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22 交织
    无广告看着就是爽!

    w我甩起五月玲子打中红衣女郎的时候,击打的力感很充足,大概是瞎猫碰到死老鼠,但也可能它所具备的异常并非一直固定在身上吧,被击中时的身体可没有之前表现的那么飘忽,摔了个结结实实。...五月玲子和玛丽的身体在我手中旋了一圈,被我从墙壁的破洞处扔了出去。我还没转过身来,脑后就响起扑脑的恶风,哥特少女已经揉身而上,巨锤如乌云盖顶砸下来,重量感十足,却只是硬来硬往,感觉她连半点余力都没留下,仿佛要毕全攻于这一击。

    面对这样的攻击,我有无数种方案进行化解,但考虑到红衣女郎还在一旁虎视眈眈,哥特少女的情绪也极度阴沉偏激,围魏救赵的做法很可能完全无法让对方产生顾忌,说不定反而会激发狠意,发出继续捕捉五月玲子和玛丽的指令。不愿意冒这份风险的话,能采取的办法就不多了,面对这般诡异、阴辣、不受到空间束缚的敌人,要能进又能退,进可攻,退可守,既要保护自己人,又要击杀对方,在这如闪电般的攻防轮转中,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办法。

    我一缩脑袋,团起身体,双掌翻盖在头顶上,就像是乌龟将坚硬的甲壳露给敌人一样,双脚如同猴子般弹跳,直接用弓起的背脊撞入哥特少女的怀中。借助之前旋转的力量,伪速掠在短短距离内就获得了极大的加速度。身体刚擦过锤面的边缘。就贴上了哥特少女的胸口。如果女孩之前没有将所有的力量都用尽的话,这一击她也许还能做出反应,但是现在只能被我翻手勾住锤柄,在这一瞬间,我能感觉到她试图下压,又尝试拨开,然而,她的身体正处于旧力尽去,新力为生的阶段,被我用双掌一绞。锤子就脱出了她的双手。也就在我卸下巨锤的同时,依靠双腿、腰腹和肩膀的力量向上一顶,向后一靠,头部和背部接续传来十足的打击感。

    哥特少女的下巴被我的头锤撞得颠起来。牙齿发出清脆的磕打声。我丝毫没有留力,她的身体就像是被脖子拔了上去一样,普通人的话,这一下就死定了,不过,我可不觉得这样就能解决她,想要击杀拥有神秘的人,重要的不是的碰撞,而是要看自己的攻击方式十分切入了对方所持有的“神秘”的要害,在不清楚对方底牌的情况下。多少是要看点运气的。所以,我才毫不客气地用上了贴身靠,背部和肩膀就像是一个石磨,一个大铁钻,摩擦和击打绞合而成的力量一下子将巨锤脱手的女孩撞飞出去,方向就是之前红衣女郎趴下的地方。

    只是,这个时候,红衣女郎已经不见了,等她出现后再进行反击就迟了,她能够直接以自己想要的姿势。以一种贴在人体上的极限距离啥时出现,菜刀贴着肌肤切断肌肉的速度和我用现在的伪速掠高速跨越两三米的距离,哪一个更快简直是一目了然。所以,即便看不到对方,在其现身前也无法探知其落点。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同样仍旧是看运气,我在撞飞哥特少女的同时。将手中巨锤朝破洞外轮飞过去,大喊一声:“趴在地上!”

    红衣女郎的目标看起来很多,但实际上,她的选择很少。如果她回救哥特少女,或者攻击我的话,那自然好,我一点都不害怕,所以,最差的情况就是继续针对已经掉入另一个房间,没能第一时间爬起来的五月玲子和玛丽。其实,面对红衣女郎的诡异攻击,她们就算做了充足准备,也丝毫没有用处,还不如就这么趴在满是碎砖,有许多遮掩物的地上,减少敌人攻击的面积。

    五月玲子和玛丽听到我的喊声,立刻硬生生按耐住正要爬起的身体。巨锤呼的一声,飞旋着擦过俩人的上方,一道红影与此同时出现在其飞旋的路线上,顿时被拦腰击中,和巨锤一起砸在墙面上。在沉闷的撞击声中,整个客房仿佛要垮掉般摇了摇,簌簌的尘埃落下,我已经快马加鞭,压身跨步如蛇般掠过五月玲子和玛丽之间,左右手夹起俩人直接闯门而出。

    几下兔起雀落的攻防,除了我的那一声警告之外,就只剩下打击的声响,被我夹在腰间直奔而去的俩人,也好一阵才回过神来。不止我们这边的战斗激烈,只有半条走廊之隔的另一边,龙傲天等人和魔女的战况也十分迅猛。只听声音就知道双方棋逢对手,就算是三名魔法少女,四名魔纹使者联合猛攻,也只是和体粗力大的“魔女”打了个平手。

