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01 魔女4
    走廊两端的尸山不断解体成灰雾,每当闪电亮起的时候,钻入这条走廊的亮光让人不时看到在这片浓雾后移动的东西。那或许是蠢蠢欲动的复制体,又或是正在诞生什么魔怪,雾气随风卷动的姿态为这片黑暗添加了一层迷欢的色彩。正如队伍里众人所想,遭遇迎头痛击的复制体们并没有被伤亡惨重的结果吓住,不过,它们大概也不会简单就因为这种失败而后悔害怕吧,在它们的内心中是否还存在着恐惧之心也值得商榷,更甚着,外表为人类的它们,可以通过杀死本体的方法取代本体的存在的它们,其实并没有人类那么复杂。

    即便被自己同伴的尸体挡住去路,复制体们仍旧可以凭借高强的身体素质挖掘出道路来,但它们如今只是安静地呆在被尸山隔断的另一侧,等待着灰雾渐渐散去。在我的连锁判定视野中,在经受了猛烈枪火的洗礼后,剩下的复制体数量仍旧有上百人,但是留下来继续作战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其它的复制体生命在原地停留一会后,似乎受到了什么信息,返身离开这片战场,打开房间的大门走了进去。原本应该可以透视的房间,在它们打开大门的时候,就变得模糊起来,就如同在线构图中泼上了一滩墨水。

    当连锁判定的视野重新清晰起来的时候,进入房间的复制体已经消失了。期间并不是没有复制体朝我们所在的地方走来。但在半途就会放弃。转而进入身旁的房间中。我从这些复制体生命大量出现的一刻开始,就做好了会被发现的准备。不,实际上,如果瓦尔普吉斯之夜真的存在意志,那么,只要呆在这片异空间里,无论我们做什么都不可能真正隐藏起来,无论我们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情,都一直在被身为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代行者的魔女注视着。

    在这里所收集到的情报。都隐隐指向这个推断。

    一个拥有自我意志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这就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真相吗?尽管这样的推论在结合了所有的情报后,也只有刚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但在神秘的世界里,已经足以下定结论了。因为。基于“神秘”的特质,没有一个“神秘”能够获得百分之百的论证,否则,它就不应该称为“神秘”,而应该叫做科学。

    基于这个推断,丘比和魔法少女们也无法彻底消灭瓦尔普吉斯之夜是可以理解的。在此之前,我也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有可能出现一个拥有自我意志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因为,“空间”这个概念总是给人一种死物的印象。不过。反过来想想,“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这个名字其实十分狭隘,正是这种狭隘限制了得知这个概念的人的思维,实际上,按照对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定义和成型原理的推测,它并不仅仅是“空间”,而是包括空间在内,空间内所囊括的一切存在,也正因为如此,才能让呆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人看到那些多变诡异的事像。

    以神秘学的观点。世界是拥有自己意志的——星球的意志,自然的意志,人类的集体意志……将之套用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上,将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当作末日幻境的大世界中因为某些原因被临时分割出来的一个小世界,那么。它拥有自己的意志也不是什么不可想像的事情。…,

    在统治局三十三区得到的情报中,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建立和维持依赖于某种“核心”。这个核心可以是任何东西,可以是生命和非生命,物质或非物质,甚至可以不以“单一”的方式存在。

    理论上最可行的破坏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方法,自然是破坏其“核心”,但是,我也不清楚破坏“核心”是不是一定能够安全离开,因为,这仅仅是“破坏”的方法,而不是“脱离”的方法。

    要离开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话,可以使用暴力的方式打开缺口,但只要是可以容纳人们在其中生活行动,拥有宽阔面积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即便是看上去最简单脆弱,我也从来没有见过成功使用暴力的方式打破空间的例子。唯一一次在完全闭合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强行脱离的尝试,就是在前往统治局三十三区研究所的那段旅途中,近江通过无人知晓的方式彻底解析了那个看似竞技场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由此在闭合的空间创造出一条通路。

    由此可以想像,一旦闯入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想要依照自己的想法离开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就算是固定的单一的核心,在不知道它的存在形态的情况下,想要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找到它也是十分困难的事情,更何况,它并不一定就存在于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如果再将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拔高到拥有自我意志的程度,想要找出它的核心,由此消灭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尽管做出魔女是类似“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意志代行者”的推断,加上“消灭魔女就能离开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所形成的变异世界”这一点,可以得出“魔女”最有可能是“核心”的结论,不过……丘比和魔法少女们似乎并不是没有消灭魔女的经历,即便如此,她们仍旧在对抗出现在英国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战斗中失败了,她们没能消灭对方,也没有找到能够消灭对方的可能性。看上去和瓦尔普吉斯之夜关系密切的丘比或许知道内中缘由,但是,既然没有说出来,无论是什么原因都只能当作它也不知道。

