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41 追逐战
    在冲出这团白色物质的一瞬间,我们的行动节奏将产生极大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就是将当前这种僵持的情势改变的契机。

    视网膜屏幕规划着一条条穿插在小丑怪物之间的行进的路线,这些路线并非固定的,供以穿梭的间隙稍纵即逝,通过链接这些点状间隙构成的路线也随之产生变动。小丑怪物的数量极多,但只要不是每一个都紧贴在一起,就会产生缝隙,但是,这些缝隙也并非每一处都可以利用,必须考虑小丑怪物们的站位,攻击姿态,行进惯性,乃至于右江的行动模式等等,经过种种预先设置的过滤条件的筛选,最后剩下的可选数量就不多了。即便如此,利用视网膜屏幕对景物环境进行观测的时候,路线图仍旧以自身为中心,如蜘蛛网般扩散出去。

    我便如同盘踞在这张蜘蛛网中的猎食者,每一根丝线的变动都会这具义体变得十分敏感,而这份敏感恰恰是我能够在这般密集的敌人群落中,携带秘书、女仆和丘比高速移动,却游刃有余的先决条件。

    我追逐着右江,右江试图拉开我们的距离,往往利用突然插入我们其中的小丑怪物将我们彼此分割开来。她能够仿佛预知了周遭敌人行为的利索行动从最短的距离穿过小丑怪物的间隙,而我的脑硬体虽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进行敌人行动路线的预测,从而达到类似的风格,但是,这种预测也并非是百分之百可以成功的。右江每一次都能成功通过视网膜屏幕中显示出的最便捷,风险也最高的路径,然后,这条路径就会因为小丑怪物们的连锁反应而封死,有时我也会在她之前踏入这条路径,但并非每一次都能规避风险,右江通常会在这种时候设下陷阱,一旦她改变自身的行动。这条路径就会变成死路,让我不得不重新周旋一番,不断更改新的路线。

    总的来说,我、右江和小丑怪物的行动,都会对彼此的行动造成连锁性的干扰。小丑怪物每每在这种干扰下冲撞同伴。是对这种连锁反应最为迟钝的一方。我的脑硬体出于高效率的数据处理能力,能够对这种干扰进行一定程度的规避,但也并非每一次都可以成功。而之所以说右江“仿佛能够预知周遭敌人的行为”,正是因为她每一次都能成功。在她的面前,似乎就是一条理所当然毫无干扰的路线,如果她偏离了这个路线,就是为了设下陷阱,之后。敌人对这个陷阱的反应,又会促成另一条展现在她面前的通畅小径。

    右江的疾驰展现出来的这种流畅性,抵消了伪速掠为我带来的超出所有人的速度,因为我不得不走更多的冤枉路,以摆脱右江的恶意陷阱。我们之间的距离时而拉开,时而靠近,有时仿佛再前进一米就能抓住她,但实际上,这个距离从来都没有缩减到触手可及的地步。就像是一条无限接近却绝不重合的双曲线。

    我们通往纺垂体机器的路径绝非是一条直线。我们彼此穿插,盘旋,就如同跳着一曲双人华尔兹。虽然是敌人,但是在这般双双奔驰,接近又拉开。捕捉和逃离的过程中,我不由得滋生出一种不想就此停下的感觉。右江没有进行多余的攻击,我也逐渐放弃了耍小手段,所有远距离攻击。包括枪械子弹、女仆的刀光和秘书的禁锢能力,在她那种仿佛预知了我们和小丑怪物所有人的行动规律的力量面前。都只是小手段而已。

    想要拦截她,就必须依靠近身攻击,越是靠近,对她的影响就越是巨大,毕竟,就算能够预知,但预知本身到作出反应,以及反应过来后做出动作,是一个完整的过程,仍旧是需要时间的。红衣女郎的闪现能力只所以可怕,就在于,她省略了行动过程,在反应过来的同时就产生了动作的结果。右江不是红衣女郎,也幸亏如此,否则,她们两者的能力相结合,在某种程度上就已经利于不败之地。

    理论上,只要距离足够接近,就能够将右江的反应和行动时间进行压缩,让其明知道会产生这样的结果,却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结果。但是,如何在对方可以预知己方行动的状态下,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亦即,不让对方知道自己所有的行动都是为了接近她,或是让对方在明知道己方的打算下,也仍旧不得不让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近,仍旧需要更多的思考和试探。

    我已经做过许多次尝试,但是,至今为止,我和右江并没有实质性的接触仍旧是个不争的事实。包括利用身边的女仆、秘书和丘比,都没有一次达成目的。在群敌环绕的情况下,尤其当前我们已经来到比女仆自己前进的进度更远的地方,女仆无法独自承受这个地方的压力,其他人更加如是,这让我不得不在利用她们的方式上更加谨慎。我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次实验性冒险,就让这些仍旧具备联手可能性的人们毫无意义地在这里丧生或重伤。

