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07 幽灵
    刚踏入十二层就能感觉到这里的气氛和之前的楼层截然不同,入目所见的物事散发着一股的味道,一副年久失修,饱经岁月摧残的样子。原本装修得光鲜的墙壁变得斑驳,房门也大都已经掉漆褪色,精美的灯具大部分只剩下外壳的部分,但是仍有部分保持完好,在吱吱的电流声中时明时灭地闪烁着,并非下方层落那般已然完全损坏。昏暗的光线中,飞扬的灰尘清晰可见,空气十分糟糕,不仅有发霉的味道,还有浓重的血腥味,前方不远就有一副尸骨,上面残存的肉块已经腐烂,吸引了大量苍蝇在周边嗡嗡作响,血迹却异常地没有完全干涸,呈现出暗红色的凝胶状。

    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并没有变化,但是,不断波动重影的结构轮廓让我感到晕眩,观测效果自然大打折扣,将观测到的数据交给脑硬体处理,得出的静态照片在视网膜屏幕上呈现出来时,照片的画面也极其混沌。房间中有些疑似人形的轮廓,可是,因为轮廓模糊的缘故,更加充满了阴森的感觉,就好似盘踞在那里的并非人类,而是伪装成人类的某种怪物。它们看似一动不动,但是一旦集中注意力去观测它们,就会发现那里其实什么都没有,仿佛我看到的不过是某些物器的阴影造成的错觉。

    就算用连锁判定去观测近在身边的五月玲子和玛丽俩人,也会出现她们的身影不时会变得模糊的现象。甚至偶尔会给我产生一种消失的感觉——不仅仅是视野中的消失,也是感觉上的消失,一秒前还断定就站在身后的她们,下一刻就感觉不到气息了。然而只要转过头去,就会看到她们的确仍旧站在身后。这种感觉上的失真,对于习惯使用感觉来锁定目标的人,例如久经沙场的雇佣兵来说,是十分别扭和棘手的状况。在激烈的战斗中,人类肉眼的视野太过狭窄,而且分辨能力也不算强,往往比不上用在极端状态下觉醒的野性本能去进行判断。

    感觉有危险。感觉没有危险,感觉有人或没人,游走于生死边缘的人,往往都习惯了用这种极度敏感而精准的感受性在第一时间对外物进行辨别。然而,这种能力在这个地方已经宣告失效。无法感觉到,却真实存在的情况时不时会出现,我花了半晌才将自己的状态调整过来,在此期间。面对前方昏暗的长廊,我一步都没向前迈动。

    身后突然传来咔嚓的声响,我回头望去,只见刚从那里出来的安全通道出口已经被折叠门封死了。五月玲子和玛丽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她们尝试打开和破坏这扇看起来不怎么坚固的折叠门,然而。折叠门就如同无法破坏的游戏背景,无论如何都无法再打开了。我抬起左轮朝门口开了一枪。结果弹头也不能洞穿,使用追尾攻击,一连打出了六发子弹,也仅仅是让第一颗弹头稍微出现嵌入其中的迹象,当枪声停息时,看似嵌入门内的弹头便毫无力量地掉落在地上。

    看起来,这扇看似脆弱的折叠门,的确是被“神秘”固定死了。现在的情景,就像是瓦尔普吉斯之夜在告诉我们,只能前进,不能后退,用恶趣味的说法,大概就是“进入此门者,放弃一切希望”这样听起来很酷的话吧。在脑硬体的协助下,我迅速调整了心态,其实,就算后路没有切断,我也不会选择后退,所以,这条不会使用的后路被切断更像是一种下马威的行为——对于普通人来说,无论到头来会不会选择,但是,有选择总比没选择好,即便是决定不会做出的选择,一旦这条选择在眼前被生生斩断,也会莫名升起一股惶恐吧,甚至,会对自己种下怀疑的种子。以神秘学来说,一旦开始怀疑自己,内心就会出现缝隙,而随之而来的恶意,将会让这条缝隙慢慢扩大,直至将心有疑虑者彻底吞噬。…,

    顺便提一下,神秘学中以“恶魔”、“魔女”和“恶灵”之类的存在,最喜欢这种玩弄内心的游戏,它们通常将人们变质的,偏激又脆弱,散发出腐烂味道的内心称为“最甘美的食物”。

    尽管觉得没必要,但在前进之前,我仍旧为五月玲子和玛丽讲述了这种“富有教育意义”的故事。五月玲子和玛丽脸上的冷峻悄然瓦解,好似联想到自己,有点不自在的感觉,虽然强自镇定,但是当我转过头后,却听到了五月玲子的叽咕声:“永远不要怀疑自己,不要和同伴分开,不要将自己失控的情绪当作理所当然地宣泄在自己的同伴身上。这样的话,一定没问题的。”玛丽也在一旁模糊地嘀咕着,内容也大致一样,不过,她们俩人似乎都没听到对方到底在说些什么,确切地说,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一时间忘记了对方的存在。

