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36 出现
    无法从外部进行攻击的话,也许可以从内部找到突破点,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在小丑怪物张嘴咬来的时候冲进了它的嘴巴里。落脚处棉软又充满弹性,当表面相当粗糙,感觉上是落在了舌头上,但我很快就察觉,这里并不存在什么舌头。怪物的嘴巴,乃至于肚子里,并不像外表看起来的那样。又有谁会想到,那种状似奇形生物的外表,内里的结构却完全和酒店大厦内部一模一样呢?怪物的嘴巴合拢之后,内部也不缺乏光线,因为这里根本就是酒店第一层的大堂。不过,说起不同之处,也是有不少地方,例如,本该是坚硬的大理石地面,此时踩上去却感觉像是生物的组织,当然,在外观上,和常见的那些打磨得光亮的石板质地没有差别。另外,起到照明作用的光线,并不来自于灯具,而是悬浮在半空中,宛如萤火虫般的光点。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场景是酒店大厦里的格局,但却是陷入瓦尔普吉斯之夜后的景象,除了没有开灯,到处漂浮着萤火虫般的光点外,每一样物事的摆放、色泽和完好程度,都和酒店大厦正常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只是,比起正常时的客流如潮,此时除了我之外,似乎没有其它的造访者。

    小丑怪物的嘴巴,或者说是头部,为酒店大厦的第一层,以此推理,越向上靠近地表,楼层的数字就逐渐攀升。以重力方向而言是正确的。但以地面为基准,却是颠倒的。虽然酒店大厦是通过小丑怪物的嘴巴进入的,按常理来说,应该位于小丑怪物的体内,但是,在这里无法感觉到小丑怪物身躯的摇晃。在这只怪物的体内和体外,就仿佛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而怪物的嘴巴就是唯一的入口,在“神秘”中,其实不能单纯就这种情况判断这座酒店大厦的位置。

    虽然有着许多微妙的联系。但是,暂时将这座酒店大厦和小丑怪物体内分开看待比较好。

    我转过身去,却没有看到本该在那里的嘴唇、牙齿和缝隙,那一侧是酒店大厦的出口大门。此时紧紧关闭着,我走上去敲了敲,视网膜屏幕显示,材质的确是玻璃和金属,但是,尽管有透明的感觉,实际上却无法透过玻璃看到对面的场景。或者说,玻璃门的那一边,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漆黑。

    想要打开门也做不到。也无法从缝隙中塞入任何薄片,外观上看是出入口,实际触摸也能确认并非假物,但是,尝试利用一些细节,寻找通往酒店外的方法时,能看到也能触摸到的这一切,就如同是一个只纯粹具备视觉观的背景,根本无法通行,也无法被破坏。

    除了出入口的大门。四周的窗户也确认了一遍,同样无法看到外面的东西,也无法打开,触摸起来很有感觉,但同样也只是背景而已。即便使用连锁判定能力。也无法穿透地板、天花板和四壁,观测到外面的景象。也无法对地板、天花板和四壁进行本质解析。这样的感觉,和那间打不开的房间一模一样。这样的感觉让我决定再度前往十二层的那个房间,虽然,如今这座酒店大厦和之前那座已经被黑泥和小丑怪物摧毁的酒店大厦存在诸多不同,但是,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视为某种奇特的延续。当初怪异的地方,此时重新再搜查一遍,在没有更多情报的情况下,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做法吗?

    说不定还能碰到熟人,尤其是哥特少女、丘比和龙傲天。我这般想着,不由得从口袋里掏出三枚圣石之种和两枚实质化的魔纹,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寄托着过去曾经存在着的物事和情感,看到这些东西,我又再度想起了五月玲子和玛丽。这些魔法少女和魔纹使者,乃至于五月玲子和玛丽,以及一起进入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普通人,真的已经彻底消亡了吗?尽管只是相处了极短的时间,而且,大多时候,是处于观测者和敌人的立场,但是,也许是黑泥的负面资讯给脑硬体的冲击太过强烈的缘故,让我每当想起当时的事情,就不由得感性起来。

    其实,即便回到当时,一切都不会有所变化,我的选择是正确的,我也无法为她们做到更多的东西。有许多事情,从发生的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果,甚至,这个结果的注定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我的选择。如果不是为了“精神统合装置”,或许会采用更加温和的做法,如果没有将丘比和龙傲天交给哥特少女,或许多花上一点时间,能够找到将五月玲子和玛丽带出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办法。一切在尝试之前,理论上都拥有极微小,但一定存在的成功可能性。但是,一旦做出选择,选择之前所具备的可能性,大多数就在选择的那一刻被确定了。

