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18 思维间隙
    这个末日幻境的构造,同样在一定程度上体现着这种“模糊”的概念——要以最小的代价塑造出谁也不会怀疑的“真实世界”,使用具备模糊概念的理论,是最简单的方法,它比“拥有发展成大一统理论的基础的超弦理论”更加贴近现实的科技水平。

    即便在脑硬体换算出来的数据化可能性中,比起最初的对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本质的猜想,现在这种猜想的可能性更高,哪怕这意味着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神”级划分推断会因为这种猜想进一步被证实。

    但是——

    如果末日幻境不是体现“大一统理论”,而是体现“模糊理论”的话,我们的计划就注定会失败。只是“人格意识被改造”,而并非“超越现实”的话,无论超级高川多么强大,都仍旧是“人类”,人类的话,是不可能和现实对抗的,拯救咲夜、八景、桃乐丝、系色和玛索也无从谈起,即便利用潜伏在病院中的地下势力逃出病院,也只会重蹈覆辙而已,成为那些地下势力的重要实验体。

    所以,不是“大一统理论”,不是超越常识,超越现实,能够解析利用世间所有存在的“大一统理论”,就没有价值。

    所以,末日幻境一定不是基于“模糊理论”,而是基于“大一统理论”,无法被了解的,因为“病毒”的存在和存在于小数点后千万亿的病变几率。极度偶然下诞生的异常之物——我无比坚信这一点。不得不坚信这一点,比起神,比起命运,比起任何一切可知和不可知都要确信,这就是我的信仰,除了它,我的生命中就再也没有光芒。

    不过,暂时将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视为“模糊理论”的体现,的确更能契合它的“神”级本质。“神秘”是不可理解之物,或者说。能够理解的一切都不是“神秘”,但是,“神秘”同样需要以某种形态体现出来,才能昭示其存在。而这种体现方式却是可以按照接触“神秘”的人所固有的知识进行猜想推测的,哪怕这个猜想无法完全描述“神秘”,却可以缓解因为“无知”和“不了解”所产生的恐惧,这是在涉及神秘时,能够最大程度获取一线生机的最简单的方法——唯心主义,这种时候,哪怕是用科学理论去解释,但因为“神秘”的本质就是不可解释,所以,相信基于科学理论的猜想。这本身就是唯心的做法。

    面对“神秘”时,猜想和推论本身并不足道,重要的是自己是否相信自己的猜想和推论,“相信”是唯心的力量,也是意志的力量。如果猜想和推论伴随着进程而显得支离破碎,就需要对其进行补完,或者寻找“看起来更合适”的猜想和推论,这并不是让自己明白自己有多无知渺小,也不是为了衬托“神秘”多么诡秘宏大,仅仅是为了让“相信”能够继续存在而已。

    没错。在正常的常识性的世界中,不断进行猜想和推论是为了尝试去理解万事万物的本质,但是,在异常的非常识的世界里,不断进行猜想和推论。不是为了理解“异常”和“神秘”的本质,而是为了竖立信心。让自己的意志更加坚韧。在诡变多样的“神秘”面前,哪怕是可怕的武器,坚硬的身体,也有可能因为药不对症而失去其威能,这种时候,除了坚韧的意志和信念,又有什么可依赖的呢?

    我坐在椅子里,盯着对面椅子上尚未转醒的哥特少女,心中重复着上述的思考,因为思维发散,每一个要点都会延伸出许多线条,在不同的方面产生诸多结论,其中有对现实,对末日幻境,对计划,对瓦尔普吉斯之夜,对广而泛之的“神秘”……因为多而繁杂,不时还会出现逻辑上的冲突,从而显得混乱,但是,它们终将会成为和谐的一体。然后,这些丝线和节点会编织成一张大网,将我的内心过滤,筛除杂质,令我的心灵重复恢复平静。

    我知道,自己的思考也许是幼稚的,令人发笑,也许会让人觉得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思维,不过,我经历了如此多普通人和常识社会中不可能经历的事情,亲身体会到,这种如同精神病人在思考哲学般的思维方式对我而言有多么重要,它就像是教义和经文对真正的宗教信徒的重要性,宗教信徒每当在动摇、恐惧和迷惑时,念颂教义和经文以求得内心的安宁,而我的思考,也同样如此。

    我没有理会因为等待而有些焦躁的五月玲子和玛丽,没有催醒哥特少女,只是在这个昏暗的,陈旧的,仿佛摇摇欲坠的房间中,静静地思考着,思考自己能想到的事情,思考自己觉得重要的事情,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思考,思考这样的思考到底有什么用处,甚至,只是单纯地习惯性地思考罢了。

    脑硬体虽然能够删除多余的和负面的情绪,但是,它却不能让我的内心平静下来。无论情绪被删除后显得多么冷静,让我产生自己仿佛机械一般的错觉,乃至于会为情绪产生波动而感到欢喜,但只要平静下来,在阴影中独自一人思索着,就会发现所谓的“机械般的冷静”只是错觉而已,因为,我之所以会在这种时候产生如此繁杂而混乱的思维,不正是内心不平静的体现吗?