    我和右江在往返交错的奔驰中,距离白色物质的尽头越来越近,一旦离开这片束手束脚的白色物质,再前进百米就会抵达纺垂体机器所在的地方,虽然它所在的位置已经超出了连锁判定的距离,但是,之前已经目测过的数据仍旧将这个目标在全景视角中标注出来。

    百米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虽然越是向前,小丑怪物们的疯狂带来的压力就越是沉重,但是,按照目前测算出来的压力递增的幅度,脑硬体仍旧给出了抵达彼方的预计时间,最理想最快速的情况下是一分钟,最差的情况也不会超过五分钟。我想,这个预计时间对右江来说也是如此,就算可以预知小丑怪物们的动作,但是,当它们的数量和攻击频率密集到一定程度,同样也会剧烈压缩她的反应时间和行动距离。

    “魔法少女可以应付这种程度的压力吗?”我对丘比问到。

    “没有问题,魔法少女就是针对这些魔女进行战斗才诞生的呀。”丘比翘着嘴角,一副纯真的表情。

    “复活她们需要多长时间?”我开始认真思考魔法少女们复活后可以带来的变数,想要拦截右江。逼出她更多的手段,想要依靠已经和她周旋多时的我们自己看来是不可行的了。必须要出现一个快速,令人措手不及的变化,让她在意识到这个变化之前,就完成所有的动作。

    先不提右江是否可以预知我们会在什么时候复活魔法少女。只要复活魔法少女的速度。到复活后的魔法少女做出行动的速度足够快,应该可以打破当前僵持的状况。毕竟,再怎么预知,这种能力应该也是有所限制的。否则她的行动路线应该更加直接,而并非现在这般仍旧需要周旋一阵的状况。

    “很快哟,而且,复活过程也不会被这些魔女干扰。”丘比说:“不过,一旦复活完成。就会被攻击到了。不过,在复活过程中,她们的意识已经开始清醒,可以针对复活后的情况进行准备。虽然只有三个人,但是她们的能力都是特别筛选过的哟,而且,对她们来说,现在这种密集形态的魔女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的确,现在只有那个女孩才能进行广域性打击。”女仆也插口道。我当然明白她指的是哪个。“学姐”的枪阵明显就是针对数量众多的敌人而存在的,那种大炮一样的射击也能够在敌人密集又强大的时候打开一条通路。小圆那种类似操作空间的能力,以及晓美那种类似操作时间的能力,也都是大范围性质的能力。三者配合,完全可以第一时间将四周扫荡出一片空地。

    如果说。“学姐”的能力还是可见的,那么,小圆和晓美的能力,在发动时间上不仅快速。而且也没有明显的表征,无法用肉眼进行观测。几乎是在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作用了。如此快速的发动和作用时间,理论上来说,只要发动能力时,右江出于能力范围内,就一定会被影响。即便右江的疑似预知能力连这些魔法少女们的能力发动时机、范围和效果都能够预测,我也有自信,让她无法脱离这个范围。虽然至今为止,我和她之间的距离仍旧无法拉近到可以接触的地步,但也没有拉远到十米之外。

    “想要在复活她们的时候告诉她们怎么做,也是可以的哟。”丘比说。

    “真是方便的复活能力。”我不由得朝秘书和女仆问道:“龙傲天,啊,不,也许现在应该称呼他为卡帕奇了。他复活你们两人的时候,也这么方便吗?”

    “都说了,就像是睡了一觉,眨眼就醒来了,刚睁开眼睛,情况就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秘书抱怨的声音钻进耳中,这种语气也是我从来都没从她的口中听到过的。看来,在失去了“龙傲天”的特质后,那个男人对这些女雇佣兵们的影响的确削弱了。

    我测算着抵达白色物质边缘的时间,从怀中掏出三枚圣石之种交给丘比。“复活时机由我决定。”我这么说着,丘比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它坐在的肩膀上,无论我如何扭转身体,乃至于颠倒身形,都是那副蹲坐的姿势,仿佛粘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的行动不仅高速,而且变动的频率是十分剧烈的,女仆和秘书被我扛在肩膀上,夹在臂弯里,时不时还被抛起来,攻击后再换个位置被挟持,比做过山车还要猛烈,她们都表示有些受不了,只有丘比由始至终一副安逸的表情。“因为我不是人类呀。”丘比理所当然地这么说到,说话的时候,陆续有五只小丑怪物捕捉错了攻击时机,被我一个个甩在身后。它们的攻击如同钢琴演奏时的琴键般,充满了跳跃的感觉,紧凑地擦着我们落下。

