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27 搏3
    !

    我不在理会毫无威胁的龙傲天等人,径直走向魔法少女们。.\\dyzco--第@一#--“我的耐心不多,你们已经决定了吗?”这么问着,我将手伸向她们,魔法少女小圆满脸惊吓,微微后退,紧紧抱住怀中的丘比。晓美和学姐分从左右挡在小圆跟前,在魔法晓美将手枪对准我的时候,学姐的脚边也由大量的金色光芒凝结出华美的火枪,这些火枪如同长枪一样,枪口插在地面上,绕着魔法少女们构成一片圆形的阵地。这个枪阵的枪口朝下,没有攻击性,只是用以警告和防御,圆形也给人一种浑然一体的感觉,因为我的速度很快,所以才摆出了这种破绽最小的阵型吧。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般枪阵的摆放方式,但既然属于“神秘”的一种,料想不会只流于外表的华丽。

    “这种力量,你们将之称为什么?魔法?”我随便问到,“法术形态的神秘,我也见过不少,不过,那些人自称是巫师,通过灰雾媒介施展巫术,说起来也就是灰雾的不同性质变化而已。那么,你们这类魔法的本质又是什么呢?虽然看起来是那种金色光芒凝结成的,但是,你们的力量其实来自于圣石之种吧?在你们的圣石之种里,我看到了和灰雾类似的东西。”

    学姐的脸上浮现迷惑的表情,她显然不明白我在说什么,灰雾、巫师和巫术什么的,似乎从来都没有正面遇到过。不仅是她。其它两名魔法少女也是如此。她们似乎一直都只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打交道,虽然来到了末日真理教肆虐的欧洲,却没有遭到对方的侵蚀。

    我觉得这可不是单纯用运气可以解释的,其中的秘密很可能在那个奇怪动物的身上。魔法少女的力量虽然在表现方式上和末日真理教巫师有所区别,但在更深层次的机理上,却给人一种有所关联的感觉。通过对照已经收集到的数据,我觉得,这两者之间的关系,甚至可以用“分支”这个词语来形容。并不是说,魔法少女是巫师的分支。或者反过来,巫师是魔法少女的分支,应该是同一理论出于不同的用途和目的,在技术上细化出针对性的效果。从而导致表象有所区别。

    如果魔法少女和末日真理教巫师的力量机理都来自同一个主干,那么丘比的来历就值得玩味,加上丘比自称的,自己的存在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拥有某种关系,那么,瓦尔普吉斯之夜也在某种程度上和末日真理教产生了说不清的关系。至于那个和丘比有着某种程度上相似性的龙傲天,自然也能和末日真理教扯上关系。

    这个世界说大也不大,“神秘”的形态千变万化,越是深入就越是觉得诡秘多样,以至于难以用同一个体系来囊括。但是,细细抽丝剥茧就能察觉,这些“神秘”和“神秘组织”之间,并非是完全割裂的,即便冠上不同的名字,也并不代表它们真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

    “丘比,圣石之种是你制造的吗?”我在距离枪阵一步前的地方站定,盯着那只丘比说到:“如果是你自己制造的,这样的技术又是从何得来?也是你自己发现的吗?”

    “圣石之种吗?在我诞生的时候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丘比似乎也有点意外,但还是不慌不忙地回答:“就我自己而言。是不知道到底怎么做出这个圣石之种的,不过,我的确可以做出来,也明白该怎么使用,能够发挥出怎样的力量。这是天生的哟。”

    “那么。你知道自己的来历吗?”我问到。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呀。”丘比露出纯真的笑容,“当我意识到的时候。dyzco网我已经存在了。我想,你是想问,我到底是什么吧?这个问题我也无法回答,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叫丘比,这个名字也是当我有意识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知道了,但是,到底是谁起的名字,还是我自己的想法,也无从判断。我知道的是,我的诞生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有关,而我想知道的东西,可以在瓦尔普吉斯之夜里取得。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是无法通过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因为我一点战斗能力都没有,虽然可以制造圣石之种,但却完全无法使用它。当然,这一点也是当我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时,就已经明白了。”

    “所以,你将圣石之种给了她们,让她们成为你的力量?”我环视三名魔法少女,问到。

    “哎呀,别说得那么功利,毕竟,像我这样没有半点战斗能力的存在,根本就无法强制对方做出选择呀。她们成为魔法少女,只是交易和契约,她们需要力量做到普通的自己无法做到的事情,于是我将力量赐予她们。没有魔法少女的力量,她们的朋友家人早被瓦尔普吉斯之夜吞噬得一干二净。所以,我们也算是互惠互利吧。”丘比这么说到。

    显然,它的解释给人一种光明正大的感觉,让人觉得十分合理,本就理当如此,让魔法少女们的表情更加坚定了。

    “那么,你在伦敦的时候,没有听说过末日真理教这个名字吗?”我再次向前踏出一小部,脚尖都快要碰到插在地面上的枪阵了。

    “末日真理教?那是什么?”丘比晃了晃脑袋,反问道:“能吃吗?”

