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46 侵蚀
    我沉没在浓稠又深沉的鲜血中,这些从空洞的眼眶中涌出的鲜血已经停止,从自我的深处萌发的独立意志已经渗透在这异常的鲜血中。这些鲜血大概已经不能单纯当作某种有机物了吧,而是一种以血液的外表呈现的生命。这是“江”的意志体现,但是,虽然无法理解,但是却有这样的感觉从我的心中生气,这些鲜血、意志,以及混淆在鲜血中统合物质和精神,让原本普通的血液变得异常的杂质,三者最终结合而成的奇异存在,虽然可以视为“江”,但却不完全是“江”。真正的“江”,比现在呈现的状态更加复杂,更加异常,如今呈现在面前的,不过是“江”穿透超级桃乐丝和超级系色的封印,抵达这个世界的极其微小的一部分而已。

    它以“高川”的构造为媒介,以“高川”的存在为温床,以“高川”于这个世界的存在坐标,通过一种凌驾于这个末日幻境的存在机理,无法理解的方式,降临在这个世界中。如果说,以同伴的立场出现的制作命运石之门的近江,还有眼前这个以敌人的立场出现的奇异的右江,都是“江”的现实存在,映射于这个末日幻境的倒影的话,那么,如今涌出我身体的这些异常之血,则是比这些倒影更加真实的存在,甚至就是“江”的现实存在的一部分。

    末日幻境中的一切,本该都是末日幻境的现实构造——包括超级系色之类的超级生物机器,lcl态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临时接入末日幻境的唯一玩家“高川”——其身体于因子层面的变化,单体和集体意志的交互。以及人格诞生、存在和消亡等等,复杂机理和概念层面的映射。

    存在其中的人物也好,怪物也好,神秘和异常也好,事物的发展,以及各种规律法则,都是映射出来的存在,不是物质层面的真实。更多是概念层面上的俱现外相。我曾经猜测,所谓的“剧本”,可能是通过在现实层面施加外力,例如使用刺激性的药物等等手段,干涉lcl态的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意志和人格,以达到影响这个世界走向的目的。曾经在现实的末日幻境机房所看到的那些容纳lcl的容器和机械结构,应该并不仅仅作为放置和维持lcl态的作用。

    以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在这里思考,在这里成为人和非人,乃至于生存和死亡,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思维以外,自身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物理方式。其实只是一种映射的“假象”,只是,因为这种“假象”能够反馈会现实的身体,而思维又的确是真实的,所以。才显得这个世界无比地“真实”。

    一个精神分离,拥有复数人格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不管他是以lcl态,还是像“高川”这样的人态构接入这个世界,理论上来说,有可能会以不同的生命形态,例如“人物”,乃至于“动物”,甚至是“异常之物”的外表呈现出来。我在这个杀死某个人,某个怪物,也很可能并不能算作杀死了某个末日症候群患者,而是杀死了他的一个人格,一个意志,或是阻断了正在lcl液中产生的某种变化等等概念存在的映射,只是,这种映射的“死”会反馈回现实,导致现实的“死”。

    以这个角度来说,我在这里杀死了某个人,也就是杀死了代表这个人的人格意识的概念映射,那么,这个“死”反馈回现实后,现实的这个人格意识是会随着消亡的。然而,对于末日症候群患者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个人格意识消亡而已,其现实物理存在并不会随之湮灭。因为,末日症候群患者基本上都会是人格意识分裂患者,死了一个人格意识,还会有更多的人格意识产生。这也意味着,这个末日幻境的“生命”,例如“人类”,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断绝的。

    而对于lcl态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来说,则更是如此。

    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物理存在方式化作的lcl态后,具有高度的统一性和稳定性,不同体质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化作的lcl,其lcl本身没有差异,混合起来之后仍旧是唯一性质的lcl。复数的人格意识就在这一片lcl中诞生和消亡,原本“人格意识分裂”这种精神疾病的定义是存在于同一个体中存在不同人格意识,但是在lcl态的情况下,这种定义变得毫无意义,因为,集合起来的lcl仍旧是lcl,已经没有个体区别。

    这种存在形态,可以想象为在一片大海中孕育着无数看不见的细菌生命。lcl就是大海,人格意识就是细菌生命,只是,这些生命无法脱离lcl这个海洋而存在。每一个生命,都会在末日幻境中,以更加具体的形象体现出来,或是人类,又或是其他,不过,因为其存在资讯中,人类资讯占据大部分,所以,大多数是以“人类”的形态映射出来。杀死一个映射,反馈会lcl中,导致一个人格意识的消亡,而lcl中人格意识的繁衍就如同细菌繁殖一样快速,没有针对性超高效性的杀菌剂,是不可能杀完的。

