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35穿行
    盘踞在大厦废墟中的小丑怪物比酒店大厦完好无损时的高度还要长,如同龙蛇的身躯在雷雨中肆意摇摆,每一次摆身,都会将形如岩浆一样的黑泥掀得漫天都是。虽然是颠倒的世界,天空位于下方,但是这些黑泥却逆反重力,自下而上,伴随瓢泼大雨落入城市中,便若星星之火点燃各处。紫红色的大地,黑泥流淌,近处火势凶猛,远处也是火光星点,真如同地狱一样。而这只小丑怪物则是这百万里杳无生气的世界里唯一的邪魔。小丑的表情戏谑,但却没有半点灵动,就像是纯粹被描绘上去的一样,即便转过头来,也无法从它的眼睛处感觉到有任何视线的存在,它的这个小丑一样的头颅,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具无关紧要的装饰品。

    不过,它的确发现我了,在这个空旷巨大的城市中,我是除了它之外的活物。当它再一次舞动身体的时候,溅射到半空中的黑泥便凝聚起来,宛如一个巨大的磨盘旋转着,向我所在的地方压下来。

    我开启伪速掠,踏着黑泥急速飞奔,黑泥的粘稠让我不至于在倒悬的情况下掉落下方的天空中,但对行动的阻力也相当之大。虽然伪速掠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将作用自身的力量转化为某个方向的推动力,但是面的这股粘力,转化的程度却不尽如人意,磨盘一样的黑泥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声势浩大。我不知道被其砸中会有怎样的后果。义体是否能够承受这股力量,但也不想什么都不做,老老实实去承受这一击。

    我从黑泥中跳起来,在落入下方天际的同时,甩出黑色紧身战斗服袖口处的勾绳,攀住建筑废墟的一角,纵身荡去。绳索是用特殊材质做成,对冰冻、高温和腐蚀具有很强的耐性,此时被建筑中燃烧的大火灼烧也不损分毫。我借助摆荡串入另一座燃烧的废墟中,在落石中穿梭。从一个窗户抵达另一个窗户,只要有落脚的地方,就不需要担心会掉落天空中。房间中的一切物事,凡是没有固定在地板上。此时都落在天花板上。大部分东西已经烧毁,伴随垮塌的天花板落入下方的天际中,但也仍有一部分仍旧在废墟的角落中残喘燃烧。

    两三个呼吸后,我终于借助扎根在大地上的建筑、围栏、树木穿过从天而落的黑泥边缘,黑泥落下的时候,巨大的力量将燃烧中的物体全都砸得粉碎,一部分被掩埋,另一部分则如流星雨般坠下。

    我藏身在烈火熊熊的房间中,这些火焰都只是普通的火焰,并不具备异常和神秘。对义体没有任何效果。视网膜屏幕中检测到周围的高温已经超过一百度,但我并没有感受到热度,对我而言,空气扭曲造成的视野偏差在第一时间就被修复,对我来说,站在这片高温的世界里,和在正常的世界里没有太大的区别。

    小丑怪物显然不具备强大的侦测能力,我只是站在遮蔽视野的建筑中,它便好似失却了猎物,似乎也无法脱离那栋酒店大厦。只是肆意在原地舞动。虽然它的眼睛好似描绘上去的图案,并没有实际的作用,我仍旧选定了它的视野盲区,借助大火和障碍向它靠近。在这个空旷的世界里,除了它之外。我找不到可以进行观测和攻击的目标,虽然解决它不一定能够离开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但是,它既然是封印解除后诞生的怪物,那么进一步的变化就应该从它身上出现。

    如今这个小丑怪物的状态十分平静,这种平静也许不会带来危机,但也意味着没有变化。激怒它也许是相当危险的事情,它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控制这些黑泥,但是,不能仅仅从黑泥的力量去估测它的力量,继续躲闪下去没有任何用处,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枯等变化的开始。我决定尝试歼灭它,推动下一步的变化。

    虽然倒悬的处境给我造成了不少的麻烦,在重力作用下,我无法像平时那样奔驰,只能借助绳索在一些没有脱离地面的物体之间跳跃,必须判断正确,这些物体正在燃烧中崩溃,只是一秒之差,两个落脚处之间的距离就会发生变化,不过,即便是掉落的物体,只要在行径路线上,仍旧可以借力,视网膜屏幕即时勾勒出来的路线将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都利用上了,准确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最大的偏差仍旧来自于小丑怪物。它虽然不能离开原地,但每一次转身和摆动,都会溅起大量的黑泥,间接对周围的环境产生巨大影响。

    脑硬体高速运转,连锁判定也已经启动,但是它的体积太大,黑泥波及的范围太广,无法将每一次的细节变化都精准锁定。我寻找可能攀爬到它身上的路线,虽然从地面走过去大概是不可能的了,大部分可以借力的地方都已经崩溃,但是,因为倒悬的缘故。怪物和我之间的落差足有百米,只要在落下百米的距离之前靠近它,也许能够用绳索的爪子勾住它。

