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23 直面
    无广告看着就是爽!

    ---------..

    龙傲天等人的成员构成可以说是相当完美的,正因为没有特别弱的地方,所以在无法找出“魔女”弱点的情况下,仍旧可以和对方陷入缠斗。?快来吧,.!不过,无论是魔法少女“学姐”的排枪攻势,还是女仆的刀光,都无法给“魔女”造成决定性的伤害,所以,一旦纠缠起来,就需要足够的耐性和耐力来等待这个敌人暴露弱点。然而,相对于在自己地盘战斗,不清楚其生命形态的“魔女”来说,身为人类的一方最先力竭的可能性更大,魔纹使者的体力和使用超能的次数有其极限,相信魔法少女也一样,一旦精力和体力衰弱,后果可想而知。

    要在这种拖得越久就越不利的形势下扭转局面,我临时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也不过是将更多的人扯进来,让局面变得更加混乱,不管被扯入战斗漩涡的人有怎样的立场,敌人是疯狂的“魔女”这一点,就让他们必须做出防范。

    显然,龙傲天等人也是这么打算的。

    通过“圆”在一墙之隔的地方观测当下的情况,脑硬体根据各人的站位、能力和临场战斗的各种数据制定出有可能在陷入混战的情况下,仍旧可以保护五月玲子和玛丽的计划。如果没有红衣女郎的存在,这种可能性高达百分之八十,但是在红衣女郎也终将参上一脚的情况下,这种可能性已经低于百分之五十,那个异常存在的能力对不具备“神秘”意义上的拥有太大的威胁性。我完全可以感觉到。五月玲子和玛丽对自己的行动来说简直就是累赘。但是,有一种感性让我无法完美执行最初的计划,即便脑硬体可以删除这种感性,但这种感性并不会因为删除一次就不再出现。

    如杂草一样不断滋生,快速生长的感性,总是会让我做一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这样不也挺好的吗?坚强的人格意志,从来不会在完全的理性中诞生,人格意志的磨砺是通过感性进行的。完全的理性没有失败和成功的概念,只是机械性地执行几率最大的计划而已,但是,无论计划的成功几率多高。都不会达到百分之百,不会因为失败而产生挫折和痛苦,也不会感受到成功的喜悦,也就在理论上失去了磨砺的可能性。

    就算因为某些因素,在这个世界里,纯粹以理性去行动可以达到成功几率的最大值,但我真正的战斗终将要回归现实。“超级高川计划”的本质,并不是完全像游戏那样,在这个世界打通一个又一个的关卡,获得一个又一个的宝物。宝物自然是重要的。它能拯救哾夜、玛索和八景,获得宝物当然要打通一个又一个的关卡,但是,真正能够带出这个世界,保护这些胜利果实的关键,只有强大到足以翻天覆地,影响现实的人格意志而已。

    真江早就死了,系色和桃乐丝也被改造成了机器,八景、哾夜和玛索连人格都不存在,只是活死人而已。我的支离破碎,只有人格就像是杂草一样,被沉重的石头碾压着,被业火燃烧着,死亡了化作灰烬。又从灰烬中生根发芽。除了人格意志之外,我什么都没有。所以,就让我将这唯一还属于自己的东西变成花朵绽放。

    “我啊,可是要成为英雄的人。无论几率又多低,无论这个英雄的概念有多么狭隘,我也绝不放弃”

    拯救五月玲子和玛丽的几率低于百分之五十又如何?即便她们真的已经死去,永远都不能脱离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又如何?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我也看不清楚,但是,既然是现在能做的事情,就给我竭尽全力去做好它啊高川

    我抛下五月玲子和玛丽,旋身奋力一脚踹开前方的墙壁。龙傲天等人已经抵达正对面,“魔女”就靠墙站着,在刀光和子弹中如野兽一样挥动臂膀,破碎的水泥组朝前方喷出,全部打在它的身上,随后被我陡然踹出的一脚狠狠踢中背脊,它就像个皮球一样飞撞出去,我也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几步。

    红衣女郎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破洞前方,趴在地上的五月玲子和玛丽之间的上方,如果她肯放下身段,贴在地上去狙杀她们的话,就是我也只能在仓促间救下一个吧,但是,它就像是丝毫不想被地面的肮脏和丑陋的姿势污染的贵妇人,宛如从虚空中跳落一样出现在俩人的上方。哥特少女也寻回自己的巨锤从我身后冲来。

    我抓住五月玲子和玛丽的双脚,将她们向后一拖,菜刀便贴着她们的脑袋插下,只是斩断了几根头发。断发在战斗产生的强烈气流中飞舞,我如蝎子勾尾般,向后踢了一脚,踢开哥特少女砸下的巨锤,双臂搅动,五月玲子和玛丽俩人好似沾了水的布料,一抖就荡了起来,她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我当作武器一样使用了,在荡身而起的时候,各自手中的短刀也顺着这股力量戳向红衣女郎。

