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59 行动和静默
    视网膜屏幕中展开攻击示意图,代表着导弹打击红线直抵拉斯维加斯的十七艘飞艇,距离数值飞速减少,拉斯维加斯的守军似乎得到了消息,已经展开避免被导弹误伤的作业。此时已经完成变化的飞艇已经开动,预计在它们抵达拉斯维加斯城正上空时,导弹将会命中它们。

    现在不仅在网络上,连电视台都开始直播导弹飞行的画面,以及拉斯维加斯城的混乱现况。除了卫星正在监视这个战场之外,无人机也已经进入战场,相比起庞然大物的飞艇群,这些无人机就如同雨燕一样来回穿梭着。纳粹们没有击落这些明显在侦测情报的机器,让人觉得是一种有意为之的行为。视网膜屏幕中突然切入一组数据,“纳粹进入网络了。”从耳语者总部传来这样的说法,不过,对方并没有太多明显的行动,仿佛只是潜伏在水底观察猎物的鳄鱼。

    “你觉得会成功吗?”锉刀问我,她指的自然是用长途导弹攻击纳粹飞艇的行为。不过,说实话,我觉得成功的几率连百分之零点一都没有。我这么说了之后,锉刀也只是耸耸肩,她看起来就像是没话找话,虽然她的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我想也许她的心中还是有一些紧张的。纳粹当前是美利坚的敌人,但不久之后,就会是所有人的敌人,没有人会希望它太过强大。长途导弹在没有搭载核弹头的时候,对付特定的二级魔纹使者也有难度,如果这些导弹无法对这些飞艇造成伤害,那么至少可以说明,这些飞艇在防御能力上达到了二级魔纹使者的水平,以雇佣兵组织总结出的“压制神秘必须使用更高等级的神秘”这种理论,几乎可以得出“二级魔纹使者以下等级的‘神秘’无法对这些飞艇构成伤害”这样的结论——然而,这个世界上,达到和超过二级魔纹使者的神秘有多少呢?其中又有多少会是同伴,至少不是敌人呢?

    就我们目前所知。三级半魔纹使者的席森神父已经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而在整个雇佣兵组织中,所有的二级魔纹使者,都会就职小队的队长和副队长。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虽然掌握了许多奇异的法术,但是在神秘度上。达到二级魔纹使者程度的尚未见到一个。超越二级魔纹使者的“神秘”。以我们的境遇来说,百分之九十是以敌人的方式呈现出来的。

    无论多有自信,也无论多有经验,面对敌人无可质疑的强大。要说真的没有一点压力,一定是骗人的吧。我也打心底希望这一轮长途导弹可以对这些飞艇造成伤害,哪怕是迫使它们通过攻击的方式对其进行拦截也好。身为要塞一样的存在,防御能力上的强大,比攻击能力上的强大。更加令人头疼。

    车队开始进入红褐色的山体,在大多数角度,很难再使用肉眼去直接观测拉斯维加斯了。脑硬体选择的路线避开了广袤平缓的戈壁,虽然山体和峡谷同样缺少植株,但是更加复杂的地形更适合藏匿自己。在拉斯维加斯城和绵长的公路消失在视野中的时候,在卫星传来的画面中,十八艘飞艇已经抵达拉斯维加斯城上空,它们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仅仅是停留在城市的正上方。以几乎触碰到城市最高建筑顶部的距离悬浮着。

    和预计的一样,在它们进入打击范围的一刻,构筑在城市中的防御力量立刻展开攻击,明明是阳光明媚的白天,城市却像是被笼罩在一片压抑的乌云中。密密麻麻的弹药在空中交织出细密的火力网。好似捕鱼一样投向打头阵的飞艇,爆炸的火光和硝烟连绵不绝,拉斯维加斯的守军面对神秘的敌人,打算集中火力先打掉一艘飞艇。测试一下这些飞艇的坚固程度,虽然用飞艇进行作战的历史。早就被扫进了垃圾堆里,在现代文明中,有太多的数据去阐述飞艇是如何脆弱的玩意。不过,既然敌人使用了它们,如果不是犯傻,那就是在技术上取得了革命性的突破。

    大概是纳粹们的出场太过震撼的缘故,拉斯维加斯守军的策略显得十分谨慎。不过,这种谨慎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哪怕是一丁点成果。集中在第一艘飞艇上的火力网在撞击到半透明的光罩后就无力再往前一步,和纺垂体机器不拦截爆炸冲击和破片的机制不同,这些看似缘于纺垂体机器力量的光状防护罩明摆着不让任何攻击性力量突破。所有的声光效果仅仅在光罩表面绽放,然后熄灭,浓郁的硝烟在持续不断的g攻击下,很快就覆盖了一大片范围,若非卫星的特殊成像系统,几乎看不到藏在其中的飞艇,但是,当拉斯维加斯城中的人们看到这艘庞大的飞艇以攻城锤般沉重又无法阻挡的姿态丝冲破烟障时,心中一定系了一块大大的石头吧。