    脑硬体删除情绪,不过是斩除了破土而出的杂草而已,只有挖掘自己的内心,穷而尽地思考,才能找到这些杂草的根须——它就扎根在自己的内心中,若将内心比若一个大湖,它们就如同水草,随着心湖的波涛摇摆着,繁殖着。难以穷尽。难以根绝,但是,只要让大湖平静下来,像镜子一样平静,它们就只能冰封一般继续沉眠。

    在神秘学的“禅学”中,所谓的“静”是一种状态,一种力量力量,但是,无论在科学的“哲学”,还是神秘学的“禅学”中。都将“哲思”和“禅思”视为最重要的部分之一,认为“思考”是通往“静”和“安宁”的途径。我不知道自己这繁杂发散的思维是不是“哲思”和“禅思”,但是,就结果而言。它同样让我得到了平静和安宁。

    当我在昏暗中窥视着五月玲子和玛丽因为等待,因为周遭的诡异,因为异常的静谧、昏暗和种种不可解的一切,时而露出的烦躁,却不得不强自按耐着的表情。我就越发知道,自己的确是安宁的,即便在这个充满了非强大的**就能解决的“神秘”中,在这个诡秘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我也不惊不惧,只如同行走在常世中。心中是如此安宁。

    时间在这种安宁平静中变得缓慢,我没有使用任何能力,却觉得自己的目光可以穿透黑暗,穿透遮挡,穿透混乱的空间,看到哪怕是再渺小的微尘飘落的轨迹。我也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藏匿在义体中的没有形体的“自我”,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它,人格资讯,还是灵魂,总之就是这样的无形无质。却能够自我辨析的存在,如同气体一样膨胀,从坚固的义体中渗出来,这个时候,哪怕是这个由“神秘”构造的强大身体。也给人如同枷锁一般的感觉,而且。还是十分不适合不舒适的枷锁。“自我”在渗出身体后,多少有了些轻松的感觉,就算没有开启连锁判定,也能感受到它弥散之处所遍及的物事。

    也许是下意识,膨胀出去的无形无质的“自我”陡然从随意弥散的烟雾汇聚成以身体为中心的球形。然后,我突然明白了,这种感觉上的体现,其实就是“连锁判定”,不是受到义体局限的只有雷达能力的“连锁判定”,也不是上一个高川在极限时达成的只能看到连锁反应的“连锁判定”,而是真正意义上的“连锁判定”,在这个球形的区域中,并没有什么黑白色的线构体,但是,只要想就可以了解其中物事的运动状态,只要是处于运动状态,都能够勾勒其形状,却不会因为信息量过大而导致过负荷。

    就像是观测到了“运动”这个概念一样。

    这种感觉就像是烙印在灵魂中一样熟悉——曾经,有那么一个“高川”,也使用着这种,或者接近这种“连锁判定”的力量。

    这个时候,我突然明白了,自己的义体的确被挖掘尽了潜力,没有任何发展的可能性,根植于这具义体的力量,也因此不会得到本质上的改变。然而,这个身体不过是这个末日幻境的造物而已,它只是只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某些资讯态的集合,只能存在于这个世界,是承载“我”这个人格意识的容器,是防护罩,也是枷锁,在很多时候,“高川”只在这个虚幻的躯壳中诞生、演化,然后消亡,但是,“高川”这个人格意识却是超越了这个末日幻境,于现实中真正存在着。

    所以,“高川”这个人格意识概念,拥有超越这个躯壳的潜力。而我之前认为的,自己已经抵达极限,没有了挖掘的潜力的认知,是十分可笑的。因为,存在于此间的“我”,并不单纯是一具义体,而是包括了义体和存在于义体内部的内在。

