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02 魔女5
    面对龙傲天的质问,丘比仍旧是那种胸有成竹,面不改色的样子,用轻快纯真的口吻对凶狠凝视着自己的男人说:“别那么紧张嘛,她不会变成魔女哟。不过,大家都想快点结束这一切,不是吗?所以,得让魔女快点出来才行。”

    “让魔女出来?”龙傲天皱了皱眉头。

    “瓦尔普吉斯之夜是十分可怕的存在,如果任由它自己诞生魔女的话,魔女的力量就太强大了,所有被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作用的地方,都属于它的地盘。在敌人规划好的场地面对最强状态下的敌人可不是明智的选择,所以,才使用这种方法将她催生出来。”丘比说:“通过圣石之种的力量催生的魔女,才是适合我们的敌人,而且,只要她早点出现,打败她之后,就能早点回去了哟。”

    “催生魔女?”一直彬彬有礼的龙傲天侧过脸唾了一口,“难怪你们说无法解决瓦尔普吉斯之夜,就算打败了这样的魔女,也根本不算是彻底消灭对方吧?”

    “没办法,完全状态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和完全状态的魔女可不是随便就能打倒的对手呀,不,应该说,如果只有我们当前的力量的话,根本就没有打倒它们的希望。”丘比这么说完,将目光转回魔法少女晓美的身上,用高兴的口吻说到:

    ——来了!

    如同淤泥一般覆盖了少女全身的灰色变得连普通人都能看得到了。犹如被一层膜紧紧包裹起来。只剩下一个女体的轮廓,说不出的诡异。下一瞬间,她举起手中的圣石之种,一条等身宽的光柱朝头顶上方喷起。坚硬的天花板被光柱击中后,泛起一阵阵涟漪,让人觉得这条光柱已经穿透了水泥,抵达不知何处的地方。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被这夺目的光柱吸引住的时候,从我先前用左轮打处的洞眼处,一发子弹陡然射出。直接击中正将注意力放在魔法少女身上的中年男性。这个普通人的身体立刻被掀开了一个大口子,虽然没有命中要害,但是整个肩膀都被打碎了,那巨大的坑状伤口让他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

    没有人能够及时反应过来。子弹射击的时机太过突然了,粉碎的血肉将站在中年男性身旁的黑人保安浇了一身,将他大半个身体都染红了。当他反应过来,近在咫尺的同伴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脚一软就瘫坐在地上,不一会,裤裆渗出难闻的水渍。他苍白着脸色,嘴唇颤抖,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就连想要爬得远点也办不到。手脚都失去了气力。

    中年男人的身体仍旧在抽搐,直到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咽下最后一口气,这个变故让所有人如临大敌,顾不得魔法少女身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迅速向自己人靠拢,摆出警戒的姿态。不过,冷枪似乎已经结束了,他们面面相觑,然后摇摇头,表示没有找到任何敌人的气息。

    “没有人。”龙傲天身旁的女保镖很快就断定道。

    “是魔女吗?”龙傲天看向丘比。丘比却露出暧昧的笑容,回答道:“嗯?我也不知道呀。大家看出点什么了吗?“丘比看向其他两位魔法少女,但是对方似乎还没有从中年男性这突然又血腥无比的死状中恢复过来,小圆如同鹌鹑一样,差一点就跌倒在地。被学姐搀扶住后,不由得将头埋在同伴发育得远朝同龄人的胸部里簌簌发抖。…,

    学姐虽然强自镇定下来。但也不怎么敢直视那具残破的尸体。

    不过,正如他们所想,子弹不会无缘无故就射出来,秘书蹲在中年男性的尸体旁检查了他的伤口后,很快就找到了弹道的轨迹。秘书的目光在走廊四周搜索了一下,逐渐抬到天花板上被子弹打穿的洞口处。其他人顺着她的目光,同样注意到了那个不太显眼的提示。

    “弹孔?”龙傲天突然说:“我们之前就是听到了这边传来的枪声才赶过来的吧?开枪的人是在这个楼层吗?”

