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24直面2
    魔法少女们得到我的救助,虽然对立而站,态度却相当友好,但是对于我的来历,这里没人知晓,比起这些高中女生,龙傲天诸人皆是在尘世间摸爬滚打了许久,看向我的目光充满怀疑和警惕,并不因为我出手击退“魔女”而有所缓和。.\\敌人的敌人不是朋友,这样的想法从他们的神情中一览无遗,我一点都不奇怪,反倒觉得魔法少女们太过天真。不过,也许天真也有天真的好,如果有可能,我也不想伤害这些少女。

    “你是什么人?”秘书推了推眼镜架,目光落在我的手腕上。我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拥有某种类型的“神秘”,看到新的“神秘”后,总想着那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的“神秘,一个人所能看到的“神秘”的范围是十分狭窄的,除非有新的“神秘”进入自己活动的空间,或者自己亲自进入新的“神秘”的空间,就如同上一个高川,在没有遭遇巫师和席森神父之前,甚至不明白这个世界上还有统治局这个地方,不来到拉斯维加斯,也不明白什么是瓦尔普吉斯之夜和魔法少女,问题就在这里,“神秘”的种类虽然很多,也有一部分“神秘”十分富有侵略性,但总体来说,“神秘”的流动性是很差的,如果没有必要,它就如同野兽一样盘踞在自己的领地里,所交往的,也是同类型或本质相似的“神秘”。

    身为魔纹使者。遇到强大的人。第一个想法就是确定对方是否也是魔纹使者,就像秘书现在所做的一样,不过义体化后,我的手腕内已经没有魔纹了。

    “我不是魔纹使者。”我对那边的人说。

    龙傲天的眼神没有变化,平静得就像是一滩死水,他的眼珠子在黯淡的光线中,与其说是亚洲人特有的黑色,更像是磨损之后的灰色。这种平静的目光充满了令人感到异常的穿透力,被他看着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那目光并不完全是看物质存在的自己,有一种贯穿的力量,但并非穿透身体,而是深入到某种无形无质的地方——说是看穿灵魂并不正确。更接近一种看穿自己的过去和未来的感觉。

    这种异常感比起八景当面进行预言时的恍惚状态更加异常,也更加实质化,我想应该也是一种类似预言的力量吧,不过,我并没有因此感觉到他的这种异常,或是神秘,比八景的预言更加强大。

    我在说出魔纹使者这个名字后,龙傲天的女下属们都露出恍然的神色,将目光落在龙傲天身上。龙傲天眼眸的灰色倏然间恢复成黑色,他略显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露出无奈的笑容,对我说:“锉刀也来了吗?”

    “没有,这只是我个人的行动。”我说。

    “这样吗?你是跟踪我们过来的?”龙傲天问到。

    “是的。”我点点头,承认了。

    “果然,我一直都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原来以为是瓦尔普吉斯之夜,没想到会是你。”龙傲天的语气十分平和。

    “龙,他是谁?”牛仔插口问道。

    “我也不清楚,在全女格斗赛上有一面之缘,应该是锉刀的朋友吧。”龙傲天摊开手。一副轻松的口吻。

    “不,我只是她的队伍的雇主而已。”我说。

    “那么,抛下自己的雇佣兵,独自一人来到这里,像地老鼠一样窥视我们。这样也就罢了,你现在才出来又打算做什么?”秘书尖锐地问到。“就算是锉刀的雇主,也应该有一个身份吧?总部从来不做陌生人的生意。”

    “那么,在这里自我介绍一下吧。”我从怀中掏出名片,如同投掷扑克牌一样,射到前方诸人的手中,就连魔法少女们也有一份,“我叫高川,“耳语者”的副社长,来自亚洲区中央公国的非官方神秘组织。我希望卡帕奇先生,也许,你更喜欢龙傲天先生这个称呼,以及……”我的目光转向端坐在小圆身上的丘比,它歪了歪脑袋,一副天真的疑惑表情,“以及这只丘比,我希望你们配合那个女孩的行动。”所谓的“那个女孩”,自然指的是伫立在墙壁豁口处的巨锤哥特少女,诸人的目光顺着我的视线望去,将巨锤伫在地面上的哥特少女面无表情,渀佛没有受到半点影响,只有眼镜中的红色好似血一样在流动,显得异常诡秘。

    她的样子完全没有让他人信服的气息,只要看到那双眼睛,以及在冰冷中散发出狂气的脸,第一时间就会产生危险,不想和她打交道的感觉。我知道,无论是龙傲天还是丘比,都不可能只凭一张嘴就能说服,换作是我,也不会将自己的行动交给无法信任的人。不过,我仍旧将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这一层被封印了,如果不能解除封印,我们会永远留在这个地方。”