    这种理论上的,概念上的东西,是相当复杂的东西,我只是大概通过手头的资料进行整理和设想,没可能彻底理解——我想,就连安德医生等人,在这些理论和概念的研究上,也没有达到完全透析的地步。

    进入末日幻境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就以上的理论和概念来说,被严格分成两种:一是lcl态集合,同时存在复数人格意识,这种状态下,在lcl全部彻底干涸之前,讨论现实物理躯壳层面上的死亡没有意义。在死亡概念上,和正常的人格分裂症患者有相当大的区别;另一则是。以“高川”为唯一例子的个体态,在同一时间里,基本上都只有一个人格意识。

    在这种情况下,人格意识所体现的“唯一代表性存在”比其物理身体更加重要。

    普通情况下的,杀死某个人,更多时候指的是将某个人类的生理机能停止,如果生理机能没有停止,只是某个人格消失或替换的话。并不视为“死亡”。而对于我们这些接入末日幻境中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来说,杀死某个人,更多是指杀死了某个人格意识,而非是物理机能的停止。

    在这里述说这么多概念性和理论性,甚至于似乎有点哲学气息的东西,而它们都没有完全的证明,都只是我尝试理解所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些难以理解的物事,在不断的思考中所得出的猜测性结论。而这些结论更多只为了确认一点——在这末日幻境中并不存在“真实”,存在的,只是“真实”的倒影,这些倒影也只是一种概念性的倒影,而并非体现它本来的面具和真实的样子。正如置身于此地的我。只是现实的我于这个世界的概念性倒影,包括咲夜和八景,右江和近江,应该也是如此,在这个世界中的我们所发生的变化。并非直接就是现实的我们的变化,而是需要通过“反馈”这个阶段。才会让现实的我们产生变化。

    而就是在这种概念上,正体现出“江”是何等可怕的东西——同时出现“右江”和“近江”这两个具备“异常”的倒影这件事本身并不算是多么异常,与之相比,这些从我的左眼眶中涌出的异常之血才是真正的异常。

    这些鲜血的数量之多,远超出我的身体重量,浓度之大,如同沥青一般,能够容纳意志,仿佛生命一般,诸如这般,全都只是它异常本质的一种细微末节的体现而已,它真正的异常之处在于——这些异常之血是这个“理论上不存在真实,只存在概念的倒影体现”的末日幻境之中,绝对且很可能是唯一真实的东西。

    我也很难理解这样的想法,但是,这种想法却是如此真实,让我觉得一旦拒绝这个认知,就是自欺欺人。

    虽然处于同一世界层面,但本质上,这些异常之血所体现的“江”,和右江这个女人所体现的“江”是截然不同的。

    虽然难以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江”的确做到了,这也体现出其超越概念和维度的特性,而这种超越性,大约也正是安德医生等知识经验丰富的医学专家至今仍旧无法理解和捕捉“病毒”的原因,也是受到“病毒”感染后,末日症候群患者发生奇异变化,以及末日幻境之所以可以存在的原因。

    本质上的差距,让本该显得更加强大的右江,只是一个照面就被禁锢起来。血丝缠绕在她的身体上,看似柔软,但右江的挣扎丝毫无法动摇分毫。而此时产生于我们此处的变化,也没有吸引小丑怪物们的注意力,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让正在发生的激烈战斗刻意忽略了这一隅之地。

    几米之外,崩溃和诞生交替进行着,有时会出现弹片,头顶上方也会有物体落下。然而,所有这些看似会波及我和右江所在处的变化,都在一个范围内就抵达尽头——并非是被某种神奇的力量湮灭了,而是每一次都恰好无法波及到我们这儿。

    太多的偶然理所当然地发生了,于是就成为了必然。我沉没在血色中,在一种奇异的平静中仰望一切,这般想着,在发生在我和右江之间的异常完成之前,必然没有任何外部变化能够干扰正在此时产生的异常。

    右江的身体呈现“大”字形被血丝紧紧勒住,悬挂在半空,好几处血丝甚至切入肉中,可以看到**因为捆绑而产生起伏和痕迹。那些嵌入**的血丝不一会就变得仿佛那具身体的一部分,原本看似伤口的地方,没有鲜血流出,仿佛那些血液,已经和血丝融为一体。右江的脖子也勒出明显的痕迹,不一会,她就表现出常人因为无法呼吸而呈现出来的各种反应——双眼圆瞪。翻白,唾沫从嘴角流下。发出奇怪的声音,四肢不断颤抖,随后就失禁了——从这个角度来看,右江的确充满了“人类”的味道。

