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40 盲战
    在我和丘比、秘书两者谈论女雇佣兵和魔法少女的复活时,右江飞越到半空的身体突然违反惯性停顿了一下,然而,正是这个停顿,让她似乎再也无法躲开小丑怪物、女仆和龙傲天的夹击。

    间隙稍纵即逝,右江在半空停顿的一刹那,所有可以闪避的路线都已经被堵死,这是秘书的禁锢能力,在得到我的护卫后,秘书终于能够腾出手来对右江进行狙击。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视网膜屏幕中,右江扔出了一堆拳头大的金属罐。这些金属罐就像是突然出现在她手中的一样,就连视网膜屏幕也未观测到它们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

    在右江被击中之前,金属罐迎上刀光和子弹,在破裂声中,一团如云如絮的白色物质从金属罐中涌出来,一遇到空气就立刻膨胀,速度是如此之快,一下子就将刀光和子弹包裹起来。随后,在包围了右江的小丑怪物们合拢并击的同时,这些高速膨胀的白色物质将右江也吞没了。

    接下来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些白色物质不断向四周膨胀延伸,连同小丑怪物、龙傲天、女仆、哥特少女成熟体,和我在一起的秘书和丘比,全都被这些白色物质包围起来。四下望去一片茫茫,只依靠肉眼和视网膜屏幕的话,连近在咫尺的丘比和秘书都看不到。这些白色物质像是棉絮,又像是泡沫,触碰起来柔软、蓬松而又充满弹性,身在其中,移动时能感受到巨大的阻力,但是却不影响呼吸。

    连锁判定也无法准确地观测这些白色物质中存在的物体,大量的混乱微粒对连锁判定的效能造成巨大干扰,但依稀可以看到一些轮廓。丘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怎样?这种时候同伴越多就越有利吧?”它还在继续之前让我交出圣石之种,复活魔法少女们的话题。秘书默不做声,但在我的臂弯中也没有乱动,她大概是看不到任何东西的,无法目视的话。似乎超能就无法奏效。然而,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大致辨认情况的似乎不止我一个人,那些小丑怪物在这些白色物质中虽然同样遭遇巨大的阻力,而且,它们那巨大的身躯导致它们遭受的阻力也要成倍增加。但是。它比龙傲天等人更占优势的地方在于,它明显能够在这种环境下侦测到其他人的存在。

    身边的小丑怪物丝毫没有受到视野的干扰,继续向我发动攻击,不过。因为阻力的牵扯,行动的空隙大大增加。对我来说,增强的阻力虽然无处不在,伪速掠也无法将其完全转换为推进力,但是。即便我的速度同样受到削弱,但是,这些小丑怪物的速度削弱得更大,对比起来,反而让我在穿梭其中时更加轻松了。我觉得这种情况对于右江来说也是一样的,虽然她的身体素质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但是,她的行动力真的十分惊人。在这种时候使用这种不明物质,也一定拥有在这种环境下行动的能耐。

    连锁判定“圆”的感知虽然较为清晰。但是感知范围相对此时的战场环境来说太过狭小。以类似雷达模式呈现的连锁判定虽然拥有半径五十米的侦测范围,但是获得的情报却相当模糊,勉强提供的数据经由脑硬体处理后,在视网膜屏幕中呈现出简陋的全景视角。我、丘比和秘书三者显示为一团块状物,若是仔细观察的话。依稀可以看出各自的轮廓,但粗略看起来是很难辨识出来的。大块头的小丑怪物们倒是十分清晰,虽然连锁判定收集到的即时数据无法让其形态清晰在视网膜屏幕中勾勒出来,但是。这些小丑怪物的外貌特征数据早已经被记录下来,它们的差别仅仅是大小不同而已。此时只需要将过去的数据套用上去,就能将它们进行轮廓补完。

    丘比和秘书也是如此,在最初的轮廓形成后,第二次刷新全景视野时,它们的身形已经清晰可见,不再是之前那种浑成一团,难以辨析的样子。

    至于其他人因为各自为战的缘故,轮廓上也仅能描绘出一个人形,无法勾勒轮廓细节,也无法通过这种人形轮廓判断对方的性别。因此,想要利用之前收集到的数据,对这些人形轮廓进行补完是无法做到的。不过,右江的情况比较特殊,她在这一团乱的战场中,行动是如此清晰流畅,这种特征很快就让脑硬体将其从模糊的轮廓中补完出来。

    和我一样,虽然行动多少有些阻碍,但是相比小丑怪物来说,右江在这种白色物质中,行动力被削弱得更少。从她的动作来看,她应该没有在之前的围攻中被击伤,此时正从龙傲天、女仆和哥特少女成熟体临时构成的防线中穿过,而出于白色物质对感知和视野的遮掩,虽然一度和她的距离只有一米,但那三人完全没有感觉到身旁有人掠过。

