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56 进攻宣告
    纳粹的飞艇一艘紧接着一艘现身于正常世界的高空中,将日间灿烂的阳光遮蔽起来,巨大的椭圆形舰体悬挂在头顶上方,仿佛应和着吹动流云的风,沉沉地移动,速度不快,却足以让观测到这一幕的人们感到窒息。,!////////飞艇的型体也好,数量也好,都大得惊人,它们排成“卍”字形的阵列,在恢宏的军乐中进发,宛如在进行一场盛大的阅兵,又像是发动进攻前的誓师,更像是准备穿过凯旋门的胜利者——在战争开始之前,它们就宣告了自己的胜利,以一种旁若无人而高傲的姿态俯瞰着大地上的拉斯维加斯。

    然而,没有人可以否认——“拉斯维加斯要毁灭了,所以我们最好现在立刻就离开。”我向咲夜发去这样的信息。通过八景的定位,视网膜屏幕上已经定位出她的坐标。咲夜和锉刀的行动十分及时,可以说,没有任何政治系统上的冗赘,是事发之后反应最为快速的组织之一,即便是那支被私自调动的本地军队,也稍稍落在她们之后。八景将通过卫星监测到的影像图片发送到我的视网膜屏幕和咲夜的接收器中,那支不知道受到哪一方指令的连队在半途停了下来,那些大兵们似乎也被天空中突然出现的飞艇舰队给震慑住了。

    这支军队配备的是十分标准的轻骑武装,重武器只有搭载在装甲车上的高射炮和肩抗式的火箭炮,此外还有三架武装直升机,不过,在察觉到高空中的大批飞艇舰队后,很快就停止行动,利用卫星和总部进行联络,八景自然将他们的通讯截获了,不过,都是些可想而知的内容。这支部队被勒令原地就位,等待后援。尽管这些纳粹们的出现足够蹊跷,看起来就像是愚人节的玩笑,但是,凡是看到这些飞艇舰队的人,都绝对不会将它们当作恶作剧。

    有钱人绝对不会将整整一百多艘的飞艇舰队伪装成纳粹的军队在拉斯维加斯城炫耀。那股战争的气息。即便是普通人也会为之惶惶不安。在八景的卫星数据中,整个拉斯维加斯城正渐渐陷入一种异样的沉默中,整个城市的运转,似乎生锈了一般。人们驻足街道上,窗台边,爬上楼顶,用茫然、惊奇又不知所措的目光注视着从天而降的飞艇舰队。所有的通讯在之后的短暂时间中陷入荒废,但随后以成倍的幅度开始增长。人们大叫着。奔跑着,到处都是鸣笛声。很快,治安系统开始高负荷地运转起来,武器库被打开,防暴器材快速向下属机构分发,警车、装甲车、直升机等等载具开启旋转的红色警灯,逆行人流朝四面八方的街道驶去。

    飞艇距离拉斯维加斯城还有一段距离,它们的飞行姿态也并不快速,然而。它们的存在却足以让整个拉斯维加斯城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拉斯维加斯究竟有多少年没有进行过战争预演了?不太清楚,不过,防空警报在治安系统运作的第一时间就被拉响了。

    在“呜——呜——”的声音中,留在房中的人们纷纷主动或被动地关闭窗户和大门,相比起呆在建筑中的人们。即便城市中的指挥系统已经开始工作,但是街上的人流仍旧越来越混乱,防暴警察不得不拉起防线,使用相对粗暴的手段对付一些疯狂的团伙。街道上有人开枪了。但第一时间就被击毙。有人在抗议,但很快就被暴力驱散。随后,军队开始接受警察的工作,对整个城市进行军事戒严,而城市治安系统则开始主持引导市民们进入避难所的工作。

    政府部门的反应才刚刚开始,要初步完成迁移和防御工作,至少需要数个小时的时间。我可不相信纳粹们会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在观测着卫星数据的同时,我并没有停住自己的步伐。纳粹的舰队出现的时间太过突然,政府部门和军方的最初布置都被打乱了。现在他们已经顾不上我和纺垂体机器,光是布置防御就足以让他们火烧眉毛,面对这样一支庞大的充满了敌意的空军部队的奇袭,拉斯维加斯城无论做多少事情都是不够的。

    “闪电战吗?”八景喃喃地说。

    荒野之上,政府和军队的人都开始撤离,在更恰当的地方布置防线,实际上,拉斯维加斯城周边的地理环境完全不适合防御来自空中的袭击。其他停留在荒野上的普通人和车辆都开足马力上了公路,只剩下我和咲夜、锉刀等人的车队在既定路线继续汇合。天空之上的飞艇部队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在集合了足够的数量后,只留下十八艘飞艇停按照原路线向拉斯维加斯城缓缓前行,其余的飞艇齐齐掉头,转向拉斯维加斯的东部加速前进。不得不说,这种极为明显的分兵的确让人松了一口气,尽管在理性中,拉斯维加斯城面对十八艘飞艇的攻击,和面对整支飞艇舰队的攻击,下场都是一样的。不过,当敌人数量开始大幅度减少时,仍旧会让人们心生一丝侥幸。