    “哦?然后呢?”龙傲天淡淡地反问到,“我想,你的意思是,要解除封印就必须让我和那只丘比配合少女的行动吧?那么,对我们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我个人比较喜欢将主?p>

    ㄗピ谑种小!?p>

    “而且,你能保证和她配合……”秘书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哥特少女,追加说到:“可以保证我们的安全吗?你和她不像是朋友。”

    魔法少女小圆听到我的话,紧张地摸了摸肩膀上的丘比,大约是出于对救命恩人的感激,所以没有大张旗鼓地反对。丘比对这些魔法少女来说,和龙傲天之于他的女下属的地位一样重要。不过,魔法少女晓美和学姐似乎对我的说法有些兴趣,看向哥特少女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当然。无法保证。也不是朋友。”眼前诸人的反应都在预料之中,而且,我并没有对谈判成功抱以太大的希望,将一切挑明来,只是一个必要过程而已。我向前走了一步,前方诸人立刻警惕地向后缩了一下阵型,视网膜屏幕中,龙傲天虽然一动不动,但他的瞳孔明显收缩了一下。我们并没有直接交过手,不过。对方是能够从细节处推断双方实力的精明人,他明显对我有所忌惮,我想,很大程度上不仅是因为我斩断了“魔女”的一只手腕。因为,做出这个成绩的凶器已经扭曲得不能再用了,而是因为我在战斗中所展现出来的速度和力量。

    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可以像我一样,一脚将“魔女”踹开,然后以肉搏的方式斩断对方的手腕。

    视网膜屏幕锁定了所有在场者,从他们的眼神、礀势和任何微小细节的动作中获取数据,交由脑硬体进行判断。对方在个体上比我都要弱小,但是,如果我用暴力掠夺龙傲天和丘比的话,一定会遭到对方的配合反击。无论是什么理由,都几乎没有可能让他们束手就擒。合作可以,但是,没有任何保障的配合,牺牲自己让其他人得救的大公精神,在这里并不存在。

    “我不希望你们拒绝,因为,如果你们拒绝了,我就不得不使用暴力。”我认真地说:“你们就算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

    “哈哈。”牛仔按了一下帽檐,发出一声干笑。在我的注视下,有点勉强地说:“你在开什么玩笑?”我知道,她只是撑一口气罢了,之前在“魔女”身上取得的战果和展现出来的实力,应该可以让他们对我的力量特性有所了解了。虽然他们这只队伍的神秘能力者很多。但并没有可以破坏“魔女”防御的高杀伤能力。连“魔女”都只能纠缠,对于可以带着两个负累。切实伤害到“魔女”,还似有所余力的我,有多么难对付,我想,只要不是头脑发热的笨蛋,都可以推想一二。

    “那两位是?”龙傲天转开话题,看了一眼躺在我肩膀上的五月玲子和玛丽。

    “嗨,我们只是两个被抛弃的倒霉鬼。”五月玲子和玛丽转了转脑袋,有气无力地抬起手,打招呼般,又带着几分怨气、无奈和讥讽的语气说。

    “哦……是你们。”秘书若有若无地扫了俩人的面孔,显然已经认出她们了,“我记得是叫……五月玲子,还有玛丽?”这么淡淡地说着,渀佛只是一些无聊的话,很快就将目光从俩人身上移开,对我说:“既然阁下打算使用暴力,为什么要为我们驱逐魔女呢?而且,还救了那个女孩。”她一边说着,一边扫了一眼魔法少女小圆,“你要带走丘比的话,她们也会成为你的敌人。”

    “因为,我是带着诚意来和你们谈判,如果可以不战斗的话,那当然是再好不过。”我朝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哥特少女摆摆头,“那个孩子和这一层的封印大有渊源,别看她现在只有一个人,还被你们抓了起来,但是那个身穿红色连衣裙的怪物,其实是和她一块的,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那个家伙有多麻烦。只要配合一下就好了,虽然我已经猜到这个女孩究竟要用什么方法来解开封印,但是,说不定是我猜错了。”

    “我知道哟,献祭。”丘比抖了抖蓬松的尾巴,歪着脑袋,微笑着说:“要消灭瓦尔普吉斯之夜是根本没可能的,但是,如果有人将它封印起来了,那一定是使用了献祭的力量。因为,一般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呀。不过,我也没想到这里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竟然会是这种样子。我起初以为是刚诞生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结果却是有人破坏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封印。”

    “献祭?是什么意思?丘比。”小圆有些疑惑地问到。

    “嗯,简单来说,就是用永远的生命和命运去换取一时的力量。人的生命是不断燃烧的材火,持久性地散发出热量,慢慢变成灰烬。不过,只要使用献祭的话,就可以在短时间内释放所有的热量,燃起大火。”

