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10 浮现
    虽然看不清楚,但是,站在我面前的是另一个我,这一点从对方的反应大概可以判断,至于那是不是我的复制体先搁在一旁,至少对方并没有表现出恶意,阴差阳错般的遭遇最终没有演变为残酷的混战。k更新以此推断,和五月玲子以及玛丽俩人交手的,也是身处与平行空间中的她们自己吧。我不由得想起第一次接触红衣女郎时,聆听到的那些幽灵的哀鸣:

    ——死在这里的人,将永远不得解脱……

    ——你将杀死你自己……

    ——这是尸体的派对……

    这些声音仿佛暗示着这个异空间力量的体现。

    如果,之前的遭遇战中真的有人死去,我杀死了平行世界那端的自己,或是五月玲子和玛丽,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身处此地的我、五月玲子和玛丽也会死去吗?如果这么想的话,就不能简单视它们为单纯的复制体了。而且,比起在下层遭遇的那些复制体,适才站在我面前的另一个我,似乎并不是毫无理智,如同被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操纵的玩物。这个平行空间中的“我”之所以同样来到这个房间,似乎和站在这里的我有某种联系。

    答案呼之欲出,但是仍未有一个清晰的结果,我觉得,再这么前进下去的话,一定能够明白,可是,与这种想法一同升起的,是一种奇异的感觉,说不详有些太过,但也不是没有危险——在这个异空间的大厦里。每一层的“神秘”都在变化,怪异的现象以递增的方式越来越严重,直到这一层,“神秘”似乎已经到了不是单凭身体力量就能解决的了。

    即便是熟悉神秘的战士。面对如今的怪异现象也会感到十分棘手,对抗看不见的以普通人为模板的“幽灵”并不困难,困难的是对手是“自己”,在不清楚那个“自己”到底是怎样的状态,又不知道杀死对方会造成什么后果的情况下,战斗的时候一定束手束脚,更可怕的是,你甚至不知道那个“幽灵”到底是什么来头。

    观测能力。思维能力,战斗能力,身体素质……无论哪一种偏科都会带来巨大的麻烦。

    在我离开那个打不开的房间继续前进的时候,再一次有阴风从我们身旁拂过。“幽灵”并没有现身,也不清楚这一次的“幽灵”是不是“我们自己”。之后,打不开的房门再次传来敲砸的声响,那急剧的声音,让人可以感受其始甬作者焦躁的心态。我们停下脚步观望,只见门把手在空无一人的情况下自信摇动了好几下,随后就传来阴惨惨的叫声和沉闷的碰撞声,在这些声音消失后。又是一阵砍摔拉锯的声音和变质的阴笑,大量的血从空气中流淌出来。

    “刚才的那个……到底是怎么回事?高川先生。”五月玲子再也忍不住了。我知道她问的不是那些血的来历。刚刚这副景象足以在稍微有些联想力的大脑中勾勒出事件的大致轮廓。虽然对普通人来说,是十分骇人听闻的景象。但是,在这诡异的空间里混迹了那么久,俩人已经不会为这种“想象”出来的惨况动容了。

    五月玲子和玛丽都看向我,她们似乎也察觉了,之前和自己战斗的,似乎是“幽灵的自己”。

    “真的是这样吗?”玛丽皱着眉头,说:“真的是我们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应该没错。”我将自己那掺杂了推理和想象的结论扼要地对俩人讲述了一遍,和我一样,五月玲子和玛丽受到正常世界的思维和理论影响很深,比起神秘学,“平行空间”和“平行空间的自己”这类带着科学气息的说法更容易令她们接受。

    “平行空间……”五月玲子并没有满足这样的推想,自言自语地说:“平行空间的理论我多少有些了解,但是就我所知,平行空间的我无论和这里的我多么相似,也不可能是同一个人。但是……”她顿了顿,说:“我总觉得,站那一边的就是我自己。”

    玛丽对这句话中复数出现的“我”表示头晕脑胀,“我们在探讨哲学吗?饶了我吧。”她苦笑着揉了揉太阳穴。

    “说的也是,在这里猜想出来的可能性只能作为参考,可实际上,无论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它都已经出现在面前了。记住了,玲子,玛丽,在面对无法理解的神秘时,我们能依靠的思维方式只有一个。”我严肃地对俩人说:“存在既合理。”

    “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玛丽显然对这个足够直接的说法十分赞同,“将对方当作自己虽然有些碍手碍脚,但是,能不杀死自己的话,还是不要那么做的好。而且,幽灵的我们似乎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情况对我们来说,还算不错。”

