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20 间歇
    无广告看着就是爽!

    w对于五月玲子关于自己是否已经死亡的问题,我没有给予确切的回答,在这种情况下,得到一个答复又有什么用处呢?如果她们真的如哥特少女所说,成为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祭品,永远都无法离开这里,那的确是一件十分悲惨的事情,即便在这种情况下,真的承认自己已经死亡仍旧是十分困难的事情,有谁会在觉得自己仍旧活着的时候,认定自己已经死亡呢?死与活的界定是十分模糊的。首发最新章节,/.小说mm阅!144书!院...

    她们仍旧会哭泣,会绝望,会挣扎,会思考,会喜悦,会生气,会在被攻击的时候进行反击,正如哥特少女口中那些冥顽不灵的“死者”一样,就算亲眼目睹“死亡影像”中自己的尸体,一度产生精神方面的崩溃,但同样也会继续做自己决定要做的事情,而不会默认自己只是一具尸体直接躺进棺材里。五月玲子的问题其实毫无意义,她也并非真的想得,甚至是恐惧得到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她们自己也一定明白这一点吧,因此,在我表示以“专家”的名头表示,无法给予答案的时候,俩人都一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现在该怎么办呢?”玛丽问到。

    虽然从哥特少女得知了一些线索,也能从中推测她到底想做什么事情。按照哥特少女的说法,在这一层发生过的事件大概是这样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以这栋大厦为中心出现后,进入这个异空间的人中。有一个经常和“神秘”打交道的专家,也就是红衣女郎的本体。她在目睹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后,也许是出于善意,也许别有图谋。总之,她使用自己的力量,通过某种方法,这种方法很可能是自我献祭仪式,针对瓦尔普吉斯之夜做一些手脚。这一层很可能就是她施术的地方,从而导致这一层成为了一个“断层”,除了由施术者本体产生的异常之物,也就是我们遭遇到的“红衣女郎”之外。这一层的存在既无法上行,也无法下行。“红衣女郎”这样的异常存在,并非施术者本身,也并非单纯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所制造。而是两者交叉的产物。

    “断层”是一种象征性的表现,在某种程度上,这种表象意味着,施术者扭曲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异常,导致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无法贯穿整体。力量受到干扰。也意味着,这里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并非是最强状态,对正常世界层面的影响也降到了一个冰点,这种情况在神秘学中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封印。

    没错。不管施术者当时是抱以怎样的心态,何种目的。使用哪一类神秘力量导致了目前的状况,但本质上都是将瓦尔普吉斯之夜暂时封印了。大概。在施术者之后被卷入这个异世界的人,仅仅是运气不好,或是听闻怪谈之类的传闻,在这栋大厦里偷偷摸摸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偶然被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余波吞噬了。八景在神秘资讯源中找到的影像记录,大部分都是这类情况,因为,这些影像记录并没有影响到酒店本身的营业,甚至连怪谈谣言之类,都不广为人知,对比起这些年来往房客的数量,记录的数量无疑是九牛一毛。

    而这一次之所以呆在大厦里的所有人都被卷入,罪魁祸首无疑是龙傲天等人的所作所为,考虑到“龙傲天”的特殊身份,这种变化无疑是一种偶然中的必然。就算不是这一天,不是龙傲天本人,也一定会在某一天,被和龙傲天相似的人开启这场意外变故。

    考虑到这个世界中,真的存在“预知”之类的神秘,而施术者也真的使用自己的能力扭曲了瓦尔普吉斯之夜,所以我才无法确定,施术者真的是怀着一种普渡天下,退治邪魔的正义理念制造了这个封印。也许,她早就预知到会有这么一天,决定利用这一场变故达成自己的私欲。

    当然,如果她真的是舍己为人,通过献祭自己获得强大的力量,将瓦尔普吉斯之夜封印于此,就是再好不过的了。毕竟,我也不想和一个能够预知多年后的变化,从而狠下心来献祭自己,以期图谋未来私欲的家伙成为敌人。

    至于哥特少女的身份,目前来说,有三种情况最有可能:

    第一种可能:她的确是施术者的女儿,真的是为了拯救自己的母亲来到这个异世界,却被困在此地,但在施术者的眷顾下得以活命,在母亲的异化映射体“红衣女郎”的保护,不断寻找解除封印,拯救母亲的方法。

    第二种可能:她并非施术者的女人,而是施术者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刻意制造出来的傀儡性质的“存在”,她很可能只是通过施术者的“神秘”和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神秘”,被凭空捏造出来的,也有可能是使用某个房客为原料改造而成,之后被灌输了“女儿”和“任务”的概念,不断为之奔走。

