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99 魔女2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把手枪会沾满血地掉下来,但我不再多想,正是因为无法理解,所以才被称为怪异和神秘。出口就在眼前,我将手枪收起来,率先走了出去。一路上没再遇到敌人,也没看到先行的队伍,这里是第十三层,无论大厦里的景况还是窗外的风景都没有什么变化,经过之前那些古怪又不幸的遭遇的洗礼,五月玲子和玛丽走在过道上,审视着周围的细节时,情绪稳定了许多。我启动连锁判定视野扫描队伍,却没有发现他们的踪影,在本层的过道里逛了一圈,才确定他们真的不在这里了。

    真是奇怪,他们这么顺利地就进入上一层了吗?我这么想着,掏出左轮往天花板开了一枪,本就对遗失队伍踪迹这件事感到有些忐忑的五月玲子和玛丽被突然响起的枪声吓了一跳,但在发现是我在开枪后,虽然疑惑,但脸上绷紧的肌肉稍微松懈下来,随即在我身后摆出警戒的三角站位。

    “有敌人吗?”玛丽问。

    “不,完全没有看到。”我这么回答。

    “那什么开枪?”五月玲子说。

    “我想看看能不能直接打通上一层。”我这么说的时候,玛丽发出“啊”的一声,懊恼地说道:“我们似乎从来都没想过。”

    “可是,这么怪异的景象,完全让人不觉得能够那么轻易就能抵达上面呢。”五月玲子反驳道:“如果能够直接突破天花板。那么安全通道又有什么意义……”她顿了顿。脸上露出矛盾的表情,就像是生怕被耍了一般,有点紧张地问道:“高川先生,你看到了什么?”

    我一直抬着头,试图从子弹钻开的小洞里看出点什么,但那里只是黑洞洞的一个小口,因为觉得好似没有洞穿——尽管,我觉得这把能够击穿构造体的左轮,威力足以破坏水泥天花板,但还是朝小洞再次开了一枪。

    结果。视网膜屏幕中,那个方向仍旧漆黑一片。我心中有些遗憾,但并不惊讶,早在最初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大厦中使用连锁判定能力时。极限距离本应是球形区域的五十米左右,然而,虽然能够扫描本层的存在,但却无法穿透天花板和地板,看穿上下层的物事,加上不断变化的安全通道,足以确认楼层之间并非简单的上下层关系。现在只不过是再次确认一下而已,我将这个毫无意外的结果告诉两人。她们脸上在显露遗憾的表情时,似乎也松了一口气。

    如果怪异的安全通道只是障眼法,可以直接用破坏的方式抵达上面的话。一直没往这方面想的自己不是显得很蠢吗?我明白这样的想法,对她们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不以为意——尽管,无法采用这种直接方便的捷径,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现在怎么办?”玛丽松懈下来,单手插在腰间问道:“没有带路人的话,要一间间调查安全通道的入口在什么地方吗?”

    五月玲子也有些苦恼,这绝对是毫无技术性,只能单凭运气的方法,如果运气不好,说不定直到打开最后一扇门才会发现安全通道的入口。这对于急于赶路的她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大打击。其实,我也不太明白她们到底为什么这么急于追上队伍。我虽然有观测队伍的战斗,从中获取更多情报的打算,不过,如果敌人在拖延时间。只是用那些复制体攻击队伍的话,根本就不可能从那种战斗中收获什么。龙傲天和丘比各自领导的队伍都是相当强大的。不是魔女的话就绝对不可能掀开它们的底牌,如果不是能够让它们陷入绝境的战斗,那么看不看都没什么问题。…,

    而且,尽管丘比的魔法少女们的战斗方式的确让我感到好奇,想要仔细研究一下她们的力量呈现方式,但是,在之前对她们的实力做过定位后,了解她们的战斗也仅仅是出于一闪而逝的好奇心而已。看到了固然好,没看到也没关系,即便成为敌人,我也有信心好似轻易解决她们。

    综上所述,我对立刻追上队伍的急迫并不没有这两名女人高。不过,目前看来,似乎也只有老老实实开门才是最合理的方法了。就在我们打算用土办法寻找通往上层的楼梯时,远处传来一群人声,大致的方向是进入本层的安全通道出口处。

    “有谁在这里吗?还有人活着吗?”大大咧咧,夹杂着焦躁、疑惑和惊讶的声线十分熟悉,我的脑海中闪过黑人保安的相貌。五月玲子和玛丽似乎也听出来,不由得面面相觑。

    “我听到了,绝对不会错,有人在这里开枪。”那边的声音继续传来,紧接着是队伍中其他人的说话声,交谈着本层是否有人在战斗的话题。

    可是,实在太奇怪了,如果真的是那支队伍,为什么会在我们身后?五月玲子和玛丽都带着怪异的脸色,紧闭嘴巴看向我,我一言不发,领着两人朝声音来处走去。我们不约而同放轻了脚步,并没有选择直接通向那里的道路,而是根据声音来确定自己隐藏的方位。

