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13 超时资讯
    胖子安德烈在得知外面已经过去了三年后,也只能报以苦笑,不断往自己的嘴巴里灌酒,需要细品的红酒,被他如同开水一样一口气就喝了三分之一,随后发出一声酒嗝。五月玲子对满地的酒瓶有很感兴趣,因为既然能够找到酒,就代表能够找到食物,否则胖子也不可能在这里生存一个星期。不过,在提及食物的问题时,胖子安德烈却无所谓地说:“酒和食物都是在这个房间里找到的,好像在我之前有人曾经藏在这里,不过,在我住进来以后,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大概离开了,或许死在外面了吧。不过,你也看到了,这里已经没有食物了。”

    “那你为什么不出去呢?从其他房间里可以找到其它吃的东西吧?”玛丽说。

    “没有。”胖子安德烈摇摇头,“就只有这个房间有酒和食物,所以我才呆在这里,大概之前住在这里的人把所有能找到的酒和食物都搬到这里来了。”

    “既然如此,和我们一起离开吧,没有食物的话,呆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五月玲子这么说的时候,我觉得她似乎只是试探而已,并非真的想要呆这个胖子离开。当然,这只是个人感觉而已,因为她没有征询玛丽和我的意见,甚至连看都没看我们一眼。在队伍里自说自话,不理会他人的意见是组队的大忌,我不觉得五月玲子连这点认知都没有。

    “不。我就呆在这里!反正这个鬼地方怎么也出不去。”胖子颓丧地说。“外面实在太危险了,反正都要死的话,还不如让我醉死在这里,至少不需要担惊受怕。”他讲述了自己遇“鬼”的事情,一开始还和他一起行动的同伴,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是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就是以一些让他无法理解地死去,有人发狂后开始攻击自己人,好不容易从变得疯狂的临时伙伴手中逃出来。只剩下自己一人的他放弃了离开的想法,躲在这个房间里借酒消愁,他甚至以前辈的口吻劝我们:“不要再乱跑了,这里真的会死人的。那个疯子还没有死掉。”

    所谓的疯子指的自然是发狂后杀戮自己人的曾经的伙伴。那个发狂的疯子本来只是一个初中的小女孩,虽然脸色一直很阴沉,但一开始谁都不认为她能做什么事情,无论身体还是面向,都给人柔弱的第一印象,明显是学校里的受气包,然而,在她发狂之后,却一个接一个地杀死了不少大人,在这七天以来。这个发狂的女孩一直在这一楼层中活动,自从胖子安德烈藏进房间后,就没少听到活人的痛苦和恐惧的惨叫声,他能肯定,虽然不知道是怎么获得食物的,但是这个疯狂的凶手完全没有虚弱的迹象。

    这个女孩给胖子安德烈的印象太过深刻,以至于从他反反复复的描述中,这个发狂的女孩被勾勒成比“幽灵”更可怕的怪物。“那个女孩杀死过幽灵。”胖子安德烈心有余悸,脸色惨白而颓丧,“如果真的有人可以离开的话。大概就是这个女孩了吧,我不觉得在这里还有谁能够伤害她了。”

    五月玲子和玛丽面面相觑,将目光投向我后,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我能猜出她们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对于胖子安德烈来说。那个疯狂的女孩是他心中最强大的生物,但对于五月玲子和玛丽来说。也许我才是最强大的吧。安德烈因为见证过那个疯狂女孩的杀戮,能够杀死“幽灵”的她,大概已经超出他的常识,但是,五月玲子和玛丽也并非没有和“幽灵”交过手,杀死“幽灵”这种事情,她们也能做到。…,

    “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五月玲子还是问道。

    “不知道。”胖子安德烈说:“她一直都十分怕生,就算问她的名字也不说,明明打架都在保护她,但她却让人觉得,好似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会伤害她一样。我早就知道她有点不对劲了,但是,现在想一想,她当时差不多快疯了吧,只是,我们谁都没有注意到,如果早一点注意到的话……”他显得有些悲伤,但在又灌了一口酒后,那种悲戚的表情就变回了自暴自弃。

    “要和我呆在这里吗?”他斜瞥了我们一眼,又摇摇头,说:“算了,反正你们也不会听我的劝告,虽然我很想给自己找个伴,不过,没有食物的话,我也不想让你们留下来。那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他倒是挺直白,能说出这种话证明他的脑浆没有被酒精和恐惧蒸发掉。不过,这种消极的态度虽然让他的思维保持正常,但消极本身就是一种负面情绪。和之前差点崩溃的五月玲子和玛丽比较起来,虽然看似正常一些,但实际处境上根本好不到哪去,结局都是被折磨至死。

