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53 最终之物3
    巨大的魔法阵在头顶上方的倒悬拉斯维加斯城中燃烧,黑泥点燃了沿途上的所有物质,燃烧后崩溃的物体纷纷下坠,便在城中留下一道道深刻的伤痕,这些伤痕交错的纹理,构成了魔法阵的纹路和符号,每一次闪电击打在这些刻痕上,粗大的电流分出支岔,沿着这些刻痕向四面八方流窜,就像是为这个魔法阵注入了一份力量。

    红色、黑色、蓝色、紫色……深沉又不断明灭的光芒,就像是跑马灯一样,让人产生整个魔法阵正在旋转的错觉。

    魔法阵已经蓄势待发,它的中心已经形成一个明显的倒“卍”形状,而倒“卍”字的核心就是曾经的酒店大厦所在的地方,此时在酒店大厦和巨大小丑怪物尽皆瓦解之后,只剩下一个黑黝黝的洞穴。

    纺垂体机器的顶部和这个黑黝黝的洞穴位于同一条直线上,让人不由得产生“那个洞穴其实是一个锁孔,而整个纺垂体机器就是一个钥匙”的联想。当盘踞在纺垂体机器上的五只小丑怪物雕像变形之后,这种想法就更加真切起来。只要对比魔法阵和纺垂体机器的位置和状态,就会毫不犹豫地相信,纺垂体机器一定会重新落入那个魔法阵核心处的幽深孔洞中。

    最初和纺垂体机器一起坠落的时候,并没有这样的想法,远离头顶上的拉斯维加斯城,不断朝下方掉落,的确会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空虚又无助的感觉。虽然觉得一定不会就这么掉入云层中死去,但是具体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却无力进行想象。就这个方面来说,拉斯维加斯城中魔法阵的成型,以及从撕裂下方云层,浩荡上升的飞艇部队,的确有一种吃了定心丸的感觉——再不济也不会毫无立足之处,就算此时跳出纺垂体机器,也能降落到那些飞艇上。

    当然,这个时候最好不要那么做。因为当纺垂体机器和魔法阵产生共鸣。发生进一步的变化后,飞艇部队齐齐抬起一个仰角,坚硬的椭圆形外壳翻转着,无数大大小小的炮管宛如流水线一般伸展。视网膜屏幕的数据显示得十分情绪,这些炮口正在调整角度,纳粹们仿佛想要一鼓作气将我们就此击落。

    每一只飞艇,就是一个武装要塞,想要按照一般情况,攻击这些飞艇的气囊。让它们失去飞翔的力量,在目前来说是完全不可能办到的。先不提飞艇的外壳有多么坚硬。这些纳粹们既然已经和“神秘”联系起来,那么这些飞艇就不可能没有神秘性质力量的保护。

    在不清楚它们持有的是何种神秘的情况下,要击破它们所持有的神秘,击溃这支庞大的飞艇部队,稍微有点脑子就知道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这些飞艇可以被这种小手段打败,按照之前“席森神父的对手就是这些纳粹”的推断,席森神父的气压控制早就可以扫荡这支纳粹军队了。

    没有临界对冲兵器的话,大概是无法击破外壳的保护,攻击到飞艇的气囊的。进一步说。就算是临界对冲兵器奏效,也不可能一击就毁灭一艘飞艇,因为就算是我曾经持有的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其攻击范围相对于飞艇的面积来说也实在太小了。即便是正常世界的二战时期,飞艇的安全性也已经进化到不会被轻易点燃,也不会因为一两个部位的气囊爆炸就连锁导致整个飞艇爆破的程度。

    而我想要对它们发动攻击,能够依仗什么呢?蚂蚁一样渺小的身体?还是更加渺小的左轮?我不会小看自己的力量。但是,想要真正击溃这支已经有五十之数,还有更多正从云海中升起的飞艇部队,自己的力量无疑是杯水车薪。即便敌人中没有和我力量相等的个体。它们不逃也不躲,进行近身接战,要杀光这些纳粹,捣毁所有的飞艇,也要花上很长的时间,进行长达数天,乃至于数个星期,数个月的持久战。

    我可没时间,也没有这个能量储备在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中打一场这般的持久战。精神统合装置碎片已经被异化右江拿下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我暂时无法判断,从异化右江手中夺回精神统合装置碎片,和从纳粹的手中夺回精神统合装置碎片,哪一个更加困难。但有一点是十分明确的,除非异化右江和纳粹在当时当地展开全面战争,否则无论从哪一方夺走这个对彼此来说都具备重要意义的物件,几率都在小数点之后。

