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15 交错的路线
    不断向四周延展的连锁判定视野中,龙傲天等人所在的战场就像是像是在浑浊的水中被过滤清澈的一部分,只是在周围相对变得更加混乱的现象中,这种清晰的影像显得摇摇欲坠。魔法少女小圆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笼罩的地方,偷袭了魔法少女晓美的“幽灵”的轮廓变得清晰起来。

    魔法少女晓美身侧的墙壁被凿开一个大洞,一具钉头大锤破坏了墙壁后,狠狠砸在她的身上。在巨大的力量下,她的腰部向后弯折,呈现出来的打击感让人觉得她的腰一定断掉了。她毫无反抗之力地撞在对面的墙壁上,贯穿了她的身体的力量甚至在这一瞬间就将那面墙壁打出蜘蛛网般的裂痕来。事情的发生和结束只在眨眼之间,魔法少女晓美跌落走廊的时候,飞扬的乱石落在她身上,将她的下半身掩埋起来。

    突如其来的猛烈打击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敌人是“幽灵”,藏在只有一墙之隔的房间,魔法少女小圆的力量让它显出身形,但没有任何防御和攻击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伴被击溃,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如瀑布般黑亮长直的头发遮住了魔法少女晓美的脸,虽然地面上没有血迹,但是不少人都在那一瞬间亲眼目睹了她的身体在被钉头砸中时,那令人牙酸的变化。

    根本不能想象有人可以承受如此迅猛狠毒的凿击。巨大锤头原本只是钝器。但是从锤面伸出的钉头却是尖锐的锥体。只能祈祷魔法少女的体质和防御不像外表看到的那样柔弱,地面没有出现血迹,因为被乱石掩埋,也看不到外伤,多少能给人一点心理安慰。

    小圆在释放了力量后,好似脱力般跪坐在地上,手足无措,悲伤又惊恐,呆愣愣地看着只有几步之外的晓美,脸上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魔法少女晓美是个漂亮的女孩。无论她的态度如何强硬冷酷,都不能彻底改变她的外表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像是瓷器般精致脆弱,让人不由得想起在满是洁白花朵的房间中弹钢琴的,优雅却体弱多病的大小姐。美丽被破坏会带给人强烈的冲击。这一点在她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我也有点于心不忍,觉得她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战场上,不过,她又的确是魔法少女中最符合战士概念的一位。我想,魔法少女小圆之所以受到如此大的打击,一定是因为她从未想过对方会被如此残酷地击溃的景象吧,大概,小圆对这个女孩的态度,更多是一位应该被保护的女孩,而不是应当承载命运的战士。然而。无论她有多么想要保护对方,力量上的弱小都是不争的事实,而现在所发生的事情,让她再一次认识到这残忍的现实。

    身为魔法少女,小圆的确是拥有神秘力量的,但是,以目前的现象看来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掘。我也不太清楚她的力量到底是什么性质,之前有过治愈的概念,但此时却涉及了空间的概念,一般来说。能够涉及多种概念的神秘力量是十分可怕的,这让我觉得她大有潜力,想必其他魔法少女也是这么认为的吧,所以,就算暂时是拖油瓶也没关系。一直相信她能够成长起来,成为队伍的支柱——以那些魔法女孩的表现来推断。我认为她们是有这种想法的,比起恶狼一样的战士,身怀神秘力量的她们更像是一群善良,被迫卷入不幸后,仍旧期盼自己能够救助他人的普通女生。她们会在战斗中改变,但是,若非遭遇某种强制的改变,心中一定仍会拥有善意的光辉。…,

    如果有可能,真不希望看到这令人有点痛心的一幕,尽管,我不认为魔法少女会如此轻易地被打倒。晓美躺在地上没有动弹,在它完全消退之前,除了瘫软在地上的小圆,每个人都像是雕像一般凝固了——这并非是大家都被吓住了的缘故,而是力量使然。虽然这种现象看上去和魔法少女晓美的力量产生的现象十分相似,都会临时产生一个只有自己可以活动的范围性异常,但是,魔法少女晓美使用力量时,可没有这种将重叠空间变成唯一的隐形现象。

    我想,如果不是拥有连锁判定视野的话,大概自己也会被如此相似的表面现象迷惑住吧。

    魔法少女小圆终于从震惊中醒来,手忙脚乱地去照看不省人事的同伴。她的力量持续时间很短,随着时间逐渐削弱之后,那一片清晰影像的范围也好似被再度污染了一般被周边的混乱同化。我在视野重新变得模糊之前,扫了一眼发动这次突袭的凶手——是个十三四岁的女孩,淡金色的头发扎成两条马尾辫,绿色的瞳孔和精致的面孔就像是人偶一样,不过,那不知道是充血还是被某种力量影响而浮现淡红色的眼白,以及散发着狂气的扭曲表情,让人觉得心底发寒,一眼看去就觉得无法进行沟通。她身穿黑白色哥特式的连衣裙,脚上是仿佛用鲜血上色,散发着浓烈不详气息的红色马靴,手持和自己身高一样的巨锤,四方形截面的锤体几乎比她的胸围还大,让人无法相信,如此娇小的体内竟然用有如此狂暴的力量。

