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26 搏2
    !

    “圆”的感知范围为半径十米左右,五月玲子和玛丽位于“圆”的边缘处,被牛仔和保镖追上只在一秒之内,不过,没有超能力,又想活捉五月玲子和玛丽俩人当作筹码而不动用枪械,仅凭战斗意识和格斗术的话,要战胜五月玲子和玛丽并不是她们想象中那么简单的问题。五月玲子和玛丽都是原先队伍中的一员,也是被复制体突袭后没有立刻死亡的一员,牛仔和保镖对俩人当然并不陌生,不过,看到五月玲子和玛丽伤势尽复,应该已经是出乎她们的意料,五月玲子和玛丽也从未在伤愈后正面展现实力,因此在心理层面上,牛仔和保镖有很大可能会忽略五月玲子和玛丽的体质变化,从而产生忽视心理。

    五月玲子和玛丽被药剂改造后得到的力量在我眼中不算什么,她们的格斗技也许精湛,但我也从未见识过,但料想在杀人如麻的雇佣兵面前同样不值一提,然而,她们的身体素质的确大大强于普通人,配合她们的格斗技巧和经验,只是保护自己的话,就算面对牛仔和保镖也应该可以拖上一段时间。

    以迅猛的攻势吸引强大的二级魔纹使者,引导牛仔和保镖去攻击五月玲子和玛丽,这是计划最好的可能性之一。女仆出手的几率不大,因为她的超能现象更多表现在破坏力上,只要龙傲天在我的手中,对方就一定投鼠忌器。反而是秘书的禁锢能力是最有可能扭转局势的变数。而且这个女雇佣兵心细如发,从她扮演“秘书”的角色就可以想象一二。如果秘书没有第一时间将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身上,在看到龙傲天落入我手中的时候,不管不顾地用禁锢超能协助牛仔和保镖控制五月玲子和玛丽,我势必要回返救援。

    所以,让来历神秘的龙傲天吃尽苦头,动摇秘书的心智,造成其在思维细节方面的失误,是我的行动中最关键的一环之一,只要她没有在第一时间去针对五月玲子和玛丽就足够了。至于魔法少女们的犹豫。也在我的预料当中,虽然所谓的预料,就并非百分之百准确,但目前来说。在我刻意捏碎龙傲天的骨头,让所有人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看到他痛苦而扭曲的表情时,场面就已经控制在我的手中了。

    脑硬体让我的拥有足够的资讯和高速的理性思维运转,为自己即时量身制定的行动计划,虽然不可能将成功率提高到百分之百,但大多数时候,只要将细节一一做好,基本上都能让事情的发展往自己所期望的方向发展。

    这一次,我又成功了。

    “分开他们”秘书大叫起来。禁锢的力量缠绕在我的身上,被我擒抱的龙傲天忍耐着剧痛拼命挣扎,但是他的手臂和肩甲骨都被我粉碎了,尤其是撞击我的胳膊肘,骨头变成了好几截,白色的断裂骨刺从血红的肌肉中傣来,每一次挣动都会让他更加痛苦,也让伤势更加严重。在秘书将禁锢的力量施加在我的身上时,他也用力踢我的下体,不过。他根本就想象不到,我的下体有多么坚硬,义体和人类的身体是大不相同的,所谓的肌肉、骨头和器官这类维持身体运作的构件,在这具义体中并不起到它们原本的功能。就像素体生命一样,构造体做成的义体也是一体化的。没有零件的区别,x光下看到的肌肉、骨头和内部器官,不过是一种伪装而已。

    没有所谓的要害,也没有所谓的器官,就如同一整块金属融化后浇灌进人类形体的模块里,看似人形,但在生理层面上,根本就不算是人类,就如同某部科幻电影中所描述的液态金属机器人一样。只是,那部科幻电影中的机器人用金属材料制成,而我的义体则是用带有“神秘”属性的构造体素材制成。

    我如同巨蟒一样缠绕在龙傲天身上,被他踢中下体时,立刻夹住他的双脚,然后一寸寸夹碎他的腿骨。禁锢的力量让我的动作瞬间变缓,女仆瞧准时机拔刀就斩,如此正合我意,在魔法少女们不出手的情况下,两个二级魔纹使者暂时无暇顾及五月玲子和玛丽了。

    不过,龙傲天的痛苦显然也触动了魔法少女们的内心,暴虐是无法熄灭热情和天真的,只会火上浇油一样,让怜悯和同情的火焰愈加炙烈。魔法少女们的情感流露在五官上,被我观测得一清二楚。我知道她们随时会出手,之前的犹豫不过是因为我曾经救了小圆,虽然目的有针对性,却没有表现出恶意。不过,为了让女仆和秘书将注意力放在我身上,而不得不使用残暴的手法刻意伤害龙傲天,这一定会让她们心中的不满和兔死狐悲的心理快速放大。

    没关系,这样的变化早就在计划当中,我虽然不想伤害她们,但也从来就没想过要和她们交朋友。她们的情绪变化已经为我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去击溃秘书。