    小丑的身体是一节节的,就像是由无数巨大的灯笼拼接而成,每一节都有原来酒店大厦的一层楼那么高,拼接处有明显的缝隙,而且,那半透明的表皮看上去有些脆弱。不过,并没有实际接触过,所以也无法得知其实际的强度。在没有足够资料的情况下,用绳索攀住它的身体的做法是相当冒险的,很难说勾爪可以插进它的身体,又或是攀住节干之间的缝隙。

    最好的情况,是引诱它弯下身躯,相对于这个颠倒的场景来说,就是让它的身体向上弯曲成钩子的形状,只要跳入弯勾的地方,就暂时拥有了落脚之处。不过。一旦它直起身体。而自己又没能找到攀附的地方,情况同样会变得相当危险。

    不过,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现在想要打开局面,就必须冒险尝试。我能活到现在,运气一向不错,我并不希望将成功寄托于运气之上,但目前来说,也只能这么做了。脑硬体再一次修正计划,尝试将这个小丑怪物的反应列入测定项目。当然,所得到的结果,即便可能性最高的一个,也没有超过百分之五十。

    时间不过十秒。我的立足之处已经即将崩溃殆尽,我不得不结束运算,选择可能性最高的计划。虽然情况危机,但是,在脑硬体的协助下,触碰黑泥所滋生的负面情绪得到一定的控制,我有些紧张,不过经过之前的热身活动,身体已经不再如最初那般僵硬。“江”的影响仍旧存在,左眼视野已经恢复。但是控制权并不在我的掌握中。我唯一能够依靠的,仍旧只有右眼的视网膜屏幕和随时有可能再度拓机的脑硬体。

    在脚下的水泥陷落的时候,我从建筑中窜出,射出勾爪插进黑泥淤积的地表。这些靠近大厦废墟的黑泥已经积累到很深的厚度,勾爪的力量在穿越黑泥时层层削弱,不过仍旧插进水泥街道之中。我向前摇荡,前方再没有建筑可以落脚,小丑怪物也在这个时候察觉我的出现,脑袋一下子就转了过来。我身在半空,高举左轮朝它射击。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已经超过了左轮子弹的最佳射程,子弹打在它的身体上,并没有穿透那层看似脆弱的半透明外皮。视网膜屏幕捕捉到了子弹和小丑怪物外皮接触时的影像,子弹在击中外皮的同时。在接触的地方产生了光状的屏障,完全消弥了子弹的威力。严格来说。左轮子弹根本就没能接触到这只小丑怪物的外壳。

    即便如此,我的攻击仍旧触怒了这只怪物,它的面相仍旧是那副带着戏谑笑容的小丑脸,但是疯狂摆动的身躯,却显得它情绪激动。这个家伙似乎并非机械性的死物,拥有一定的智慧和情感。在它做出反击之前,我一股脑扎入黑泥中。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来自黑泥的负面资讯再一次增强,视网膜屏幕不断弹出警告框,脑硬体随时会再度停止运作。我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因为看不到外界,所以也不明白那只小丑怪物到底发动了怎样的反击,不过,对我来说,此时最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个。

    我攀住绳索,迅速向上攀爬,黑泥的粘稠让我觉得就像是深入大海,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沉重的压力。而且,这些黑泥的异常,让我总有一种绳索随时会断裂的危机感。一旦绳索断裂,身处黑泥之中的我也不会掉落天空中,但是,也无法如同平常游泳一样继续向上攀升,接触到实质的地面。在如此深厚的黑泥中,失去行动的力量,长时间承受这些庞大的负面资讯,不仅会给此时的精神带来巨大压力,同时也会反馈到现实的身体中,产生不利的影响,目前也仅仅是依靠脑硬体削弱这种影响,但是,脑硬体却不得不承受巨大的负荷。

    无论如何,长时间接触黑泥都是十分愚蠢的。我如此想着,自从苏醒之后,即便在统治局遗址里,这样的危机感也很少出现。而且,在统治局的行动中,脑硬体并没有失去作用,能够有效控制负面情绪,此时却要亲自承受这股巨大的负面冲击。换个角度来说,此时的处境和自身的状态相加起来,正是我这个高川人格苏醒之后的遭遇中最为为危险的一次。

    即便如此,我的直觉再一次应验,在绳索断裂之前,我终于触碰到了坚实的街道。期间小丑怪物做出反击,虽然看不到,却能感觉那股巨大的冲击力从下方掠过,一时间,黑泥的厚度变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下方的巨大轮廓,那只怪物似乎用身体撞了上来。然而,我此时仍旧被黑泥包裹着,无法及时挣脱出去,趁这个时机跳到它的身体上。