    在我展开的连锁判定视野中,很快就出现了队伍众人的身影。龙傲天和他的女下属们,丘比和它的魔法少女们,加上黑人保安和被吊销心理医生执照的中年男性。除了黑人保安,没有人这么大声地吵吵嚷嚷,但在最初的意见交流之后,也没有阻止黑人保安的大喉咙。

    不过,这里除了我们和他们之外,当然没有其他人。他们前进的路线充满了目的性,不一会就来到我之前开枪的位置。“的确是在这里。”黑人保安抬头望向顶上的弹孔这么说到。

    “不过。除了这个弹孔之外。也没有更多的线索。”牛仔好奇地朝四周张望:“看上去不像是发生战斗的场景,真是奇怪,人到底哪儿去了呢?”

    “嗯……真的很奇怪呢。”丘比带着惬意的微笑应和道,“不过,在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下,多么奇怪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也许之前真的有人,但是,现在想要再找到他们应该不可能了。”

    “为什么?”黑人保安诧异地问道。

    “因为这种异常的情况,就是因为魔女在行动呀,在找到魔女之前。就算对方做了些什么,也不好判断吧。”丘比这么回答道。

    “有人开枪是异常的情况吗?”黑人保安无法理解地看了身旁的中年男人一样,对方只是耸了耸肩膀。

    “除了弹孔之外没有其他线索,而且也没有战斗的迹象。不就是异常吗?”牛仔打了个哈哈说到。

    “这也难说,也许是擦枪走火,或者……”黑人保安突然想到了什么,凝视上方的弹孔,“喂,我们能不能直接砸开天花板到上面去?”

    藏在距离他们只有十几米的地方的我们自然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在黑人发问之后,个性活泼一点的玛丽立刻掩住嘴巴,却仍旧禁不住发出“叽”的笑声。虽然很轻微,但是龙傲天的下属们和三名魔法少女仍旧感觉到了我们的存在。齐齐朝我们这边转过视线,齐声喝道:“谁在那里!”…,

    玛丽吃了一惊,但只是用抱歉的眼神朝我和五月玲子吐了吐舌头,早就说好要在暗中观察,但一时不慎的她仍旧引起了对方的注意。事到如今,似乎也没有别的方法,五月玲子看向我,用目光朝我询问:要出去和对方见面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我当先疾步退向走道深处,两个女人连忙跟上来。察觉到玛丽笑声的队伍似乎心有戒备。就连黑人保安也被更为谨慎的中年男性拉住胳膊,不让他追上来。“也许是敌人。”他这么解释,但是黑人保安却不领情地说:“你怎么知道?”不过,也就嘴里说说而已,自己也没有动弹。

    我转过走廊转交后。突然有一种感觉促使自己回头望去,然后。我看到了,在自己原来所站的位置上,一个红色的身影正站在那里。即便只看到背影,但足以让我认清,那个身影是我在下方最先看到的复制体,一个被当作死尸的红衣女郎。她的出现毫无征兆,她站在那里,似乎一直就站在那里,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她微微瞥过头,但并没有完全将头部转过来,只是目光从眼角投在我身上。她的整张脸都被头发盖住了,然而我绝对不会感应错误,她的确看了我一眼。

    这个女人的苍白肤色好似没有血液一样,脚踝踩在地上,却让人觉得她的身体轻飘飘的,似乎随时会浮起来。游荡在走廊上的风并没有大到能够吹起衣摆的程度,但是,那身红色的连衣裙却仍旧如同被疾风吹拂般大幅度地飘摆着。

    好似幽灵一样,当我眨了一下眼睛,这个身影就又不见了。身旁传来抽凉气的声音,我的目光朝两个女人投去,她们的肌肉明显紧绷起来,显然同样看到了那一幕。那是什么?两人用疑惑又惊恐的眼神和我对视,询问着我。我自然也没有答案,这个红衣女郎的出没方式明显和其它复制体不太一样,有没有可能就是魔女呢?我这么猜想,但是,红衣女郎的本体只是一个普通女性而已。说起来,并没有在十四层的房间对战中,找到这个红衣女郎本体的踪影,也许是在走廊外意外消失的那一批队伍成员中的其中一员。

    这一次再见到的这个红衣女郎,应该已经杀死了本体吧,除了肌肤太过苍白,行踪神出鬼没之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唯一的存在,而并非复制体那种明明拥有实体,细究的时候却给人一种从阴影中诞生的怪异感。