    “拧下脑袋的话……”我的话还没说完,便展开伪速掠迅速绕到魔法少女们的身后,在魔法少女们转身的时候,再一次从后方绕到前方,在她们反应过来前,朝其中一把火枪抓了过去。

    让人意外的是,这些火枪看似身具其形,质感充实,但却不是实体。就像是障眼法一样。当我伸手去抓的时候,手掌就如同触碰空气般从枪身上穿了过去。我没有发呆,在察觉这些火枪只是幻影一样的存在后,便准备整个儿窜入枪阵中。就在这个时候,头顶上方却传来一股强烈的感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瞄准了,我没有理会,直接撞上枪阵,结果本该虚幻的枪体,却突然间变得结实起来。出于第一次的认知,我没有用上全力,也就没能一次性突破到枪阵中。被挡了一下,来自头上方的危险已经降临。尽管我不害怕被击中。但也不想老老实实被揍一顿。

    我向后跃去,一蓬密集的弹雨霎时间从上方射落,将原来所站的地方打成了马蜂窝。

    我刚落地,就感觉到“圆”中的魔法少女处产生了某种莫名的波动,还没来得及解析,就察觉魔法少女晓美已经不在那里了。枪阵从地上悬浮起来,整齐地掉转枪口指向我,一身黄色魔法少女制服的学姐拍了拍手掌,朝我挥下右臂,顿时枪声齐鸣。

    视网膜屏幕在一瞬间呈现射来子弹的弹道。但是,当我穿插于弹道间的缝隙,让过大部分的子弹时,这些子弹突然间修正了路线。密密麻麻的子弹全都如有意志般,掉转头部,从四面八方合击而来。距离太近,子弹又十分密集,以至于让我根本没有闪躲的余地。

    我双臂交叉,保护住自己的头部,一时间。密集的冲力从各处击打着我的身体,虽然不怎么疼,也没有破皮,但也要费了一点力才能站稳身体。子弹的伤害力对我而言不算打,但比起普通的手枪子弹还要大上一些。不过,我仍旧觉得若只是如此的话。对于“神秘”来说,力量偏小了。不过,显然这些子弹并不是为了贯穿敌人,造成物理伤害这么简单,随着子弹不断打在身上,烟雾也在四周逐渐变得浓郁,而这些烟雾并非是硝烟。

    奶白色的,本来还只是依稀看到,但是眨眼之后就浓郁得让肉眼难以视物。不过,“圆”的效率并没有因此被削减。我通过“圆”观测着接下来的变化,说实在的,虽然魔法少女学姐的力量让人感到惊奇,但也仅仅如此而已,如果我使出全力的话,要破除枪阵直抵中心仍旧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难得直接对上,我也想直接观测一下这些魔法少女都有些什么本事。

    我原地不动,枪阵的子弹不断打在身上,完全感觉不到有停歇的迹象。这些由“神秘”构成的枪械子弹,似乎在魔法少女的力量用尽前是无穷无尽的。尽管暂时被围困起来,但是通过“圆”可以观测到外边的其他人并没有因为我的情状而对五月玲子和玛丽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女仆为龙傲天包扎后,老老实实坐在他身边,注视着这边的战斗。

    说起来好似过去了许多时间,但是距离魔法少女晓美从“圆”的感应范围中消失仅仅过去了几秒,当她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我的背后。看不到她移动的轨迹,这一点倒是和红衣女郎相似,不过,按照之前收集到的她的战斗数据,魔法少女晓美的能力应该更倾向于“时间”的运用。时间,是一种过程性的概念,这和红衣女郎那种没有过程的闪现是截然相反的。我的手臂传来被拉扯的感觉,魔法少女双手双脚缠上我的身体,想要通过关节技将我制服,不过,无论是凭她的力气,还是在理论上,都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和素体生命不存在关节,只有肢体形状一样,这个义体的关节,也只是装饰而已,并不起到实际作用。

    当我反手将她抓住的时候,立刻被她用大口径手枪射了好几发子弹,全都打在试图抓住她的手臂上,因为只是随便的一抓,所以轻易就被子弹的冲力打开了,这个表情冷酷的魔法少女便趁这个时候向后跃开,一个后空翻,再度引起“圆”的感知异常,就这么消失了。

    随后,我脚下炸开一阵强烈的冲击波,飞溅的破片击打在我的身上,将如雨的弹幕变得更加密集狂暴,差一点就把我给掀了起来。这是魔法少女晓美利用能力趁我的视线被烟雾遮住时布置的手雷陷阱,这些手雷也和晓美本人一样。突然就出现了。当然。它们躲不开“圆”的侦测,不过,脚下的手雷就算数量极多,只要是正常武器就没必要慌慌张张。