    有太多的如果让人不禁去思考,但是,没有时间机器的话,自己是没有做出另一个选择的机会的,也无法知道,如果自己做出了另一种选择,到底会收获和失去些什么东西。

    此时此刻,我凝视着圣石之种和实质魔纹,之所以生出诸多的感性,无非是为了理论上存在的另一种可能性而叹息罢了。这种叹息并不具备任何理性的因子,所以,没有任何意义。

    当时的人和物都已经毁灭,此时眼前的环境,看似和当时有许多微妙的联系,让我感性上觉得那些消失的那些人也会再度出现。虽然,以神秘学来说,的确存在这样的可能,但至于是否会真的如此,如果再度出现,当时和此时是否仍旧相同,一切的一切,在真的再现之前。都只是空想而已。

    我将圣石之种和实质魔纹收好。大步朝电梯走去。在空中漂浮的萤光将视野笼罩于一片冷冷的淡绿色的光辉中,视网膜屏幕也无法确定,这些萤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尽管视野范围内的照明完全依靠这些萤光,但如今的这栋酒店大厦并没有失去电力,电梯门旁的指示灯还在运作,发光的数字显示,最近的这座电梯正停靠在三楼。

    整个大厅昏暗而静谧,我的脚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尽管感觉是生物组织般柔软,却发出敲击石头时的脆响。触觉、听觉和视觉的不一致让人觉得有些不适。回荡声也让人觉得,这种空旷寂寥其实藏匿着种种危险,似乎随时会有怪物因为聆听到了脚步声,突然在容易忽略的阴影中对自己发起攻击。

    然而。通过连锁判定进行观测,这里除了自己之外的确不存在任何生命形式。

    距离我的位置最近的电梯并列着有三座,站在电梯前往左侧看,就能看到安全通道,出入口的大门虚掩着,连锁判定的感知无法直接穿透天花板和隔绝外界的墙壁,却能够通过这条安全通道楼梯向上攀升。连锁判定雷达视野最大半径为五十米,在这个距离内,安全通道里同样也观测不到任何异常的存在。

    尽管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这座酒店大厦本身就是异常的存在。我观测着四周,想象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快速在电梯响应键上点了几下。奇异的是,等待的这座电梯并没有下降,数字显示它仍旧停在三楼,但旁侧的电梯数字却开始改变,感觉上,并非有人下来,而是响应了我的操作。

    无法理解,但又不需要去理解。我将这种情况视为正常而等待着,也只能这么做,因为连锁判定同样无法穿透电梯门进行观测。我退后几步,将左轮掏出来,重新补充弹药后。正想掏出香烟,才察觉放香烟的口袋里只剩下一片灰烬。大概是在大火中被烧掉了吧。当时的高温并没有破坏身上这套充满高科技气息的一体式紧身防弹衣,但并不代表温度被隔绝在外,如果穿这件防弹衣的不是我,而是其他普通人,想必早就被烤焦了吧,香烟在口袋中直接燃烧殆尽并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我觉得有些可惜,当时剩下的香烟,起码还有包装数量的一半吧。我看了一眼已经下降到六楼的电梯,决定不理会它,径直走到不远处的烟酒专柜,用拳头砸碎了柜台的玻璃。声响自然很大,然而,仍旧没有触发任何异常,对普通人来说,这种沉静反而比异常更让人提心吊胆吧。我虽然已经习惯了这种让人心惊肉跳的环境,但是,也同样觉得这种阴暗的气氛比显露出来的危险更加让人不自在。

    无论用肉眼还是连锁判定,都找不到敌人,可能存在的敌人,也许藏在那个异常响应的电梯中。我谨慎地从玻璃碎裂的柜台中取出自己最喜欢的骆驼牌香烟,将三包塞进口袋里,撕开其中一包的包装,用同样从柜台中取来的打火机点燃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黑泥中泡得太久了的缘故,我觉得此时的香烟味道,比以前抽时的味道都要棒。说起黑泥,如今还粘着满身,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在战斗之前洗个澡。

    想着这些无聊的事情,我再度朝电梯处走去。在距离电梯大门只有十米的位置,电梯终于抵达大堂,发出“叮”的一声,门口渐渐打开了。我抬起左轮,等待也许会突然从电梯中扑出来的士兵、僵尸或其他什么怪物,然后拉开一场追逐战,就如同恐怖电影中演出的场景,不过,以上的想象并没有成为现实,这座异常响应的电梯里同样什么都没有。

    尽管肉眼和连锁判定都观测不到任何危险性的异常,但是,我仍旧朝电梯中开了三枪,通过子弹确认那种空旷并非幻觉,地面和墙壁也真的足够稳固,没有供以危险藏身的暗门。电梯中的灯光是亮着的,在淡绿色光芒的大厅中显得相当耀眼,子弹打进电梯中,灯光就像是受到了伤害般,突然闪烁了一阵,直到子弹在四壁、地板和天花板上的撞击声结束后。这才恢复正常。