    我和“魔女”接触的机会不多,大多数情况下,它都处于一种涉及本空间,但又不完全位于本空间的暧昧状态,连它到底长得什么样都看不清楚,只能模模糊糊感觉到其轮廓。先不提它还有哪些异常和神秘之处,光是那种皮粗肉糙又无比坚韧的身体,以及几乎和素体生命持平的力量,就充满了十足的压迫感。拜脑硬体所赐,我仍旧清晰记得在统治局三十三区,面对那个以身体力量著称的男性素体生命时,魔纹使者们的狼狈,当时围攻它,却反而被它消灭的魔纹使者可不比这里的人少。

    这还是丘比利用圣石之种催化出的“魔女”,并非完全状态下的“魔女”,完全可以想象,真正的“魔女”至少有一个素体生命的力量。想要在没有限界兵器的情况下杀死素体生命,可不是光凭人数就能做到的事情。所以,那一边战斗的胶着,就算没有亲眼看到,也可以想象。

    龙傲天等人势必已经察觉到我们和哥特少女的存在,说不定是在追逐哥特少女的途中被引到“魔女”身边。也一定明白哥特少女和红衣女郎的关系。以及她们在这个异空间中的立场。正因为,我们、龙傲天等人、哥特少女和魔女都有着自己的立场和目的,所以无法结成一个互助的团体。龙傲天正试图将战地朝这边转移,应该是打着将战斗拖入乱战节奏的主意,一旦场面混乱起来,扭转局势,以弱胜强,乱中取胜都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我们三人看似是隐藏得最深的一方,但实际上,为了达成目的。面对其他各方人马都有些碍手碍脚,因为,我不能直接打杀他们。无论是哥特少女、红衣女郎还是龙傲天和丘比,都拥有极大的观测价值。甚至可以说,离开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获取“精神统合装置”的线索就落在了他们身上。不能杀死他们,和他们战斗就没有意义,所以,在暗中行动才是最好的办法,我原先也这么打算,也尝试过在制定的计划中,将五月玲子和玛丽弃之不理,让她们凭运气自生自灭。然而,到头来我还是放弃了那种看起来十分完美的计划,在放弃计划的一刻,我就注定再无法潜伏下去了。我并不后悔自己的行为,只是,既然自己破坏了计划,就必须拥有吞下计划失败带来的后果的觉悟。

    视网膜屏幕中的任务目标再次更改,不需要再故作上当,将自己当成棋子一样了,直接以绝对的力量压倒所有人。只要将龙傲天和丘比打得破破烂烂,交给同样被打得破破烂烂的哥特少女。反正,只是让她完成她本就想做的事情而已,只要让她只剩下做必要的事情的精神和体力,自然没心思再来找五月玲子和玛丽的麻烦。

    很好。很好,虽然我一点都不喜欢暴力。但是这计划就完成的可能,只要——

    “一个打十个!”

    我就像是从阴密的丛林中钻出来的毒蛇,在进入走廊拐角之前,就再次撞破墙壁,要直接从房间这个捷径冲到那边的战场中。雷雨声挥洒不绝,我深深地呼吸着,每一次呼吸,身躯四肢都传来充胀的感觉,就好似如同毒蛇穿行的自己在这雷雨中化为了蛟龙一般,不过,我知道这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一直展开的“圆”中出现了龙傲天等人和“魔女”的轮廓,大概是已经彻底进入这个空间的缘故,这次的感应更加清晰了。诸人或跳跃闪躲,或冲刺攻击,或躲藏在一旁图谋要害,除了身形如一只兔子,似乎没有任何攻击能力的丘比之外,连龙傲天本人也加入了围攻“魔女”的第一线。

    体格巨大的“魔女”被圈在中间,它并没有固定的打击目标,仿佛总是暴怒着,挥着臂膀横扫上前的人们。别看它的轮廓笨重,实际上攻击的速度极快,因为质量和速度都极为庞大的缘故,两者加乘的动能就简直如同一门近距离的火炮。龙傲天等人若是被擦到身体,都会如被猛揍了一拳般,立刻贴靠在墙上。若没有人在其它方向牵制“魔女”的注意力,下一刻就死定了。

    战斗是如此激烈,以至于每个人都拿出了自己的能力绝活。

    三名魔法少女中,小圆那仿佛凝固了空间,以及晓美那种仿佛凝固了时间的魔法能力,都是不分敌我的大范围能力,而且本身没有攻击性,如果仅仅用来逃脱闪避“魔女”的攻击十分有效,但是,要进行攻击的话,她们一个人的攻击力最多只能擦破“魔女”的外皮,因为,俩人是使用普通枪械来进攻的。

    小圆除了一把普通的手枪之外,没有其它的武器。虽然初听起来很可笑,她要面对的敌人是如此强大,一把普通的防身手枪又有什么用呢?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不太清楚,她是什么时候成为魔法少女的,在我陆续的观测中,她并不是战斗主力,很多时间里,仅仅是扮演在台后呐喊助威,外加充当丘比的坐骑,她的能力无疑是极有发展潜力的,不过,太过缺乏战斗觉悟。加上她的能力多少有一些治疗能力,所以,仅仅是一个二线成员而已。