    被右江抓在手中的眼球从无力张开的掌心坠落,“啪哒”地一下,砸在浓稠的血液中。当我的注意力放到这颗眼珠上时,它倏然转了一圈,仿佛带着某种意志。用眼瞳的部位直勾勾盯着我。说实话,我有点被这个动静吓了一跳。在眼球凝视着我的时候,覆盖在眼球表面的血色渐渐凝聚起来,形成一条条清晰可见的血丝。从外面的角度来观察这些浓稠的血液,是看不到这些变化的,因为血色太浓了,可是。沉没在这些异常之血中向外看,这些血色反而如同琥珀般透明,这些凝聚起来的血丝,显得比琥珀的色泽更深,就如同神经组织一般。

    眼球不再只是凝视着我,轻快地转了转。就像是一个人在活动眼球一样,充满了灵性,而覆盖在我身上的异常之血,也如同画龙点睛一样,霎时间就鲜活过来。被连接在眼球上的血丝顶起。上升到和右江的脸持平的地方。右江翻白着眼睛,似乎已经彻底失神。但她的生命特征并没有完全消失。右江身上所穿的红色吊带裙贴身而轻薄,此时被血丝紧紧束缚着,更衬托其身材的曲线。当眼球好似在观察她的时候,裙子遮住大腿的地方突然闪现一点绿色的光芒,因为穿透的是红色的布料,所以稍微有些失真。

    “滴、滴、滴——”如同心跳节奏的声音随着光芒的闪烁而跳动着。

    视网膜屏幕勾勒出那发光之处的轮廓,看上去像是一个固定在大腿上的扁匣子。滴滴的声音响了不一会,仿佛确认了什么,停止之后,那个匣子的轮廓产生变化,似乎有细细的东西从匣子里弹出来,一下子扎进右江的大腿里——我认为,是一种自动注射装置,针对当前右江的状态,按照固化程序从大腿动脉处注射一些应该可以让她恢复意识,乃至于一段时间内强化她的战斗能力的药剂。

    然而,这个猜测也许不算错,但显然也并不完全正确,在被注射了某种东西之后,右江那掩饰在红色吊带裙中的身体迅速产生异常变化。隔着太多的物质,我无法清晰观测到那种变化,但是,从轮廓上来看,仿佛流水一样的阴影正在顺着她的身体曲线贴身蔓延。

    直到这片阴影溢出没有被衣物遮挡的肌肤,我这才看清那是什么东西——宛如鳞甲一样的东西贴身包裹住右江的身躯,似乎要一直蔓延到她的头部。从已有的变化来看,好似一套一体式的紧身服,正准备将她从头到脚都保护起来,只有发丝暴露在外。

    凝视着右江的眼球对此没有更多的动静,只是当这些银色的鳞甲尝试经过被血丝捆绑的地方时,明显出现了被阻隔的迹象。血色就趁这些阻隔现象出现的时候,开始渗透到鳞甲之中,将那些鳞片一样的物质一点点染成血红色。

    这种颜色的转变一开始并不快,但转瞬间,仿佛突破了某个临界点,一个呼吸间就侵蚀了鳞甲的大半。

    扁匣子再一次闪烁光芒,但这一次,却是一种鲜红的色泽,和伴随着响起的鸣叫声一样极为急促,让人可以明确意识到有警告之意。

    “代号:右江,战术编号:最终兵器666。确认临界反应,程度九,应急装置启动失败。检测到未知干扰,确认干扰源……警告,无法排除干扰源,应急装置即将被侵蚀。请尽快确认应对方案:一:即时销毁。二:延时销毁。三:继续观测……三秒确认时间结束,启动……沙沙……方案……沙沙……警告……警告……”

    只在最初可以听到轻微的警告语音,然而,随着血色彻底侵蚀了鳞甲,开始侵蚀黑匣子的时候,就只剩下沙沙的声音和警报声了。可以确认的是,这个黑匣子的确是一种应急装置,似乎针对使用者的反应,会自动进行固有程式的判断,只是,那些应对方式的确切效果在展现之前,就被异常之血的力量干扰了。不过,我仍旧觉得,被右江藏匿起来的底牌应该不会这么简单,我能感觉到,随着黑匣子警报声的熄灭,这个临时数据空间发生了一些异常,在视网膜屏幕的检测数据中,微不可见地,在某一行出现了几个看起来有些不同的乱码,但这个产生异常乱码的数据行很快就流出处理窗口之外,之后就没在出现让人觉得异常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