    在魔法少女小圆的力量影响尚未完全消失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可以动弹了,就像是试图用超乎想象的暴力硬生生扯碎那看不见的枷锁,一步又一步地拖着巨锤朝魔法少女小圆和晓美靠近。这个女孩所体现出来的数据,和我在第一次遭遇的那看不见的幽灵所产生的现象十分相符,她应该就是胖子安德烈提起过的那个杀人狂魔了。

    魔法少女小圆听到身后的动静不由得转过头去。看到那个凶神恶煞的凶手时。身体立刻颤抖起来。就在这时,力量对其他人的影响彻底消失了,我只观测到在这一瞬间,巨锤哥特少女以感觉沉重却又极快的速度向俩人窜去,之后重归混乱的视野就像是积累了太多的负荷,此时便一次性涌出来,让我陷入几乎无法视物的晕眩中。

    这种堆积起来的负荷不仅影响了视野,还进一步对听觉造成了影响,在令人烦躁的耳鸣中,旁边的五月玲子和玛丽正在推我的身体。她们说了些什么,声音急切,应该是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吧,与此同时还有远处传来的猛烈的交战声。我甩了甩头。逐渐能够听到五月玲子和玛丽的呼声了,我摇了摇手,表示没事,但五月玲子说:“你流鼻血了!”

    我抹了抹鼻端,正在恢复正常的视野中出现一抹血色,果然是流鼻血了,不过这种伤势也不过是“人类”的伪装罢了,真正在视网膜屏幕中注明的损伤还不到百分之一。没想到借助魔法少女小圆的力量进行观测,竟然会产生这么强烈的副作用,尽管实质伤害极小。但我还是不想再经受一次,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没事,只是有点恶心。”我一边安抚五月玲子和玛丽,一边调出刚才的影像记录。在魔法少女晓美被巨锤哥特少女攻击之前,队伍有其他的敌人,但是影像中找不到它,只有更早的对话是唯一的线索。从那些对话中不难推断出这个敌人的战斗风格,在我的记忆里,只有一者与之十分相符——那个怪异的红衣女郎。…,

    龙傲天等人和魔法少女们的战斗仍在持续,但我觉得很快就会结束了。以第一次遭遇这个巨锤哥特女孩时,她所展现的实力来判断,她的实力顶多和一级魔纹使者相仿佛,击溃一名魔法少女也只是趁其不备而已,并非她真正实力的体现。无论她多么疯狂。在这么多“强”级以上人物的围攻下,势必会在短时间内被活捉。

    我当然也有兴趣了解龙傲天等人对这个少女杀人狂的审讯。这个少女一直强势地在这一层落活动,一定知道许多不为其他生存者所知的东西。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得摆脱某个老对手才行。

    我抽出左轮,走到五月玲子和玛丽身前,她们最初有些不解,但很快就意识到了敌人的接近——红色的连衣裙在她们不注意的时候,已经站在走廊上,她光着脚,长发垂落遮住面庞,明明踩在地板上,却给人一种轻盈欲飘的感觉。这不仅是因为裙子的摇摆,更因为她的身体给人一种轻薄得透明的感觉,不断闪烁的顶灯让昏暗的阴影也在闪烁着,这个鬼气森森的红衣女郎看上去,就像是被阴影浸染了一样,明明是显眼的红色,却仍旧觉得阴暗深沉,好似要融化在影子中。

    和它的交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五月玲子和玛丽都知道对方的可怕。当她们谨慎,甚至有些惊惧地摆出战斗姿势的时候,红衣女郎抬起一直低垂的脸,透过层层掩盖的发丝,一只有红色构成的眼睛充满了动人心魄的力量,让五月玲子和玛丽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直到我的手从她们的面颊旁伸出去。

    我将左轮的击锤扣下来,在嘎吱声中,红衣女郎好似笑了一下,那一闪而过的新月弧度的夸张嘴线好似幻觉一样。她的右手好似毒蛇一样,插向侧旁的空间,从中缓缓扯出一个朦胧的巨大轮廓。

    这个模糊的轮廓给人的熟悉感真是让人大吃一惊。

    “魔女?”五月玲子好似咬到了舌头般,声音颤抖地说。

    没错,那个模糊的轮廓,在特征数据上和在安全通道袭击了龙傲天等人,杀死双胞胎雇佣兵的那个巨型怪物,所有人认为的“魔女”一模一样。正因为如此,红衣女郎的行为才给人如此大的冲击。因为——“魔女不是这个异空间里最强大的怪物吗?”