    “可是,这样一来,眨眼间就会化为灰烬,是吧?丘比。”晓美说。

    “当然。但是。有些时候,有些人会为了某些理由,做出这样的事情呢。”丘比微笑着说,“不过,我自己是不想变成那样的。”

    “你不是不会死的吗?”晓美却说:“变成祭品的话,我们就不需要在这里

    打转了。”

    “好恶毒呀,晓美同学。”丘比用闪亮的眼珠子盯着魔法少女晓美,“虽然一般来说,丘比是不会死的,因为是献祭。所以丘比也不能肯定自己就不会死呀,毕竟是封印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强大献祭。而且,如果献祭成功,封印解除的话。我们要面对的就是完整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了。经过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你应该知道完整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有多强大吧?所有人都会死哟。”这么说着,这只怪异的动物朝我看来,“所以,还是别解开封印比较好,在这里呆久一点也没关系,大家好好想想解决问题的办法,群策群力的话,一定会有比解开封印更好的方法。贸然解开封印的话,面对完整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就算是阁下,活下来的几率也很小哟。”

    虽然在我的猜测中,哥特少女用龙傲天和丘比进行的仪式,有很大几率是“置换献祭”,只是用龙傲天和丘比蘀代制造这个封印的施术者,让施术者得以复活,却不会破坏封印。不过,考虑到哥特少女身份的不确定性,也不能完全肯定,她不是受到瓦尔普吉斯之夜驱使。以置换献祭为借口,实际就是解开封印,吞噬献祭之力,以促使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成长。

    维持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是需要能量的,何况是拥有了生命性质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瓦尔普吉斯之夜自发本能地谋取促进自己成长的能量,这并不是什么很难想象的事情。

    我不太清楚。置身于一个完整,甚至比以前更加强大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会遭遇怎样的危险,不过,听丘比的口气,魔法少女们在伦敦时遇到的就是完整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她们败退了,但既然站在这里,就证明她们成功脱离了当时的险境,虽然不知道以她们的能力,是如何做到的,但至少也说明,实力的差距并没有大到逃生几率为零的地步。

    对于可以估测的危险,我并不感到害怕,只是觉得有些麻烦。不过,就算依丘比之言,继续呆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在对哥特少女处取得的情报进行推测后,我就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让龙傲天和丘比成为祭品势在必行,因为,他们不仅关系到是否能够离开这个异空间,更关系到“精神统合装置”。

    因此——

    “看来没什么好谈的了。”我这般说着,看向哥特少女,说:“我将那两个家伙交给你,保证无论你做什么,他们都无法反抗,这样的话,可以放过我肩膀上的这两个人吗?你也见识过我的力量了,就算是那个红衣的家伙也没可能从我手中讨到便宜,只是,你的固执让我感到麻烦。”

    “……”哥特少女盯着我半晌,一言不发,倒是其他人为我之前的话愤愤不平,小圆一脸慌急,丘比也说着“哎呀呀,真是个不好说话的小哥。”这样的抱怨话,只是口吻仍旧不慌不忙,晓美和学姐在安抚小圆。

    突然,女仆拔刀一挥,弦月状的刀光朝哥特少女疾驰而去,眼看她就要被劈成两半,那边的景象却如同闹鬼一样,红色的身影在眨眼中一闪而逝,连带着巨锤哥特少女也消失不见了。刀光切在墙壁上,顿时就钻进客房里。盯着空无一人的墙壁豁口处,龙傲天的队伍除了他本人和女仆外,其他三人都露出不太自然的神色。

    “圆”中没有再出现红衣女郎出现的感应,是同意了我的交换条件吗?还是战略性侧退,充当黄雀等待时机?就算她当时没有从客房中走出来的,我和前方那些人的关系也会变成现在这样。不过,也许她也有自己的想法吧。

    “看来已经决定了。”秘书点点头,和自己的同伴一起,齐齐将武器指向我。空气中霎时间弥散着一种让人心脏快要停止跳动的压迫感。魔法少女们有些进退两难的感觉,尤其是小圆,不知所措地环视诸人,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说:“大哥哥,一定还有什么办法的!”随后,就被晓美和学姐扯住手臂拉到一旁。

    “如果你们在这里坐视不理的话,等会他解决掉我们,就没有人来帮你们了。”秘书头也不会地说:“不过,如果你不在意那个奇怪的兔猫被当作祭品的话,就当我没说。”

    小圆手足无措地看着身边的晓美和学姐,晓美沉默了许久,突然抓住坐在小圆肩膀上的丘比。

    “你打算怎么做呢?”丘比就像是没有悲伤愤怒这类负面情绪的机器,用雕塑般的纯真表情和晓美对视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