    被集中攻击的飞艇毫发无损,火力网尝试扑向其它飞艇,结果也毫无差异。原本看起来声威赫赫的攻击力量,在产生对比之后,那种谁也不想见到的“虚弱”变得无比清晰。拉斯维加斯守军已经在这一波攻击中毫无保留地使用了自己最强的火力,一直都被耳语者总部监听的卫星通讯频道中,所有在现场指挥,以及在后方出谋策划的人都一阵目瞪口呆,然而,就算再怎么不想接受事实,也必须承认,拉斯维加斯守军已经黔驴技穷,接下来,他们再没有任何力量阻挡纳粹们的进城了。

    除了搞不清纳粹们的动机之外,几乎事态的所有发展都在预料当中,十八艘飞艇轻而易举地撕开拉斯维加斯守军的火力网,若无其事地承受着延续的攻击,悬停在城市的正上方。在拉斯维加斯城的人们视野中,远方出现了数百个黑点,第一波的长途导弹终于在这个要命的时刻抵达目的地,一鼓作气轰炸在十八艘飞艇身上。翻卷的火云第一时间将飞艇群掩埋,强劲的冲击携带着灼热的气浪向四面八方辐射,眨眼间,附近的高楼大厦好似纸张糊成的一样扭曲起来,先是玻璃齐齐崩坏,紧接着楼房结构被动摇。不少脆弱一点的,直接产生断裂。大片的碎玻璃、水泥石块以及燃烧着的室内装修物材,仿如骤雨一样落向地面。

    这个攻击区域早已经被划分出来,所有人员都已经事先疏散,应该没有出现误伤人员。不过亲眼看到拉斯维加斯最高建筑群的崩溃。不由得令人心生动摇,仿佛这一幕预示着拉斯维加斯,乃至于整个世界的未来一般。网络上的幸灾乐祸和风言风语在这一幕后渐渐消停下来,面对世界上数一数二的繁华城市的崩溃现场。几乎没有人可以漠然认为和自己无关,这可怕的敌人带来的灾难性的毁灭,在所有远离了战争的和平地区,所有羡慕着和平的战争地区,都产生了台风级的波浪——拉斯维加斯这样的大城都陷入这样危险的境地。整个世界似乎一下子变得没有一处安全的地方了。

    战争给一座为世人重视的城市造成的破坏如此直观地出现在人们面前,就连正处于漩涡中的日本特区,也不由得窒息了好一阵。网络数据的改变,让一直关注亚洲事态的耳语者总部立刻嗅到了这些来自日本特区的不安,在强大的美利坚的羽翼下安稳了半个世纪的拉斯维加斯都落得如此下场,任何想要让日本特区重新独立的想法,都变得极为脆弱和不堪——反对所有鼓吹独立的野心家,这样的说法很快就露出了苗头,尤其在导弹的轰炸结束后迅猛地刮入网络中。

    轰炸的火云消散之后。十八艘高举纳粹旗帜的飞艇,仍旧宛如磐石一样,毫发无伤地悬停在几百米的空中。这一幕让人无法不去这么觉得——常识武器之中,核弹威力以下的武器已经对这些家伙无效了。当然,身为这个世界上常规武力最强的两个国家之一。美利坚军方自然不会产生这种颓废的想法,伴随着沉重的震撼,第二波次的长途导弹重新整装,发射。面对占据了城市的敌人。是不可能使用核弹攻击的,不过。核弹以下,所有可以被避难所承受住的攻击力量,都已经被授予使用——通过对军事卫星的监听,耳语者总部几乎同步观测着美利坚国家力量的一举一动。

    对于常识来说,这是相当悚人听闻的强大,不过,对于“神秘”来说,做到这一步虽然也并非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都能办到,但我相信,几乎每一个真正拥有出没统治局实力的神秘组织都能做到,耳语者也绝对不是唯一在同步监测美利坚的组织。

    拉斯维加斯城守军徒劳地维持攻击势头,不过,出于飞艇群看似无所作为的姿态,更多的人力向避难人群倾斜,对市民的迁移速度,并没有因为战争的开启而减缓,反而在不断加速。眼前这些巍然不动的敌人给人一种无计可施的强大印象,但是,在它们展现攻击力量之前,大部分人在恐慌之余,仍旧是充满希望的,这从卫星图像中拍摄到的人们的脸色就可以看出来。所有人的行动更加干练,更加有组织化,所有妨碍撤离的东西都被搬开或毁灭,放弃所有会拖慢脚步的外物,人们开始自发遵守纪律和道德,沉默却相互帮助,在强大敌人的压迫下,长时间不断被灌输的正面精神,仿佛触底反弹般在人们之间蔓延。

    拉斯维加斯城中的行动,在纳粹们的放任下,毫无保留地通过各种途径展现在全世界面前,激发出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响应,无数正面的言辞宛如潮水一样在网络上涌动着。在战争打响之前说风凉话的家伙们,就像是一介苔藓一样,瞬息就被这股澎湃的,充满了人性光辉一面的潮水淹没了。

