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48 速掠
    大量的马赛克般的崩溃现象,好似雪花一样呈现螺旋上升的姿态,一直蔓延到右江的脚底。,!

    被“江”的力量异化后的右江让我第一次意识到“速掠”的力量,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也无法在观测她的行动时找出细节上的相似,但仍旧有一种宛如从灵魂深处生出的感觉让我固执认为,右江所使用的同样是名为“速掠”的能力——而且,她所使用的才是真正的速掠,而并非我如今所使用的,基于义体的伪速掠。

    即便在视网膜屏幕的自我检测数据中,我的高速移动能力,也明明白白地在“速掠”这个名字前冠着一个“伪”字。

    我也曾经想过,如果自己使用的是伪速掠,那么真正的速掠到底是何种模样,在我所获得的资讯中,包括曾经的高川所遗传下来的资讯,有着许多关于“高速移动”的情报,有“高川”的高速移动,也有其他人的高速移动,似乎过去的所有“高川”,都一致选择,或者说,天生就拥有高速移动作的拿手本领,形成高速移动的方法也不尽相同,然而,在这些资讯中,都没有对“速掠”这项能力的确切描述。

    在我之前的高川,其进行高速移动的方法,也并非是“伪速掠”,而是一种简称为“爆发状态”的方式,和以义体为基础形成的“伪速掠”不同,“爆发状态”基于一级魔纹对身体的强化。对比这两种方式,除开成立基础的不同之外。在效果上也有相当大的区别。在没有外力加持,平地启动的时候,“爆发状态”比“伪速掠”的加速度更大,但是持续时间也更短,而“伪速掠”的优势在于,它能够不断将外部对义体的作用力转化为推动力,外部的作用力越大越多,推动力就越强,由于其基于义体,因此对身体的负荷也不如“爆发状态”那么强烈。“爆发状态”在一般状况下。在短距离内所达到的最高速一般也会比“伪速掠”更快,加速距离也更短,而“伪速掠”则更适用于激烈的战场和长途奔袭。

    然而,异化右江所展现出来的高速,只是观测到其移动轨迹,就能让我切身感到这种高速移动和“伪速掠”、“爆发状态”两者的本质区别。最大的不同,并非是移动速度的快慢,而是,无论“伪速掠”还是“爆发状态”。虽然可以进行高速移动,但是要达到理想的速度。或者说,在最短的距离内获得最高的速度,都需要一条既定的路线,并承受在这条路线上的空气阻力。

    例如“爆发状态”必须走直线,一旦拐弯,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变得迟钝,越是快速,在转折的时候,所承受的压力也更大。而在空气和水里这类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阻力更是无法化解的;

    “伪速掠”虽然不一定要走直线,但是为了转化足够的外力成为推动力,所以往往选择外部作用力最大的路线,甚至是故意承受敌人的物理打击,宛如走在钢丝弦上一般,虽然在转向上不如“爆发状态”那么僵硬,但是一旦外部作用力不足。推动力就会下降,从而导致速度不可避免的减缓,同样,在伪速掠状态下。空气和水里这类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阻力同样是无法化解的。

    而异化右江的高速移动,则让人感觉不到阻力现象,就像是充斥于四周,包裹着自身的空气被开辟出一条真空的通道,然而,又不仅仅如此。即便在真空中,只依靠脚力产生推动力的话,是很难在第一时间达到如此高的速度的,异化右江从静止到高速,就像是突然产生了,完全没有这一段的加速过程,根据她奔跑的动作,更让人觉得仿佛有一股外力额外在她背后推动着,宛如高速喷气战斗机一般。她在高速移动之中,除了从静止瞬间达到高速的状况之外,在奔驰中,速度也是在增加的,而这种加速并不刻意依赖环境,似乎完全由那种无形的力量加成,这让她在移动中的转向更加自如圆滑,完全没有速度下降的趋势,反而,无论走向如何,她的速度在高速移动过程中一直都在升高。

    没错,瞬间达到额定高速后,在各种周折的路线上,她的速度一直都在稳步上升,视网膜屏幕中的监测数据已经确定了这一点。

    更快的启动速度,更圆滑的行动路线,更持久且不依赖外部环境的加速度,这让异化右江的高速移动充满了一种自在的美,让人觉得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在她高速移动的时候抓住她。异化右江所经过的路线,就如同一条蜿蜒绵长的刀锋,当她冲破所有的阻挡升至所有人的上方时,被这条血色刀锋切过的小丑怪物们纷纷断裂、解体、崩溃。

    虽然视网膜屏幕也没有捕捉到她经过这些怪物时攻击的瞬间,但是,那种固执认为她使用的是“速掠”的感觉,也让我直觉感到,将众多小丑怪物分尸的力量,并不来自于高速移动本身。