    驻扎拉斯维加斯城周边的军队根本就不敢主动挑起战火,甚至面对这些显而易见的侵略者,连接触他们的想法似乎都没有。拉斯维加斯城所属州的军队业已调动,不过,在接到纳粹舰队分兵进发的消息后,反应明显僵硬了一下,本来用于增援拉斯维加斯城的军力同样在最短时间内削减了三分之二,几乎所有的部队都在以一种消极防御的姿态,观测着这支飞艇舰队的动静。

    在空军的侦察机抵达之前,我终于看到了咲夜、锉刀的车队。一共三辆越野车,携着巨大的尾烟在我跟前停下来,车体全都经过武装改造,镶嵌厚厚的钢板,后座上用雨遮住高射机枪,其下必定还藏匿着更多的重型武器,话说回来,她们竟然能开着这种一眼看到就知道非法的车辆大张旗鼓地穿过拉斯维加斯城,还真是让人无话可说——虽然觉得奇怪,但往深处想想,却又并非不可能,而是。必须可以做到。而且,现在也不是寒暄的时候,我的视线顺着诸人掠过,除了锉刀、“摔角手”和另外两名男性灰石强化者等原班人马,在全女格斗中被看中的“清洁工”和“契卡”也来了。咲夜朝我招了招手。我从她身旁翻上车位。

    “马上离开这里。不要走公路。”我说着,将驾驶位内置军用电脑的数据线扯出来,插入颈后的数据接口中。在这之前,队伍都是通过咲夜的“观星者”接收器和耳语者总部进行数据共享。不过,我的脑硬体可比“观星者”先进多了,在第一时间就完成了对整个并行系统的升级。这四辆越野车无疑都是高科技产物,在脑硬体的控制下,运作效能再一次大幅度提升。

    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己方、纳粹飞艇和拉斯维加斯军方的状态不断更新,不需要其他人的手动操作,车队已经快速开上脑硬体计算出来的路线。这一次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经历,以及纳粹和纺垂体机器的来龙去脉,在第一时间制作成报告数据,发送到车载电脑和耳语者总部。锉刀等人早有准备,开始利用手机对接车载电脑,阅读这份报告,刚看了几眼。头顶上传来稍显尖锐的轰鸣声,六架喷气战斗机组成队列从我们头顶上方飞过,它们正对的方向正是十八只纳粹飞艇所在的位置,这个时候,这十八艘被从主队中分离出来的飞艇已经提速下降。于此同时,卫星数据显示,军方的防空体系已经准备就绪。

    战争一触即发。

    “那个和你一起掉下来的大玩意……”锉刀主动问道。我打断了她的话,说:“那是至少和艾鲁卡一样可怕的东西。”

    锉刀愣了一下。大概是记起来艾鲁卡是什么东西了,不由得啧了啧。说:“就这么放在那里吗?被那些……”她在这里顿了顿,仿佛仍旧难以确定,却最终还是说了那个名字——纳粹,“被纳粹拿走没关系吗?”

    “谁知道它们能不能带走那玩意,总之,情况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具体的东西都在报告里了。”我掏出香烟,搓圆了,塞进嘴里点燃。按照脑硬体制定的路线,虽然不是公路,但地势平缓,几乎稍大一点的障碍物都会准确绕过,越野车的车速很快就提高到最大,再有十分钟就会离开最前线,先不提军方是否关注我们,即便对我们有点想法,但在纳粹飞艇舰队的压力下,也无法分心骚扰我们——这是最理想的情况,不过,有四成的可能性还是会和军方的一支小分队产生冲突。

    “阿川……”咲夜眺望着喷气战斗机的尾迹,有些紧张地抓住了我的胳膊。虽然借助超级桃乐丝预留下来的变身面具,咲夜拥有了不下余魔纹使者的战斗力,但是正常世界的常识力量观念却已经深入她的认知中,也许面对几个持枪匪徒时不假辞色,但是,眼看着代表正常世界最高武力的军队也开始大规模调动时,会紧张起来也不为过。

    锉刀和她的下属们,乃至于新加入的“清洁工”和“契卡”都老神在在,这是因为她们早就见识过真正的战争,更是从战争中谋取私利的猎狗。虽然当前的场面有些惊人,纳粹的出现,攻陷拉斯维加斯城,以及分兵而去等情况所代表的意义十分刺激,但也就仅此而已。和耳语者的大家不一样,锉刀等人和她们隶属的雇佣兵组织,本来就是只有存在战场才能更好生存的生物。这个雇佣兵组织和其人马虽然在组织结构的体积和神秘化上不及末日真理教,但是其存在本质,比大部分的神秘组织都习惯战争。