    我没有躲开女仆的长刀,被长刀斩在背脊上时,那里立时破开了一条口子。她没有斩首,可能是顾虑我的力量有可能随时挣开禁锢超能,太过细致而致命的目标反而容易伤害到自己要救的人。不管是否因为这层顾虑,但是,她瞄准的是我的背部这一点已经成为事实,而这也同样在我的计划当中。

    借助这一斩的力量,伪速掠如同添加了助燃剂的发动机,我一瞬间挣脱了禁锢超能,翻身一滚,扯住龙傲天的头发踏上墙壁横行几步,横斩而来的长刀从我下方掠过。在女仆翻转手腕的同时,拖曳刀锋的同时,将手脚尽废,如一滩烂泥的龙傲天砸向秘书。

    秘书再顾不上禁锢我。伸手去接住这个男人。而借助蹬踏墙壁的力量,我的速度再次提高,在女仆旋身挥刀而来的同时,如灵猫一样擦着刀锋重新落回地面,在秘书抓住龙傲天的时候,抓住这个男人的双脚发力回拉。秘书就像是上钩的鱼儿,被我用龙傲天这根鱼线吊了过来。

    被扯回来的龙傲天被我挡在女仆身前,另一手在被秘书施加禁锢超能的同时抓住了她的手臂。

    交锋就如电光火石一样迅烈,不过是三秒不到的时间。被我抓住的秘书毫无挣扎之力,在女仆不得不收刀避开龙傲天盾牌时。我已经掐住了秘书的脖子,稍一用力,她便彻底晕了过去。

    我夹住龙傲天和秘书向后电射,女仆拔腿跟上。她的脚步十分密集,速度和灵活性都超乎寻常,但是面对伪速掠产生的高加速,我们之间的距离正不断拉开,女仆的眼神仍旧冷静,不过有两个人肉盾牌在我的手中,她的确无法再出刀了。五月玲子和玛丽正在和想要擒拿她们的两名女雇佣兵周旋,因为时间短暂,暂时看上去并没有落入下风。牛仔和保镖将注意力放在她们身上,而我的速度又如此之快。以至于女仆高喊“躲开”的时候,她们没能及时反应过来,刚想转头看看情况,就被我钻入视野视角,鞭腿横扫腹部。

    眨眼之间,牛仔和保镖都被踢得悬空起来,身体躬得如同虾米一样,眼珠子都凸了出来,还没落下就从大张的嘴巴中喷出一口鲜血。虽然我预计她们在未来有化敌为有的可能,没有用上致死的力量。但因为无法精确判断她们的身体强度的缘故,所以,稍微用力重了一点也是有可能的。看她们痛苦的样子,大概内脏已经收到伤害,想要继续战斗也已经不可能了。

    魔法少女们最终没能在这闪电一样的攻防战期间回过神来。当她们因为场面一边倒的惨烈而目瞪口呆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队伍中包括头目在内的四名成员落入我的魔掌。刀术精湛,拥有超能的女仆也不得不停下脚步,再进行攻击也已经毫无用处。

    女仆毫不犹豫,将长刀收回鞘中,扔到我的脚边,毫无愤怨地说:“你赢了,不要再伤害他们。”

    女仆的果断让人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她们就算团结起来,也没能在我手中坚持十秒,战斗力之间的差距已经不是拼命就能拉近的了。死缠烂打只会让自己的同伴吃尽苦头,投降的话说不定还有一线转机。这个女人虽然打扮成女仆的样子,但本职仍旧是雇佣兵,无论是对形势的判断力,还是对敌人的解析,都已经锻炼得如火纯青。我虽然在战斗中用了残暴的手段,但个性并非残暴的人,女仆一定能够看出这一点吧,所以才这么干脆地投降了。

    我将女仆的长刀踢回到她的脚边,将昏迷的秘书放在因为痛苦而蜷缩在地上的牛仔和保镖身边。五月玲子和玛丽将呼吸调整过来,缴卸了女雇佣兵们的武器,将手枪拿在手中,检查了一下弹药。

    女仆拾起自己的长刀,靠着墙壁坐下,冷眼看着我方和魔法少女。

    虽然战斗结束,但紧张的气氛仍旧没有改变。

    五月玲子和玛丽看到龙傲天身上的伤势,都浮现不忍的神色,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可真惨。”玛丽一脸同情地说。

    “把他交给我们看管吧。”五月玲子将手枪握在手中,对我说到。

    不过,我没有将残废的龙傲天交给俩人,即便此时这个男人已经昏迷过去,血液染红了他大半的衣衫,伤势极为沉重。龙傲天是被怀疑为“精神统合装置”的个体,已经有大量的资讯证明,他的确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甚至于控制他人的精神,乃至于将这种控制力以人格意识层面表现出来,从而对这个末日幻境世界的世界资讯进行有限度的调整。也许,除了“预知”之外,这种调整更多是以“运气”的方式体现出来的,他自身也不太了解,但也正因为如此,就算他现在看似受到重伤,处于昏迷当中,也必须小心再小心,能够涉及到世界资讯的“神秘”。根本不是一个连神秘都没有的普通强人所能抵挡的。