    第三种可能:她并非施术者方面的人,而是瓦尔普吉斯之夜为了打破封印而构造的“傀儡”。是的,这种可能性的确很大,别看这个女孩口口声声说着拯救母亲的话,不可理喻地执行着自己那疯狂的行动,也得到“红衣女郎”的帮助。但是,她真正目的也许并非是拯救口中的“母亲”,甚至并非对方真正的女儿。毕竟,施术者本人封印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目的,以及她为之付出的代价尚无法确定,所以,让施术者“回归”或“复活”的条件也无法得知。在这么多未知的情况下,一厢情愿地相信哥特少女自称的身份和所说的话,是不是太贸然了?即便我们亲眼目睹了她被红衣女郎救走,但是。红衣女郎也并不完全代表施术者的意志,即便是最好的情况,它的存在也势必掺杂着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否则。不可能如此轻易击败“魔女”,自由游走于大厦各层,红衣女郎在这个大厦中展现出来的威能完全是超格的。因此,红衣女郎救助哥特少女,也许不是施术者的意志,也可能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意志。

    不过,即便哥特少女的身份疑点极重,但无论哪个身份。无论是偏向施术者还是偏向瓦尔普吉斯之夜,都拥有一个可以让人相信的共同点,那就是解除封印。而她所采取的方法,从她离开前的只言片语中可以猜测。大概是通过神秘学中“置换献祭”之类——通过献祭其他同等质量的祭品,来取代原有的祭品,目的一一般是,以在不改变献祭结果的情况下,改变祭品种类。或是以最小的代价直接改变献祭结果。所谓“置换献祭”,不过是我将这种做法冠以自己更容易理解的称呼。放在当前推断出来的情况,大致是这样:

    哥特少女等到了“龙傲天”和“丘比”这种特殊的存在,所以打算通过“人力柱”这种献祭手段。用他们取代原施术者成为祭品,从而改变或解除封印。这么做的目的,可能是为了“拯救母亲”。也可能是为了“释放完整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不过,无论是哪一种,让原施术者回归而不损伤封印,一家人大圆满地回到正常世界中的可能性都极为低下。更不用提让大厦中所有的人都能回归的可能性了。在很多时候,献祭的祭品并非是一个人的事情,说不定,原施术者的“自我献祭”和哥特少女的“置换献祭”,都需要大量额外的祭品,在这种情况下,如今大量客人的生死界限模糊,死者徘徊,时间往复,复制体丛生的现象,同样也可以得到就解释,因为,很多献祭都会造成这样的结果,更何况,加上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体现方式很可能就是“模糊化”。

    解除封印之后,没有特别针对性措施的话,神秘学中“祭品难以赎回”的定论就已经注定了所有受害者可悲的现状和未来。最好的结果,我想也只会是只有原施术者一人得救而已。

    考虑到“龙傲天”和“丘比”的特殊性以及与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关联性,很有可能在“置换献祭”解除封印后增强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

    “没有人想要成为祭品吧,一旦那个女孩对龙傲天和丘比下手,他们也不可能不进行反抗,我不觉得她有捕捉那两个家伙的能力。”五月玲子说。

    “也不一定,虽然那个女孩不算强大,但是红衣女郎站在她那边,而且,红衣女郎似乎可以强制驱使魔女,如此一来,她仍旧很有机会。”玛丽说。

    “嗯,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不过,我倒是觉得,那个女孩并不打算直接对那些人动手。”我掏出香烟点燃了,说:“在红衣女郎帮忙的情况下,她也没有向我们出手,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是她眼中的活人,又是同行专家,所以对我另眼相看?因为觉得打不过我?都有可能。不过,最本质的核心要点是——我,很,强。”

    我比她和红衣女郎更强,我比提前催化的“魔女”更强,我比龙傲天和丘比所组成的队伍更强。自身的强大,才是对方投鼠忌器,并借以施展阴谋诡计的关键。

    “阴谋诡计?”玛丽有些疑惑。

    “我想,接下来,她很快就会引导龙傲天他们和我们正面打一场,让我们双方两败俱伤,不,只要有一方被削弱就达到目的了。”我说。

    “渔翁之利。”五月玲子点点头,同意我的看法,“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躲起来?”