    “别担心,没事的。”我反抓住咲夜的手,轻声安慰她道。审阅报告的锉刀似乎看到了感兴趣的地方,吹了一声口哨,刚想转向我说些什么,可是视线立刻在几千米外的地方凝固了。在她发出声音之前,一片猛然高涨的火光和爆炸声从我们八点钟方向的上方传来,一下子就耀红了她的脸颊,即便在车子里,也能感受到爆炸的冲击对车体推了一把。

    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架战斗机被打爆了。视网膜屏幕中残留着在这短短时间中所发生的一切——先是拉斯维加斯的军方尝试通过公共通讯频道跟纳粹们进行交涉,确认得不到响应后,指使三架战斗机编队靠近飞艇进行试探。当然,试探的对象并非正在远去的飞艇舰队主体,而是停留在拉斯维加斯的十八艘飞艇,这十八艘飞艇在我和车队汇合后。也分成了两队,一队直接开往拉斯维加斯城,另一队似乎要在原地打捞毫无动静的纺垂体机器,除了一艘继续下降之外,其它飞艇如同护卫一般向四周散开。形成一个巨大的防御圈。

    负责试探的战斗机向这个防御圈进发时。高度是在这些飞艇之上的,但他们很快就发现,看起来只是庞大坚固,从表面上看不到任何武装的飞艇开始变形。在战斗机进行威慑性俯冲穿插的时候,飞艇的外壳挖如鳞片般层层翻转,几个呼吸间就展示出武装要塞的本质。军方内部的通讯频道中霎时间沸腾起来,战斗机的通讯频道紧张地咒骂着:“该死的,请求攻击许可。我要撤离了。”然而,在第一线的三架战斗机获得攻击权限的同时,纳粹们先一步发动了攻击。

    三十六枚导弹从其中一艘飞艇的发射口中同时腾起,直扑三架战斗机而去。这三架战斗机飞旋、穿插、爬升,做着令人眼花缭乱的规避动作,尽管他们对其它已经全副武装的飞艇同样感到顾虑,但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祈祷其它飞艇不会落井下石。飞艇群的确没有进行攻击,不过。战斗机试图将追在屁股后的导弹引爆在纳粹飞艇上的打算也没有成功,在没有更多拦截的情况下,三架战斗机终于从飞艇群中穿插出去,通讯频道中传来齐齐舒了一口气的声音,然而。追击的三十六枚导弹同样灵活地绕过友军,并在脱离最外层的飞艇后陡然加速,宛如天女散花一样快速接近三架战斗机。

    急促的声音在通讯频道中急剧响起,另外三架战斗机从远处用机枪对导弹进行拦截。被锁定为目标的三架战斗机竭尽全力地规避,然而。仅仅在三秒之后,第一架战斗机就被击中了,直接在半空解体。

    咲夜的身体震了一下,一头载在我的怀中,视网膜屏幕中,从爆炸方向溅来的残骸的飞行轨迹正好落于车队附近,这才锉刀紧张的缘故,虽然她的超能足以保护自己,但是其它车子里的属下没一个魔纹使者,就算是“摔角手”这样被大幅度强化过体格的人,也无法直接抵御这类高速的飞溅物。不过,脑硬体计算得十分清楚,这些碎片虽然距离我们十分接近,但没有一个会落在我们身上。越野车按照既定路线行驶着,驾驶权完全被脑硬体接管。战斗机的残骸一个紧接着一个砸在车体两侧,看起来最危险的一个直接擦着车顶飞过,要是有人这个时候站起来,一定会被削掉脑袋。

    紧接着天空上又是两次爆炸,进行试探的三架战斗机全被击落,对于美利坚空军而言绝对是肉疼的损失。剩下三架战斗机抱头鼠窜般从我们的头顶上方掠过,紧随其后的是二十八枚导弹,其中消耗掉的六枚自然是用在已经被击毁的三架战斗机身上。

    “真是离谱的导弹技术。”锉刀皱起眉头,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听闻这么灵活,充满爆发力,续航性又如此高的导弹。不过,所有的惊诧和烦恼突然间就变成了紧张——追逐着战斗机从我们头顶上掠过的导弹群陡然有四枚拐了个弯,直冲车队而来。

    “这些该死的美国佬!”锉刀大声咒骂起来。不用我分说,咲夜已经抓紧了车旁的扶手,至于其它车辆里的人是不是有这么机警,根本就没时间去验证。在脑硬体的指挥下,排成一溜的越野车开始散开,绕向侧旁拥有翘坡或者树木、巨岩的地方,在视网膜屏幕中,四枚导弹的弹道轨迹明显因为车辆的行驶轨迹变化而产生针对性的变化,这些导弹比我知道的智能制导都要敏感,而且,它们飞行的速度要远远高于车辆的速度,直接躲开它们的几率低于百分之四十。不过,束手待毙可不是我们的风格。

    锉刀手脚麻利地在第一时间翻进后厢,一把揭开雨蓬。距离第一枚导弹抵达目标只剩三秒,高射机枪的枪口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