    没有人回答,若在之前还可以说有神秘人在这里战斗过,子弹击穿了天花板。不过,如今如果不仔细研究一下弹孔的形状,可无法判断开枪的人到底是在哪一层。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疑惑,也无法做出肯定的判断,他们一定实现已经研究过,天花板被打穿后也是无法进入上一层的。这么一来,子弹从这个早已经存在的弹孔中射出来,就变得十分耐人寻味了,而且,这发子弹的威力也超出他们的想像。秘书在不远处找到了弹壳,这期间所发生的一切,我都观测得十分清楚,子弹射出的速度很快,不过,这种“快”仅仅是对于肉眼的动态视力而言。

    无论从它射出的地方,还是它的威力,它的形状,都毫无疑问,正是我之前试探性射出的子弹,现在,它又从老地方返回了。如果这不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还有什么是呢?简直就像是我亲手杀死了那名中年男性一样,我的心中滋生一些负面的情绪,但迅即就被脑硬体删除。五月玲子和玛丽因为无法目视到那边的场景,在声音突然安静下来后,就完全搞不懂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正拉着我的衣角,用宛如会说话般的疑惑目光望着我。

    我只是摇摇头,没有解释。她们便露出百无聊赖的表情,整个人靠在墙壁上。

    虽然队伍那边的人都因为这次突然而又诡异的攻击警惕起来,不过,如果真是我射出的子弹在神秘力量下返还,那么,完全肯定还会有第二发。子弹的威力有多大,身为主人的我最清楚不过了。我可不看好那些人能够成功防御下来。

    从魔法少女晓美身上射出的灰色光柱开始萎缩。在激发这股力量的过程中,我可以观测到,圣石之种里污垢般的灰色正不断降低。按照丘比的说法,这么做是为了提前引出魔女,降低对方的力量。也就是说,其实在这之前,在这个异空间身居核心地位的魔女其实并不存在,它并非从异空间存在的时候就已经存在,而是需要通过一定的方式形成——大概进入异空间的人们,就相当于祭品吧。以神秘学来说,这是相当简单又好理解的状况。

    丘比所说的通过圣石之种提供足够的力量让魔女早产,可以让敌人的实力大幅度降低,这一点也完全可以理解。不过。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单纯让敌人的实力降低,而没有其他的目的,就只有丘比自己知道了。

    魔法少女晓美所激发的光柱产生变化,再一次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虽然这一次并不像之前那样,以为已经消灭隐患而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身上,但也造成了注意力转移的既定事实。因为,他们同样明白,这个光柱异状的结束,代表着阶段性的最终敌人将降临到这个异空间之中。…,

    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第二发子弹从弹孔出射了出来。站在黑人保安身前的女仆猛然向后飞起一脚,将这个一直都站不起来的男人踢向远处,子弹险之又险地擦过男人的身体击中地面,被击中的地方就如同奶酪一样脆弱,轻易就钻出了一个弹孔。在子弹和地面相撞的时候,那处的空气甚至产生了肉眼可以看清的漩涡状波动。这并不仅仅是子弹的动能强大的缘故,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再一次观测到了那片空间产生数据对冲的迹象。

    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本就是扭曲了正常世界的资讯而形成的异常空间,而在临时对冲空间中。再一次形成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资讯的扭曲也会更加严重。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无论强大坚固到何种地步,哪怕是容纳了整个统治局,宛如另一个世界的状态,相比起正常的世界仍旧是“不稳定”的空间。无论存在了多久,甚至如同统治局的空间那样。似乎能够永远存在下去,但仍旧摆脱不了“临时”和“数据对冲”这两个刻意的注明。

    因此,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观测到一些华丽现象的情况远比在正常世界更加常见,因为这种华丽,就是进一步的数据对冲造成结构不稳定所造成的。也正因为在这个异空间力观测到太多的现象,和过去所收集到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情报,以及从这些情报推断出的结论十分接近,才让我如此肯定“瓦尔普吉斯之夜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这样的猜想。

    不过,仅仅凭借左轮的s机关形成的瞬时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是不可能打破这个异空间的,就算使用限界兵器,大概也没太大的可能性可以强行打破这个空间吧。唯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明明s机关让子弹产生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时效是十分短暂的,而且,我十分肯定,在当初射穿天花板的时候,那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就已经生成过,按常理来说,根本不可能形成第二次。然而,无论是子弹击杀中年男性,还是贯穿地面,明显都形成了规模和时效完全一模一样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就像复制了这里的人们,也将这种攻击完全复制出来了吗?我这么想着,越加感到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强大,简直就如同丘比所说的那样,完全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彻底消灭它。甚至让人觉得,它之所以不一次性歼灭所有人,并不是无法做到,而是别有目的。丘比和魔法少女们在退治瓦尔普吉斯之夜失败后仍旧可以全身而退,其中一定有什么不为人道的秘密,说不定她们本身就是瓦尔普吉斯之夜刻意放出来的鱼线也说不定。