    这三人的视野和感知被削弱得相当彻底,即便体积巨大的小丑怪物进攻的时候,做出反应的距离也比正常情况下缩短了至少一半,这种白色物质不像空气,即便被搅动,流动也十分迟滞,很难通过对这些白色物质的观测来辨别敌人的行动。这让他们的动作束手束脚,只是依靠白色物质对不同体积的物体所形成的阻力差,才能勉强躲过小丑怪物的攻击。不过,他们想要如之前那般,保持对小丑怪物的攻击力度已经是不可能做到的了。在这种白色物质中,就算挥动手臂也会感受到巨大的阻力,宛如沉在水银中一般,子弹和刀光这类飞行道具的攻击在这种环境中受到的削弱更加巨大。

    这些飞行道具的轮廓特征十分明显,通过脑硬体进行补完是十分容易的。通过对这些飞行道具的弹道进行反向追踪,在第三次视网膜屏幕全景视野刷新的时候,龙傲天和女仆的形象轮廓终于得以补全,剩下的哥特少女成熟体自然也是如此。

    这个时候,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个人,没有谁的视野比我更加清晰了。我掏出左轮,在又一次躲开小丑怪物的袭击时,朝越过众人,抵达最前方的右江开枪射击。虽然是特制的子弹。但是威力同样受到削弱,在白色物质中穿梭时,钻出了一条明显的弹道轨迹,抵达右江的身边时已经是强弩之末,势不能穿橹。右江直接伸掌一拍。就改变了子弹的飞行轨迹。其实,在她伸手的时候,我几乎以为她可以直接抓住这颗子弹。

    “抓稳了。”我对坐在肩膀上的丘比说道,纵身一跃。从两只小丑怪物俯冲下来的头部之间一窜而过,朝右江疾驰而去。身后传来那两只小丑怪物击裂地面的巨大声响,受到这股声势的推攘,白色物质微微涌了一下就平息下来。

    特殊子弹已经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普通子弹的威力更加弱小。此时打在小丑怪物身上更是没有任何效用,龙傲天已经停止这种无谓的攻击,全身心放在躲闪小丑怪物,以及寻找离开这片白色物质的道路。不过,这些白色物质的膨胀一直没有停止,此时已经超出了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到底会持续多长时间,又波及多大范围,暂时无法想象。

    当我和龙傲天擦身而过的时候。一度想过是否要将自己怀中的两枚魔纹交给他,让他将牛仔和保镖复活,但是,考虑到当前的环境,一级魔纹使者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简直不值一提,即便重新复活,也会在小丑怪物的围攻中死亡。因此也就作罢。

    女仆的刀光已经不再发射出去,而是盘旋在刀身上来回流窜。如同高速旋转的链锯,这让她在被白色物质包围的情况下。仍旧保持着相当大的杀伤力。只是,同样受限于感知,往往在险峻的情况下才进行躲闪,同时近身反击。当我抵达她的身边时,她的女仆服已经残破不堪,要害部位也难以遮掩,不过,虽然多处受伤,却并非严重的伤害,只是看起来相当狼狈。此时,她差一点就被小丑怪物的尖角鼻子贯穿了,侧身避让的时候,胸侧的布料被割断,紫色罩杯露出大半,当她一手攀住这根尖角鼻子,右手长刀扎进这只小丑怪物的脑袋时,因为动作剧烈的缘故,胸围彻底从身上脱离出来,露出大半染血的胸部。

    虽然她身上的伤口不深,但也许是伤口数量太多,也有白色物质在起特殊作用的缘故,出血量相当惊人。她此时的形象和陷入这团白色物质中前的形象差距足以证明,这些伤口是陷入这种环境中才造成的,难以对敌人进行感知和观测的情况,给她带来的麻烦似乎比龙傲天本人还要多。而且,在这种密集的攻势下,她也很难及时对伤口进行处理。她的长刀扎入小丑怪物的脑袋后,似乎无力为继,若是不放开刀柄,就会被这只小丑怪物的脑袋直接压砸进地面。虽然二级魔纹使者的体质十分强健,但是,在那种重压下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即便如此,她仍旧执拗地紧抓着刀柄,眼看被小丑怪物的脑袋顶着飞快下落。

    虽然做过敌人,不久后说不定也还是敌人,但至少在近期内会有合作的机会,如果在这个时候重伤就太不值得了。我越过她身边的同时,伸手将她抱住。

    女仆的身体一度变得僵硬,但下一刻就放松下来,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的反应让我觉得,她虽然看不到我的样子,但似乎认出了是我。女仆紧抓刀柄的手没有松开,便顺带着连同长刀一起,顺着我的前进,从小丑怪物的头顶拔了出来。受到我的行动引诱,另外一只小丑怪物恰时撞中这只同伴,两只一同扑倒在地,让白色物质又一阵鼓动。