    “有红衣女郎的帮助,这里可是她的地盘,只要她想,挑拨我们双方战斗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如果不让她达成自己的鬼主意,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走下去。”我只能说:“对陷入这个异世界的所有人来说,解除封印势在必行。”

    所以,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香烟,盯着火光忽闪的烟头。虽然看起来局势被动,但是,只要能够达成目的就行。我跟踪龙傲天这个男人进入大厦,被卷入这次事件。难道是为了和瓦尔普吉斯之夜决战,拯救拉斯维加斯的人民的吗?当然不是,进入这里,遭遇了那么多事情,或者说,目睹这一切悲剧的进展,不过是为了确认“精神统合装置”的所在。

    和龙傲天等人的碰撞是迟早的事情,将这两个“疑似精神统合装置”的存在交给到处都是疑点的哥特少女。将之献祭的话,说不定比直接观战更能看出隐藏在他们身上的端倪。献祭本来就是会将一切秘密和潜力都彻底挖掘出来,从而形成力量的模式。而且,他们的存在本身就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有着密切关系。因此,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也同样具备“疑似精神统合装置”的可能性,只是身处其中,无法进行整体性判断而已。“精神统合装置”一定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也许,摘掉“疑似”这个词语的关键,就在于哥特少女的行动中。

    “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五月玲子似乎有些遗憾地说。

    “我可是一点都不想知道她的名字。”玛丽回答道,转头问我:“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找上门来吗?”

    “那可真是无聊。”五月玲子说。

    我们离开房间前往第一次进入十二层的地方。路上没有碰到阻拦,但却能时而听到有人在不远处的惨叫声。即便我展开连锁判定的“圆”也没有看到行凶者,受害者的尸体上没有留下明显的伤痕。看上去就像是被吓死或者暴毙,双目圆睁,死不瞑目。不过,如果是初次来到这个地方,还会为这种事情感到困惑和惊恐,但是,在对这一层的现况有所认知后,已经对这些事情见怪不怪了。这里随时都会有人突然死去,但是,如果走入安全通道,再次进入这一层的话,想必会看到更多的“活人”吧。这些人就像是生存在一个莫比斯环中,不断死去,但又不会彻底死去,他们的生命并不接续,而是在一个又一个的十二层中循环往复,在某种意义上,他们的确是迷惘的幽魂。

    我们在第一次进入十二层,第一次发现受害者尸骸的地方,看到了他尚未腐烂的尸体,一个男人,被什么东西啃食了,尸体残缺不全,身上留下好几处被重物打击的伤痕,让人不禁联想到哥特少女手中的巨锤。而在陈旧破败的地板上,有好几条重物被拖拉后留下的痕迹,这是我们第一次被看不见的“幽灵”袭击的地方,在上一次无法目视到的“幽灵”行动时的痕迹,在这里清晰可见,正前方原本被折叠门锁起来的地方,已经没有入口了,而是一堵严实墙壁的一部分,当然也看不到折叠门,只是墙壁遭到重器的锤击,裂开一条条的缝隙,正中心有一个凹坑,一切痕迹都在力图证明,最先袭击我们的那个“幽灵”,就是独自行动的哥特少女。

    确认这一层的情况后,我们回返那间无法打开的房间,途中我问起五月玲子和玛丽俩人的身世。俩人都来自普通的富裕家庭,五月玲子家里是开道馆的,十五岁以前在中央公国十一区生活,但十五岁后就留学美利坚,因为家里还有长子,因此在大学毕业后直接在美利坚工作,是一名正经的高中教师,只有在重要节日和假期时才抽出时间回老家。

    玛丽也不是土生土长的美利坚国民,双亲都是加拿大人,没有上大学,因为是极限运动爱好者,因此在高中毕业后,就在熟人的介绍下,在美国的一架极限运动俱乐部找了一份工作,在两年前就已经是俱乐部正式聘请的教练了。不过,在进入异空间之前,她已经有打算离开俱乐部,回到加拿大接掌父母开办的酒吧,这是她决定不上大学时,和家里人的协商。

    俩人都没有美利坚国籍,来到拉斯维加斯也只是纯粹想来玩而已,却没想到运气实在太差,竟然找了一个拥有黑历史的酒店——距离这家酒店只有几条街的地方,就是雇佣兵总部在拉斯维加斯的地下格斗场,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她们并不知道这一点。太接近“神秘”,或者和涉及“神秘”的人站得太近的话,往往会被扯进“神秘”的漩涡,这种高几率在她们身上得到验证。但是,就算和“神秘”打交道的人,也不可能完全离群索居,因此,在无知的情况下被牵连的话,也只能说是时运不济了。

    我没有告诉俩人,关于她们这些不幸的缘由,但是,在我询问她们的身世时,自然会被追问来历。尽管我说过自己是来自神秘组织“耳语者”的“事件处理专家”,不过,这种朦胧的说法显然无法满足她们的好奇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更多全本txt小说请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