    进一步想想,明显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有密切关系的丘比和龙傲天,不管他们涉及瓦尔普吉斯之夜事件的目的为何,不论他们是不是有独立自我意识的生命,也很可能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产物。那么。既然他们判定为“疑似精神统合装置”。是否意味着,瓦尔普吉斯之夜是比他们两者更接近真正的“精神统合装置”的存在?或者,所谓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就是在“精神统合装置”的力量下产生变异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更进一步猜测,“精神统合装置”是否就是“瓦尔普吉斯之夜”这种与众不同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核心?…,

    果然,不直接杀死他们,而是观测他们和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互动才是正确的。我这么想着,觉得自己距离真正的“精神统合装置”越来越近了。无论丘比还是龙傲天的表现,无不充满了阴谋的味道,但我对他们的目的。乃至于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目的完全不感兴趣,反而十分期待他们进一步和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碰撞。

    在黑人保安被踢飞的一刻,魔法少女晓美身上的异状也彻底消失了,她好似脱力一般。摇摇晃晃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上,连忙用手撑在墙上稳住了脚步。不过,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朝尚飞在半空的黑人保安望去,发出了一个模糊的声音,手臂也朝那边抬起来,一把小巧的手枪落在她的手中。

    漂浮在空气中的“什……”音还没说完,情势的突变以更加急剧的姿态降临在众人的眼中:身穿红色吊带连衣裙的女人毫无征兆地从空气中浮现,抓住黑人保安落在地上,将他的身体当作盾牌。挡住了魔法少女晓美的手枪子弹。黑人保安被击中大臂,不由得发出惨痛的叫声。队伍里的其他人已经做出反应,然而,他们的攻击全部落空了。

    这个红衣女郎无论其存在方式还是行为都显得十分诡秘,不同于其他的复制体,但是,又不能肯定她就是“魔女”。这一刻的情况更加凸显了这一点。红衣女郎在落地后再一次跃起,身体在双脚离开地面的时候就已经变得透明,所有对准她的攻击,无论是实体的子弹也好。能量冲击也好,甚至是魔法少女晓美那宛如将世界凝固的力量,都无法阻止她的消失。

    在攻击穿透了那透明的身体后,连同被她抓住的黑人保安,两人的轮廓好似稀释一样消失在视野中。就连我的连锁判定视野也追踪不到两人的踪迹。我对连锁判定的力量拥有十分强烈的自信,脑硬体所给出的结论也是如此。这样的情况代表这两人以及彻底远离最大观测范围的可能性,要比她躲进了观测范围内无法被观测到的地方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然后,所有人都听到了,从进入本层的安全通道方向传来的异常惊怖的哀嚎声,然后就是什么东西掉下去,磕磕绊绊的声音。我下意识取出口袋中那把染血的手枪,一种莫名的感觉让我相信,刚才掉下去的那不知样子的东西,就是这把一直由黑人保安保管的手枪。

    可是,这样的结论,却正是难以理解的,丢失和得到的因果关系完全反转了。莫非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并不是表面上看来的复制,而是反转吗?复制体杀死本体,获得本体的存在性,可以认为是复制体和本体的反转,但这同样是表面上的认知,实际情况应该是,根本就没什么复制体,我们所看到的“复制体”,其实是“未来某一时刻的本体”?

    未来的自己,试图杀死过去的自己?还是未来的已经死亡的自己,在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下,为了重新夺回生命,才对仍旧生存的过去的自己发动攻击?我对自己的异想天开感到好笑,这种情况并非没有可能,但也没有更多的证据去证明这就是真相。而且,这一点都不有趣,这种情况意味着瓦尔普吉斯之夜“能够观测到未来,并对过去施加影响”。简单来说,这样的能力已经在本质上超越了先知的预知能力,完全可以看作是一个简化版本的“剧本作成”——一个完全由末日幻境中的存在所进行的,和现实的安德医生所作所为极度类似的“剧本作成”,更甚者,是“可以观测到安德医生的剧本的末日幻境中的存在”。

    我可不希望被未来的自己攻击,而且,一旦这就是真相,那就代表未来的我肯定会死。反过来说,未来不会死的家伙,就不会出现“复制体”,这一点倒是可以在未来的时间里观察一下。

    我想到这里,不由得看了身旁的五月玲子和玛丽一眼,虽然感性上觉得之前的想像不太可能会是真的,但脑硬体仍旧运作起来,视网膜屏幕正在将观测到的复制体和她们进行匹配——结果令人有些担心,因为,真的没有一个复制体和她们两人长得一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