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33 黑泥奔流
    宛如地震一般,在我的目视范围内,所有的一切都在摇晃,龟裂沿着建筑表面蔓延,地面和天花板开裂的地方露出深邃的黑暗,有时甚至让人觉得连空间本身都裂开了。血河并没有从这些裂缝中宣泄出去,一如既往地沿着走廊快速奔涌着,冲刷已经不那么稳固的建筑本身,一块块从大厦楼层和房间中剥离的砖石、木块、瓷瓦、金属、玻璃、布料和各种生活器物被潮流推动,不断相互撞击,嵌入建筑表面或又再度挖下一大块物体。由灰色丝线淤积劣化而成的黑色淤泥在血河中不断分解,血河的淡红色也在不断深沉,转黑,从光雾状变得更加实质,更加粘稠,从感观上的令人窒息变成了更加切实的无法用原生器官进行呼吸。

    整条血河的质感越是强烈,给人的感觉就越是沉重,它轰鸣,奔流,声势渐渐如大厦外的风雨雷电那般浩大,彼此共鸣,让大厦内外的变化变得更加剧烈和同步。在不断的摇晃中,计时数据眨眼间就增长了一位数,越来越复杂和混乱的变动让我不得不停止原生器官的运作,纯粹由义体进行机械化观测。如果不使用义体这种程度的“神秘”,单纯只是目视这般变化,就足以让人在短短的几秒内头晕眼花,乃至于昏迷过去。

    脑硬体不断将这些动静转化为数据流呈现在视膜屏幕中,刚过了几个呼吸。数据中便出现乱码。随之弹出警告框,提示必须对数据进行过滤,以减脑硬体的负荷,如果不进行过滤的话,一分钟内就会出现数据溢出。这些数据我完全看不明白,所以,也无法判断哪些是可以过滤的无效数据,哪一些最好不要过滤,但是,脑硬体的负载图曲线正在急剧上升。过滤数据流已经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脑硬体配合原生大脑的处理能力十分强大,濒临极限的状况很少出现,然而,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意味着自己即将面对的状况十分棘手。义体化的我,对脑硬体的依赖十分严重,脑硬体也承受不住的话,多少意味着我已经落于下风。而如今这种逼近脑硬体极限状态的状况,应该仅仅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封印解除的前奏,我很难想象,当这一层的封印彻底解开,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彻底释放,到底会出现何等可怕的后果。

    当然,瓦尔普吉斯之夜彻底成型只是所有的可能性中最坏的结果。一切都得视哥特少女的真实身份和行动目的来判断。如果她真的只是将丘比和龙傲天进行置换献祭,将最初的施术者置换出来。那么,这种剧烈的动荡应该不会持续太久,而且,的确有可能在替换献祭的时候,产生可以让人离开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缝隙。然而,这种可能性仅仅是我根据哥特少女的一些言语细节,以及当时的情报数据进行的推断,并没有完全的证据证明就是如此。

    正是因为无法确定,又事关“精神统合装置”。我才必须顶住这股巨大的充满未知威胁的压力继续观测下去。

    ——外部防火墙开启。

    ——ddos冲击防御有效,负荷降低百分之十。

    ——监测到外部入侵数据,置入蜜饯系统,反向追踪来源。

    ——警告,警告。内部数据结构出现异常,内层防火墙启动。自检开始……

    诸多事项警报在视膜屏幕中如流水一般升起,防火墙的细节变动并不受到我的主观控制,但是从事项内容来判断,似乎情况不容乐观。我多少可以感觉出来,外部的侵蚀是由血河,更确切的,是由灰雾丝线所变质淤积而成的黑泥带来的,这些黑色的淤泥状物即便不用脑硬体检测,也能直观感受到它那极度强烈的负面存在感。而来自内部的威胁,则是从身体深处……不,义体并非是正常的身体,不存在一般意义上的细胞和基因,所以,这种从内部极深的地方,仿佛从灵魂之中传来的异常感,大概是由现实身体产生的某种异变带来的。

    十分熟悉的异常感,好似有什么东西正试图破土而出,它不断啃噬,改变,扭曲,从最基础的结构开始产生影响。它的存在好似被一层纸挡住,形态有些模糊,但却同样充满了存在感。当我感知到它的存在时,就会意识到,那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而是寄生或者沉睡在自己体内,更形像一点,是存在于自我意识之中的异物。

    那是——

    “江!”我心中述着这个名字,澎湃而复杂的情绪如喷泉般激涌而出,已经高负荷运作的脑硬体根本来不及进行删除。我再一次体味到这股浓烈的感性,不定这是激动、恐惧、还是别的什么,成份太过复杂了,但是,我无比确定,这其中一定是有恐惧的。这并非是感情上的害怕,而是源自生命生存本能的恐惧。它根植在现实的身体中,映射到这个非正常的义体中,如同从灵魂之中喷勃而出。