    如果被这个男人身负重伤的外表所迷惑。五月玲子和玛丽一定会吃一顿苦头,甚至于连亡羊补牢的机会都没有。

    我没有明言拒绝,不过,和我的目光对视之后,五月玲子和玛丽俩人就已经知道了答案。她们犹豫地看了一下面容凄惨的龙傲天,最终没有提出为他包扎一下的建议。不管怎么说,虽然现在的下场凄惨,但她们也曾经在这个男人组建的临时队伍里,目睹过对方抛弃伤员的情景,无论当时龙傲天的说法有多么可以理解。但对于濒临死亡的人,明明可以活下去却没有得到救助的人来说,都只是抛弃他们的借口而已,她们差一点死掉。只是因为稍微比其他人幸运一点才活了下来。从再度苏醒的时候开始,也许谈不上憎恨,但她们已经不再信任这个男人了。

    五月玲子和玛丽站到一边,和魔法少女们对视,对方只是女高中生,虽然在面对瓦尔普吉斯之夜这样的异常和神秘时,战斗力和战斗经验都算得上丰富,但是,她们的情绪和思维并不偏激,对手是人类的话。像雇佣兵一样抓人质的行为大致是办不到的。

    而且,我救过小圆这一点是事实,目标一开始就敞开说明了,除了对付龙傲天的手段有些残暴,但并没有杀死任何人。我相信,就算我们双方在立场上是敌人,也不会让她们彻底将我们视为必须战斗到底的敌人。

    “把丘比交给我。”我说:“否则就让你们吃苦头。”这么说着,扫了一眼被五月玲子和玛丽监管起来的牛仔、保镖和秘书三人,“就像她们一样。”

    “不,不行。”小圆紧张地抱着丘比。虽然有些害怕,但仍旧坚定地和我对视着,说:“丘比是我们的同伴,绝对不能抛弃同伴”

    魔法少女晓美的眼神有行惚,微微瞥了丘比一眼。也冷着脸对我说:“小圆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抱歉啦,真的不能将它交给您呢。”学姐也用糯米一样柔软的声音拒绝了。

    “所以。你们现在才拒绝是不是已经晚了呢”女仆用冰冷的目光扫过三个女生,“如果你们一开始就出手帮忙的话,现在也不会落到这种境地。他太强了,我不觉得单独作战的话,你们的下翅比我们好到哪去。”

    女仆这种仿佛在帮我说话的态度让其他人有些惊讶,但是,只要她们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就会明白理由其实很简单——龙傲天在我的手中。如果能够劝服她们不抵抗的话,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忙,双方剑拔弩张的气氛也会有所缓和,气氛缓和之后,才能商谈更多的事情。

    “我不会放开他的。”我看了一眼女仆,平静地说到。

    “我知道,不过,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在事情彻底不可挽回前,什么都好商量,不是吗无论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只希望你能在事情变得不可挽回之前,尽量挽回一下。”女仆认真地看着我说:“我是说真的,无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你可以相信我,让我为他包扎一下吗免得在交给那个女孩前,他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视网膜屏幕播放着女仆说话时每一个神态细节,最终,我还是抓住龙傲天头发,将他拖到女仆跟前,手松开,他便扑通一声摔在地上,身体抽搐了一下。虽然他身上的伤势十分严重,但我可不觉得不治疗的话,他就会死掉,视网膜屏幕中呈现出来的身体数据低于水平线,但是起伏却不大,虽然衣衫都被血染红了,但实际上,造血功能强大到和流血的速度持平。按照他的自愈速度,放着他不理,再过几分钟,他也能止住出血,如果将断裂手骨拼接起来,半个小时后就能活动,被我捏成粉碎的骨头也可以在三个小时内初步恢复。这根本不是正常人体所拥有的素质,也同样是“神秘”的体现。

    女仆放开长刀,从女仆服的口袋中取出各种药品和绷带,撕开龙傲天的衣衫为他包扎起来。她不是医生,只是身在战场,必须学会一些急救手段,要将断裂到刺穿肌肉的骨头接好是不可能的,将粉碎的骨头捏合更加做不到,按照正常社会的医学水平,想要彻底治好粉碎性骨折也是难以办到的事情,龙傲天带来的这些女雇佣兵们没有治疗方面的“神秘”,也没有快速转移或藏匿伤员的“神秘”,所以,对于这个已经残废的男人,暂时交给他的手下也没什么。事已至此,就算女仆打算挟持五月玲子和玛丽也没什么用了,她的同伴暂时无法动弹,如果她有什么小动作,我同样可以先一步拿那些无法动弹的人开刀,相信她也有这个觉悟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更多全本txt小说请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