    综上所述,才让我将瓦尔普吉斯之夜归入等级判定中的“神”级。在神的注视下。任何针对它的阴谋都是无力的。它没有在第一时间杀死所有人。那一定是因为别有原因,而并非它不能。复制体们的离去,并不代表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失败,也不代表一直隐藏在黑幕中,不知以何等姿态存在的“魔女”的失败,更不代表着队伍的胜利。

    在和“魔女”一决胜负之前,无论杀死了多少复制体,就算拥有让复制体无法重生的能力,也是毫无意义。同样的,复制体们没有发现旁观战斗的我们。也不意味着我们隐藏得有多好,仅仅是因为它们没有被赋予“找到我们”的命令而已,否则,根本就不需要刻意搜索。按照它们之前出没的方式,完全可以在任何时候,如同困住龙傲天等人的队伍一样,将我们包围起来。

    我利用连锁判定的能力观测到了复制体们的改变,大概也是唯一注意到这种异动的人吧,龙傲天和丘比都是一幅高深莫测的扑克脸,其他人的表现完全不像是了解实际情况的样子。五月玲子和玛丽由始至终,都不太了解到底那边的情况,只是津津有味地聆听着那边队伍中的争执。…,

    直到争执被压制下来,回到正题的时候。队伍才隐隐察觉到情况的异常。不过,看起来仍旧没有发现复制体的撤离,反而因为它们的动静产生出再次发动猛攻的想法,指望于彻底消灭它们,以在接下来的旅程中获得一段安稳的时光。这个提议是由打扮成女仆,在这份工作上表现的兢兢业业,一直没有暴露出雇佣兵们脾性的女人提出的。

    牛仔打扮的女雇佣兵自然是万分赞成,“不过,首先得收拾这片残局才行”她这么说着,有些为难地盯着伴随闪电亮起的残酷光景。哪怕是她,也不想去搬运那些被打得溶烂的尸体,不想去接触那涂抹在地板、墙壁和天花板上的厚厚血层。可是,尸山瓦解成灰雾后,不仅会彻底打通敌我之间的障碍。而且,浓郁的灰雾正让能见度越来越低。如果看不见的话。面对那种人海战术,魔法少女是否还能使用之前的火力解决对方,而不误伤到队伍里的众人呢?

    “放心吧。”魔法少女晓美说着,抬起手,手背上的圣石之种在一片亮光掠过后,席卷了由尸体分解而成的灰雾。

    灰雾被清理一空后,队伍里的众人才惊讶地察觉,复制体的实际数量已经大为减少了。虽然同样拥挤在走廊前后,但是每一个方向只剩下十余人,和感觉中那种无边无际的想像截然不同。

    “嗯?离开了呢,那个家伙。”丘比突然抬头朝上方看了一眼,小圆带着呆呆的表情追逐着丘比的视线,但是她似乎什么都没发现,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写满了问号。

    我不知道丘比口中的“那家伙”指的是谁,只是直觉感到,如果不是“魔女”,就是在战斗打响前消失的幽灵般的“红衣女郎”。当然,也有可能它们其实是同一个存在。

    突然,彻底吸收完灰雾的魔法少女晓美露出痛苦的表情,按住手背上的圣石之种,微微弯下腰肢,她的身体在颤抖,似乎随时会失力跌坐在地上。一直以担忧的表情注视这个冷酷女孩的学姐连忙上前一步扶住她,低声说:“太逞强了可不好哟,晓美。”

    “没关系的……我……”魔法少女晓美的辩解还没说完,身体猛然僵直了,她手背上的圣石之种散发出更加华丽幽深的光辉,但在连锁判定的视野里,这枚圣石之种几乎被那团灰色的物质填满了,完全不再流动,也完全感觉不到分解的迹象。少女身体数据的变动已经到了从表面上就能看出来的地步,肌肉僵硬,瞳孔放大,一幅失神的表情。肉眼看不到的灰色以圣石之种为中心,逐渐向她的全身蔓延,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少女就像是被一层灰色的淤泥覆盖一样。

    除了两个普通人之外,就连两名灰石强化者和我身边的两个女人都察觉到了漂浮在空气中的某种异常气息,这股气息甚至让感受到它的人觉得,整个异空间正在发生某种本质性的变化。几乎是与此同时,龙傲天、丘比、魔纹使者和另外两名魔法少女的目光都落在魔法少女晓美身上。