    我的左眼无比痛苦,眼球不受控制地乱转,跳动,似乎随时都会冲出眼眶。即便我用手掌死死压住,也能感受到这颗眼球鼓动时的冲击力,就像是心脏一样强有力。“江”的意志,正以这只眼球体现出来。

    ——红色警报,威胁等级最高,特征数据符合,内部异常数据代号为‘江’。

    ——内部异常数据与外部入侵数据存在部分重叠,预测防火墙突破几率百分之四十,随时做好封印突破准备。

    伴随着脑硬体的警报,我猛然感觉到了来自眼球的痛楚,似乎有“嘣”的一声,视膜屏幕的自检数据显示。视觉神经有部分挣断了。失去脑硬体的压制。尖锐的痛楚直达大脑,让我不由得一阵晕眩。异变发生得太过强烈和突然,当我习惯了这种痛楚时,血河已经从最初的淡红,变成了如今更接近黑色的深红,混浊又稠滞,已经真真切切变成了实质的水态。

    眼前的世界在摇晃,不断在模糊和清晰间变幻,蔓延在走廊上的龟裂越来越宽大,让建筑本身愈加显得脆弱。让人觉得不定下一秒就会彻底崩溃。计时数据的流动极快,但是,数据变动和感受的差异却更加严重。我已经分不清时间的流逝到底是快还是慢了,我已经感觉不到痛楚。似乎已经麻痹,左眼完全失去知觉了,放开手时,只有一片漆黑。但是,在眼眶传来的感觉,以及视膜屏幕的自检数据中,这颗眼球仍旧在活动着,让我不禁觉得它已经彻底脱离这个身体,成为了**存在的个体。

    我看了看之前按住左眼的手掌,在血河的幽深暗光中。隐隐看到一片血红。

    卷携着黑色淤泥的水流经过我的身边,宛如充满了恐惧,一下子就平稳下来,淌过身体的水流变得清澈,就像是黑红的色素一下子被挤压到两侧,从我身旁晃过去。但凭肉眼,已经无法在这般混浊深重的血河中,看到五米之外的物事了。

    大概是麻痹了的缘故,现在的感觉比起身体异常刚发生的时候好了不少,左眼虽然变得奇怪。但松开压制它的手掌后,似乎也没有脱离我的眼眶的意思,只是活跃地左右上下转动。恍惚中,我似乎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这样……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阿川。

    这个声音是——?

    我试图让自己的意识下沉。就像是过去的高川做的那样,将自我意识放逐到那深邃的黑暗中。下坠到那更加形像化的深层意识世界里。我知道,那就是“江”所在的地方,它一直都在那里,一切都因它而起,是“高川”之所以成为特殊的关键。在“超级高川计划”中,也有和它进行沟通的环节,但是,只是备选环节,因为,谁也不知道该如何与它进行沟通,根据推断,它的本体是“病毒”,只是受到“真江”的影响而发生变异,然而,即便如此,它也仍旧是“病毒”,而不是“真江”,对于这种目前没有技术可以完全对其进行解析的存在,人类意识对它的干涉程度有多大呢?而身为“病毒”,它的侵蚀能力和侵略性却是显而易见的暴烈。

    贸然和它接触,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超级桃乐丝和超级系色判断,被其“吃掉”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无限接近百分之百。所以,才会利用各种方式,将其隔离封印起来。

    距离进入这个末日幻境时,在世界外围进行的封印之战的资讯,有相当一部分一直保存在脑硬体中。“江”的敌意在那场战斗中已经展现无疑,即便是超级桃乐丝和超级系色联手,仍旧让它从“高川”的体内剥离出“艾鲁卡”,让其携带它的力量抢先投入末日幻境世界中。我在统治局三十三区和艾鲁卡发生碰撞时,已经体会到超级桃乐丝和超级系色对“江”的封印有多么脆弱,它随时都有可能利用发生在我身边的异常破封而出。

    现在,大约也是那么一个情况。这道血河和“江”的力量太相似了,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但是,这股力量同样和“江”产生了共鸣。在这种内外威胁夹击的情况下,无法全力应付即将到来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变动。我尝试让意识下沉,正是针对这种状况,期望能够在深层意识中找到暂时压制由“江”引起的内部异常的方法——在脑硬体的记录中,过去的高川并不只一次做过这样的事情,也并非没有成功过。

    然而,我失败了。

    意识无法主动下沉,跨越那条深层的境界线。我昏迷了极为短暂的时间,大约是零点几秒,然后被脑硬体唤醒。醒来之后,一切都和昏迷前的状态没什么变化,左眼球仍旧在**运作,痛楚也仍旧一**传来。