    她们的攻击当然是不可能成功的,在短刀升起的时候,红衣女郎已经消失,但既然早在预料之中,也就没什么好犹豫的,我按住她们的脚底板向前一推,俩人就如同箭矢一样墙壁的豁口射出,穿越看似杂乱无章的子弹和刀光的飞行线路,击中已经有一半身体融进墙壁中的“魔女”。

    “放开手”我喊到,在伪速掠的高速下,绕到哥特少女的侧方,她才刚刚压下巨锤飞起的惯性,身体重心还没调整过来,就被我一拳砸在下巴上。哥特少女的脑袋霎时转了将近半圈,颈骨的断裂声清晰传入我的耳中,若不是紧紧抓住巨锤,身体就要飞了出去。我挥出拳头的同时。脖子也传来被利物切割的感觉。眼角还能看到溅起的火星,我没有理会近在咫尺的红衣女郎,就算抓住它,它也完全可以消失,无论怎样的攻击,只要不是凑巧,就无法攻击到它,就算击中它,效果也不明显,所以。所有针对红衣女郎的行动都有极高的失败几率,完全不适合将它锁定为目标。

    我毫不理会割喉的菜刀,身体向后一撞,没有任何触感。红衣女郎的存在感在“圆”的范围内消失了,但是,我的最终目标不是它。在好几步外,从刀光弹雨中傣的五月玲子和玛丽即将陷入危机,被她们飞身刺中的“魔女”被特制的短刀伤到了,正在融入墙壁中的大块头发出暴烈的吼声,这不是任何动物能够发出的声音,空气好似波浪一样扭曲得清晰可见,一下子就拍打在前方试图追击的龙傲天诸人身上。声浪冲击的力量不足以伤害到那些人,但是。足以延缓他们的进攻。放开短刀,身体下坠的五月玲子和玛丽在近距离被这股冲击波击中,绷紧的身体一下子松软下来,从耳朵里流出血丝。就在这种毫无抗拒之力的情况,她们将要面对“魔女”高举的巨臂。

    冲击波同样对我造成了阻碍,伪速掠借助外部的力量产生高速的过程虽然短暂,但并非不需要调整时间。我掏出左轮,褪壳,上弹,开枪。五月玲子和玛丽的运气挺不错。秘书将头号敌人的标签插在了“魔女”身上,当然,我也早有预计她会这么做,只是无法保证百分之百会如此。

    禁锢效果出现在“魔女”高举的手臂上,就像是给它扎了一根绳子。在它挣断这无形的绳索之前,子弹一连四发子弹打在它的手臂上。“魔女”的手臂在子弹的冲击力下陷入后面的墙壁中。坚硬的墙壁表现得就像是溶胶一样,给人黏黏糊糊的感觉。直到这个时候,“魔女”仍旧是只有一个大致的轮廓,并没有完全呈现出具体的身体细节,就好似隔着一层纱,大概正是因为这种不完全的呈现方式,让它获得了这种能够融入墙壁的能力。

    五月玲子和玛丽跌落地面,好似被震醒了,快速朝两侧翻滚。

    趁这眨眼的时间,我跨过墙壁破洞,在“圆”所反馈来的感观中,不处于战斗一线的牛仔、保镖和小圆正将目光朝我这边转过来。

    她们的注意到我了,只是,因为我的速度太快,所以当我跨出墙壁的破洞时,她们的视线还没来得及将我锁定。视网膜屏幕中,她们的眼球斜向一旁的动作是如此缓慢。然而,红衣女郎的身形就在这十分缓慢的视野中,嗖地一下,以反差强烈的速度出现在魔法少女“小圆”的身旁。所谓的“快”和“慢”,是只有存在“运动过程”的情况下才成立的,红衣女郎的能力没有过程,因此,即便在视网膜屏幕的视野中,它就如同本来就在小圆身旁一般。

    没有过程的出现,让小圆根本没能做出半点反应,反倒是顿坐在她肩膀上的奇异生物“丘比”,以同样反差极大的速度扭过头,在红衣女郎挥下菜刀的时候,和她打了个照面。

    我一直都将红衣女郎锁定为最优先目标,在它出现的一瞬间,已经转过手臂扣下扳机。最后两颗子弹并不是攻击红衣女郎的,先不提它是否会避免受到伤害而消失,就算被击中,也不清楚会受到多大伤害,而且,也不清楚“丘比”有何种能力,只要红衣女郎闪躲子弹,连注意都没注意到这个异常的小圆很大可能会受到伤害。脑硬体将这猩能性一一分析,在视网膜屏幕上呈现的最优攻击目标是红衣女郎的两把菜刀。

    虽然决定将这里所有人都痛扁一顿,然后将龙傲天和丘比交给巨锤少女,但是,有可能的话,我还是不想让这些一副天真模样的魔法少女被这个红衣女郎斩首。我明白,自己最优先的保护目标是五月玲子和玛丽,但是,如果随手可以救人一命的话,为什么不做呢?哪怕对方也会成为敌人,但是,我对这些少女没有任何恶感。