    当然。这种情况也有可能是子弹的撞击干扰了电路,不过,比起这种比较贴近常识的判断,我更相信,这座电梯存在从外表看不出来的异常。也许,它是“活”的。这么想着,虽然这种臆想可能只是自己吓唬自己,但是,异常响应,异常的灯光闪烁。都十分符合神秘学中对异常情况的描述,我最终还是放弃了乘坐这座电梯直达十二层的想法,一边继续留意这座电梯,一边朝安全通道靠近。

    也不知道是不是某种存在于此。却无法观测到的异常看穿了我的想法,在我靠近安全通道出入口的时候,原本虚掩着的出入口大门“砰”的一下陡然关闭,我甚至还听到“咔嚓”的反锁声。那座异常响应的电梯也在这个时候发出“嘭嘭”的声响,那是电梯门反复开合发出的声音,让人觉得它似乎在发泄着不满、不耐烦,催促我赶紧进去。

    这些动静让这个充盈着淡绿色光芒却异常静谧的大厅显得更加诡异,这种仿佛被什么东西注视着,一步步引入陷阱中的感觉并不怎么好。我没有理会电梯,用力扯动安全通道的大门。虽然这扇门相当牢靠,但对义体的力量而言却不算什么,几下后就整个儿拆卸下来。我在门后的把手处看到了断裂的锁链,之前应该就是这玩意将门反锁起来的,不过,检查之后发现,锁链本身并不具备任何异常。

    身后再度传来更加激烈的电梯门开合碰撞的声响,仿佛更加焦躁了,我向那边瞥了一眼,从表面上仍旧看不出所以然来。当我转回头。打算观察一下楼梯中是否有人来过的痕迹时,突然有什么东西从左眼眼角处闪了过去。

    我反射性将左轮枪口指向那个位置,但是,视网膜屏幕对那边的数据进行解析对比后,显示并没有什么异常。不过。左眼的情况有些奇怪,也许看到了什么。但观测到的资讯不通过脑硬体进行处理,也无法在右眼的视网膜屏幕中呈现出来,这种情况也是有可能的。

    这只左眼在“江”的影响下产生异常,它会观测什么,并非由我决定。尽管不受控制的异物感十分强烈,但是至今为止,并没有出现更多不妥的地方,也没有解决的办法。难不成我要将它挖出来吗?挖出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所有涉及“江”的异常,都必须谨慎对待,因此,即便左眼不受控制,我也只能放任自流。

    涉及“江”的异常左眼,看到右眼视网膜屏幕和连锁判定都无法锁定的异常,也是有可能存在的情况。不过,虽然谨慎观察了一阵,但是有什么东西闪过的现象却没有再次出现,安全通道楼梯中,也没有找到有人出没的迹象,严格来说,是完全没有生命经过的痕迹,它就像是从建成后,就从来都没有启用过,这本身就是奇怪的现象。无论是正常世界里的酒店大厦,还是最初陷入瓦尔普吉斯之夜的酒店大厦,其安全通道是作为寻常的楼梯通道,一直都有开启使用。

    这时,电梯的开合碰撞声突然变得奇怪,我直觉转过身去,就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走进电梯中。那道侧影一闪而过,视网膜屏幕弹出对比数据,就惊鸿一瞥的身体曲线、衣服款式和颜色来说,很像是之前在酒店大厦中游荡的红衣女郎。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根本没有任何气息,没有半点声音,宛如鬼魂一般。

    电梯门在其进入后开始关闭,我发动伪速掠,在门口完全关闭之前冲到电梯前,双手插进门缝中,用力拉开。电梯里的确站着一个女性,她有些诧异地和我对视着,脸上并不惊慌,也不是我曾经见过的那个红衣女郎。尽管惊鸿一瞥看到的侧影很像是红衣女郎,行动起来也都给人一种鬼魅的感觉,但是,在看到这个女人之后,就算没有看过红衣女郎的实际长相,无法进行对比,我仍旧十分确定,面前和自己对视的这个女人绝对不是那个长发遮面的家伙。

    之前的确没有感觉到她的声息,一度让人觉得她就是一个鬼魂,但是,在目睹到她整个人的时候,就能真切体会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实实在在的存在感。无论直观感受,还是观测数据,都在述说她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类。

    而且,这种熟悉的感觉……虽然表情更加生动,气质、香味,五官和肌肤等等细节上,和印象中的那个女人有着细微的区别,但是,总体来说,我差一点就以为记忆中的她来到了这个地方。

    “近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