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97 差距
    正常会被异常压制,异常会被神秘克制,低等级的神秘难以成为高等级神秘的对手,这是我从锉刀那里得知的普遍准则,虽然并不适用于每一种情况,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仍旧能够作为实力判断的基准。能够形成这片异常而广阔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神秘度极高,目前为止,除了丘比和龙傲天这种似乎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有所关系的存在能够知晓关于它的一些情况,其他人,即便是我也对其不算十分了解,但在我看来,丘比也只是比其他人更了解瓦尔普吉斯之夜的表面特质而已。

    面对日益剧增的怪异和神秘,为了能够对敌我实力进行一个清晰的定位,我放弃使用“魔纹使者等级”这种狭隘的等级判定,尝试使用一种类似格斗游戏式的角色等级划分方法,根据神秘度、异常程度和正常人类能够抵达的常识性高度来将我所见过的人类也好,怪物也好,恶魔也好,进行实力等级的划分。

    虽然受限于认知和即时情况的不同,这种战斗力等级划分不可能太严格,因此,这种划分永远是处于一种越是高等级的区间,人物战斗力幅度波动就越强烈,无法彻底清晰地识别的不完全状态,但是,勉强来说,在我制作出的等级表格中,一共有着七个等级:纸、并、强、凶、狂、神、论外。

    纸:顾名思义。生命也好。意志力也好,身体素质也好,处在这个区间的角色,至少有一项如同纸张一样脆弱。

    并:这一区间是常识内的普通人能够抵达的极限——从健康的热爱运动的普通人到经过严格训练,身经百战的雇佣兵战士——只要还是在正常情况下,人们所能想象和已经验证的高度都列入这个等级。拿之前的队伍来说,龙傲天所招收的除了三位魔法少女之外的普通人,都位于这个等级,当时拥有家传格斗技的五月玲子和学会了多种格斗技巧的玛丽也不例外。

    强:看似应该处于“并”等级的正常人,但是生命力也好。意志力也好,身体素质也好,至少有一项强大得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觉得已经超出常识范围。所谓的“强”级。对其判定开始不完全依赖数据,而是加入了感官、感性和直觉上的因素。就如之前所说的,是“感到”,而不是“证明”。不过,处于这个等级的家伙,通常会干出一些出乎意料,令人吃惊的事情,在一些技巧和能力上获得他人认为难以达到,或不可能达到的成就。然而,其本质仍旧是普通人。要举个实际的例子。大概就是在全女格斗大赛中认识的“清洁工”,以及在使用灰石进行强化前的“摔角手”,至于我想将其招入耳语者,使用毒药的“契卡”,仍旧只是“并”级的人物而已。那些通过服用“乐园”强化体质的人也可以归入这一类,以及现在被实验型药剂改造过的五月玲子和玛丽也没超出这个范畴。

    无论是纸、并、强,这三个等级仍旧可以准确被普通人所理解,但是在这之上的凶和狂则是超出常识的境界,理解变得渐渐困难起来,至于神和论外。更是基本上不可能理解的等级。

    凶:让人切实感到异常,无法用常识来测量的存在,已经十分接近,但仍旧称不上神秘,无论性格、气息还是力量。乃至于做出来的事情,只要目视其展现力量的一刻。就能感受到其“不正常”。灰石强化者明显都处于这一区间,例如“摔角手”和白井,他们在正常情况下,似乎只是普遍认知中的“普通人”和“强者”,但只要和他们交手,就会发现,无论是常识中的“强”,还是认为不可思议的“强”,都可能在他们面前脆弱无力,因此,只能用“凶”来形容。即便如此,无论是否使用了“神秘”才能到达这种程度,自身所具备的仍旧只是“异常”,而并非“神秘”。…,

    狂:从这一等级,角色开始拥有神秘性,个人能力变得有些难以捉摸,不过,也十分不稳定,也许会在神秘类型、个人能力、意志力和身体素质方面出现明显的弱点而遭到克制,凶级角色有机会在经过努力,借助一些不确定的因素战胜他们,乃至于强级的高手,也有极小的机会在绝境中反击成功。目前所见过的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和魔纹使者,都处于这个等级,但是,上一个高川在继承魔纹之前,是一个单纯以独立个体存在的角色,当时的他是大约在强和凶之间波动的角色,即便如此,也仍旧有过杀死弱小恶魔和巫师的战绩。在统治局三十三区出现的素体生命,虽然无论是数据,还是亲自体验其战斗力时,都能感觉到异常强大,令人疯狂,但也仍旧处于这个阶段。