    “很遗憾,看起来不是。”我排开俩人,将枪口一直对准了红衣女郎,大步朝它行去,心中诉说着另一个十分普通的猜想——或许,那个巨大野兽一样的怪物,并不是魔女,又或者。被丘比催熟的魔女。和它所说的一样,实力大降,连红衣女郎都对付不了。这个可能性极高,因为丘比相当自信,催熟后的魔女不是魔法少女们的对手,但是,红衣女郎却将拥有龙傲天、丘比、魔纹使者和魔法少女的队伍打得焦头烂额。

    “实在太异常了……”我凝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红衣女郎的脸上再度闪现那充满狂气的新月一般的笑容,猛然将在手中挣扎却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那纤细手臂的“魔女”朝我砸过来。“魔女”飞舞在空中。我根本看不到有半点伪装,它被红衣女郎抓住根本不是施展阴谋,的确是身不由己。那沉重巨大的身体还没有调整好姿态,就被我正面一脚踹了回去。虽然看起来模糊,但是触感却十分结实。我用尽了八分力量,相信够它吃一阵苦头了,这可是和素体生命不相上下的力量。…,

    之后,菜刀砍在了我的身上,我根本就没有闪躲的想法。红衣女郎那没有过程,如同闪现一样的攻击,在伪速掠全力开启的情况下都不可能完全抵挡下来,毕竟伪速掠所形成的高速受到环境的制约很大,周遭给自身施加的作用力越大。加速度就越快,能够抵达的最高速度也更大。但是,在外力稀少的作用下,想要抵达真正意义上的高速,需要一定时间。没有在第一时间跑起来,而选择了反击“魔女”,就算开启伪速掠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躲过红衣女郎的这一次攻击。

    然而,一点都不需要闪躲,不是吗?在身体传来刀锋触感的同时,我甩动胳膊朝贴身近旁的红衣女郎砸去。红衣女郎毫无征兆地消失了,我微微转动身体,下一刻,视网膜屏幕锁定了它毫无预兆出现的身影。我开枪,子弹从它的身旁擦过。差点击中它了,但是。它仍旧闪烁了一下,被击穿的只是随着动作飘起的裙摆,被击中的地方,好似被锋利的旋转刀片绞碎的雾气一般,丝丝地散去。

    红衣女郎刚刚落在地上,立刻如同野兽一样,手脚并用,在走廊的左右上下跳跃,不是闪烁,而是十分迅猛的在肉眼中留下残影的跃动。当我的视线停留在它的身上时,身后传来撞击的声音,五月玲子和玛丽从我两侧的走廊上滑过——只是一瞬间,她们就被击倒了,不用问敌人是谁,那种巨大的身躯所带来的声势,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勾勒出它的轮廓。“魔女”好似巨山一样朝我压来,我没有回头,一瞬间展开连锁判定视野,反手开了四枪。

    只是一瞬间的话,那种混乱的视野,仍旧是可以承受的。

    “魔女”发出的叫声难以形容,不知道从何而来,甚至感觉不到声音的震动,只是“只能使用叫声这个词汇来描述”而已。它的存在感在我开完四枪之后消失在身后,红衣女郎的身影陡然贴着地面出现在我的脚边,如果单纯用肉眼的话,一定会觉得它突然消失了,但是,视网膜屏幕的盲点区比肉眼小多了。

    我直接踢出一脚,红衣女郎在被踢中之前就消失了,然后,脖子传来被劈砍的感觉。

    “没用的。”我沉声说:“用游戏的说法,你根本破不了我的防。”

    我没有攻击,但它似乎听懂了,或者明白了我的意思,好似被风吹开的一样,身体在半空后向后漂移——看似缓慢,但实际上,每一次眨眼,它都突然闪退了十米,两次闪烁之后,重新隐没在阴影中。

    它看上去放弃了,我微微松了一口气,几次遭遇,它都以我没目标,没有攻击五月玲子和玛丽,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仍旧让我觉得,这两个女人的运气还不是太差。如果被这个红衣女郎视为猎物的话,我就算速度极快,也无法在偷袭,或者被围攻的状态下保证俩人完好无损。那种不问距离,随意出现的行动实在是诡异莫测。

    五月玲子和玛丽趴在地上,咳嗽了半天才爬起来,她们的手还在颤抖,短刀似乎随时都会从手掌中跌落。看起来,抵抗“魔女”对她们来说还是太吃力了。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应该只是一击,巨大的力量让她们差一点就崩溃了。“魔女”在纯粹的力量上,完全超越她们那被药物强化的身体,尽管那种程度的力量,仍旧没有我强大。

    “还好吧?”我没有搀扶俩人,一边用随便的语气说着,一边暗地里警戒周围的物事,免得像龙傲天等人一样,被“幽灵”打个措手不及。五月玲子和玛丽可没有魔法少女的本事,那边战斗的声音在我结束战斗的同时也停息了,期间我听到了魔法少女晓美的声音,感觉上并不像是受了重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