    卫星传来新的数据,一张拉斯维加斯城地下避难所的结构图在视网膜屏幕上打开,那是由避难空洞、城市下水道和一直被当作绝密资料封印着的离城渠道构成的蜘蛛网。在人们觉得情况已经坏得无以复加的情况下,一直被当作绝密的资料的解封,立刻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在这个蜘蛛网一样的地下避难空间中,有许多地方是连拉斯维加斯守军也不清楚的结构,不仅是作为抗核设施存在,其针对的甚至是在核威胁之上等级的困境。

    通过这些早已经存在许久,伴随着国家力量的强大而一直没有停下强化脚步的布置,藏在拉斯维加斯城中的人们有机会疏散到山区中,而无法逃离的人们,也有机会在核战程度的威胁中存活下来——如果敌人的攻击力量不超过核轰炸级别。那么它们在短时间内是无法消灭藏在地下避难所中的人们的。当然,即便拥有这种程度的防御举措,想要让国会允许军方在自己国家的城市中投下核弹去毁灭敌人,也是很难想象的事情,至少。我不觉得美利坚的国会有如此果断的觉悟。

    在最终防御措施的解封后。避难行动的运转开始加速,而在这段时间中,十八艘飞艇仍旧以一种俯瞰的姿态,表面上没有任何动静。消极得承受着火力的打击。第二波的数百枚导弹抵达,整个城市的上空,都在经受着爆炸引起的风暴的洗礼,地面上也不免受到波及,城市设施的破坏随处可见。也有人在冲击中受伤了,但是,并没有阻碍拯救行动的运转。从网络上,在电视中,整个世界都在关注着拉斯维加斯的局势,等待着最后的成果。

    十八艘飞艇的无所作为自然是让大多数人感到紧张的,在这种紧张的情绪下,它们原本在人们眼中迟缓的动作,开始让人提心吊胆。恨不得它们还能再迟缓一些。被导弹的冲击撕碎的气流冲刷着飞艇,倒“卍”字旗帜在风中劲甩,那鲜艳的红底色,和纯粹的黑色倒“卍”字,充满了一种恶魔般的力量。仅仅是注视到,就能让人心底颤抖,而不再复之前那种看待玩笑般的心情。

    美利坚这样一个军事强国的常规打击力量的无效化,让所有人都知道了。入侵拉斯维加斯的敌人可不是一个玩笑。它们的作为看似游戏,却不是闹着玩的。没有人清楚它们这般沉默地悬停在半空。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但是,在揭晓的一刻,一定不会让人轻松下来。

    第二波长途导弹攻势结束,一个飞行中队的空中打击力量抵达了拉斯维加斯,在飞艇群的头顶上方盘旋着,等待着攻击指令的下达。在这支飞行中队中有三架轰炸机,搭载着大当量的炸弹——在军方的通讯会议中,一致认为长途导弹的无效果是出于单位杀伤力不足的缘故,半透明的防护罩覆盖了整艘飞艇,但是,在各处的防御力并没有强弱的区别,导弹的数量虽然多,但任何一枚都无法一次性打穿防护罩,数量的庞大无法形成威力的叠加,也就无法形成杀伤力的质变。因此,在无法动用核弹的情况下,大当量的炸弹是必不可少的,而且,无法一次就测定出飞艇防护罩承受力的极限,所以,由这三架轰炸机携带的大当量炸弹的威力也是梯次上升。

    这支飞行中队的行动,并非是破坏敌人,而是进一步试探敌人的底线,美利坚空军派出了明面上最好的高空轰炸机,它们的速度高达三马赫,能够爬升到两万米的高空进行战地脱离,在有战斗机的护航的情况下,几乎是这个世界已知的表面上最强的空中行动力量之一。

    任务地点是在自己国土的繁华城市中,尽管这个城市已经落入敌人的魔掌中,数次的攻击已经摧毁了一片城市景色,但是,市民们并没有完全撤离,除了飞艇群占据的范围,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人群的移动,要在这种情况下进行轰炸,是相当危险的行为。投弹时的一丝落差,都有可能波及民众,虽然在科技的力量下,轰炸的平均误差已经可以控制在两米之内,但是,也并非没有出现过失误的情况。

    卫星截获到的飞行员的通话声十分沉闷,像是带着氧气罩的呼吸声,又像是紧张所致。

    他们通报指挥部,发出作战申请,得到许可,开动仪器,校准目标……最先动战斗机,它们开始沉翼俯冲,冲出云层后散开,从四面八方合围十八艘飞艇,以期吸引住敌人的注意力。敌人的体积是如此之大,在下落过程中,航炮和导弹全部开火,与此同时,拉斯维加斯守军的攻击也没有停止,更多的弹药,更有威力的武器,正从避难所中解封的武器库中搬运出来。