    虽然有些可惜,但最初制定的计划仍旧在进行,还有下一次机会。我将双臂插入水泥路面,显然,黑泥并没有将它覆盖的地方进行硬质强化。义体的力量很容易就贯穿了水泥。让我得以不依靠绳索就倒挂在路面上。我收起绳索。双臂和腰部再一次发力,将双脚踩入水泥路面,就像是倒挂在天花板上的蜘蛛,四肢触地。

    现在,我终于可以用上全部的气力了。按照视网膜屏幕中的力度提示,我按照固定的节奏和方位将路面扳了起来。想要如同剥皮一样,将足够长的路面剥离出来,需要测算的数据相当之大,在深入黑泥之后,脑硬体的运算资源全部用来抵御汹涌的负面资讯。因此,这些计算好的发力方式和位置,是在进入黑泥之前,利用外部的街道数据进行测算的。如果黑泥改变了水泥路面的属性。之前运算得出的结果就有可能失效。

    不过,我的运气显然仍旧维持下来,路面发出剥离的声响,虽然看不到,也无法调用脑硬体的资源进行测算,但是这种一路向前绵延的声响,让我直觉自己成功了。按照计划中的节奏,在最后一刻,用上最大的力量,一股脑将路面掀了起来。光亮从前方的裂痕处照近眼中,下一刻,前方便一片敞亮。

    被剥离的水泥路面带走了黏附着的黑泥,就像是石板依靠泥胶连接着天花板,虽然迟缓,但仍旧无可避免地在重力的作用下向下落去。这些水泥路面断裂而成的石板,彼此之间的距离,足以让我进行跳跃。这些向下缓缓坠落的石板,就如同一条蔓延前下方,一直铺设到小丑怪物跟前的阶梯。我跃上这些阶梯。开启伪速掠向前奔驰而去。

    如此巨大的动静,自然不可能瞒过那只相当敏感的怪物,但是,拥有足够的落足之处,我要跨越彼此之间的距离。不过是瞬息间的事情。

    期间,因为小丑怪物的动作。大量的黑泥从上方的街道坠落,每一滩都足以掩埋两个人。不过,这种依靠重力落下的沾滞物是无法打中我的,唯一让人感到震撼的,是小丑怪物从下方俯冲上来的场景。和它的体积比较起来,我就如同一只蚂蚁,而这个足有酒店大厦这么大的身躯,整个儿朝我压了上来,那种体积和速度所带来的压迫感,简直难以形容。不过,它的行动正和我意,在它摆动身躯,打碎供以我落脚的石板的同时,我已经跳到了它的身上,借助它的身体弯曲的部位站稳了脚跟。

    我和它之间的身体接触并没有触发子弹射击时出现的光屏障碍,踩在它身体上的感觉有点奇怪,它的表皮充满了生物特有的韧性,然而,即便我用尽全力,也无法将之破开分毫。如果不能制造开裂伤口的话,这种外壳是很难攀住的,尤其在这个巨大的身体招摇摆动的情况下。

    角度开始倾斜,小丑怪物的体积太过庞大,所以目视的时候会给人一种行动迟钝的感觉,但实际上,它摆动身体的速度是相当快的。正如之前对这层外皮的感觉一样,当小丑怪物扭转身体的时候,我无法抓住它的表面固定身体,差一点就滑落下方的天空中。幸亏,在身体落下的时候,我扣住了它的身体支节拼接的位置,那里比其它地方更为粗糙,借助小丑怪物甩动身体的力量,我整个儿荡入这个罅隙中,说是罅隙,但实际上足有一米多宽,我双手双脚顶住两边,借助摩擦力防止自己被甩出去。然而,小丑怪物的动作是如此之大,伴随而来的巨大离心力让我只坚持了不到三秒的时间就飞了出去。

    身处半空中,小丑怪物的脑袋从下方冲上来,嘴巴大张,利齿森然,似乎要将我吞进肚子里嚼碎。但是在此时此刻,对于悬浮在半空,不断下落的我来说,这反而是最好的情况之一。打从一开始,进入这只怪物的肚子里就是一个可行性选项,只是,计划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中,出现的意外比想象中还要多。

    也许投掷绳索,缠住那些尖牙,可以荡到这只怪物的头部,对其进行攻击。不过,之前尝试攻击它的身躯时,无论是左轮的子弹,还是义体的力量,都无法损其分毫。如果落在它的头上,却同样无法造成损伤,那么,在它的甩动中,自己肯定会被抛出去,那时被抛入天空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我不打算冒险了,没有再做多余的事情,面对扑面而来的尖牙利齿,我团起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迎了上去。和这张巨大的嘴巴比较起来,我就像是米粒一样,在小丑怪物的上下颚合拢之前,我直接落进了它的嘴巴里。

    它也许想要直接用牙齿将落下的我直接咬碎,但技术真的不怎么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