    “高川?”女仆问道。

    “是。”我这么应了一声就没再说话,女仆似乎并不反感被我这么夹在臂弯里,反而在其它小丑怪物袭来时,射出刀光进行反击。我的高速移动让维系在我身上的诸人没有受伤之忧,在十分接近小丑怪物的时候,秘书和女仆也能感应得到它们的存在,在无后顾之忧,且距离极近的情况下,两人配合的反击变得犀利起来。

    女仆和秘书的牵扯,让我的行动更加顺畅。不过,她们两人都没有要求我去接应龙傲天,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龙傲天失去了那种独特的异常感之后,从女仆和秘书两人的表现中,我察觉到她们对待他的态度和过去存在一些微妙的差别。这个自称龙傲天的男人似乎已经失去了“龙傲天”所特有的特质,或许现在称呼他原本的名字“卡帕奇”更加合适。

    和他比起来,丘比虽然也失去了一些独特的东西。但也许是其形象太过特异的缘故。前后感觉上的差异并没有那个男人那么严重。

    龙傲天只能勉强躲闪,无法对小丑怪物进行反击。女仆虽然能够反击,但相对的,伤势相对更加严重。和两人比起来。哥特少女成熟体无疑是情况最好的一个。她继承了红衣女郎的闪现能力,能够在极近的距离下躲避敌人的攻击,视野和感知的遮蔽对她的影响并不是十分强烈,她只需要在被击中前一秒感知到对方的行动就能毫发无伤地躲过。虽然红衣女郎的闪现似乎拥有一定条件,而此时小丑怪物的数量众多。攻击相当频繁,但在下一次闪现之前仍旧存在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足以满足闪现的条件。

    只要可以维持闪现的流畅,哥特少女成熟体几乎没有受伤的可能性,只是,受限于手中剧锤的体积和质量,在这片白色物质中挥舞时相当吃力,往往只能将袭来的小丑怪物打偏,而无法对其进行致命的一击。

    当我掠过她身旁的时候。她似乎产生了误会,立刻闪现到其它位置,对我进行攻击,只是因为我的速度太快,因此攻击落空。反而因为这次多余的闪现。让她的战斗节奏混乱了一瞬,被小丑怪物擦过身体,这几乎是她陷入白色物质以来第一次受伤。

    虽然感觉很抱歉,但也没有解释的机会。我带着女仆、秘书和丘比。在越过哥特少女成熟体后,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边缘终于变得清晰。这片白色物质的尽头已经被侦测到了。我们和右江的距离已经不到十米,她也仍旧没能脱离白色物质的范围,因为越是前进,小丑怪物们带来的压力也更加巨大。在抵达和我之前曾经来到的距离相同的地方,她的前进速度也不得不放慢下来。

    “两点钟方向,仰角三十度。”我突然开口。虽然没有事先通过气,但女仆和秘书完全明白了我的意思,朝我说出的方向施展超能。右江似乎察觉到了,及时闪过身体,禁锢能力没能完全将其捕捉,刀光也擦过她的身体击中前方的小丑怪物。右江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我不确定她是否真的能够看到我,但她的身影迅即就隐没到另一只小丑怪物的身躯后。

    她的行动变得谨慎起来,每次暴露在小丑怪物的身体外都是惊鸿一瞥,但是,她也许不知道,我的视野观测是全角度的,即便她试图利用小丑怪物的身体遮蔽我的视线也是徒劳。不过,她的行动方式让我再继续通过通报她的位置,让女仆和秘书进行攻击的方式,变得相当有难度。我当然并不介意她如此快就接近纺垂体机器,那台机器中的东西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做成,以及开启的方法,只有她才知道。不过,在她行动的过程中给她填点堵,让她拿出更多的底牌,才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我掏出左轮,锁定她的行动路线开始射击,右江似乎真的可以预知这种敌意的举动,每一次扣下扳机的同时,她都会立刻改版行动方向。跳跃到空中之前,甚至会做出一些假动作,让我对射击提前量的判断产生失误。但除此之外,她似乎仍旧不打算表现出更加异常的能力,而光凭子弹射击的话,大约是无法逼迫她使出更多手段的。

    虽然我不断尝试接近她,但她同样依靠那种仿佛预知般的能力,利用流畅的动作来弥补和我之间的速度差距。我们同时顶着越来越强的压力向前进发,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中,白色物质似乎已经扩散到了极限,而我们正不断靠近这个极限位置。我知道,在冲出这团白色物质的一瞬间,节奏将产生极大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就是将当前这种僵持的情势改变的契机,无论对于我,还是对于右江,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