    思维的转动和意识变化。痛楚的降临和忍受。仿佛无止境的复杂感性潮涌,这一切都然让我的战斗力濒临义体构成以来的最低点。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扇打不开的大门终于被某种存在感庞大无比的东西从内部撞开了。原本视野范围已经被颜色深暗的血河压制到五米的距离,但是,当这个惊天动地的撞击和破碎产生的时候,通过锁定位置数据,用红色线条勾勒出来的房门处,巨大的裂痕和碎裂的景观,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

    感觉上。就像是那边的血河和空间,都在那庞大无匹的力量下破碎了。即便如此,我仍旧没能在这一霎那间看清房门背后到底有些什么,哥特少女、丘比和龙傲天是否就在里面。因为。比我的目光更快的,是一片泥石流般稠滞的黑泥,一下子从房门后涌了出来。

    这些黑泥比血河中原本存在的由灰雾劣化而来的淤泥更加深邃,存在感更加强烈,也让更让人产生极为深重的负面感觉。若灰雾劣化而成的淤泥是因为灰雾本身受到了污染,那么,这些黑泥就是污染的源头,从内到外,完全由负面的东西构成。

    不用目视到,也不用接触。不需要去闻它的气味,它自身所具备的强大存在感和负面本质,就算是再迟钝的生物,在几千米外也能感觉到吧。

    如果有可能,我一点都不想和这种玩意接触,如今我的状态不好,这些由和“江”相似的力量转化而成的负面物质接触,不定会进一步诱发“江”的封印。然而,这些从房间中喷涌而出的黑泥来速是如此之快,就如同决堤一样。我第一时间就开启伪速掠。借助污秽血河的力量向远处退避,如果黑泥冲开无法打开的房间是这一层封印解除的现象,那么,出口很可能已经存在。

    黑泥怦然撞在墙壁上,让整层楼一整摇晃。到处都传来剥离分离的声响,头顶上方不时有石块砸落。地面的裂痕也不停追了上来。但是,速度更快的却是黑泥,视膜屏幕中的计时数据和外在时间流速在这一刻重合,视野中的一切都在加速变化,让我觉得自己被孤立在这如同飞轮急转的时间外。

    我刚穿过一条走廊,黑泥和我之间的距离就只剩下不到十米。按照视膜屏幕中的地图定位,还有三十米的距离就能抵达建筑原本的安全出口所在的位置,虽然不能肯定那里就是真正的本层出口,但此时也没时间再去寻找。我直接撞入房间,以直线行进的方式蛮横撞开包括墙壁在内所有的障碍。黑泥的轰鸣越来越近,我甚至不需要其它手段,单凭声音和感觉就能估测它和我之间的距离。

    我再次破门而出,眼前豁然开朗,这条紧贴着大厦外墙的走廊上,原本只是窗户玻璃碎裂,此时却有一大段墙壁已经倒塌,前方显得无比空旷。距离不到十米的大厦外,雷雨大作,原本仅为细雨,不知何时已经瓢泼落下,走廊地面积出一片片水洼,紫色闪电如同巨蛇狂舞,不停从下方向上串,打在倒悬的高层建筑顶上,整个世界在这一瞬间变成了紫红色。

    分不清是雷鸣还是黑泥的奔流轰鸣,在我试图转身的时候,一阵巨响,就见到侧旁的房间齐齐倒塌,从前到后,黑泥排山倒海地翻卷着,不待我想出任何可能避开的方法,便一扑而上。

    在被这片黑泥推撞的一刻,伴随而来的巨大力量将我的身体向外抛去。我感觉自己好似被卷入了泥石流,粘稠的液体让身体无法自如摆动,不时有大量的杂物撞击着身体,就像是大磨一样研磨着身体。我看不到任何东西,到处都是漆黑一片,义体的力量毫无施展的余地,更有无比庞大的负面资讯渗入体内,破坏了原生器官组织,脑硬体为了删除这些数据,负荷数据已经攀升至最大,然而,这些显示为乱码的数据仍旧在不断地堆积,以至于大量的警告框不断弹出来,几个呼吸间就淹没了视膜屏幕。

    乱码数据甚至在侵蚀对话框界面,视膜屏幕的数据界面开始紊乱,破乱的地方由大量的乱码彼此交织成更为复杂的图形,仅仅是看到这些图形,原生大脑就仿佛快要被烧毁一般。痛苦、挣扎、悲鸣、诅咒……巨量的资讯涌入大脑,脑硬体已经来不及删除这些负面情绪,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仿佛要被这些情绪和数据撕裂了。

    我所感受到的一切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也无法用“痛苦”来形容,我觉得自己,不,在所有已经得知的“高川”的记忆中,都没有尝试过这样的经历。我就像是被一只饥渴的巨兽咬住,咀嚼,被臼齿淹没成最细的微粒,吞咽后被胃酸腐蚀,然而,即便如此不堪,却仍旧活着,体会着这个过程中所带来的一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