到控制,又摆脱了格斗常识的禁锢后,那些曾经看似绝境的情况都漏洞百出。只要跳上半空。就能解决敌人的压制,但是,普通人没有跳上半空,做到那种动作的能力。以常识而言,这些反击的动作都是极为错误的应对方式。

    但是,如今却能办到了,将常识逆转了。对于十几分钟前还是普通人的五月玲子和玛丽来说,一定是充满冲击力的体验吧。

    “就算这样,也仍旧是能够理解的强吗?”玛丽抬起头,环视在自己周围化作灰雾散去的尸体,喃喃自语。…,

    “没错,无论多强,无论多么不可思议。但是,只要仔细一想,就觉得还是可以理解,只要具备一定条件、努力和运气,自己也能达到的强,这就是强级的定义。”我拔下钉在墙壁上的短刀,不再理会已经有四分之一化为灰雾的尸体,踏过它们继续向上行去。

    五月玲子和玛丽如梦方醒,连忙追了上来。在经过这一次围堵之后,原本黑暗死寂得让人惊悸的这段路变得不再那么令人恐惧了。仍旧是只能看到被黑暗笼罩的模糊前景。仍旧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但是一想到,隐藏在这片不详阴影中的怪异已经匍匐在自己的脚下,就不会再对那些飘忽的仿佛幻觉的东西产生害怕的情绪。

    一路上没有看到战斗的痕迹,不过。这个异空间中的大厦也不像是能够快速恢复受损地段的存在,所以就连我也不由得思考。先行的队伍是否没有碰上和我们相同的境遇,在这种狭窄的环境遭到围攻的话,按照队伍中的人员实力来推断,不可能不留下半点痕迹。

    “的确,路变得奇怪了。”玛丽朝扶手外的阶梯间隙抬头向上方眺望,说:“我们走了多少段楼梯?以前都是只走两段,就能进入下一层,不过,现在却完全看不到出口在哪里。”这么说着,她突然拉住我,伸手挡住五月玲子,脸上露出警惕的表情。

    我和五月玲子下意识停住脚步,沿着她的目光向上眺望,一时间凝重的沉默塞满了我们周围的空气。

    然而,我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视网膜屏幕的准星一直在好似浓雾一样的黑暗中徘徊,但也没有提示有什么隐藏在其中的物体。我看了一眼身旁的五月玲子,她的脸上同样露出迷惑的神色。只有玛丽仍旧在眺望上方,从她仍旧谨慎的表情中看不出任何东西。

    “看到了什么?”五月玲子在半晌后开口问道。

    “刚才上边似乎有人经过。”玛丽说。

    “这里也能看到?多少人?”我不由得问道。

    “看不清楚,不像是复制体,也许是龙傲天他们的队伍。”

    “会不会看错了?那地方漆黑一片,而且视角……”五月玲子疑惑地说,但口吻上并没有彻底否决玛丽的说法。这个地方有多么异常,她在之前就已经见识到了。虽然自己看不见,但并不代表身旁的同伴什么都没看到。我觉得,她一定是这么想的吧。而且,现代人多少会通过影视和文学作品知道一些神秘因素,自己没能看到的东西被同伴看到了——这本身就是异常的体现。

    “我也不清楚,但是,如果你们都没看到的话,大概是幻觉吧。”玛丽皱起眉头,说:“我现在也看不到了,但是……很奇怪,为什么能看到他们的影子呢?”

    的确,无论以角度还是可见度来说,玛丽所目视的方向,按照常理根本就不可能看到人影。

    当玛丽的话音落下时,我的视网膜屏幕锁定了从上方落下的一件物体,很快它完整的轮廓就出现在视野中。然后,这个轮廓击打在扶手上,磕磕碰碰地落到我伸出去的手掌中——那是一把手枪,血迹仍旧没有干涸,仍旧存留着微微的体温,从型号上看,像是先行队伍中的那名黑人保安所携带的那把。

    似乎,上面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发生了战斗吗?但是,并没有听到战斗的声音。我将手枪交给两个女人,她们也面面相觑了一会。我们开始加快步伐,继续追赶先行队伍的脚步。

    在接到这把手枪后,原本看似遥遥无尽头的道路也终于在我们眼前显露出口的轮廓。然而,就算看到了出口,也没有发现战斗的痕迹。可是,如果没有战斗,这把手枪为什么沾满鲜血地掉下来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