    救人不需要他人的感激,杀人也不去理会他人的憎恨。不需要他人的理解。也不需要他人的同情,要成为英雄的话,就要沉默而顽固地走在自己的道路上,这是多么寂寞,也无法看到未来,但是,要成为英雄的话,这是必须做到的吧?我这么想着,这么行动着。

    菜刀的刀锋刚切入小圆颈部的肌肤,子弹就已经打在刀身上。将两把刀击开了。魔法少女晓美被枪声惊醒,正准备回过头来,我的速度再一次提高,贴着地面从她身边冲过。红衣女郎再一次于“圆”中消失了。丘比在子弹打偏菜刀的同时,脑袋诡异地扭转了一百八十度朝我看来。

    我已经跳起来,收起空弹的左轮,抓住插在“魔女”身上的短刀,双脚踩蹬它的身体,以反弹的力量,以比自由落体更快的速度射到地面上。“魔女”的手臂发出“呼”的声音落下来,被我交叉双刀架在头顶上。沉重的力量贯穿我的身体,我能感受到地面的开裂,然后身体向下一沉。有一种似乎要被砸穿地面的感觉。

    如果换作是这里的其他人,两把短刀会反而砸进自己身上,就算身体没有被拍成肉酱,那股贯穿性的力量也足将内脏挤得稀烂,我体内没有被义体化的部分内脏差一点就变成了这样。只是,义体并不是用内脏来维持生机的,没有所谓的人的要害,也不会被内脏的功能所局限,我不用呼吸,不用吃饭。不用换气,不用积蓄力量,被砍头也不会死,被刺穿心脏也不会死,被懒腰斩断也不会死。只要有能量,就能一瞬间达到身体的最大运转效率。乃至于超过这个效率,并一直维持下去。

    所以,我的力量超乎想象,我的耐久超乎想象,我的速度超乎想象,我的坚硬超乎想象,我的生命力超乎想象,这就是这具义体的神秘性的呈现,也是我以一敌众的底气。

    身后传来魔法少女晓美的惊叫声:“小圆没事吧?”

    小圆却懵懵懂懂,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脖子被割伤了。

    我翻转手腕,两把刀刃好似剪刀一样夹住“魔女”的手腕,咔嚓一声就将这只手腕剪断了。这个大家伙的也不同凡响,我用了最大的力气,也只是勉强将这只手腕断掉,而且短刀也在这个过程中彻底扭曲变形。这时,丘比正用纯真的声线对魔法少女说:“哎呀呀,差一点就被断头了呢,等会得感谢一下那位小哥。”

    “魔女”这一次真的受到了战斗以来最切实的伤害,手掌掉在半空的时候,就在一种奇异的马赛克现象中消失了。它重重飞起一脚,我在千钧一发之际贴着脚踝躲向一旁,扔出两把变形得十分厉害的短刀,挡住保镖用狙击枪射出的子弹。“魔女”的腿收回来前,完成一次前进后退的动作,就像是来回飞舞的织布梭,将五月玲子和玛丽抗在肩膀上,迅速拉开和其他人的距离。

    大概速度快得出乎预料的缘故,我听到了很多人的抽气声,站定后和龙傲天他们对视时,视网膜屏幕中清晰显示出他们吃惊的眼神。

    “魔女”的身体即将消融在墙壁中,但是没有人再去理会它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投在我身上,直到哥特少女拖着巨锤出现在墙壁豁口处。在“魔女”消失之后,现场三方鼎力的局面已经分明起来。

    躲在后方放冷枪的牛仔和保镖从障碍物后走出来,和女仆与秘书一起站在龙傲天身边,三个魔法少女也回归队伍,以人数上看,这个可以视为两支队伍的联盟占据了优势。我这边也有三个人,不过,五月玲子和玛丽是这里最弱的两人,我也暂时没有将她们放下肩膀的打算,就这么扛着俩人,扫了众人一眼。表面上看来最弱的,无疑是独自站在墙壁豁口前的哥特少女,但是,因为红衣女郎的存在,而且其本身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也许还能驱使“魔女”,所以,在脑硬体的判断中,这一方在综合杀伤力上比龙傲天队伍和魔法少女的联盟更强上一筹。

    “嗯,就是这位小哥救了你哟,小圆。”丘比摇着蓬松的尾巴,用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注视着我。

    小圆的脖子上已经贴上创可贴,止住了流血,她的运气也不错,被割破的位置不是颈部动脉。

    魔法少女晓美也一直将目光落在我身上,她皱起眉头,似乎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向我打招呼。不过,她在小圆开始之前,就恢复了那种冷酷帅气的表情,用冰冷却诚挚的口吻对道谢:“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你救了小圆,十分感谢。”说完,用力朝我鞠了一个躬。

    “谢谢。”小圆也连忙说到,和“学姐”一起向我鞠躬。。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

    )s)

    ---------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更多全本txt小说请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