    从狂级开始,同处于这个等级的角色,在实际战斗力和生存能力方面,也会产生巨大的差距,根本无法单纯依靠即时的数据来判断其过去和外来所处在的高度。可以说,狂级的存在,每一个都有创造超越常识的奇迹的可能性。只要没有普通某条界限,无论多么“神秘”,最高也就只能称之为狂上位而已。而这条界限,就是将“神”划分出来的关键,虽然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目前也没有一个准确的测定基础,但是,当“狂上位”和“神”同时出现时,一定能够因为其之间那条难以跨越的界限,连普通人都能轻易分辨出来。就例如理论上当下最强的魔纹使者席森神父,也无法和“统治局”相比较。

    神:顾名思义,让人觉得像是神一样强力,就算没亲自见过面。但从其遗留下来的东西。就能清晰感觉到对方的“神秘”和“难以企及的高度”,它可能不是单体的某个存在,也可能像是“传闻”之类中才存在的物事。不过,所谓的“神”,谁也没见过,也无法判断其到底能够做到些什么,所以会出现“只要认真起来,什么都能做到,而且就像是玩耍一样,轻易就能做到”这样的感觉。最明显的例子自然是对正常世界中追寻神秘者影响最大的“统治局”。它们的技术,以及基于这些技术而发展出来的新技术,无时无刻不再影响这个世界,让人觉得即便只是部分遗产。但只要挖掘解析出来,就能征服全世界,让已经处于文明瓶颈的人类社会突破瓶颈,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此外,使用血色力量的艾鲁卡,简称“bug艾鲁卡”大约也处于这个等级。至于在丘比口中,这次异变的实质“瓦尔普及斯之夜”,虽然只是一个概念性的东西,目前的情报也无法将之归于“力量”或“存在”之类的范畴,也没有具体的可以识别的个体轮廓。但或许也已经接近或触及了这个等级,看在它创造了这个异常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勉强可以称为“神下”或“准神”吧。

    按照末日幻境的构成机理,身为系统中枢的“超级系色”,以及引导历史的“剧本”,以及末日症候群患者们的人格意识于这个世界的集体性体现,毫无疑问就是“神最上位”。

    最后是论外:这是最特殊的一个等级,基本上,和论外角色计较强弱、胜负等等都没有意义,因为他们无论看起来多么弱小。但基本上,不是处于无法彻底杀死的状态,就是拥有不可能击杀的本质,一旦死亡也会复活。论外者可能在推动世界的转动,可能会成为决定世界发展的核心。但这种体现对其并没有任何影响,存在个体性的“失败”。却没有在世界性的“失败”,也就是所谓的“即便不会成为绝对胜利者,也不会成为完全意义上的输家”。整体意义上的“高川”和病毒意义上的“江”绝对是论外角色,另外就是丘比和龙傲天,如果它们的本质和我设想的相同,那么,它们毫无意外也处于“论外”等级。…,

    无论丘比领导下的魔法少女,还是龙傲天领导下的女雇佣兵,都是论外级角色加上多个凶级到狂级角色构成的队伍,而我虽然也是论外等级,但是五月玲子和玛丽仅仅是强级,所以,单纯以数据来说,正常情况下是很难和那两方正面对峙的。当然,虽然理论上胜负生死对论外没有任何意义,但要让其暂时退场也仍旧可以做到,至少,我觉得自己这个论外者,要比丘比和龙傲天这两个存在更论外,通俗一点,就是“更给力”,而也正是因为论外,所以就算对上处于准神到神下这个等级区间的瓦尔吉普斯之夜也无需害怕。

    我不觉得五月玲子和玛丽能够清晰认识到敌我实力等级的实质区别,但是,也许是我之前对她们做的事情,以及尾随队伍,身居暗中的行为,导致了她们在感性上将我的能力定位极高,就算被我否定,也仍旧对我拥有一定的信心。我能感觉到,她们已经将自己带入我所在的位置,不在将自己视为之前那支队伍的一员——那支队伍实质上并没有带给她们什么好处,更确切地说,只有痛苦、死亡和抛弃,再考虑到刚从死亡的边缘被拉回来这种情况对心理造成的影响,我对她们态度、自我定位和看待问题的角度的突然变化并不感到奇怪。

    该说仇恨龙傲天他们吗?其实也不太确切,我琢磨着她们的想法,就算对龙傲天等人产生了敌对意识,但也许只是“想要看他们的笑话,在他们陷入困境的时候跳出来以救星的身份好好奚落他们一番”这种程度吧。

    “我们要做的是黄雀。”玛丽说:“退好几步来说,在他们和那些怪物两败俱伤的时候偷袭,也没办法敲他们一记闷棍吗?”