    “晓美……”小圆露出担忧的神色。但似乎早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自己的同伴变成现在这样。因此并没有走上前去,就连搀扶着晓美的学姐也松开了抓住女孩肩膀的手。

    “怎么……回事?”女雇佣兵们皱其眉头,我想她们也许都看到了吧,那股强烈而诡异的气息,魔法少女晓美身上淤泥一样的灰色正在脱离肌肤的表面,如同火焰一样蒸腾摇曳。…,

    “这就是你所谓的击退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方法?”龙傲天突然露出一幅厌恶的表情,盯着小圆肩膀上的丘比,“魔法少女的力量?别开玩笑了!不要告诉我,她会变成魔女。”

    “什,什么?”黑人保安和中年男性看不到正在晓美身上发生的异变。一幅迷糊惊讶的表情地重复着龙傲天的问题,“魔女?该死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没人回答他们的问题。虽然这里除了丘比、魔法少女和龙傲天之外。每个人都对队伍同伴身上正在发生的事态感到疑惑,然而,在魔法少女晓美通过圣石之种吸纳了所有的灰雾后,复制体们和队伍之间的通道已经畅通无阻。在前进的障碍消失的一刻,复制体们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这才让大家有时间为自己同伴的变化吃惊,但这样的僵直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它们已经再度发动了进攻。

    失去了数量的巨大优势后,复制体们集体冲锋所造成的压迫感直线降低,在它们刚有所动作的时候。也是黑人保安和中年男性提出疑问的时候,龙傲天头也不转,直接将手甩向身后,袖管中弹出一把黑色手枪落在他的手掌中,通过连锁判定视野,可以看到枪管上雕刻出来的中国龙图腾,以及手柄上的“天帝”二字。

    完全不用瞄准,就像是魔法少女晓美之前做的那样。虽然不是重机枪,但是当龙傲天扣下扳机的时候,子弹如同密雨一样连射击发。枪声如同机枪一样密集,枪口不停跳动的蓝色火光照亮了他的半侧身体。手枪连射能力并不罕见,但是,以这种密集的射击速度,完全无法想像。那厚重但仍旧属于手枪的体型,究竟是如何装入如此多子弹的。

    弹道跳跃、拐弯、直线穿插。交织成笼罩了他身后走廊的巨网,不需要大幅度摆动枪口,子弹在钻出枪口后,就已经有了各种各样的轨迹。这本就是怪异,是神秘,只要看到就能察觉出来,根本不是常识能够解释的现象。带着神秘力量飞行的子弹穿透了复制体们的身躯,打断它们的脑袋、四肢和心脏,让它们的尸体在惯性的作用下匍匐在地上,滑倒在龙傲天的脚下。

    至于另一边的复制体们同样被使用老式火枪阵列的“学姐”抵挡下来。

    “好,好厉害。”小圆盯着躺在龙傲天身后的尸体喃喃自语。

    仿佛受到了空气中异常气息的影响,新增加的尸体解体为灰雾的速度更快了,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将这些灰雾束缚起来,陡然朝晓美的圣石之种钻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小圆和学姐各自面朝一侧,以坚定的脸色举起手中的圣石之种,将这些灰雾强行吸纳到自己的圣石之种中。

    她们两人所持有的圣石之种,同样在吸收大量的灰雾后,于普通视野不可观测的内部产生了大量如杂质般的灰色,若将其形容成液体,那么它水平线正不断上升。圣石之种的概念已经变得清晰起来了,它给予了普通女生们属于“神秘”的力量,既是“动力核心”,也是“容纳不洁的容器”,随着容器的填充,魔法少女们的力量似乎也会上升,但是,容器始终有被灌满的一刻,而容器对这些不洁的分解速度,在高烈度的战斗中,根本跟不上吸纳的速度。

    如今,魔法少女晓美的圣石之种正是被这些散发着不详气息的灰色填满的例子,至于这个少女到底会变得怎样,虽然龙傲天质问丘比,她会不会当场变成魔女,但是,我觉得应该不会变成那个样子。尽管,我同样认为那个少女此时产生的变化,和魔女息息相关,不过,看看小圆和学姐的表情就知道了,她们虽然同样紧张担忧,但大概是经历过多次这种局面,并没有慌张和恐惧的神色。

    如果光是吸纳复制体变成的灰雾到了极限,就会变成魔女,造成同伴自相残杀的局面的话,这些魔法少女们也不会跟随丘比跨越重洋,来到这个城市继续这份异常危险又没有任何好处的工作了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