    就在我放弃思考,直接抓住两个女人转入拐角的时候,紧追而来的队伍突然遭到了复制体的袭击。

    复制体是直接从周围的房间中冲出来的。不过我无法判断。它们究竟是一直潜伏其中,还是通过某些神秘方式临时传送过来。当时我们途径那里,并没有打开房门查看究竟,而这支队伍追寻我的枪声而来,注意力也完全没有放在周边的房间上,况且,他们也没必要一间间查看房间,也能够依靠那莫名的感受性直接找到正确的道路。在之前经过的楼层中,从来都没有过在房间中发现敌人的情况,因此。除了身经百战的雇佣兵之外,其他人包括龙傲天本人在内,全都麻痹大意了。

    复制体的突袭又快又猛,通过对身体机能的超限驱动。一个照面就把身处中央,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我们之前所在位置的众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两名普通人直接被扑倒,飞撞出来的房门好似苍蝇拍一样劈头盖脸砸过来,让其他人难以在第一时间救援。一直是魔法少女着装的高中女生轻巧地在地上翻滚,在墙上跳跃,躲开左右前后夹击而来的身影。龙傲天差一点就步入黑人保安和中年男性的后尘,幸亏在千钧一发之际,他身边的女雇佣兵们本能展开分工合作,一般将其保护起来,一边对敌人进行反击。…,

    在这次突袭中。龙傲天所表现出来的战斗素质只是比普通人好上一些罢了,不过,这很可能仍旧是他的伪装,因为就连他身边的女雇佣兵们,也仅仅是利用被神秘强化的身体能力和普通枪械进行反击而已。

    以“治退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专家”的身份接管战斗第一线的魔法少女们第一时间展现出自己能够称之为“神秘”的力量,被两名后辈称呼为“学姐”的高中女生身穿黄色系的魔法少女制服,在躲过第一波攻击后,在复制体们重整阵型的间隙,大量的犹如精美古董般,镌刻有优美花纹的老式火枪凭空出现在她的身周。枪口对准了每一个尤在进行姿势调整,或是在惯性下向前滑动的复制体们。

    完全看不出是如何形成,如何携带,为什么能够悬浮在半空的老式火枪阵列甫一开火,猛烈的枪声和弹幕顿时将整条走廊充斥在毁灭性的力量中。没有消炎。但是枪口冒出的火光十分明显,充满了令人惊心动魄的力量。就像是一只幽灵的军队在进行阵列射击。冷酷,精准,爆裂,被枪口对准的复制体们就算能够躲开第一波齐射,也必然会在身上留下严重的伤势,根本无法躲过第二波齐射。

    三次老式火枪阵列的齐射后,突袭到队伍中的复制体们彻底被歼灭,尸体开始散逸成灰雾,即便有其他人一度陷入和复制体的纠缠,例如龙傲天的队伍,也没有被这三波次的精准齐射殃及池鱼。因为反击十分快速彻底,战斗刚打响就被扑倒在地,差点没命的黑人保安和中年男性及时得救了。两名普通人心悸得几乎手脚发软,半晌才用力推开匍匐在自己身上的尸体。中年男性刚想说些什么东西安慰自己,就见到黑人保安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身后,不过,他还没有回头,就同样被自己前方出现的人影惊得目瞪口呆——陆续从房间中冲出来,从走廊两端冲出来的复制体们黑压压地将他们围堵在走廊中央。

    以人数来说,己方处于绝对下风。有多少人?十几人?几十人?还是上百人?是否还会有更多的人聚集过来?狭窄的走廊不利于大部队阵型的展开,但是,一旦人数超出数清的极限,就如同决堤的河流般给人毁灭性的压力。

    “哎呀呀。这下子变成瓮中之鳖了。”蹲在小园肩膀上的丘比露出可爱的笑容,不过,两名普通人可没它这么轻松,脸上在受到惊吓后残存的血色此时也刷地一下消失了,双腿不住战栗。

    在发动总攻前,双方僵持了大约十秒,黑人保安掏出怀中的手枪,大概是记得自己只剩下一发子弹的缘故,眼神中充满了绝望,枪口颤巍巍地在敌人和自己之间晃来晃去。

    “喂,魔法少女们,这样的数量没有问题吧?”龙傲天面不改色地回头朝三名高中女生喊道。

    “嗯!没问题的哟。”小圆从最初看到敌人数量的惊讶中恢复过来,给了众人一个心平气和的笑容。

    她的声音刚落下,那如潮水般的敌人发出狂野的呐喊声蜂拥而来。它们贴着地面宛如毒蛇般滑动,或踩在同伴的身上扑来,或跳上两侧的墙壁和天花板,走廊中的每一处空间都被它们的身体堵满,尤不甘地探伸颈脖,带着狰狞的表情伸出宛如要将人拉入地狱的双手,就如同一股沛然倾泻的滔滔洪流。

    尽管没有使用枪械,单凭这股气势就让人觉得无法抵抗,自己会如同蚂蚁一样被这股洪流吞没。

    然后,这个宏大又残酷的画面陡然变慢了,就好似按下了缓速播放的键钮,时间也在这瞬息中停顿下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