    “嗯……那就要看她们的集中力如何了。”我说:“不过,别看她们那种打扮,实际上,她们都是经受战火洗礼不知道多少次的真正的雇佣兵。”

    “不是吧?”五月玲子和玛丽惊讶地齐口同声说:“虽然觉得她们和一般人有些不同。但她们真的是雇佣兵?上过战场的那种?”

    “当然。”我笑了笑。再次吸了一口烟,说:“不过……就算他们全部都在完好状态,也无法战胜我,在这里,我才是最强的。”

    “哦……哦——”两人再一次异口同声,不过,她们的理性明显开始压制感性,脸上显露出不确信的表情。想一想也正常,虽然我用不可思议的药剂救活了她们,也宁愿相信我说的都是真话。但毕竟我从来都没在她们眼前展现过能力,但是,她们都能想象真正在战争中摸爬滚打的战士有多厉害。

    “不需要担心,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会让你们出手。”我朝墙壁豁开的洞口处走去,“走了,跟上来吗?”

    “当然。”五月玲子快步走上来。

    “一个人被抛下的话,就死定了。”玛丽这么说着,也连忙跟了出来。

    没有龙傲天和丘比这类跟异空间有密切关系的家伙,我们要找到进入上层的安全通道入口还是挺麻烦的,幸好在之前已经通过连锁判定观测过队伍离开的路线。按常理来说,自己的神秘身份暴露后,无论龙傲天也好,丘比也好。都没必要再如之前那样偷偷摸摸地暗示正确的路线,离开之后一定是直奔入口吧。实际情况也验证了我的想法,我带着五月玲子和玛丽打开两扇门后,在一间客房的卧室里找到了那个楼梯入口。…,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了,但是在客房的墙壁上看到安全通道的标示牌和楼梯,这种违背常识的现象仍旧让人觉得十分诡异。楼梯盘旋向上,因为缺少光源,很难看清直线距离十米后的情况,前方的黑暗就像是一只巨兽张开了嘴巴,等待着愚蠢的猎物自己走进它的肚子中。

    先行离开的队伍大概已经突入下一层了。因此楼梯内除了自己的脚步声,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交谈的时候,就算是用平常的话声,也响亮得很。五月玲子和玛丽有点不适应这种静谧幽深的环境。之前呆在队伍中,因为人数较多。每个人都为了驱除恐惧而有心搞热气氛,感觉一定比此时要好过许多。我当然是不会因为这种环境而产生任何困扰的,我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种环境了,就算没有脑硬体删除多余的情绪,也不会在这种环境中产生任何负面情绪。不过,跟在身后的五月玲子和玛丽最初稳定的脚步声变得微微错乱起来,节奏也开始加快,刚走到楼梯转角的平台上,她们俩人已经几乎贴在我身上了。

    “说点什么吧,好无聊呢。”玛丽故意大声说到。

    “是,是啊,没有听到其他人的声音,所以,他们一定早已经离开这里,我们说什么都不要紧吧。”五月玲子的声音有些紧张。

    虽然觉得可有可无,但我还是应和了她们的提议,说道:“不觉得楼梯变长了吗?”

    “是吗?”玛丽皱起眉头看向上方,一瞬间露出看到什么东西的疑惑表情,但很快就换上一副见鬼的表情,“上面有什么东西。”

    “出口?”五月玲子随口问道。

    “不是,大概是眼花了,好像是会动的东西。”玛丽的身体更贴近了我一些,用警惕的口吻说:“该不会是那些复制体吧?”

    在她的声音刚落下,有东西从高空落下,发出呼呼的声音,磕碰在扶手上,发出咚咚的声音,猛然落在我们的前上方,如同烂泥摔在地上那般发出“啪”的一声。紧挨在我身旁的两具变得僵硬起来。

    这玩意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穿透了楼梯直接落下来一样。

    继续有类似的东西落下来,啪嗒,啪嗒,啪嗒……

    就算因为光线的缘故,只能看到依稀的轮廓,但仍旧足以分辨出是和人体类似的东西。一共十个,分成两队堵住了我们前进和后退的道路。玛丽说对了,的确是复制体,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它们的形象已经在曾经见到过的酒店住客中中筛别出来。其中两个的正体是队伍里的人,其他的正体应该都是原本呆在下方的那些客人。

    果然是只要呆在这栋大厦的所有人都会被复制吗?而且,那两个本体是队伍一员的家伙,应该都是杀死本体,夺取了正体一切的存在。不过,虽然它们出场的姿态充满了怪异的感觉,但若将怪异换成诡异,仍旧不及我最先看到的那位红衣女郎。

    五月玲子和玛丽早应该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目击到它们的出现和自己等人被包围的处境,仍旧浮现忐忑的表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