    就算将死亡当作解脱,但在这种消极绝望的态度下,无论是饿死还是迫到外面去承受恐惧,都将承受比正常死亡更大的痛苦。

    在这无止境循环的楼层中,面对层出不穷的怪异——

    绝望地死。

    消极地死。

    发狂地死。

    被自己杀死。

    被同伴杀死。

    饥渴致死。

    奇怪地死。

    遗憾地死。

    无法理解的死。

    理解但无法接受的死。

    自杀

    ……

    视网膜屏幕罗列着各种各样充满了在这一层可能会遭遇的死法,但是,没有一种是能够让人们的心得到平静的。我这么想着,似乎又听到了在虚空中传来的“好痛苦,好痛哭……”的哀鸣声。这些声音在我的幻想中转变成一股若有实质的力量。被黑暗化身一样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吞吐着。藏匿在黑暗中,形如恶魔一样的怪异之物“魔女”,在这股力量中壮大。

    灰色的雾在蔓延,黑暗覆盖一切,一切都被扭曲——这是只存在于我的幻想中,发生在这个异空间里,无法用肉眼目视到的景象。

    脑硬体没有阻止这样的幻想,只是删除了伴随幻想而产生的负面情绪,然后,我希望这仅仅是个人的幻想。那股看不见却又无所不在的。悄悄增幅人们负面情绪的精神力量,在这么幻想的时候,似乎变得清晰起来了。我并非完全没有受到这股力量的影响,只是脑硬体的存在提前扼杀了这种影响。

    不过。我知道,自己在这种时候分神,产生这样的“幻想”,本就是一种精神疾病。

    严格来说,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一切,任何看似正常的,和看似不正常的,实质都是“病变”的体现。不过,我多少也觉得习惯了,将看似正常的当作正常。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大概在完成计划之前,自己就会精神崩溃了吧。

    ——其实,不早就已经崩溃了吗?

    在我的脑海里有这样的声音响起,当我猛然转醒,要抓住它的时候,它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揉了揉太阳穴,不再去思考正常和不正常的问题,虽然无法遏制这种不定期的自我怀疑和发散思维,甚至有时会觉得喜欢这种朦胧的感觉。因为,这种自我审视让我觉得自己还像是一个人。但是,能够不想的话,还是不要去想比较好。…,

    “我们打算在这里调查一下。”我对胖子安德烈问道:“你看到过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吗?”

    “哦,女人?”胖子的脑袋似乎还有些迷糊。抱着头苦想了一会,突然想起了什么。“虽然没有看到,不过,我有时会在一个打不开门的房间前看到红色的影子……虽然我觉得是自己眼花了,但是一个哥们在活着时跟我提起过,那是一个被杀死在那间房间里的女人产生的怨灵。”这么说着,他又模糊地咕哝几下,自言自语般说:“真的,没有人可以进入那间房子。”这般说完,又好似想起了什么,猛然拍了一下大腿,对我们说:“听说,当有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时,那个女人会被引出来,但是你绝对察觉不到它和活人有什么不同,而且这一大群人会碰到很大的麻烦……嗯,很大的麻烦。那个哥们对我说,绝对不要和太多人凑在一起,宁愿自个儿呆着。”说罢,他似乎才意识到这个房间里的人有点多,所以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但很快又变回了那副颓废的表情,“算了,怎样都好。”

    “这可真是有趣的情报。”我点点头,想起了在队伍中看到的红衣女郎的本体,也就是说,其实当时看到的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本体?五月玲子和玛丽似乎也想到了同样的东西,都微微变了一下脸色。

    “你听说过,她到底是什么来头吗?”我问到:“当她还活着的时候。”

    “不知道,虽然我看到过它,不过只是一个红色的影子。”胖子安德烈摇摇头,似乎很不愿谈关于她的事情,但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如果它真的存在,我是说,如果我看见的不是错觉,那你们到那个打不开的房间里一定能看到它。”说罢,哈哈干笑了几声,又说:“不过,谁都不知道怎样才能打开那个房间。”

    “其实,我也在烦恼这个问题。”我说:“你知道其他还活着的人现在在哪里吗?”