    “但是,其他人也许没那么幸运。”五月玲子露出没奈何的笑容说。

    “我们已经自顾不暇了,就算是高川先生这么强大的人,也表示没办法救所有的人呢。”玛丽说话时的表情看起来毫无破绽,但我总觉得这话似乎也带有点超出话语本身的其它意思。

    对这些额外的意思,以在学生会勾心斗角的经验,我可以做出许多猜测,不过,我个人并不是喜欢琢磨话中深意的那类人,所以,听了之后就纯当耳边风了。我不再理会两个女人的交流,就算她们将话题扯到我身上也保持沉默,继续重复进出房间,寻找安全通道的工作。

    红衣女郎没再出现,虽然它的行为似乎别有深意,但是目前来说,仍旧只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程度。随着我们的前进,碰到阴风的几率开始降低。“幽灵”也不再现身袭击我们。当我们走入沿边的走廊时,一眼就看到这条走廊的尽头是一条死路,但是眼前的景象却让我们都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并不仅仅是窗外一成不变的怪异景观气候,而是在大厦的原本格局上。安全通道的就在位于直行到走廊尽头的左手边。

    我曾经站在同样的位置,观测了龙傲天和他的女下属使用魔法阵将所有人拖入异空间的经过。此时,就连弥漫在空气中的味道,也充满了既视感,让我觉得,这一层的安全通道就在它原本的位置。

    我没有打开其它房门,径直走向走廊尽头,然后转头左顾。安全通道的标示牌正歪歪斜斜地悬挂在横梁上。似乎随时会掉下来,字迹也已经斑驳掉掉色了。楼梯口如同巨兽的嘴巴,在阴惨闪烁的灯光下,散发着要吞噬活人的气息。

    安全通道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么问才是愚蠢的。虽然之前的好几个楼层里,安全通道的位置彻底发生变化,但这并不代表它就一定要在“奇怪的意想不到的地方”。

    我正准备踏入其中,但是一串电流般的感觉让我的脚步停留在半空,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并不是厄运和危险,只是,似乎走上去并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我总是强调,自己的直觉十分准确。事实也是如此,然而。如果不踏出这一步,又能做些什么呢?…,

    只是犹豫了不到半秒的时间。我就将进入安全通道的第一步踏了下去。

    没有奇怪的现象发生,和我不一样,五月玲子和玛丽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东西,这一点我十分肯定,她们就这么什么也不想地,毫不犹豫地跟了上来。尽管我对她们强调过,她们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但是,排除最初的反抗之后,她们的行为渐渐又给我那种顺从和信任的感觉了。

    我觉得是不是自己表现得还不够严厉,但是,我也不想在做出过份的行为。如果她们因为自己重新诞生的“信任”被某些意外因素践踏而在后面的道路里崩溃丧生,就当作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

    我这么想着,一步步朝阶梯上方行去。这一次,阶梯虽然仍旧超出了它原本的长度,但并不如之前那般,一时间让人觉得永无止尽。当我听到了人声的时候,发现有微弱的光芒照应在上方的墙壁上——那一定是出口处漏来的光吧。不过,有人在我们前方不远地方倒是第一次出现,听不清那些人在叽咕些什么,仿佛无数的回音叠加在一起,将声音所携带的具体信息稀释了,视网膜屏幕也只能给出“是人类的声音”这样的答案。

    按照最大的可能性,应该是龙傲天他们,尽管除了他们以外,一定还有某些人类、类人或非人的存在生存在这个地方,如果“幽灵”是平行空间中,被迫停留在这栋大厦里的人,他们也一定会发现这个安全通道,从而走上和我们相同的路线。

    我没有声张,五月玲子和玛丽也没有招呼头上那些人的意思,在这个诡异的环境里,她们也变得更加警惕和多疑了。

    我们放轻了脚步,如同三只猫一样加速向上移动,然而,当我们看到出口的时候,并没有发现那伙人的存在。只是在那空无一人的地方,给人“有什么东西就站在那里”的感觉,那是比“幽灵”经过身旁时更清晰的存在感。人类交谈的声音找不到来源,但却连五月玲子和玛丽都相信,就是从那个地方传来的。

    对方人数挺多,我们停下脚步的时候,那些看不见的家伙似乎也感觉到了我们的存在。一时间,就算无法目视到对方的存在,但是,我们三人都生出了自己的视线和对方的视线碰在一起的感觉。

    空荡荡的阶梯,弥漫着一股让人绷紧神经的对峙气息。这些看不见的“幽灵们”一定同样看不到我们吧,彼此都对这种状态保持着深深的戒心。然后,我感觉到自己三人被瞄准了。

    就在我反手将身后的五月玲子玛丽推下阶梯的一瞬间,大量的子弹打在我身上,弹头如雨般贴着肌肤,从空气中落下。被攻击在我的意料之中,通过解析弹头数据。完全可以推断对方的身份,无论从武器类型、射击角度和子弹类型上,都充满了浓郁的战地风格。