    比起小圆,魔法少女晓美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活用自己的能力,也有相当丰富的战斗经验和较好的战斗觉悟。但是。在攻击层面上,她同样只能使用普通武器,如果有一把临界兵器或限界兵器的话,她的战斗力会更加强大吧。但现在,如同随身携带了武器库般,不断朝“魔女”倾泻火力,也无法限制“魔女”的活动。

    在魔法少女中,攻击力最强的应该是被俩人叫做“学姐”的女生吧,因为,她的能力可以让她幻化出大量的枪械。这些枪械看似古旧。中看不中用,但实际上,这些枪械和发射出来的子弹,本身就是“神秘”的体现。因此,每一次齐射,对“魔女”的伤害都数一数二。可以说,“学姐”才是面对“魔女”这种层次的对手时,魔法少女一组最大的有效进攻点。

    龙傲天的队伍中,龙傲天本人的特殊之处在于无论“魔女”的攻击有多么猛烈突然,他总能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对方的攻击,就像是预知到对方进攻的路线和时机一般,但是同样以普通的手枪作为武器,和“魔女”纠缠时根本无法给对方造成有效伤害。他的下属是四名魔纹使者。但是牛仔和保镖只是尚未开发出超能的一级魔纹使者,虽然有潜力,但目前只是身体素质比较强大,感觉上,比起之前死去的双胞胎灰石强化者要强上一些,但是比起锉刀的下属,那个曾经在全女格斗中取得头名,之后只是使用灰石强化的“摔角手”都有些不如。她们在安全通道遭遇“魔女”的袭击时没有受伤,大概只是因为运气好一些,比灰石强化者强上一些。正因为不是最差的一个,所以没有被“魔女”选为第一攻击目标。

    这俩人也明白自己的能力,没有进入第一线,只是躲藏在后方和房间中,用狙击的方式破坏“魔女”的攻击。牵扯“魔女”的注意力,并随时准备游走撤退。

    秘书和女仆打扮的两名女雇佣兵都是已经进入第二等级的魔纹使者。秘书的超能我之前已经见识过了,就是那种禁锢哥特少女,让她无法随意活动的现象,更深层的本质在短时间内是无法用观测识别出来的,毕竟产生同一种现象,可以使用的方式实在太多了。如同席森神父的控制气压超能,同样可以通过空气的压迫禁锢一个人。

    秘书的超能在哥特少女身上的有效性很强,但是面对体格和力量庞大都很庞大的“魔女”时,显得十分吃力,无法长时间禁锢对方的行动,仅仅是让对方的动作不时停顿一下,都让她满头大汗。不过,她的牵制的确在当前的情况下是最为精准有效的,正是因为她的能力,让局面维持在胶着状态,如果她倒下,相信优势会很快向“魔女”倾斜。

    女仆的超能和魔法少女“学姐”一样,是一种攻击性的能力,她和魔法少女“学姐”,是队伍中最主要的攻击手。她并没有使用枪械,而是使用日式长刀,尽管不明白她之间将这把长刀藏在什么地方。她的架势看上去和全女格斗中的种子选手“清洁工”十分相似,但是她的刀比“清洁工”的刀更长,刀身将近三米,柄也有半米。当她游走在“魔女”身边,时而挥刀的时候,实质的刀光就会呈半弧状脱离刀体,斩在“魔女”的身上,简直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刀光剑气。这种刀光剑气式的攻击就是她的超能的呈现形态,我曾经在统治局三十三区的素体生命身上看到过类似的攻击,但两者之间有明显的不同,素体生命的刀光呈密实的气态,而女仆的刀光则更接近一种实质化的固态光。

    这种实质化的刀光攻击每一次之间都有三秒左右的间歇,但是每一击的破坏力都比魔法少女“学姐”的枪械威力更大。她总是绕着“魔女”游走,只在侧身和背后攻击对方,每一击都能在“魔女”身上斩出伤痕,然后在“魔女”转身之前,就以更短的路线藏入它的视野死角中——如果这个庞然大物真的和人类一样用眼睛视物的话。

    龙傲天等人的成员构成可以说是相当完美的,正因为没有特别弱的地方,所以在无法找出“魔女”弱点的情况下,仍旧可以和对方陷入缠斗。不过,无论是魔法少女“学姐”的排枪攻势,还是女仆的刀光,都无法给“魔女”造成决定性的伤害,所以,一旦纠缠起来,就需要足够的耐性和耐力来等待这个敌人暴露弱点。然而,相对于在自己地盘战斗,不清楚其生命形态的“魔女”来说,身为人类的一方最先力竭的可能性更大,魔纹使者的体力和使用超能的次数有其极限,相信魔法少女也一样,一旦精力和体力衰弱,后果可想而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fm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更多全本txt小说请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