    “啊,谁知道呢。”胖子安德烈无所谓地说:“反正,肯定还有人活着,至少那个发狂的女孩就还活着,不过,就算有人活着,我也不想和他们打交道了。我早就看出来了,不管把我们囚禁在这里的东西到底是恶魔还是什么,它就想虐待我们,让我们发狂,寻找出口什么的,根本就是陷阱,一直寻找出口的话,就会渐渐变成比鬼还可怕的东西,可是,没人听我的话,他们都想出去,觉得凑在一起的话,一定可以相互照看,协力想出办法……”他说着说着,语气黯然下去,猛然将手中的酒瓶用力砸在墙壁上。发出呜咽的声音。

    “没希望了。我才不要从这个房间里出去。你看,我虽然变成了酒鬼,但至少还正常。”

    “是的,恭喜你。”五月玲子用复杂的语气说:“你是这里还活着的人中最正常的一个。”

    “哈哈,是这样吗?”胖子安德烈嘻嘻笑了几声,猛然翻身以超乎身材的速度重新钻进浴室里,将浴室的门反锁起来。

    五月玲子和玛丽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制止了她们俩人将胖子安德烈从浴室里拉出来。“他觉得我们是一群疯子,或者快要变成疯子了。”我说。

    “就因为我刚才说了‘你是最正常的一个’?”五月玲子按了按额头。在错愕中也带着无法理解的茫然。我知道,她一直都觉得这个胖子只是态度消极了一些,但这种消极也是正常的,而他此时的确做出了在她看来“神经兮兮”的事情。…,

    “他真的觉得我们都是疯子?”玛丽不敢置信地扫了浴室一眼。“我们不是和他聊得很愉快吗?”

    “也许。”我耸耸肩膀,“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呢。”尽管在这个房间里找到的人不是第一次在这个房间所看到的尸骨的本体,因此,我对上一个十二层和这一个十二层之间的关系的猜测暂时无法得到证明,但也算是另有收获。

    胖子安德烈明显不想和我们扯上关系,我也不为己甚,然而,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浴室中传来他的尖叫声。

    “不,不要过来。啊——”

    紧接着,一蓬血花溅在浴室的毛玻璃门上,凄艳地滑落。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五月玲子和玛丽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半晌后,她们将目光投在我身上。胖子安德烈在发出惨叫声的时候就已经没救了,反而是藏在浴室中杀了安德烈的东西,让人心生警惕。我抽出左轮,在没有发现更多的异动后,稳步地朝浴室走去。五月玲子和玛丽也取出武器,小心翼翼跟在我身后。并不时扫视身边各处。本应该不会有危险的地方却突然死了人,我想,她们大概已经觉得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了。其实,安德烈觉得藏在这里比较安全,以及五月玲子和玛丽因为安德烈的存在而觉得这个房间安全。本来就是一个错觉。

    侥幸和习惯让他们忘记了,“幽灵”会出现在任何地方。

    只是。安德烈突兀的死亡,不禁让我有一种“他是被特意留在这里提供情报的npc”的感觉。这样的感觉看似荒谬,但是,既然这个异空间里存在着看似操纵了时间、空间和因果的神秘力量,谁又能肯定真相会不会是如此呢。如果瓦尔普吉斯之夜是拥有自我意识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那么身处于它体内的普通人,会被它控制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当我打开浴室大门的时候,一股浓郁的腐烂尸臭冲击着鼻腔。胖子安德烈的尸体趴在浴缸边,像是放置了一个星期一样,到处都是流出恶臭体液的水泡和黑褐色的尸斑,颜面肿胀,眼球突出,整个尸体肿胀起来,几乎辨认其生前容貌,明明之前还在流淌的血液转眼间就变成了干涸的紫黑色斑痕。这种诡异的现象让人不由得生出“我之前是在和尸体对话吗?”的想法。

    凶手已经不在浴室中,五月玲子和玛丽立刻捂住嘴巴和鼻子退出门外。

    本来,经历了安全通道的战斗,目击到双胞胎雇佣兵的死亡后,不免会将她们和第一次在安全通道中看到的她们的尸骸联系起来,觉得在上一次看到的那些尸体,都能在这一层的相同地方,看到他们死亡前的本体和他们的死亡过程。不过,眼前的景象似乎再告诉我,虽然两个“十二层”的确有关联,但并不像是我想的那么简单。我于上一个十二层的这个房间中找到了尸体,却没有在此时的这个房间中看到它还活着的时候,现在这个胖子死了,但是这具尸体也没有在上一次的十二层中看到,而且,死后的情况也十分怪异。

    我带着不解出了浴室,却看到五月玲子和玛丽定格在那里,盯着什么东西。我顺着她们的目光望去,看到了自己最初想要看到的东西——一个垂死的女人坐在预想的地方,可是,就连五月玲子和玛丽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

    视网膜屏幕将初步观测到的女人的体格数据和当时收集到的尸骸数据进行对比,大部分数据是契合的,已经足以判定她就是我想要看到的人了。不过,除了找到她这个人之外,我并没有想过要对她做些什么,也没有想过可以从她口中得到这个异空间的秘密,因为观测到她的存在,已经满足了我想要见到她的意义。她的存在本身就已经在某种程度上验证了我的猜想,当然,这种验证有可能是片面的,并不足以揭示这个楼层的异常现象的真实本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