    我虽然没有死心,精神统合装置对我的意义也极为重大,但我此时已经做好了空手而归的准备。一次的失败并不值得钻牛角尖,纳粹的出现,必然会在正常世界中点燃更为猛烈的战火,未来的混乱已经可以瞧见端倪。夺走了精神统合装置碎片的异化右江必然不可能在这个可以预见的混乱未来中独善其身,无论她选择哪一个势力,或者自成一个势力都是如此。

    纳粹、末日真理教、神秘组织联合、国家政府……这个世界拥有足够多的组织,足够多的野心家,让整个世界变得一片混沌,没有谁可以高枕无忧,没有谁只会有朋友而没有敌人。在一个混沌,不断趋向末日的世界里,无论要夺取什么东西,可能性都比现在的情况要大得多。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夺取精神统合装置碎片不再是唯一重要的任务,何况它目前只是一个碎片而已,想要获得真正完整的精神统合装置,暂时将这个碎片留在更可能完善它的敌人身上,无疑也是一个选择。相比起来,如何安全离开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计划已经摆在案头上。甚至,成功离开这个目测即将成为敌人大本营的异空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当这个纺垂体机器插入魔法阵之中,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将会有极大几率演变成一个充斥着异常和神秘的战场。我十分明白,自己对加入这个战场尚没有足够的准备,这里愈加高涨的战争气息,几乎可以视为未来在正常世界中的战争的预演,无论末日真理教还是纳粹,都不可能再让“神秘”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旁观者,它们拥有足够的力量让“神秘”成为战争的导火索,也有足够的力量,让“神秘”成为战争的主要力量——这种匪夷所思的未来。不仅是“剧本”的需要,也是基于这个末日幻境的客观构成机理而必然产生的演变。

    然而,除了军队化的纳粹们可能拥有相关经验之外,也许末日真理教也有所准备,但是,再没有更多的人和组织能够在亲身涉入之前,真正明白那到底是何种姿态的战争。

    面对不可知的战争,要说此时的我一点紧张的感觉都没有,那一定是自欺欺人。我不仅紧张。而且也感到无力,在那不断膨胀的战争气息面前。我觉得自己所谓的准备并不足以让自己充满信心。

    当宛如要塞一般的飞艇展现自己狰狞的炮口,而视网膜屏幕也观测到,几乎所有的弹道都直指自己所在的位置时,我的原生大脑几乎无法运转了。我无法描述此时的心情,如果脑硬体可以抑制负面情绪,也许状态会好上一些。我知道自己并不懦弱,但是,只有真正站在这成百上千的要塞炮面前,面对这片几乎能够覆盖整个拉斯维加斯城的阴影。感受那无数的弹道明确瞄准了自己,才能明白有的时候,并不只有懦弱会让人身体僵硬。

    在攻击发起前,压力就已经让人喘不过起来,幸好我的身体已经义体化,不需要担心呼吸和心脏的影响。将身体的运转核心转移到脑硬体后,那种仿佛身体生锈一把的僵硬感也立刻消失了大部分。除了能够直接影响自身现实存在的“江”。大概没什么可以对我这种更加纯粹的机械状态产生影响。“江”让我产生的恐惧,是来自于现实的生存本能在起作用,这些纳粹再强大,也无法直接干涉现实。不可能和“江”相提并论。

    在重新恢复义体的运转后,脑硬体很快分析出一些有利的因素。纳粹们的大张旗鼓,也可以视为它们无法轻易击破纺垂体机器的证据。这台纺垂体机器和其中的精神统合装置碎片毫无疑问是十分重要的东西,虽然尚不确定纳粹的目的,但是,既然值得它们图谋许久,那就一定是对它们来说也无比关键的东西,如果这些东西真的很脆弱,纳粹们也不可能做出如此大的反应。

    万炮齐射,与其说是要在行动上撕碎我们,不如说是一种威胁,这一点很快就得到了证明。

    悬停于半空的纺垂体机器变形完毕,开始朝头顶上方的魔法阵上升,加速度不算快,但是每一秒都在增加。与此同时,飞艇的炮击纷纷开始,炮口的明焰好似星光一样闪烁,可以看到明显的硝烟,炮声一度压过雷鸣,炮弹飞行的轨迹就像是一条条光点构成的虚线。每一条虚线都明确沿着一个弧度击中在纺垂体机器上。

    在视网膜屏幕中可以观测到这些炮弹的表面数据,外观有些陈旧,基本上保持着二战时期炮弹的外型,不过没有具体承受它们的打击,所以无法得知有何种程度的威力。因为这些炮弹在距离纺垂体机器几十米到一百米的地方,就遇到一层无形的屏障,炮弹威力不同,让它们可以接近的距离也不尽相同,但能抵达的最近距离也是在二十米外,之后就会直接被引爆。爆炸产生的冲击是可以越过这层无形屏障的,但是弹片也好,冲击波也好,都无法动摇纺垂体机器,也无法改变纺垂体机器哪怕分毫的上升轨迹。