    呆在这栋大厦里的军人,也就只有龙傲天的那些女雇佣兵了吧。大概通过密集射击勾勒出我的轮廓。在射击停止的一瞬间,我的身旁有阴风拂过,随后手臂被一左一右拉开,有两个人正尝试用关节技将我制服。从触感来判断,的确是女人没错,从她们的做法来看,她们没有立刻杀死我这个“幽灵”的意思。既然对方表示出交流的意图,我当然可以和她们交流一下。不过,不是在被压制的状况下。…,

    我用力抖动手臂,将两个看不见的女人抬起来,分别砸在栏杆和墙壁上。从传达到手臂的阻力来判断,她们显然做出了防护动作,试图避免遭受撞击,不过,在我多加了一分力气后。她们的防护顿时失败了。虽然看不到,但我能感受到,那种硬直而沉闷的撞击感。

    又有声音传来,不过。这一次和人声相差得太远了,仿佛一团浓浆在沸腾。我知道一定是对方尝试说些什么。但很显然,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正在禁止我们双方的沟通。两名被我击倒的女雇佣兵就在这种声音中失去了存在感。这也许代表俩人已经离开原地,也许是我们之间彼此重叠的空间已经被拉开,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这种状态下,她们就算想要反击我也是不可能的。一个呼吸后,前方那些复数的存在感也消失了,但这种消失同样十分短暂,就在我打开连锁判定能力的时候,陡然有一个轮廓浮现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我没能规避,直接被击中了。

    虽然冲力很大,但怀抱的感觉让我第一时间就知道,撞进自己怀中的是一个少女,很可能是三个魔法少女的其中一个。就在她下意识反击的时候,前方的空气中飙出一大蓬鲜血,像是手臂的影子从脚下掠过,只是空气中没有出现更具体的轮廓。我听到了女人的惨叫声,鲜血和手臂影子飞溅的方向让我知道,真正有威胁的敌人就在龙傲天等人的上方,这支队伍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被击溃了其中一员。

    我松开身体,向阶梯下方倒去,双臂紧紧将少女禁锢在怀中。当我的视野远去的时候,少女的身影如同被我从空气里拉出来一般,逐渐在肉眼里变得清晰起来,是魔法少女“学姐”。

    在我跌落阶梯的途中,一种十分沉重的撞击感在空无一物的阶梯上方传来,声音变得更加刺耳嘈杂了,在我撞在楼梯口的地板上时,一个朦胧的巨物隐隐浮现在视野中。它正用粗壮的手臂把什么东西按在墙壁上,墙壁顿时龟裂,之后才有人体的轮廓在其中显现。

    “魔女……”我似乎听到了,怀中的学姐少女发出这样的声音。

    她的意思是,那个巨大的轮廓就是“魔女”吗?可是,从那粗壮的阴影来看,没有任何符合印象中“魔女”这个词汇的性征。当然,我也理解,所谓的“魔女”也许只是类似“恶魔”这样的概念词汇,并不具备具体的形象描述。

    尽管吃惊于龙傲天队伍中的人竟然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被击溃,但是,若敌人是“魔女”的话也就行得通了。我之前还觉得魔女会在即将抵达地面的时候阻拦我们,结果在这个距离地面还有十多层的地方,就被守关怪物缠上了。丘比之前说过“提前催化魔女”,也就意味着现在的状况吧,不过,战斗的环境真是太糟糕了,即便魔女的力量因为被催生而降低,但却完全占据了地利,也许,谁都没想到,这里的空间现象会是如此诡异吧。

    战斗更加激烈了,即便不用连锁判定视野,也能直视到空气的扭曲,看不见却充满了质感的存在从身旁掠过,以方位来说,我们正位于战场中,但特异空间现象却将我们彻底隔离开,就算我们彼此的方位重叠在一起,也仅仅是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并没有产生更加具体的接触。

    “不,不行……必须得去帮忙。”身形轮廓更加清晰,似乎被拖到了我所在的空间的学姐如此说到,在我怀中用力挣扎着,“放开我。”

    就算将她拖到我所在的空间也毫无意义,于是我如她所愿将手臂挪开,她的轮廓僵了一下,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吃惊,是吃惊于我不是敌人吗?不过,我仍旧没有说话,就这么对视着,看她的轮廓再次消失在空气中。

    看不到的战斗更加激烈了,队伍成员应该都施展出自己的神秘力量吧,不少流弹跨越空间,将我周围的东西打得破烂。五月玲子和玛丽早就机灵地跑到了阶梯的更下方,所以才没有被突然倾泻出来的冲击波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