    末日环境中的“高川”从来不是某个具体的人,而是一个概念性的自我存在,这个概念超越了常识性的人格意识,若要形容,那就是所有符合“高川”这个自我概念的人格意识资讯,只是,正常人只会拥有一个符合自我概念的人格意识,而“高川”却因为种种原因,不断有新的人格意识在诞生、成长和死亡中循环——这个特征几乎是所有末日症候群患者都具备的,唯一的差别是,他们那复数的人格意识是同时存在的,而且会快速增量而导致过负荷的身体产生连锁式的病变,只有“高川”,同一时间里,只有一个人格意识真正存在——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导致如此。都让“高川”成为独一无二的异常病变**。

    虽然。已经之前就依稀感觉到这种事情,但是,只有在这个时刻,我才真正解析了存在于脑海和脑硬体中,关于现实、末日幻境、病毒和末日症候群患者的资讯,勾勒出一个较为清晰的轮廓。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我明白了,所谓的“超级高川”并不是简单的将无数曾经诞生过的“高川”所留下来的资讯有机结合成一体就能诞生的,就算接受了全部“高川”留下来的资讯,和一个新诞生的高川也不会有本质上的区别。仅仅是多了一些知识、记忆和经验而已,无论看似多么完美,也仍旧是常识意义中的人格意识——基于物理身体而存在,会随着物理身体的消亡而消亡。会受到物理身体每一个细微变化的影响,只要对身体进行操作,就能对人格意识进行操作。

    这也意味着,身体在本质上控制着人格意识,而在“病毒”控制身体的情况下,也同样意味着,“病毒”在控制着人格意识——这也是安德医生的“人类补完计划”的基础,从“病毒和病人身体的关系性”,以及“人体对人格意识的影响”这两个角度进行研究,从而通过药品手术或者其它针对身体的手段。制造出“完美人格”,从而达成人格性的人类补完,考虑到身体和人格之间的关系,达到“完美人格”时,人体在理论上也是完美的。

    而所谓的末日幻境“剧本”,其实就是通过对构造末日幻境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也就是lcl状态的患者施加现实物理上的干涉,对其人格意识进行调整——他们显然很有经验,因为“剧本”的确在运行着。只是,出于一些顾虑。他们没有对“高川”这个重要**进行类似其他患者的深度干涉,大概是害怕导致“高川”彻底损坏吧,但是,若说他们没有对“高川”进行物理身体的干涉也不尽然,举例来说。身为患者的“高川”一直都在使用“新制特效药”。

    而“超级高川计划”看似基于“人类补完计划”,但本质上是相反的。因为,它并不塑造“完美人格”,而是强化人格意识,让人格意识产生质变,逆反物理身体主导人格意识这个常识,达成以人格意识为主导影响物理性的身体,或者说,通过强大的人格意识,让物理身体产生自己所希望的变化——这种情况在常识理论中是不存在的,正如生病了不可能因为想一想就能治愈,受伤了只要思考一下就能恢复,只要决定了就不会生理反应,思想上的巨人也无法改变患上帕金森氏病的**,无法通过思维的高度和坚强的意志来躲避死亡,人格意识的强大与否,并不足以决定物理身体的高度。人格意识和物理身体拥有着密切关系,也会影响物理身体的一些细节,但无法产生决定性的改变。

    要让人格意识主导物理身体的变化,就必须拥有一个至少在理论上可以逆转的关键枢纽,在人类所发展出来的理论中,只有“大一统理论”,目前来说,就是“超弦理论”有这种可能性,当物质和非物质,**和人格意识,都是“弦”的一种状态时,人格意识强制改变物理身体这种想法也就有了理论上的根基——只是,“超弦理论”是如此难以理解,难以捉摸,无法证实的理论,所以,有通过这个理论解读末日幻境和末日症候群这个病症的人,但真正使用这个理论的家伙,也就只有“高川”、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了吧。

    所以,单纯的资讯集合不是“超级高川”,“高川”这个人格意识资讯,必须产生质变,达到“超弦”这个理论上可能存在的概念,才能称为“超级高川”,也只有达到这个高度,才能够在物理层面上影响现实。

    至于此刻悬浮在视网膜屏幕角落里的资讯融合提示,与其说是完成“超级高川”的最后一步,不如说,在超级桃乐丝和超级系色的判断中,资讯融合后产生的新高川,成长为“超级高川”的可能性更大。

    融合资讯,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我这个“高川”,的确是一个实验性质的过渡存在,一个为了接驳过去,立足现在,承载未来的中间态。

    我思考着,时间并不长,但是对于思维来说,却已经足够让自己再一次整理自己的记忆资讯。直到对面椅子上的哥特少女传来动静,并非用肉眼看到,如此细微的动静,又在这种黯淡的光线中,只有通过视网膜屏幕和膨胀到义体之外的“连锁判定”才能观测到。

    “你终于醒了。”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