    血红色的残影线直到异化右江悬停在半空后,姗姗来迟地缩回来,看上去,就像是一条捆束了小丑怪物们的长弦,快速切割着它们的身躯。只是一个呼吸,在魔法少女们的大扫荡结束后,一度反击起来的小丑怪物们,没能张扬几下,就再度被压制了下去。

    所有人都知道,不用三五刻,这些被杀死了一大片的小丑怪物们就会重新复活,然而,异化右江那腥红的身姿,充满了异样美感的高速移动,以及在小丑怪物们身上彰显出来的力量,都让看到这一幕的众人鸦雀无声。大量杀死小丑怪物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但是。那种游刃有余的感觉却人挥之不去。在这里,似乎没有其他人能够做到和她一样的事情。

    异化右江从空中落回地面,和我之间的距离不到十米,但她并没有多看我一眼,反而朝悬浮在半空的龙傲天等人望去。我觉得她在意的并非是那里的所有人,而只是其中的某几个。我下意识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左眼眶,当触碰到眼皮时,宛如有一串电流钻入肌肤中。

    “江?”我低声自语。

    龙傲天等人似乎情不自禁朝我看了一眼,想必他们也能感受到那种高速移动所产生的震撼吧。我一点都不怀疑,在异化右江出现之前。我曾经展现出来的“伪速掠”也一定让他们产生过类似的震动。

    大概他们此时会觉得异化右江和我至少在高速移动能力上,具备一定的相似性,甚至觉得可能在之前我和右江身上所发生的奇异变化,正是这一幕的缘由,从而怀疑异化右江是不是夺走了我的能力。当然,这些仅仅是我个人对他们这一眼所涵带的心理活动的猜度,我拥有心理学知识,但并不拥有看穿人心的本领。

    不过,我一点都不想对他们进行解释。现在,我也没信心能够在纯粹的移动能力上压倒这个血色的异化右江了。虽然失去了左眼。现在的样子一定相当凄惨吓人,然而,在过去的多数时间里,左眼只起到肉眼观测的作用,而肉眼观测在战斗中,往往是最不经用的。空洞的左眼眶隐隐作痛,这种痛楚无法用脑硬体进行屏蔽,但是,和异化之血涌出的时候想必。此时反而并没有失去什么的感觉,至少,在当前,我的战斗力并没有因为失去这只左眼而有所影响。

    右眼的视网膜屏幕所达到的视野范围,比寻常的肉眼视野更大,也更加全面,此时龙傲天等人的表情变化。正一个不落地放映在视网膜屏幕中。他们在最初扫了我一眼后,就不再将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仿佛认为我已经元气大伤,不足以如过去那般。对他们产生压倒性的威胁,反而是“夺走”了我的力量的异化右江,而值得警惕和重视,尽管,大家都拥有同一个敌人——小丑怪物,但也不能否认,或许大家都拥有同一个目标——那个巨大的纺垂体机器。

    龙傲天的表情变化不多,让人觉得他相当镇定。奇异动物丘比和哥特少女成熟体凝视异化右江的目光,反而掺杂着别样的东西。丘比歪了歪脑袋,虽然脸上仍旧带着一如既往的纯真,但是这个动作,总让我觉得它心中带着疑问。哥特少女成熟体的复杂表情更是明显,她继承于红衣女郎的掩面长发此时已经分左右拨开,此时我才察觉,她的面相看上去和右江有些相似,但也仅仅是相似而已,不同之处足以让人判断她们绝对不会是姐妹关系。

    虽然哥特少女成熟体之前已经和右江打过照面,甚至参与了对右江的围剿,但当时的表情也没有现在这般严肃。她凝视异化右江的眼神,让人觉得她似乎很早之前就和右江认识,并且拥有不一般的矛盾,深知对方的力量,甚至在对方的手中吃过亏。而哥特少女成熟体似乎也并不在意让人察觉她的这股波动的情绪,在微微的视线相顾中,其他人很快也发现了这一点,但仍旧没有人作声。

    “真奇怪。这位女士,我们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吗?”丘比刚用纯真的声线打破沉默,这片区域被清空的小丑怪物们再度齐齐拔地而起。最初看到的时候,还会被这股巨大的声势所震撼,但是时至如今,几乎每个人都已经习惯了。在魔法少女加入之后,虽然比之前所在的距离前进了不少,但是在战斗烈度上升的同时,每个人所需要承受的压力并没有成比例增加。

    以龙傲天等人的组合力量来说,如果所有人齐心一致的话,想必可以继续靠近那个巨大的纺垂体机器吧。就如现在,几乎在小丑怪物们再次复活的同时,那股由怪物大量滋生而产生的气焰就被众人第一时间打压下去。子弹、刀光、爆炸物、飞舞的枪械,分散又聚合的各人身影,就如同跳着集体芭蕾,充满了一种伸缩自在的弹性和默契,在他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虽然没有人说出口,但已经默认合作了。