    两名魔法少女的配合是极好的,学姐的枪阵只是佯攻,她们倒是十分确信,这种密集射击拿我没办法,只是给晓美创造从背后偷袭的机会而已。晓美试图用关节技制服我的想法也是极好,不过,她们的敌人似乎都是在身体内部结构上和人类相似的家伙。以至于对于看似人类,却在生理上绝非人类的我来说,根本就没有效果。

    我想,就算是现在。魔法少女晓美也没有意识到我这具身体的异常,而只是产生“力气很大,身体很坚硬”这种表象的感觉吧。不过,她的反应相当快,临敌经验也十分丰富,在攻击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退路,在意识到不对劲的瞬间,就立刻脱离。对手是人类,或者类似人类的怪物的话,她的综合战斗素质。应该可以和锉刀这个等级的雇佣兵战士较量一下。

    这么想着,被密集射击了十几秒,枪声终于停歇了,烟雾很快就被冷风卷走,我的外套已经被打得破烂不堪,露出衬在内里的黑色紧身防弹服,上面粘上了不少破片和弹头,我脱下破烂的外套朝身上一抹,便叮叮铛铛地落在地上。五月玲子和玛丽终于放下之前一脸提心吊胆的表情,松了一口气。一直关注战况的女仆仍旧是那副没有表情的面孔。反而是魔法少女们,看到我完好无损地走出烟雾,或多或少都露出吃惊的神情。

    “有必要那么吃惊吗?”女仆最先开口了,“我们之前提醒过你们,没有我们的帮助。你们根本没有半点胜算……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怪物,就算我们联合在一起。大概也只有百分之三十的胜率吧。”她的声音很平静,但每个人都能听出对魔法少女们的反抗的不以为然。

    “别做这种小家子的游戏了。”女仆站起来,按住腰间的刀柄。她的举动让五月玲子和玛丽有些紧张,立时用枪口对准了她,不过,女仆根本就没有理会她们的意思,“再固执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这么说着,她拔刀就斩,一道巨大的弦月刀光朝魔法少女的悬空枪阵飞旋而去。

    女仆的出手出乎魔法少女们的意外,刀光是如此之快,只是一瞬间的错愕,当她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飞旋的刀光已经结结实实劈在枪阵上,发出切割机一样的声音。

    滋滋滋——

    晓美和学姐分从两旁抓住小圆向后一跃,抵住飞旋刀光的枪阵便如玻璃般怦然破碎,化做点点的金色星屑从空中洒落。没有阻挡的力量,实质的刀光便如月落一样沉在地面上,霎时间就将地面剖出一条黑长幽深的裂痕。地面下方不是楼层,而是如宇宙一样没有边际的漆黑深渊,没有任何东西从中跳出来,但是只要朝里面眺望,就会被那股沉重的幽黑深远所震撼,魔法少女们似乎也是第一次看到地面下方的样子,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就连女仆也有些震动。

    我曾经朝天花板上方开枪,打开子弹孔大小的缝隙,看到过同样的景象,不过,女仆的刀光开辟出来的裂缝更大,看得越是真切,也越加让人感受到压力。我不清楚这一刀使出了女仆的多少力量,不过,这个威力还真是惊人,应该可以斩断“魔女”的手臂吧,凭借这道刀光的力量,她进入统治局遭遇素体生命的话,虽然仍旧无法和素体生命匹敌,但也可以周旋一番,就像锉刀走火他们做过的一样。

    即便同是二级魔纹使者,在战斗能力上也会因为超能类型的不同,以及对能力挖掘和适应性的不同而产生差距。如果女仆能够频繁使用这种威力的刀光,在战斗力上至少是和锉刀走火等人一样的等级,当然,只是这种程度的威力,还是不如二级魔纹使者时期的席森神父的。她之前一直都没有使出这般力量,一定也是有所顾忌。

    地面的震动让陷入昏迷的几个女人开始恢复意识,我飞掠回她们的身边,将她们重新制昏,女仆有些紧张地转过身来,意识到我并非杀死她们,绷紧的脸庞才稍稍有所松懈。

    “为什么攻击我们?”晓美在对面有些恼怒地质问女仆。

    “事已至此,再拖拉下去真是让人心烦。”女仆将刀锋归入鞘中,再度做出拔刀的姿势,“反正都要抓住那个奇怪的动物,那就应该干脆一点。”

    “你这个……”晓美还没说完,第二发刀光已经飞旋而出。魔法少女们没有正面抵挡这股力量的防御能力,只能各自分从左右让开刀光。我在女仆发出第二刀的同时,全速展开伪速掠疾驰而去,追着刀光扑向晓美和小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dyzco--网--♂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更多全本txt小说请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