    专注于反省自己的确是件好事,不过,在这种地方失神,到底还是不成熟。我用力咳嗽一声,将她们俩人从自己的世界里唤醒。五月玲子和玛丽露出吓了一跳的表情,紧张地看了前方一眼,又彼此面面相觑,都有些尴尬。然后,俩人不约而同朝对方伸出手,不约而同怔了怔,又不约而同抓住对方的手,露出充满决意的笑容。

    “一起加油吧。”五月玲子说着,充满了我第一次看到的友善。

    “我不会再犯那样愚蠢的错误了。”玛丽也说:“虽然,每次看鬼片,都觉得里面的主角和配角都蠢极了,没想到,我也会犯同样的错误,不,应该说,没能将自己坚持的东西坚持到底。不过,这一次我一定会坚持到最后。”

    不知道她们在噩梦中到底遭遇了什么,但是。她们俩人在此时此刻,终于有了一点“队友”的感觉,不是那种临时凑起来的,可有可无的队伍。而是真正彼此依靠的感觉。

    真好啊,每次看到这种桥段,总会觉得这样的场景是多么令人感动,于是感到这个世界是如此美好,而能够亲眼目睹这种桥段,甚至亲自上演的自己是多么幸运。只有在这个时候,脑硬体才会变得令人厌恶——它将这让我感到美好的情绪也毫不留情地删除了,就算再次回放当时的场景。也再无法重温那种余韵。

    也只有当我不得不用冰冷的态度来冷眼旁观这份不再温暖的情感时,更加感觉到此时的自己是如此的异常,而这种异常,是多么令人憎恶。如果这种憎恶残留在心中的话。想必会成为被恶意侵蚀的漏洞吧,可惜,脑硬体是不会对这种负面情感放任不理的。

    我是高川,处女座的我,总是逃脱不了感情主义的束缚。但是只要有脑硬体在,我就会如同机械一样冷峻而高效,人性达到冰点的我,人性的弱点也会降到最少。

    “准备好了就走吧。不管敌人做了什么手脚,但是我们的目的仍旧和之前一样。”我抬起枪口。对准瘫在走廊中的尸骨扣动扳机,“观测。”

    “……果然。和噩梦有点不一样。”五月玲子似乎有些开心地说:“噩梦中的你说的是,找到龙傲天他们。”

    “那只是观测的一部分而已。”我回头瞥了她一眼,“龙傲天一定会继续往上走,所以,只要我们也继续往上走,就一定会在某处碰到他们。但是,往上走找到他们并非目的,仅仅是达成目的的过程而已。外界的物事越是异常,就越是会让人动摇,让人无法看清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想做的事情。所以,必须时刻注意。”…,

    “了解,队长。”玛丽俏皮地敬了个军礼,之前对话所造成的凝重气氛在她的搞怪下变得寥寥无几。虽然看不出来她是刻意这么做,还是本性如此活泼,但是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无论她做了什么,在她们离开这个异空间前,我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态度。

    没错,让她们做她们的,我做我的,一定才是让她们活下去的几率达到最大的方法。

    走廊上的尸骨被我的子弹打得粉碎,看来它的确不是什么陷阱,若是有攻击倾向的敌人,一定会被枪声惊醒吧,不过在枪声过去之后,听不到更多的动静,只有大厦外的风雨和雷电交相呼应。我走到被打得七零八落的尸骨旁,正想进一步接触这些腐烂的骨肉,眼前却突然一花,一团绿色的磷光浮现在尸骨上,伴随着我的呼吸缓缓飘过来。无论从形态还是色泽来看,都是俗称的鬼火,不过,它出现的方式太过异常了,而且,从视网膜屏幕显示的数据来看,其结构原理也并非人骨中的磷在燃烧——它就是一团火,没有燃烧物质,或者说,观测不到燃烧物质的火光现象。

    因为连锁判定视野会让大脑晕眩,所以早已经关闭了,此时又没有料到这团鬼火会出现,所以,没能及时打开连锁判定视野,也就无法观测到它的出现方式。

    “高川先生!”五月玲子突然叫起来:“别盯着它看。”

    不过,我已经注视着这团鬼火有一阵了,幻听般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好痛苦,好痛苦,我不要被吃掉,救救我……

    似乎被传染了一般,有一种被活生生吃掉的痛苦和痛楚从心底浮出,不过,下一刻就被脑硬体过滤掉了。我回过头,就看到五月玲子和玛丽都没朝这边看,显然已经在噩梦中吃过类似的苦头,不过,这种程度的精神攻击对我是无效的。我伸出手,握住这团鬼火,感觉不到温度,稍微用力,它就像是气泡一样破裂了。人类的惨叫声好似从虚空中钻入耳朵,并非幻听那般直接出现在脑海里,而是直接听到了,只是仿佛从遥远的,又不分辨不出方向的地方传来。