    异化右江的出现,就像是给这种无声而默契的合作意识浇上润滑油一样,在我和异化右江出手之前,再一次压制了小丑怪物们的攻势。他们的举动,就如同对闯入自己领地,却又有能力威胁自己的野兽展示自己的凶猛。从他们合作的状态完全可以判断出,异化右江给他们带来的压力,比当初我给他们带来的压力更大,尽管。异化右江目前为止只出手了一次,而且对象还是小丑怪物,不过,对于一些人来说,只要是张开嘴巴露出尖牙,甚至只要是闻到气味,就足以判断是不是强敌了。

    我觉得这些人的力量足以将这一片的小丑怪物们收拾掉,但是,仍旧有一些针对我和异化右江的小丑怪物穿过了他们所构成的防线。我觉得这是他们故意放出来。尽管,无论对于我还是现在这个异化右江来说。这前后左右夹攻而来的十几只小丑怪物都算不上威胁。

    龙傲天等人的组合在视网膜屏幕的观测中开始前进了。我凝视着异化右江,在针对自己的小丑怪物合围前,蓦地展开伪速掠穿过它们之间的缝隙,沿着脑硬体最新制定出来的路线朝众人皆要前往的目标奔驰。也在同一时间,异化右江拖着长长的血色尾影,以比我更加圆滑的周折轨迹朝同一个方向疾驰。

    在我抵达某个速度值的时候,异化右江已经后发先至,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超过十米,眼角可以观测到她是如何一点点超过我的身形的。那种圆滑自如的。宛如燕子掠过水面的轻盈游移是我无法做到的,然而,只要有足够的外力,我相信绝对不会被她落下。脑硬体应对我的想法,设计了一条更为险峻的路线,这一次,不再完全闪避来自小丑怪物的所有攻击了。

    从小丑怪物嘴里喷吐的那些腐蚀性液体自然是能不碰就不碰。不过,如果它们只是用身体冲撞的话,就是可以利用的。不需要被结实拍中,那会彻底破坏行动路线。突然在某个方向施加的力量,虽然都可以被伪速掠能力转化为推动力,这种转化也仍旧是需要时间的,虽然是极为短暂的时间,但在高速移动中,哪怕是零点一秒的偏差,也会造成路线的极大偏移,在这种最佳通行路线稍纵即逝的情况下,每一次路线的偏移,都会给自己带来连锁性的麻烦。

    要从排山倒海一样的冲击中,配合最佳行动路线,找出最优化的借力区,需要极为繁琐且快速的运算,如果只运用大脑配合直觉的话,精力会以可怕的速度消耗掉。但是,通过脑硬体的话,只需要消耗相应的能量就可以了。义体的能量,总比大脑精力更容易恢复。

    在视网膜屏幕的自检数据中,打自进入瓦尔普吉斯之夜至今,能量消耗已经超过百分之五十,如果再出现什么异常,我就必须补充能量了。能够最快补充能量的物质,自然是来自于统治局的那种口感坚硬的营养块,但是数量并不多,如果不是战斗太过激烈,而且一直没有休息的时间,我也不想动用这些吃了一块就少一块的稀有物资。

    营养块又长又粗,基本上保存于s胶囊中。但为了便于战斗中使用,曾经将一整块切割为便于入口的小块,就存放于紧身防护服的密封袋中。我观测着在这种打擦边球一般的高速移动路线中能量的消耗速度,一边留意服用时机。

    在伪速掠达成的高速移动中,脑硬体对义体的精密控制是十分重要的一环,任何多余的动作都会产生误差,想要在这种敌人密集的环境,抱持对异化右江的速度压力,任何误差都有可能成为失败的引子。想要在这种高速移动的同时补充能量,需要脑硬体的进一步计算。

    异化右江的通行几乎是所有人中最流畅的,当龙傲天等人的组合宛如沉重的机械般步步向前的时候,异化右江已经沿着一条弯曲的路线,一头扎进他们的防线中。我自然步步紧随,和我不断借助小丑怪物的攻击加速不同,所有被异化右江掠过的小丑怪物们,一如既往地被一种锐利的切割感击溃。随着这些小丑怪物的崩溃,龙傲天等人的进度也产生加快的迹象,然而,无论他们如何加快,都无法追上异化右江的进度,只是几个呼吸,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被甩在了身后,眼看就再度被重新复活的小丑怪物们合围起来。

    在我和异化右江齐头并进,眼看就要离开身后诸人的防线时,龙傲天等人一如所料,不约而同对我们两人发动了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