    不过,对我来说,承受这些攻击的冲击也并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太过猛烈而频繁的爆炸,产生的力量即便越过几十米的距离,虽然无法直接破坏义体,但却可以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轻易将我掀飞。在纺垂体机器上没有任何可以固定身体的地方,我不得不沿着小丑怪物雕塑的身躯奔跑起来。利用伪速掠转化或躲避这些频繁的冲击力量,让自己不至于掉落下方。

    纺垂体机器的奇异屏障似乎拥有特定的筛选能力,除了炮弹之外,弹片和坠落物并不会被拦截下来。在炮火环绕中,它上升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如同一个攻城锤,直接撞开仍旧持续下来的坠落物,哪怕这个物体是篮球场大的石块也不例外,然而,这种自上而下的撞击并不能降低它的速度。换个角度来说。可以视做只要不是能够干扰到它自身运转的力量,都不会被那道无形的屏障阻截,同时也足以进一步断定,来自飞艇的炮击拥有在切实击中的情况下,阻挡这个纺垂体机器运转的力量。

    至于这个屏障的力量来自于纺垂体机器本身,还是出自应该藏匿于纺垂体机器中,操作它的运转的异化右江,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比较倾向于是纺垂体机器自身的能力。这个能力也可以视为纳粹预先埋下的伏笔,其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纺垂体机器的进程被干扰。我从来不认为纳粹们会未曾想过。这个防御机制会被敌人利用,但是,这个几率相信在它们的剧本中是极低的,并不足以阻止它们设置这个防御机制来防止敌人于外部的干扰。只是,右江的异化将这极低几率的可能性变成了现实,纳粹们要面对的敌人,并非在夺取了纺垂体机器后才出现,而是直接收割了它们的成果,并试图将这个成果扩大。

    我绝对相信。夺取纺垂体机器和精神统合装置碎片本身,并不是这些纳粹的最终目的,如今纺垂体机器和倒悬拉斯维加斯城中的魔法阵的共鸣,才是纳粹诸多谋划的主体。

    这个推断的线索极多,例如纳粹曾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失败过一次,它们作为旧时代的幽灵,至今仍旧被整个正常世界。乃至于当前的神秘组织敌视和排斥,它们的确携带着无比强大的力量回归这个世界,但是这股力量并不足以让它们对抗整个世界。先不管这些纳粹在二战失败后藏到了什么地方,但既然一直没有被其他人察觉。反过来也代表它们的藏身之处绝对不是轻易能够和正常世界联通的地方。

    在向整个正常世界宣布自己的回归之前,它们需要一个基地建立自己的大本营,虽然这些飞艇犹如武装要塞一样强大,但是一直漂浮在天空中,很可能不符合它们的美学,也并非它们此时的技术可以做到的事情。

    往这个方向思考的话,就会发觉,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确是它们最佳的落脚处。瓦尔普吉斯之夜和正常世界不仅是联通的,而且,联通的方式极为隐秘。而且,瓦尔普吉斯之夜所造成的异空间极为广阔,足以让整支军队落脚、修整和扩张。就当前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来说,仅仅是倒悬的大地就有一个拉斯维加斯城那么大,除了被黑泥破坏,用来构建魔法阵的地方,更大范围中的城市结构并没有遭到破坏,虽然所有的建筑都是倒悬着的,却也不妨碍人们居住。

    甚至,考虑到原酒店大厦的模式,我怀疑纳粹拥有足够的技术,让这种倒悬的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不构成居住和出行的妨碍。

    加上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数量不止一处,而目前已知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位置,一处位于拉斯维加斯,一处位于英国伦敦,完全可以进一步猜测,是否还会有更多的瓦尔普吉斯之夜?而这些瓦尔普吉斯之夜是否也全部位于拉斯维加斯和伦敦这类在国际上拥有重要甚至是核心地位的城市之中?

    想象一下,一旦美国、英国、欧洲、非洲、乃至于亚洲的中央公国的重要和核心城市中,都存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也都被纳粹所掌控,这种状况会给第三次世界大战造成多么巨大的影响?

    我虽然不清楚,瓦尔普吉斯之夜到底是纳粹制造的,还是早已经存在,之后才被纳粹发掘的,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纳粹们对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了解和研究,必定超越这个世界中的任何机构组织。

    纺垂体机器在炮火和硝烟的包围中,宛如一颗巨大的燃烧着的流星,朝天上的大地急速冲刺。飞艇群并没有停止攻击,它们以和体积相符的沉重姿态追逐着纺垂体机器,相比起不断再增加加速度的纺垂体机器,飞艇群的飞行速度正在失去优势。在这个时候,陆续从乌云中冲出的飞艇已经增加到了八十多艘,从还再不断出现于云层中的椭圆形阴影来判断,我可以肯定,它们这正的数量一定超过百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