    呼的一下,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从身边冲过去,还没关闭的连锁判定视野在那一瞬间观测到身旁的空间浮现一个依稀的轮廓,但快速掠过身后就消失了。将捕捉到的静态影像于视网膜屏幕上呈现出来。也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它没有颜色,是透明的空气,只是其置身的空间和周边的空间有微微的落差才分辨出来。随后,折叠门处传来敲砸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疯狂,折叠门上出现一块块凹陷的痕迹,就像是用锤子砸出来的一样,明明之前用子弹都捣鼓不出痕迹来。不过,这些凹痕如同开玩笑般,慢慢就恢复了,砸门声也随之愈见虚弱。

    “谁在那里?”我这么问的时候,五月玲子和玛丽猛然做出了戒备的姿态。砸门声也与此同时戛然而止。

    死寂好似滴在宣纸上的墨汁扩散在走廊上,昏暗闪烁的灯光也骤然熄灭,一下子失去光线让黑暗变得十分浓重,用肉眼的话。连自己的十指都看不到。我听到了呼吸声,一共有四个。

    第四个,就在折叠门那头,拖着一个沉重的物体,嘎吱作响地缓缓走过来。可是。视网膜屏幕也无法观测到那里具体的情形,连锁判定视野的那头,如同一团搅拌的混水,让我不得不关闭以减免身体的不适。…,

    因为看不见。所以,对于感受性强的人来说。压迫感也会更强。五月玲子和玛丽的呼吸声变得浓重起来,她们稍稍往后退了一步。好似踢中了什么小玩意,地面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对面那看不见却在逼近的东西陡然一止,至少,我的感觉是这样——它顿了一下之后,将锁定的目标从我身上转移到五月玲子和玛丽俩人身上。

    我第一时间开枪了,因为声音来源有些模糊,又看不到任何东西,因此,我不得不进行大角度的扫射,一口气打完转轮中的子弹后才停下来。从子弹发出的碰撞声来看,全都打在了地板、墙壁和天花板上,没有一颗击中对方。和传说中物理攻击无效的幽灵十分相似,但问题是,我射出的子弹可不是普通的子弹。

    不过,对方似乎感到了这种压制性的射击,在枪声停歇后,发出无比凄厉的尖叫声扑了上来。我也在这个时候,将连锁判定视野和伪速掠开启了。这个正体不明的家伙虽然和鬼故事中的恶灵十分相似,但是,以我所接触过的神秘来说,这个世界至今为止出现的神秘都没有超出灰雾和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解释范围,既然瓦尔普吉斯之夜可以看作是有意识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那么,所谓的魔女也可以看作是某种恶魔,加上复制体死亡后产生的灰雾,无一不在证明着这种神秘观的正确性。

    我所使用的子弹是针对灰雾事件而制作的,它同样应该可以在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笼罩的异空间中产生效果。这意味着,我所具备的神秘,是和这里的神秘对等的。在这种情况下,既然我的子弹打不中对方,也观测不到对方,那么,反过来说,对方在这种状态下能够攻击到我们的几率同样很低。

    如果它要击中我们,就必须处于可以被我击中,被连锁判定观测到的状态,而不是之前那种比空气还虚无的状态。虽然尚无法肯定那种无法被连锁判定观测的状态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连锁判定视野模糊的现象让我有了一些猜测。连锁判定视野观测到的现象一定尤其意义,轮廓的重影和浑浊,就像是一层又一层的模型套合起来,符合这种状态的认知无论是在神秘学还是科学中都有一些,其中“平行空间”这种假设是十分贴切的,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很可能同时具有多个层次,而这些层次彼此之间又并非完全隔绝,在某些时候会彼此重合,而且,这种重合很可能是动态而混乱的,重合深度也并不固定。正因为混乱的极其不稳定的重合,导致连锁判定视野的混乱。

    如此一来,“看不见的幽灵”就有了一定程度上的合理解释,当然,这个理论并不一定完全正确,不过,至少是可以被我当作标准进行进一步判断的假设。

    沉重的步伐拖着沉重的物器,超越次元而传来的声音在这个过程被扭曲了,听起来才如此阴惨,通过声音收集到的数据有一定程度的失真,不过,它的高度和体重应该没有超过人类的标准。大脑的判断,经过脑硬体的处理,在视网膜屏幕视野中勾勒出假象的轮廓和位置,并通过对方扑上来时发出的声音不断进行修正。

    假象轮廓举起了那个沉重的武器,我忍受着连锁判定视野的混乱造成的晕眩感,注视着五月玲子和玛丽的身前。基于对对方行动力的判断,我有自信在伪速掠的状态下在最后一刻救下这两个女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