    视网膜屏幕中,直抵白色物质边缘的路线被确定下来,这应该是位于这片白色物质中最后一次确定的路线。按照义体执行效率,穿过边缘的倒计时在视网膜屏幕中弹了出来。

    在这倒计时的十秒中,我再一次将和右江的距离拉近到只隔着一只小丑怪物的身躯,这个距离维持了五秒,在这五秒内,我们的行动路线就像是一条等宽的曲线。我们的行动频率在重叠,这让我生出一种微妙的默契感,亦或者说。是合体感。是的,在这前所未有的五秒同步中,我由衷生出一种,我和身旁的这个女人,虽然分属不同的灵魂。却拥有着同一个身体的感觉。即便事实是,我们是两个个体,也无法淹没这种共生合体的感觉——很奇怪,但却又让人心情愉悦。想要让这段短暂的时光永远就这么持续下去。

    我甚至觉得,这是体内的“江”在和右江这个存在产生共鸣,导致我产生了这般错觉。但是,即便是错觉,也是让人贪恋的。

    五秒后。我们的距离终于还是拉开了,一个又一个的小丑怪物从我们之间穿插进来。其实,这种插入的感觉只是一种错觉。这些小丑怪物一直都在这个地方,它们的位置其实是固定在地面上的,只是在原地摆动着身体罢了。

    我仍旧维持着和右江之间最大不超过十米的距离,而且,在前五秒的同步中,伪速掠带来的高速让我超过了右江的进度,我第一次在前后的直线距离上追上了她。

    “准备复活。倒计时三秒——”我开始根据视网膜屏幕中的倒计时读秒,脑硬体精确地控制着发声。

    ——三、二、一

    ——突破。

    我如同一支利箭,一头扎穿了白色物质的边缘,沉闷的呼吸变得清爽起来。虽然没有被白色物质覆盖的地方,疑似从小丑怪物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也不怎么样。但至少比在白色物质中所感受到的那种难以呼吸的感觉要好得多。在突破这个界限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一种障壁的感觉,白色物质边缘的密度比起其中更加大,弹性和韧性也更加强烈。以至于穿出的时候,产生了一种绷断弓弦的感觉。在突破这个障壁的时候。我的速度产生了明显的下降,即便如此,此时我和右江的直线距离仍旧拉大到了十米。

    在最后的三秒内,虽然我和右江的动作已经不再同步,但是,我的行动路线却第一次比她更短,这让我们之间的直线距离一直都在拉大。在穿透白色物质的障壁后,虽然绝对速度值大幅度下降,但阻力更小的空气,却让我的行进速度,比在白色物质中行进的右江更快。

    我在半空转过身体,圣石之种已经悬浮在肩膀前方,肉眼也已经可以视物,右江的身影在白色物质中显得朦胧,但是视网膜屏幕却将其位置和速度等数据清晰标注出来。在脑硬体操纵着义体不断向后以飞退的姿态前进,闪躲着从四面八方扑袭而来的小丑怪物时,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右江的身上。她接近白色物质屏障的速度,穿透这层障壁时,将白色物质也牵扯出一条行迹尾线的景象,似乎变得缓慢起来。

    在右江即将穿出白色物质障壁的一刻,圣石之种散发出璀璨的光芒,这片光芒将眼前的一切耀得刺眼,秘书和女仆都不由得眯起眼睛。这种光芒的刺激性,就连眼睛像是装饰品般,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对敌人进行感知和观测的小丑怪物们也受到了影响。虽然它们的行动和之前一样,对高速移动中的我无法产生直接接触,但是,视网膜屏幕中产生的数据显示,它们在圣石之种的光芒膨胀时,行动轨迹产生了极大的差池,这种差池并没有影响我的行动路线,反而让周旋的空隙一度变多了。

    光芒的增幅在几个眨眼的时间内就抵达最高峰,已经离开白色物质的右江,身形同样变得轻快,但是,面对同样剧增的来自小丑怪物的压力,她的进度和我的进度仍旧保持着十米的差距。这个差距足以让我对她的行动进行压制,即便可以预知我的行动,但是,来自侧后方的攻击,和来自前方的攻击,所造成的阻力是不一样的。

    圣石之种的光芒逐渐构成人形,在人形变得清晰起来的时候,我掏出左轮连连朝右江射击。虽然躲避子弹就像是附带的一样,没有任何突兀的感觉,但是,视网膜屏幕对其行动进行观测后得出的数据显示,右江在单位直线距离上所做的动作,比之前多了将近三分之一,这意味着她为了躲开子弹,的确让自己的行动路线更加复杂了。

    我们之间的距离以微不足道的速度继续拉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